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六十章疼就叫出来吧

第六十章疼就叫出来吧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117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3:24
    左溢明知道自己不该这么做,可他,就是无法控制住自己。  他明明该让慕歌趴在地上,继续的可怜兮兮。  看到慕歌痛苦,便是他最大的快乐,不是吗?  慕歌被稳稳当当的放在了椅子上,她乖乖的停止了对左溢的捶打。就算思绪再混乱,她仍旧可以提醒自己,这个男人的手上,掌握着自己母亲的命脉,把他惹火了,对自己一定没有好处。  她迫使自己冷静下来,刚刚她是在干嘛?发疯吗?  竟然想要逃走,还揪他左总裁的衣领,活腻了不是?  看了看自己脚上的伤,正在哗啦啦的流着血,这就叫做自作自受。  而他左总裁,竟拿着纸巾在帮她擦着血,动作很轻很柔,是她的胡思乱想,暂时的忘记了疼痛?  “女人,你也该进急救室了。”  慕歌淡然的笑着,拽拽的说道。  “好啊!等会云小姐出来,我就进去好了。”  浅褐色的眼眸轻眨,慕歌如梦初醒的继续问道。  “左先生,是不是只要我真心诚意的和云小姐道歉,并得到她心甘情愿的原谅后,你便会在一个星期后娶我。并在同一天,让杨医生帮我妈动手术。”  左溢点了点头,手里继续帮慕歌擦着伤口上的血,很欠扁的答了一句。  “嗯,理论上是这样子。”  刚想暴跳如雷的慕歌,却见,急救室的大门缓缓敞开。  随即,她便看到一群护士姐姐把云青杨推了出来,看似并无大碍,她倒吸了口气,她是真心希望,云青杨的腿没事,可以继续自己的模特生涯。  最后一个走出来的人是杨子皓,他在左溢和慕歌身旁停住了脚步。  左溢已经停止了帮慕歌擦伤口的动作,他在等,杨子皓给他个确切的答案。  当杨子皓看到慕歌腿上一处又一处的鲜红时,脸上温和的笑颜,不自觉的,瞬间凝固,心,是紧紧揪在一起的疼。  他有股冲动,那么迫切的想立刻将慕歌紧紧的拥入怀里,他心疼慕歌,想给慕歌最好的安全感与无微不至的照顾。  依依不舍,不得不的移开自己的眼眸,杨子皓看着左溢,温和的说道。  “Boss,云小姐的身体并无大碍,都是些皮外伤。不过,我看嫂子身上的伤,倒是更严重些。”  其实,左溢也颇有同感,他也觉得,慕歌腿上的伤再不治疗,成为瘸子的可能xing更大些。  左溢俯下身,在慕歌的耳旁,轻声低喃道。  “女人,我等你来跟云青杨道歉,这绝对是你,唯一可以提前嫁给我的机会。”  话落,左溢又对杨子皓说道。  “好好帮你嫂子治疗,我不想看到她的腿上,日后会留下任何的伤疤。”  不等杨子皓的答话,左溢已经转身,潇洒的往,云青杨所住病房的方向大步流星的跨去。  看着左溢的背影,慕歌的上齿,开始强烈的攻击着自己的下齿,卑鄙无耻的男人,不就是真心诚意的道歉吗?就算是硬着头皮,她也会去啊!  就是不知,当云青杨知晓,自己对她真心诚意的道歉,换来的将是一场提前的婚礼,会作何反应?  当慕歌从自己的思绪万千中走出来时,人已经离开了椅子。  天啊!杨子皓竟然将她拦腰抱起。  谁来告诉她,这是天使的怀抱吗?怎么可以如此的温暖?  一直暖到,她的心窝里都是暖的。  淡淡的青草芳香,让人宛若置身于大自然之中,很舒服,很清爽,让人很想,多待一会,只要一会会,都心满意足。  妈妈咪,她到底在想什么?她不是该拒绝吗?  她现在的身份,可是左溢的未婚妻耶!如果被左溢知道,她正被他的得力助手抱在怀里,后果,只是想想,都会让人觉得心惊胆颤。  猛摇了摇头,她强迫自己找回一丝丝本该有的理智。  虽然,她对现在这个怀抱很满意,但是,也得有命享受才行,她可不想,祸害无辜。  “杨医生,麻烦你把我放下来,我自己能走。”  杨子皓故意停住了脚步,他看着怀中的人儿,笑得越发的温和亲切。  “小慕歌,我不喜欢听你叫我杨医生,你说,该怎么办才好?”  不经意间的四目相视,两朵美丽的红晕飞上了慕歌的双颊。  慕歌真的不知道,自己此时,有多么的诱人,多么的秀色可餐。  