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五十五章你想娶,我便嫁

第五十五章你想娶,我便嫁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093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3:22
   听完慕歌的问话,故意甩了甩发丝,左溢一脸的嘲讽,他和慕歌之间,不可能拥有相信这个字眼。。  他这么多年来非一般的努力,就是为了报复慕歌,让慕歌生不如死,不是吗?  因此,他怎么可以让自己放过任何一个,可以折磨慕歌的机会呢?  他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,只是冷冷的说道。  “女人,你最好祈祷青杨没事?不然,我绝不会轻饶你。”  两年了?她和左溢在一起两年了。  原来,左溢一点都不相信她。  但,就算左溢不相信她,她还是必须解释清楚。  慕歌笑了,一脸的年少轻狂,其实,她是在嘲笑自己,真的是蠢到九霄云外去了。竟然会傻傻的以为,恶魔会相信她。  红唇轻启,她不紧不慢的解释着说道。  “左先生,云小姐会从楼梯上摔下去,我也倍感难受,但我必须和你说清楚,这件事与我无关,请你不要乱冤枉人。”  左溢向前一步,慕歌便往后一步,直到,她瘦小的后背抵着坚硬的墙,退无可退。  男人的手臂,强而有力的抵靠在她头上,迷惑人的蓝眼里,有让她恐慌的惧怕,她有预感,这个男人,又要发挥他恶魔的本xing了。  薄荷唇微微扬起,左溢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漠然的说道。  “不是你,难道?还会是青杨自己要故意摔下去的。她是一个模特,最宝贝的便是自己的腿。楚慕歌,你是因为忌妒?所以,不由自主的便推了她一把对不对?”  忌妒?  她有什么好忌妒的?当红模特又怎样?那与她无关。  还是说,她该嫉妒,云青杨能得到他左溢的温柔相待。  慕歌巴不得,左溢马上把云青杨娶回家,想怎么恩爱就怎么恩爱去?她找不到自己,该忌妒的理由,至少现在是。  讨厌被人冤枉,不止是她,相信谁都不喜欢?  凭什么?她就得平白无故的受冤枉气,她的大伯母总是故意冤枉她,现在,连他左溢也是如此。  她不是个受气包,更不是来让人平白无故想冤枉就冤枉的?她也有自己的脾气。  慕歌猛一用力的想把左溢推开,可没想到,双手却反被他的大掌牢牢扣住,动弹不得。  她怒视着左溢,浅褐色的眼眸里开始能喷出火花来。  “左先生,是云小姐自己故意要摔下去?还是一不小心摔下去的?这个,等云小姐清醒过来,你自己可以问个清楚明白。”  一声冷笑过后,依旧的四目相对,慕歌继续说道。  “我忌妒?左先生,请问,我该忌妒什么?而什么样的忌妒,又会让我不由自主的把云小姐推下去?”  听完慕歌的话语,左溢有些烦躁的甩开她。  但他蓝眼里的阴冷,却让慕歌开始发自内心的感到惧怕,她不敢去想,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糟糕的事情?  一脸的天寒地冻,左溢正视着她,幽幽的开口说道。  “你们刚刚在房间里谈了什么?”  对于左溢这样的问话,慕歌可是乐意答得很。  稍微缓和了下情绪,慕歌从怒视转为淡然的浅笑,用不冷不热的口吻说道。  “左先生,是不是我说什么?你就相信什么?”  这女人,是不怕死,在挑战他的忍耐程度吗?  要知道,他左溢所拥有的耐心,就和南北极的温度一样,是零下几十摄氏度。  左溢猛一出拳,恶狠狠的砸在了墙壁上。  慕歌松了口气,为刚刚那一拳不是砸在自己身上而感到庆幸。  如果左溢一不小心的一拳便往她身上砸过来,估计,她也该往急救室的病床上躺了。  这男人的脾气,真不是一般的差劲。  慕歌承认,自己还是属于贪生怕死的一族。  一脸的皮笑肉不笑,但语气依旧坚定,她绝不可能,让自己背莫须有的黑锅。  “左先生,我没有推云小姐摔下楼梯,至于是她自己一不小心,还是故意要摔下去的?我就真的不知道了。云小姐说,她是你的恩人,也是你真正所爱之人,未来,你要娶的人一定是她。我回她说,到时一定会准时参加你和云小姐的婚礼,仅此而已。我说的都是实话,我真的很乐意,去参加左先生和云小姐的婚礼,也很乐意,把左先生说要娶我的话,当成是一个玩笑。”  