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五十七章游戏越来越好玩了

第五十七章游戏越来越好玩了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073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3:23
   慕言对左溢回眸一笑后,也迈出步伐,去跟上慕歌的脚步。。  望着早就扬长而去的身影,左溢轻眯起蓝眼,没想到,他未来的丈母娘这么快就能开口说话了,可见,接下来的游戏,会越来越有趣。  慕歌的步伐很快,敢情是拼尽了全力在往前跑,毫无形象这个词语,用在此时此刻的慕歌身上,最适合不过。  终于,赶到了自己母亲的病房门口,她立刻刹住了脚步,轻弯下身,上气不接下气的轻踹着。  她想恢复一脸的从容自在后,再来好好的陪同自己的母亲说说话。  两年了,她都有整整两年没听到自己母亲的声音了。  不知自己母亲的声音,是否还如记忆中的一样?清逸如水,淡然如澜?  差不多喘过气来后,慕歌又深深的呼吸了下。  心跳的旋律,还是乱了节奏,她是带着一份忐忑不安,步入病房里的。  母亲的脸色仍旧苍白如纸,但她望着自己的眼眸里,却有着一份等待后的满足。  慕歌轻轻的在病床边上坐了下去,她伸出自己的手,紧紧的握住自己母亲冰冷的手。  她只是很单纯的,想用自己手里的温暖,来毁灭掉自己母亲手中的冰冷。  “妈咪,听慕言姐姐说,你想见我?妈咪,小慕歌想听听你的声音,真的很想很想听,很怕太久没听到,记忆中妈咪的声音会被遗忘。”  沈荷晴艰难的望着自己的女儿,她也想紧紧的握住自己女儿的手,说好多好多的话,可是,对于自己现在的这些想法,或许,只会是一种期盼,她的身体没办法允许她这么做,脑海里更是一片混乱,似乎,她现在还是很难控制得了自己的意识和动作。  艰难的轻启了启唇,好久好久过后,就在慕歌都想对自己的母亲说,别勉强,我们慢慢来时,沈荷晴终于从自己口中,发出了较为微妙的声音。  “小慕歌……你瘦了……妈咪心疼。”  泪水,瞬间决堤,拼了命的涌出。  慕歌没有让自己止住泪水,因为她觉得,刹此时此刻的泪水,是关于幸福的。  自己母亲的这句话,让她觉得,这两年来所受的委屈都是值得的。  接下来的日子里,再苦再累再痛,她都会从容的接受,只要能换来自己母亲的健康,付出任何的代价都是值得。  左溢不是说了吗?  自己嫁给他的那一天,便是杨子皓帮自己母亲动手术的那一天。  决定了,她要提前嫁给左溢,那样,她的母亲便能少遭点罪,少吃点苦。  更加用力的握紧自己母亲的手,慕歌眼角的泪水,仍旧控制不住,哗啦啦的往下滴落。  她的心,真的称得上是万分的激动澎湃,那么按捺不住的想要蹦出胸膛,与外面的世界接轨。  两年来,殷殷期盼的那一天,那一分,那一秒,竟就这样毫无预兆的出现了。  让她,真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。  是有些许发凉的泪水,让慕歌确切的知晓,眼前的这一幕,不是梦,而是真真实实的发生了。  看着自己的母亲,艰难的,缓缓的伸出手,想要擦净她眼角的泪水。  慕歌急切的用手紧握住母亲的手,任泪水自由的滑落。  满脸的喜泣而极,玫瑰红唇淡然的扬起,慕歌笑了,是关于迫切渴望后的幸福。  “妈咪,你要快快好起来,小慕歌很想吃你做的酸辣土豆丝。妈咪,小慕歌等着你来把我养胖哦!我落泪,是因为高兴,终于又能听到妈咪的声音了,真好。”  很快,慕歌便看到了,有晶莹剔透的液体,从自己母亲的眼角处滑落。  会哭,会笑,会耍脾气,不见得就是坏事。  至少,那该会是个正常的人儿。  “好……我会努力……做酸辣……土豆丝给……小慕歌吃。”  沈荷晴的语气很轻很慢,慕歌的注意力得异常集中,才能听清自己母亲所说的话语。  她忙点了点头,有母亲的地方,才算是一个真正的家。  “妈咪,小慕歌会陪你一起努力,妈咪坚强,小慕歌也会更加的坚强。真的,好想好想吃妈咪做的酸辣土豆丝,酸酸的辣辣的,只是想想,小慕歌都开始流口水了。”  在自己母亲的耳旁,慕歌靠得很近很近,说话的声音,更是难得的轻声细语。  