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五十六章我只会是恶魔

第五十六章我只会是恶魔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136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3:22
    停顿了一会,慕歌又听见左溢一本正经的说道。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。  “很多事情,你只要拭目以待便可。还有,我警告你,不要动任何伤害云青杨的念头。”  浅褐色的眼瞳不断睁大,左溢始终是不相信她的,是她自己傻,竟然还抱着希望。  捏紧小粉拳,慕歌现在真的很想,拿起脚上的高跟鞋,往左溢的脸上砸去。  自大轻狂就算了,还无缘无故的冤枉她,岂有此理?  左溢故意靠近慕歌,看着慕歌脸上丰富多彩的表情变化,竟不知不觉的笑得迷人。  本来准备喷火的慕歌,当她抬眼,看到左溢脸上的笑颜时,竟当场愣住了,在她的记忆中,真的很少很少看到笑得如此灿烂的左溢。  近在咫尺的左溢,笑得真好看。  就像一幅画,画中有青山绿水,有鸟语花香,有甜蜜爱人。  让人看着,心情便不知不觉的舒爽了起来。  原本,慕歌满心窝里的火气,就只因看到左溢的笑颜,便莫名其妙的消失得无影无踪。  浅褐色的眼眸里有流光溢彩在闪烁,她,真的很想永远只记住,此时此刻的左溢。  在慕歌的眼里,左溢意识到了自己的反常,嘴角不自然的抽蓄了几下,他收敛起自己的笑颜,不明的情绪开始爬上他的心头,他竟然笑了,而且,还是在自己恨得深入骨髓的女人面前,就那么毫无预兆的,笑得那么自然而然,连他自己都不记得,有多久没这样笑过了?  “原来,你笑的时候,也很像天使。”  慕歌的声音,像小溪里的清泉,从他的心窝里,潺潺流过。  他没听错吧!刚刚,慕歌竟然说,他像天使?  不长不短的一句话,让左溢如梦初醒,他,绝对不允许自己成为慕歌口中所说的天使。  注定了,他左溢唯能是那个把她楚慕歌折磨得痛不欲生的恶魔。  一声冷笑,冷得彻骨。  再次愣住,慕歌突然有种特强烈的感觉,这时的她,真的就像是从天堂,一下子跌入十八层地狱之中。  浅褐色的眼眸,被这千年寒冰似的冷笑,刺得是那般,直接钻心窝里的痛。  冰冰冷冷的声音,在她耳旁响起。  “女人,记住,在你的生命里,我只会是恶魔,永远不可能是天使。”  收起不该有的万般情绪,她怎么会认为?这个可恶至极的男人,会有成为天使的时候。  慕歌用自己的心,彻底否定自己脑海中的想法。  淡然一笑,浅褐色的眼眸,和左溢寒得咄咄bi人的蓝眼四目相视,清逸明净。  “左先生,不好意思,刚刚我失言了,确实,恶魔永远是恶魔,不可能会有变成天使的时候。左先生说得对,我除了拭目以待,又能怎么样呢?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如果云小姐待我规规矩矩,我当然也会规规矩矩的待她。我是真的,真的很想知道,我到底是怎么把左先生你给得罪了?”  就算明知道左溢不会正面回答她的所问,但她就还是想问,徒劳无功又如何?至少自己在努力着。  快了。  很快,他便会让慕歌知道,自己为何会如此的恨她?  当幻想到,慕歌被伤得支离破碎,不得不崩溃的某种画面时。  左溢的心,竟会觉得隐隐的疼。  很多时候,很多的恨,上天注定,没得选择。爱,又何不是如此呢?  左溢没办法放纵自己的犹豫不决,他的报复,他的恨,并不当当纯粹只是为了自己。  幽深的蓝眼,让慕歌感知到了左溢的不悦。  左溢习惯xing保持沉默,慕歌的喋喋不休,最后也只会化成一种无言的结局。  竟然左溢喜欢沉默,慕歌决定让自己,也好好的陪他沉默一回。  俗话说得好,沉默是金。  试问?谁不喜欢金子呢?就当自己是在拥抱着梦寐以求的金子好了。  看谁?更沉默。  决定了,只要左溢不开口说话,她也铁定不会先开口说话。  这样连呼吸都听得一清二楚的气氛,才衬托得起急救室这三个字。  最终,打破沉默的人,是冒昧闯入的另一个她。  3A“慕歌,原来你真的在医院里,我还以为,刚刚是我看错人了呢?”  转身回头,看着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后的楚慕言,慕歌松了口气,她在心里不停的感谢着慕言,将她从沉默的垂死边缘救了出来。  “慕言姐姐,你眼力那么好,当然不会认错人啦!