不知为何?慕歌的心,在隐隐作痛。  但,和未来她能联想到的痛苦比起来,她宁愿选择,直接忽视掉此时的小疼小痛。  人,很多时候,一定要狠下心来,bi自己去割舍掉一些东西,然后,也才能得到一些东西。  左溢再次拉近与慕歌的距离,他的大掌,紧扣住慕歌光洁的下巴,嗜血的蓝眼里,是习惯xing的咄咄bi人,寒气十足的话语在慕歌耳旁漠然响起。  “楚慕歌,我和你的婚铁定会结,至于你刚刚所说的话,我一句都不相信,在你与青杨之间,我相信的人,是青杨。”  是青杨?  这三个字开始在慕歌耳旁回荡,竟然相信的人是云青杨,又为何非要娶她呢?眼前的这个男人,是不是情商和智商都有问题啊!  她的态度,她的语气,明明就是那么的毅然决然,她说的都是实话,为何?左溢就是不肯相信她呢?  怎么说,自己也陪在左溢身旁两年了,难道?就连最基本的,一点点的信任都没有吗?  慕歌的心里,比喝了凉开水都凉。  “左溢,竟然你一点都不相信我,干嘛要和我结婚。如果,真如云小姐所说,她是你的恩人,也是你真正所爱之人,你和她结婚也实属天经地义的事情。请你,别口口声声说要娶我,你左总裁是人中龙凤,我楚慕歌高攀不起。我只想找一个实实在在的平凡人,过实实在在的平凡生活。麻烦左总裁你,尽快帮我母亲安排手术,只要手术一成功,我会立即连滚带爬的从你视线里消失。”  没错,他是人中龙凤,所以,他设定好的棋盘,岂会轻易改变?  薄荷唇轻轻扬起,左溢嘴角处的笑意,锋芒且诡异。  他喜欢看着慕歌,从毅然决然到苦苦挣扎,以至最后不得不屈服的整个过程。  “楚小姐,你知道我的脾气,现在不该知道的事情,还是别问的好。就算再怎么天经地义,目前,我会娶的人一定是你,还有,你做梦都别想,那种,找个实实在在的平凡人,过实实在在的平凡生活。这辈子,你注定要与平凡这两个字擦肩而过。”  被捏得红肿的下巴,终于重获自由。  眼前的男人,他什么?要剥夺她楚慕歌过平凡生活的权利。  她这辈子,就是偏要找个实实在在的平凡人,过实实在在的平凡生活。  慕歌浅褐色的眼眸里,开始有泪花在闪烁,干嘛非要娶她?她什么都没有,细数起来,其实云青杨身上,真的有很多值得她忌妒的东西。  至少,云青杨的身材比她好。  至少,云青杨的家世背景比她好,多多少少可以在事业上帮到左溢。  至少,云青杨是左溢的恩人,而她呢?她总感觉自己,和左溢有很多的深仇大恨来着,所以,左溢才要如此费尽心机的折磨她?  原来,她有很多理由,要故意把云青杨推下楼梯。  也难怪,左溢会不相信她。  慕歌高傲的抬起头,让泪水同样高傲的倒流了回去。  是,她知道左溢的脾气,那可是,她付出了不少的惨痛代价才明白了解过来的。  所以,她才会更加坚定的告诉自己,在左溢面前,她不哭,她要做最坚强的自己,或许,她什么都没有了,但至少,她的眼泪,可以为自己留着。  “左先生,难道,我就没有自己的脾气吗?这里虽然是你自家的医院,但保持安静还是应该的。竟然你想娶,我便嫁,看谁最后耗得过谁?只是不知,当云小姐知道,你要娶的人是我,而暂时不是她时,她会作何反应?一辈子那么长,就算注定要与平凡擦肩而过,但我仍相信,有志者事竟成。希望左先生你,好好考虑清楚,婚姻大事并非儿戏。还有,我的身份,一直是你左总裁的地下情人,我很期待,左总裁你,会用什么样的方式?来公布我将升级为左少奶奶的身份。”  对于慕歌的伶牙俐齿,左溢见怪不怪。  不过,能一口气说完这么大段话,也不容易啊!他都想帮慕歌递上杯水解渴了。  轻眯起自己的蓝眼,这女人,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,知道自己娶她,绝对另有所谋。  双手环胸,左溢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,让慕歌看着,便觉得很是欠扁。  慕歌知道,接下来从左溢口中说出来的话语,定不是什么好话,但,她还是乐意洗耳恭听,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嘛!  “女人,你的脾气就是为了来迎合我的脾气,就算你不嫁也得嫁,何不?开开心心的嫁给我。先管好你自己,云青杨的事不需要你CAo心。”  慕歌的上齿强烈的与自己的下齿打着架,这男人,真是有够欠扁的。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