回忆,开始在慕歌的脑海里重映。  那时的她,不大,五岁左右,夏天,天气特别炎热,什么都不吃,保姆做了一大桌子的好菜,可她就是什么都不吃?  饿了整整两天后,幼小的她还是什么都不吃?  不仅把照顾她的保姆急坏了,就连她的妈咪爹地也开始着急。  看了医生,就诊为初步的厌食症。  吃了不少的药,还是没用,不吃东西就是不吃。  后来,就是她母亲亲自下厨的那道酸辣土豆丝,把她的胃口重新整好了。  吃着酸辣土豆丝,让她胃口大开,一下子吃了两碗米饭来着。  此时此刻回想起来,原来曾经的一切,竟是如此美好。  她会竭尽所能,让过往的很多美好,一一重现。  拿起纸巾,轻轻擦拭着自己母亲眼角的泪,动作里,有着细心呵护的柔情。  慕歌想,小时候母亲用同样的动作照顾着自己时,内心里定是充满着幸福,就像此时此刻的她一样,或许艰辛,可觉得值得,便造就了义不容辞的无怨无悔。  那怕只换来对方的一声轻喃,一个笑颜,都会心感满足。  看着自己女儿对自己如此的细心呵护,沈荷晴眼角的泪水,便越落越凶了。  是因为知足,是因为感动,是因为宽慰。  模糊的意识里,有时会让她出现轻生的念头,可她终究还是无法丢下慕歌,让慕歌孤孤单单的存活在这个世界上,她不放心。  咬咬牙,她要坚强的活下去,就算仅仅是为了自己的女儿,她也一定要这么做。  沈荷晴眼角滑落的泪水,总被慕歌温柔的擦拭掉。  手中冰凉的温度,对此时此刻的慕歌来说,却能温暖她的心窝。  许久过后,沈荷晴再次艰难的开口说道。  “小……馋……猫。”  这句迟来的小馋猫,让慕歌原本已止住的泪水,又再次噼里啪啦的滑落。  好久好久,没听见有人这样称呼她了。  小馋猫?她希望一辈子都可以有人这样的称呼自己。  这个称呼,更多的代表着一种宠溺。只要是个女人,都喜欢那种,被人捧在手心里宠着的感觉。  慕歌把自己的脑袋瓜,轻柔的靠在自己母亲的胸膛上,细细的聆听着,独属于自己母亲微妙的心跳声。  缓缓的开口,她的声音不大,却不难听出,有着发自内心,真挚的幸福感。  “妈咪,我就是小馋猫。在妈咪你面前,小慕歌要做永远的小馋猫。一只,迫切想吃妈咪你做的酸辣土豆丝,还渐知人间冷暖的小馋猫。”  嘴角的弧度,缓慢的勾起,此时此刻的沈荷晴,真的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自己的心情,只能有点傻傻的,又哭又笑。  “如我所料,都哭成泪人儿了。”  慕言是踏着轻快的脚步,进的病房里。  刚刚慕歌跑得太快,她根本就追不上,便就干脆放慢了脚步,给慕歌和沈荷晴多些独处的时间与空间。  慕言很是善解人意的帮慕歌擦起了眼角的泪水,她打从心眼里替慕歌感到开心,功夫不负有心人,总算是守得云月开。  慕歌缓慢的起身,她看着慕言,满眼眸里的感激。  “慕言姐姐,谢谢你,如此尽心尽力的照料我妈咪。”  不自觉的,慕歌又把目光定定的投放在沈荷晴身上,随即,一脸笑靥如花的继续说道。  “如果不是慕言姐姐你,如此精心的照料,或许,我妈咪不会这么快便能开口说话。”  慕言能明显感受到,慕歌对自己发自内心的某种感谢。  无法控制的,在慕言眼前飘忽而过的,却是左溢那双勾人的蓝眼?  她不知自己这是怎么了?怎会对一个男人的眼眸如此牵肠挂肚,更糟糕的是,她明明知晓,这个男人,很快便会成为自己的堂妹夫。  那句歌词,唱得真好,当爱情来临时,谁又会说?我舍不得寂寞。  有种爱情,叫做飞蛾扑火,明知道傻,但大多数人,却还是义无返顾的选择了奋不顾身。  为爱,轰轰烈烈一次,那怕是粉身碎骨又如何?  至少,刻骨铭心过,所以值得吧!  挪动自己的步伐,慕言更加的靠近慕歌和沈荷晴,脸上的笑颜,就像一个至亲的亲人。  “傻瓜,这些都是我该做的。我们是一家人,只要婶婶能重新健健康康的,我这点小小的付出又算得了什么?慕歌,以后我不想再从你口中,听到你对我说谢谢这两个字眼,不然,我可真要跟你急了。”  有这样的堂姐,又何尝不是老天爷对她楚慕歌的一种,莫大的眷顾。  既哭着,又笑着,刹那间,慕歌觉得自己,是如此的幸福。  大步跨出,慕歌会很努力很努力的往前走。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