有个……朋友受伤了,正在里面救治着。怎么?今晚是你轮班。”  对慕歌轻点了点头后,慕言的目光,很自然而然的转移到左溢身上。  当慕言的眼,与左溢那双蓝色的眼,看似不经意间的相视,慕言的心,随即跳乱了节奏。  只这一眼,便夺去了慕歌全身心的注意力,就连呼吸,都成为了一种奢侈。  是左溢先移开了自己的眼眸,顿时,慕言的心里填满了失望与恐慌。  很多事情,明知道不可为,却终究是不受自己控制?  一脸的桃花绯红,慕言对着左溢绽放的笑颜里,多了一丝丝不曾有过的妩媚。  “总裁好。”  哽咽在慕言心里的千言万语,脱口而出,却只化成这三个字。  慕言的万千思绪,只换来左溢的淡漠点头,算是一种礼貌xing的回应。  失望的情绪飘浮上心头,慕言明白,在左溢的眼里,她不是特别的一个,就在上一秒种,她希望自己,能成为左溢心目中,特别的一个。  至少,要先能好好的说上几句话。  两朵红晕迅速飞上慕言的双颊,她这到底是怎么啦?  竟然会对即将要成为自己堂妹夫的人,产生这种莫名其妙的情愫,而且,这种莫名其妙的情愫,似乎还一发不可收拾了。  不自觉的,她又向前踱了一步,是那么迫不及待的,让自己的眼眸,再次对上左溢的蓝眼,她努力的掩饰着眼眸里的渴望,让自己的声音尽可能平静的说道。  “总裁,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?”  她渴望听到左溢的声音,那种渴望,带着深深的迫切。  看着眼前这一幕的慕歌,竟有了一种错觉,她那么像只是个局外人,根本就不适合倚立在此。  只是一种错觉,她轻摇了摇头,在心里提醒自己,浅褐色的眼眸,自然而然的停留在左溢的身上,她也在等待左溢的答话。  左溢脸上的表情,便是无表情,他天寒地冻的目光只是望着前方,并未停留在任何人身上。  片刻后,他才淡漠的开口说道。  “你去忙你的。”  低沉浑厚的好听嗓音,猛烈的撞击着慕言很是薄弱的耳膜,更让她的心脏,猛烈的撞击着自己的胸膛。  活了二十多年,她第一次有这种强烈的**,她要征服眼前这个男人,让他成为只单单属于自己的男人。  微微低下头,她必须让自己保持冷静,想彻底的将眼前的男人据为己有,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她不能急功近利,要慢慢来,而且她明白,第一印象很重要。  自信的重新抬起头,慕言满脸淡然娇媚的笑颜,缓声说道。  “是,总裁。”  左溢回以的,依旧是礼貌xing的点头。  慕言满脸笑颜,从容自信的转身,迈出步伐。  被晾在一旁很久的慕歌,终于,被人重新得到重视。  慕言在慕歌面前停住了步伐,很快,慕歌便发现,慕言脸上的笑颜,和刚才的大不同。  手,被人亲昵的挽住,其实,她该是见怪不怪的,慕言对她如此的动作,时常会发生,可她的心里,还是不受控制的,流淌过异样的感觉。  她在等,慕言接下来要跟她说的话语。  宛若是在一瞬间想起什么似的?慕言收起嘴角处的笑颜,一本正经的对慕歌说道。  “慕歌,刚刚婶婶看着我说话了,婶婶对我说,她想见你。”  慕歌那双浅褐色的眼瞳不断放大,她母亲能说话了,真的吗?  盼了两年,她终于还是等到了这一天,这一定是老天爷对她的眷顾,一定是。  只要能让她自己的母亲好好的,健健康康的活下去,她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来作为代价。  浅褐色的眼眸里异常发亮,她反握住慕言的手,那么急切的问道。  “慕言姐姐,真的吗?你确定,我妈真的开口跟你说,想见我?”  慕言非常能理解慕歌的激动,在她听到自己婶婶的话语时,她心里又何尝不是如此的激动,因此,她才会不顾一切的跑来急救室门口,那么迫不及待的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慕歌。  只是,来了之后,当她见到左溢时,那份激动,就变了味。  慕言用力的对慕歌点了点头,坚定的说道。  “慕歌,我确定,虽然,婶婶说话的气息不重,但是,我非常确定,她真的开口对我说,她要见你,还喊了我的名字呢?”  放开慕言的手,慕歌马不停蹄的往自己母亲的病房奔去。  此时此刻,慕歌的心情,绝不是一个兴奋不已,或是激动澎湃就能表达的。  两年前,慕歌的母亲出了车祸后,便从此处于一种半植物人的状态,除了能吃能喝外,其它一切都不正常,得不到任何意识的正常控制。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