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五十九章粗暴的床上动作

第五十九章粗暴的床上动作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090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3:23
    望着左溢蓝眼里的寒意,不自觉的,慕歌脸上的表情和缓了下来。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。  其实,她该明白,也一直都明白,左溢是个软硬不吃的主。  自己只能用最卑微的祈求,去博得他的同情,以致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。  “左先生,说吧!你要怎么做才肯提前娶我,提前帮我妈动手术?我懂,你就是个恶魔,或许,还是一个老天爷专门派来惩罚我的恶魔。我分分秒秒都在祈求老天爷,让它把该有的公平还给我。只要你张张口,想要我怎么追捧你都行?”  深呼吸了一下,慕歌加重了语气,问出最后一个不想问,却不得不问的问题。  “听左先生你的语气,该不是你就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吧?”  不知为何?慕歌的话语,一字一顿的微微刺痛了左溢的心。  慕歌说的都是实话,他一直也是如此的做了。  他知道自己不该有如此微妙的情绪,他绝不会让自己那不值钱的心软,毁了他精心策划的报复之局。  满脸的面无表情,是记忆中深深的疼与痛,还有那长年累积下来的仇与恨,让左溢的脸上,找寻不到丝毫的柔情。  薄荷唇轻轻勾起,一声冷笑,随即,他的话语,寒冷得让人宛若置身于北极。  “女人,你真的很想知道,为何我要如此费尽心思的让你痛不欲生吗?对,我就是个很卑鄙的人,所以,你越想知道的答案,我越不会轻易的让你知道。我会你在一种最不能接受的情况下,让你不得不接受那么残酷的事实。让我提前娶你,也不是不可以?”  故意停顿了片刻,他是在故意吊慕歌的胃口。  就在慕歌想要开口,叫左溢继续说下去时,听似久违的声音,终于再度响起。  “等会青杨清醒过来,只要你真心诚意的和她道个歉,让她心甘情愿的原谅你,那一个星期后,我便娶你,当然,在同一天,我也会让皓帮你的母亲动手术。估计现在,手术成功率应该可以达到百分之七十以上了吧!记住,你刚刚说的话,只要我张张口,想要你怎么追捧我都行。女人,你猜对了,我就是有过目不忘的本领,有些画面,有些场景,时时刻刻,在我的脑海里,永远都会如现场直播。”  慕歌的脸上,还是露出了诧异之色。  也难怪,他左溢可以成为赫赫有名的股神。  忍不住的,慕歌在心里声声抱怨,她抱怨老天爷的不公平,这个男人,怎么可以不费吹灰之力,便拥有如此多,让人梦寐以求的东西。  过目不忘是一种什么概念?似乎,只是偶尔在古侠剧中有看到。  果断的,慕歌让自己停止了无休止的抱怨。  她现在该做的是坚强,勇敢从容的面对接下来她所惧怕的东西。  呵!  她在心里一声冷笑,她什么都没干,为何要给云青杨道歉?  而且,还要是真心诚意的,就算她可以勉强自己,隐忍委屈,放下高傲与自尊。  但,直觉告诉她,无论她怎么个真心诚意法,云青杨都不可能心甘情愿的原谅她。  她现在是云青杨的眼中钉肉中刺,人家巴不得立马把她拨去。  浅褐色的眼眸里,逐渐掩盖上一层冷灰色,左溢是故意的,故意要让她难堪,他明知道云青杨不会轻易的放过她。  不假思索,她脱口而出的说道。  “左先生,你为何要如此的为难我?”  慕歌控制不住自己的往前跨出一步,近在咫尺的和左溢面对面站着,突然,她伸手,紧抓住他西装的衣领,说道。  “说,为什么要这样为难我?”  **i急了都会跳墙,更何况她是个有血有肉,有思想的人。  真是,老虎不发威,当她是HelloKitty来着。  左溢低下头,俯视着慕歌。  她,满脸通红,怒气冲冲的模样,看在男人眼里,竟多了几分俏皮可爱。  蓝眼的视线缓缓往下移,投放在了她揪着自己衣领的手上。  薄荷唇轻轻勾起,他一脸似笑非笑的说道。  “女人,你这是要和我打架吗?”  打架?她和他?  脑海中,瞬间被电触到了那般惊慌失措,又觉得有几分的可笑。  