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五十八章一个星期后娶我可好?

第五十八章一个星期后娶我可好?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083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3:23
    左溢对她的折磨,大伯母对她的冤枉,云青杨对她的陷害,统统都不算什么?只要能让自己的母亲,重新健健康康的说话,健健康康的吃饭,健健康康的走路……  那么一切的一切,慕歌都会无怨无悔的去面对与付出。。  浅褐色的眼眸,涵满了泪水。  慕歌转头,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慕言,内心里,是波涛汹涌的感动。  不自觉的,慕歌在心里暗暗发誓。  如果以后,慕言有需要她帮忙的地方,她一定也会同样如此的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  世间一切事物,有因必有果,欠了别人的,总该是要还的,只是时间早晚而已。  脸上没有了笑靥如花,相继的是一脸的平静如水,让人望着,多了几分严肃认真,她不紧不慢的开口说道。  “慕言姐姐说得是,我们是一家人,永永远远的一家人。好,我以后不跟你说谢谢,我会用实际行动,来表明我的谢意,只要慕言姐姐有需要慕歌帮忙的地方,张张口,那怕是上刀山下油锅,保证,我眼眸都不会轻眨一下,就立即替堂姐你把事情给办了。”  听完慕歌的话语,情不自禁的,慕言在心里反问了慕歌一句。  如果是关于爱情,也可以眼眸都不会轻眨一下吗?  轻摇了摇头,慕言在试着止住自己心里,有些许荒唐的想法。  如果真的可以止得住,那世间,就不该会有那么多,如此的俗话说了。  俗话说,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。  俗话说,剪不断理还乱,是离愁,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  俗话说,一日不见如隔三秋……  此时的慕言觉得,是一分一秒不见,如同时隔千年。  原来,单思单恋的感觉,是如此微妙,会让人,无从选择的魂萦梦绕。  她一脸的故作轻松,笑得坦然自在的说道。  “好,那由婶婶作证哦!如果以后,我楚慕言有需要你楚慕歌相助的地方,我张张口,到时你敢眨眼眸不答应,婶婶就会代我毙了你。婶婶,你说这样好不好?”  很有默契的,慕言和慕歌都把目光停留在了沈荷晴身上,她们都有足够的耐心,等着沈荷晴的回话。  沈荷晴眼角的泪水,比她的话语更快的表达了她此时的心情,看着面前这两个亭亭玉立的闺女,她不自觉的,幸福落泪。  “好……我作证……都长大了……真好。”  悦耳的笑声,一阵一阵的在病房里蔓延,打破了黑夜的幽静,代表着一种,希望的曙光。  看着自己的母亲安然入睡,慕歌是被慕言赶着出了病房,一步三回头,倾诉着她万般无奈的依依不舍。  一瘸一拐的往急救室门口走去,今晚腿上所摔到的伤,很疼很痛。  人的潜能,真的是无极限的。  她不自觉的佩服自己,刚刚怎么可以跑那么快?而且,完全感觉不到一丁点的疼痛感。  在离急救室还有几步之遥的地方,慕歌缓缓的停下了脚步。  看着坐在椅子上的男人,只是坐着,但,左溢身上摄人心魂的王者气魄,却仍旧展现得淋漓尽致。  此情此景,像一幅画,是关于所有女子,美梦中的王子图。  对,画中的王子便是左溢,他高大威猛,风度翩翩,还有一双,让人只一眼,便被夺去心魂的蓝眼。  做了这样的男子两年情人,想想,其实自己也不亏。  或许,很多女人想爬上他左溢的床,还不见得就有如梦已尝的机会。  慕歌看得入神,想得失了魂,就连左溢已经硬生生的站在了她的面前都不知道。  小脑袋瓜毫无预兆的被人拍打了一下,是生痛的感觉让慕歌晃过神,回到现实中来。  哎呦!她怎么那么可怜?全身上下都是伤,却没人将她当一个病人看待。  用手轻抚着自己被拍打过的脑袋瓜,慕歌怒视着左溢说道。  “左先生,你出手用得着这么重吗?好歹我现在也算得上是半个病人耶!原本我是何等的聪明伶俐,搞不好,经你这么一拍,都已经开始变笨了。我不管,你要赔偿我。”  敢跟他左溢要赔偿的人,真的不多。  此时,在慕歌的脸上,应证了一句话,人逢喜事精神爽,就连说话的调儿都不一样了。  