心,狂跳着乱了节奏。  杨子皓得承认自己,当他见着慕歌时,他的冷静理智,便会统统消失得无影无踪,  如果可以,他愿意付出一切,来和老天爷交换一个,他可以和慕歌真心相爱的机会。  原来,不知从何时起,他竟然对自己嫂子的爱,如此无法自拔。  看见怀中的慕歌微启红唇,看似准备要说些什么时?  他的及时开口,果断的让慕歌的话语,先暂时咽在了喉咙处。  “小慕歌,别说话,让我们的心来替自己做决定。”  话落,他重新迈出了步伐,往病房的方向步去。  很识趣的,慕歌闭上了自己的嘴。  如果很多事情,已经冥冥之中注定必会发生,那她发了疯的抵抗,也只是徒劳无功而已,最后,伤得最深的,还是自己。  就让她自己的心,来决定一次吧!  她累了,很累很累。她该先好好的休息,等会,有更大的挑战在等着她呢?  隐忍这么久,她等的不就是自己的母亲能做手术,然后,重新健健康康活下去的那一天吗?  慕歌喜欢现在这个怀抱,就像是她,累了,想休息的那个港湾。  微微抬头,她看着杨子皓姣好的面容。  少了左溢几丝阳刚之气,却多了一份温柔细腻。  天使就是天使,脸上的笑颜,看起来总是那么让人觉得舒爽。  如果可以,她竟然希望,这条通往病房的道路,可以走上一辈子那么长的时光。  想,总归是想想而已,现实大多数时候,总是一丁点也不可以商量的摆在了你我的面前。  杨子皓把怀中的慕歌,轻柔的,稳稳当当的放在了病床上。  拿出常用的工具箱,杨子皓开始帮慕歌整理脚上的伤口。  他的动作,是温柔到了极致,他看着慕歌的伤口,心觉得特疼,如果可以,他会毫不犹豫的希望,受伤的人是他,他愿意,帮慕歌承受所有的痛苦与不幸。  “疼吗?”  下意识的摇了摇头,慕歌一点都不觉得疼,倒反而是有莫名的幸福感油然而生。  在杨子皓面前,她就真的是一个二十岁的小女人,有人疼着,有人宠着。  她在想,如果她的生命里,没有出现左溢这号人物,或许,她和杨子皓会演绎一段,关于爱情里的童话。  她不敢开口,只是那么不愿意打扰此时的美好。  时间,或许不会为任何人而停留,但至少,她可以用心,去刻印住此时此刻,分分秒秒的幸福。  慕歌看得入神,想得失了魂,便就在不知不觉间,真的忘记了疼痛。  “有点伤到了骨头,小慕歌,我得用特制药酒帮你擦一擦,会很有点疼,疼就叫出来吧!不用忍着,在我面前,你可以做最真的自己。”  下意识的,慕歌想缩回自己的脚。  要知道,其实,她很怕疼,她怕自己会发出杀猪般的叫声。  一脸的楚楚可怜,她小心翼翼的朝杨子皓问道。  “可不可以不要擦药酒?吃药行吗?就算会延长看康复的时间也没关系。”  有个人可以让自己撒娇,让自己抱怨,让事情有了商量的余地,这种感觉,真的很好很好。  慕歌撅起了嘴,作视死如归状。  看到如此俏皮可爱,紧张兮兮的慕歌,杨子皓的整颗心,有爱的力量在荡漾。  杨子皓动作敏捷的帮慕歌把那些处于皮外伤的伤口,清理干净,并上好了药。  看着慕歌有点伤到骨头的膝盖,抬头,他笑得一脸的温润如水,用一种,含在口里怕化掉,捧在手心里怕碎掉的万般呵护语气,说道。  “小慕歌,不用紧张,更不用害怕。放心的把自己交给我。况且,吃药是吃不好的,擦上这种特制药酒,保准三天后,小慕歌你又可以,又蹦又跳了。”  慕歌满脸质疑的看着杨子皓,上次李飞飞就是不小心扭伤了,有点伤到骨头,她帮李飞飞上药时,虽然已经尽可能的温柔了,但李飞飞还是传出了杀猪般的叫声。  现在夜深人静的,她可不想让自己杀猪般的叫声,影响了好不容易入睡的叔叔阿姨,哥哥姐姐们。  摇了摇头,她回答得干脆。  “我相信你,但我不相信自己,我现在很紧张,也很害怕,我不想擦药酒,你可不可以用别的方法治疗?就算是迟一点康复也没关系。”  杨子皓宠溺的拂了拂慕歌的发丝,他很少见到,有人如此的怕疼。  其实,慕歌和左溢的事情,他知道得不少。  但无可奈何,他只能躲在角落里,用自己的心,陪着慕歌一起面对。  他知道慕歌的弱点,很多时候,他一点都不怀疑自己,会比左溢还更加的了解慕歌。  他甚至知道,慕歌喜欢吃什么?喜欢什么颜色?喜欢去什么地方玩?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