触电般的松开自己放在他衣领上的嫩白小手,笑话,她怎么可能要和左溢打架嘛?她又不是脑残,还不想被打到七孔流血呢。  虽然生活现状很不美好,但她还是不想英年早逝。  轻撇了撇嘴,慕歌自嘲的问了左溢一句。  “如果我和你打架,你会让着我吗?”  一脸严肃认真的整理着自己被揪过的衣领,想起慕歌刚刚揪自己衣领的模样,左溢竟然有种要笑的冲动,没想到,他身下像木偶般的小女人,还有如此可爱急躁的一面。  他朝慕歌轻挑了挑眉,看似很认真的答道。  “会,我怕出人命,不过,我不是那种不打女人的男人,我会手下留情,但,可想而知,你受伤的程度一定不轻。”  听完左溢的话,慕歌一脸变相的扭曲,这男人,是不是太过于不要脸了点,竟然好意思在这里说,自己是个会打女人的男人。  她的心,开始哇凉哇凉的,这男人会不会有暴力倾向啊?  回想起这两年来,左溢粗暴的床上动作,以至于让慕歌觉得,自己刚刚的猜想越来越接近事实。  那她嫁给左溢后,会不会总是被拿来当沙包练?每天满身都是伤,就连爬下床都是个问题,这么危险的男人,她不嫁。  三十六计,走为上计。她还是赶紧逃命要紧,母亲的手术她还是再想办法好了,话说,她是打从心里,对家庭暴力很是恐惧,兴许是电视剧看多了。  转身,就在她迈开步伐,脚底抹油,要逃之夭夭时,脚下传来的疼痛,竟让她根本无法站稳,下一秒钟,她的整个人,便与大地来了次轰轰烈烈的炽热拥抱。  很没有形象的趴在了地上,她今晚怎么那么倒霉,都连摔两次了,而且,两次都摔得这么彻底,差点,就真的要来个四脚朝天了。  左溢看着慕歌,一脸的欲哭无泪,这女人,还真是笨到家了。  他用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俯视着她,用一种忍无可忍的语气说道。  “女人,起来,你以为自己还是三岁小孩嘛!摔倒了,还得让人拿着糖来哄你起来。”  她完全把左溢的话语视为透明,轻挪了挪脚,就痛得她满脸苍白无血色,紧咬着失去了光泽的红唇,她努力的想从地上爬起来,可这对她现在而言,很难。  新伤加上旧伤,不是倒霉到家了是什么?  她需要点时间,才能慢慢从地上爬起来,也好,至少现在,她脑子开始步入清醒的行列中,上一秒种,她竟然那么疯狂的想要逃离,真的想,抛开一切不闻不顾。  找一个无人认识她的地方,重新来过,她累了,是心,真的累了。  她拼命的强忍着疼痛,很想重新爬起来,可,她脚上的伤,的确伤得不轻,想一下子爬起来,真的有点困难。  她在心里祈祷,没有伤到骨头才好?不然,她真的会崩溃。  抬头望着天花板,慕歌喃喃自语的说道。  “老天爷,请你不要再和她开玩笑了,好吗?”  她的心已经支离破碎了很多次,就剩下,原本的身体健康,如果老天爷连这都不想让她拥有,那连她自己,都会觉得自己可怜了。  隐隐的疼,真真实实的刺激到左溢的心窝处。  看到慕歌如此楚楚可怜,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模样,他终究还是心软了。  他半蹲了下去,向慕歌伸出自己的大掌。  抬眼,慕歌看着左溢,心里五味杂全。无数次了,他总将自己,自认为是最宝贝的东西,毫不犹豫的踩在了脚下。  认识左溢后,慕歌明白了。最不值钱的便是自尊与所谓的骄傲。  她缓缓的伸出手,心里是万千的压抑。  总算,她将自己的纤纤小手,置放在了左溢的大掌之上。  慕歌给自己找了个理由,她之所以这么快屈服,只是因为,她不想躺在地上自哀自怨。  左溢稍一用力,便将慕歌从地上拉起,很自然而然的,慕歌跌入一个带着梨花芳香的怀抱里。  这个怀抱,有些温暖,竟会让她感到,有安全感正笼罩着自己。  左溢稍微将慕歌推开,但双手仍强而有力的扶着她的双肩,他看了看慕歌脚上的伤口,不自觉的轻皱着眉头,很是不悦的说道。  “笨女人,你伤得不轻。竟然知道自己没办法站起来,难道你不会开口请别人帮忙吗?”  听完左溢的话,慕歌变得有些许无所适从。  左溢凭什么这么说她,明明就是他自己没有绅士风度,看到美女摔倒了,难道不知道要及时的扶上一把吗?现在事后,就知道说风凉话。  她很用力的捶打着左溢的胸膛,情绪也随之变得激动起来。  “左溢,请你放过我,我真的累了,真的,好累好累……”  左溢直接将慕歌拦腰抱起,任由她捶打着自己的胸膛。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