左溢抬起眼眸,和慕歌四目相对,轻挑了挑眉,他看似漫不经心的说道。  “在想什么?我可没见过病人,竟然可以跑得比兔子都快,我很想知道,你原本有多聪明?才会被我这么一拍,便笨到这种程度,我左溢的赔偿,估计你得去见到后才能拿到。”  什么?见到后才能拿到赔偿。  她才不要英年早逝呢!真是,越富有的人越小气。  慕歌双手cha腰,作出一副泼妇状,软的不行便就只能来硬的了。  稍微挪动了伤痕累累的脚,此次,是她故意把两个人的距离拉近。  玫瑰红唇轻扬,她的语气里,有着咄咄bi人。  “我在想,为何老天爷如此的不公平,竟给了你这个恶魔一副这么好的身材,一张这么好的脸蛋,还有一双,如此蛊惑人心的蓝眼,我是在强烈的咒骂着老天爷的不公平。作为一个病人的我,之所以能跑得比兔子都快,只能说明我身上的潜能无极限。我原本的聪明程度已经达到所谓的过目不忘,经你这么一拍,脑中的线路开始出现断开的现象,理所当然的就变笨了。不可能,我要的赔偿你现在就能给。左先生,一个星期后娶我可好?”  慕歌最后的那句,一个星期后娶我可好?  既是在左溢的意料之内,又是在他的意想之外。  他的指尖,开始在慕歌的脸上游离。  他独独特别喜欢,做,掌控慕歌人生游戏里的主人。  他喜欢看慕歌,不断的挣扎,却又不得不成服在他的掌控之下。  他的大掌,力度稍重的抬起了慕歌的下巴,他故意要让慕歌与自己四目相对,故意让慕歌看到,自己眼眸里的嘲讽韵味。  “女人,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嫁给我?老天爷从来就没有真正公平过,原来,你刚刚是在犯花痴。很荣幸,我竟能成为你花痴的对象。如果连你都能过目不忘的话,那这个世界早就大乱了。”  对于左溢伤人的讽刺,慕歌只是轻扬起嘴角,淡然的笑着,都两年了,她早就和葫芦兄弟们一样,修炼出一身好龟甲,相信很快,她也可以刀枪不入了。  慕歌知道,左溢不会轻易答应她的请求。  左溢喜欢看她,被折磨得片体鳞伤,毫无尊严可言。  想得到自己所要的东西,那就必须先成全别人所要得到的。  浅褐色的眼眸,醉在了左溢迷人的蓝眼里。  慕歌竟期盼,此时此刻便可以是一辈子,她想珍惜的是,这刹那间眼眸里的流光溢彩。  用力的点了点头,慕歌的话语里,有着十足的毅然决然。  “对,左先生,我就是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嫁给你。只要你说话算数,我和你结婚那一天,便也是杨医生为我母亲动手术之时。你说得对,老天爷从来就没有公平过,也或许是,它所要给我的公平还没到时候。像左先生如此之优秀的人,被女人当成花痴的对象,只能说是一种理所当然吧!多我一个不多,少我一个不少。其实,我一点都不羡慕拥有过目不忘的人,那样,会把伤痛记忆得更深,想抹都抹不掉,这岂不是一种,活着莫大的悲哀?”  左溢轻而易举的伸回自己的大掌,全然不顾慕歌的感受。  一阵凉风,一不小心的从慕歌的下巴窜过。  心底,不自觉的流畅过一丝丝的失望。  这种失望感让慕歌觉得莫名的烦躁起来,打从心里,她压根是讨厌这种莫须有的失望。更不愿让自己去细想,这一丝丝失望背后真正的原由。  左溢往后退了一步,故意与慕歌稍微拉远了距离。  双手环胸,左溢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,很是可恶的说道。  “女人,竟然你如此迫不及待的想嫁给我,那我便要考虑延后婚期了,可以很直白的告诉你,我这么做是故意的。你想得到的,我就偏偏不如你所愿,你所惧怕的,我便偏偏要让你面对。你还不如赶紧祈求一下老天爷,让它把要待你的公平,可以早日大驾光临。虽说,我不缺乏追捧者,但,我唯独就想要多你这一个。女人,你说得对,拥有过目不忘的人,会把伤痛记忆得更深,其实,也包括恨。”  轻轻捏紧粉拳,心里的愤怒之火开始熊熊燃烧起来。  明明知道眼前的男人是个恶魔,恶魔肯定不会那么轻易的如他人所愿。  两年了,但在这一点,慕歌还是没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,做到从容,心无旁岱,无波无澜。  最后一句话,开始在慕歌的耳旁回荡,慢慢的,她明白了此话背后的韵味。  “左溢,你知道吗?你真的很卑鄙,我真的不明白,你为何要如此费尽心思的来对付我这样一个弱女子?”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