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六十二章床上运动可以消百病?

第六十二章床上运动可以消百病?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088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3:24
    胡思乱想着,慕歌很快便与周公开始约上会。  梦里,果真都是好梦。  杨子皓信守自己的承诺,直到慕歌已睡着,才准备,要悄然的离开。  看着睡梦中的慕歌,嘴角处轻轻勾起的笑意。  一不小心,杨子皓竟看得入了神,失了魂。竟在心里猜想,慕歌的梦里会不会有自己的存在?  当一个人,得到了自己曾经想要的,便会想,得到的更多。  但,杨子皓不希望自己是那种人,他该把今晚的独处,当做是一个梦,继续默默的守候,  这样,对慕歌,对自己都好,谁都不会比他清楚,自家的Boss是怎样的一个人?  起身,他带着那份深入心窝里的不舍,依依不舍的离开。  如果不是某个突然的怀抱,慕歌觉得自己,一定可以一觉睡到天亮。  猛然睁开眼眸,周遭静得有点惊人,看来,夜已经深了。  借着朦胧的月光,她看清了身旁的人,说明,刚刚那个怀抱不是在梦里。  是左溢,他怎么会在自己身旁睡下?  此时,左溢不是该在陪着云青杨,互诉衷肠吗?来她这里干嘛?  就在她思绪万千,正纠结着该不该开口发问时,左溢有些许发寒的声音,在她耳旁,毫无预兆的响起。  “女人,别动。”  左溢从她身后,揽住她的腰身,用自己健硕的胸膛,紧贴着她瘦小的后背。  好烫?  这是左溢从身后抱着她,给她的第一感觉。  毫不犹豫的,慕歌转过身,纤细的小手摸向他的额头。  真的很烫,这个男人,生病了?发烧了吗?  “左溢,你生病了知不知道?好歹你现在就是在医院里,都这么大个人了,竟还不懂得好好照顾自己。算了,跟你说这么多没用,我现在就去帮你找退烧药好了,在这里乖乖等我。”  慕歌才刚挣扎着起身,胳膊便被左溢拽住,稍一用力,左溢便又重新把慕歌拉着躺回床上。  她还没反应过来,左溢便已经欺身凌上。  当她明白,压在她身上的病人是要干嘛时,已晚。  这次,左溢要的较为温柔,可能是看在医院乃清静之地的份上吧!  尽可能的轻动作,以免扰人清梦。  朦朦胧胧的月光下,慕歌看见左溢,一脸满足的从自己身上移开,破天荒的,她脸上呈现的红晕,竟也是在抒发着自己的满足。  片刻后,她的小手,再次摸向男人的额头,烧竟然退了。  真是个奇怪的男人,生病发烧了,竟然不用吃药,只是满足了自己的**都市,病就不治而愈了。  “左溢,你真是个,疯子。发烧了竟然不吃药,想到的竟然是……**。”  最后两个字,她说得轻声细语,一脸的面红耳赤。  左溢的蓝眼,此时所绽放的光芒,宛如如银的月光。  “不知道刚刚,是谁叫我不要停?”  停顿了片刻,左溢又缓缓的开口,继续说道。  “女人,难道你不知道,床上运动可以治百病吗?”  听完左溢的话,慕歌脸上的光泽,越发的红润起来。红得,像猴子的屁股。  慕歌看似自然而然的转过身,不面对着左溢,其实,她是在掩饰自己,已经慌乱得不行的心跳声。  “我才没有说呢?是你自己出现幻听了。却,打死我都不相信这种谬论,如果真的是那样子的话,那这个世界上,就不需要医院,直接都男女结合好了。”  听完慕歌的话,左溢一脸的欲哭无泪。  他双手环胸,用一种拽拽的语气说道。  “那下次,我把你的声音录下来好了,看你怎么狡辩。我只是说,能消百病,而并不是,什么病都可以?”  把她的声音录下来?  这男人不是是什么?慕歌紧皱着眉,突然想起,今晚录下阿音她们的那段视频,她开始心软,她明白,清白的名声对一个女孩子来说,有多么的重要?  所以,她应该会阻止那段视频的外传,不过,关键的想法还是在于李飞飞。  脚很痛,没办法用踹的,她便改用手,想往左溢的胳膊上,恶狠狠的掐下去,只可惜,某男人很机灵的反握住她的手,让她无法反击。  然后,她能怎么办?气得牙痒痒呗!  慕歌把自己的脑袋瓜不停的往左溢身旁凑,目地很简单,手和脚都用不上,那就只好动口了。  可惜,眼见就快要得逞,某男人却巧妙的翻了个身。  从她身后,将她揽入自己的怀里。  “左溢,你卑鄙,以大欺小,我以一个病人的身份强烈要求,我……要……换……病房。”  左溢的答话,让她有种,从人间直接掉入十九层地狱的幻觉。  先是,左溢用自己性感的薄荷唇贴在她的耳垂处,故作亲昵。  片刻后,才突然在她耳旁,漠漠然的说道。  “你付钱了吗?如果没有,我佩服你,竟有脸自称为病人。”  火冒三丈,她就是没钱付,她就是来这里白住的,天知道,她一点都不稀罕。  不过,当杨子皓那张,绽放着如沐春风般笑颜的脸,从她脑海中飘忽而过时,她才深刻的明白,其实,她还是蛮稀罕可以来左家医院白住的。  因为这里,有一个让她心心念念期盼着的天使。  在夜色中,慕歌高傲的抬起自己的头,很是嚣张的说道。  “左总裁,那请问一下,在这里住一晚要多少钱?”  左溢在她身后,看不到她此时脸上的表情,但他知道,一定是得瑟着的。  怀里的女人,总是这样,纵使悲伤痛苦,但也能很快便转为坚强的笑颜,继续往下走。  左溢故作轻松的耸了耸肩,浅淡的说道。  “你卖一个肾的钱,刚好住一个晚上。”  呃!  她卖一个肾的钱,才,刚好住一个晚上?  这左家医院也太了点吧!收费标准如此之高。不过,估计她的肾,也卖不了多少钱?  她很配合左溢的话语,听似飘渺的说道。  “那你把我的肾拿去吧!就当作是我今晚的住院费好了。”  左溢对慕歌的肾一点兴趣都没有,但是,他现在很有闲情逸致的想,好好吓唬一下慕歌。  慕歌刚刚的语气只是有些飘渺,而左溢,却直接用了一种阴深深的语气,在她耳旁说道。  “好啊!我这就把你的肾取走,当做是今晚的住院费。”  看着眼前,忽闪忽闪的一道银光,她开始,这左溢不会真的要把她的肾挖走吧!  很有可能,左溢本就是个恶魔,恶魔还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?  她的双手,本能的紧紧护住,自己肾的位置。  慕歌紧闭着眼眸,瑟瑟发抖,嘟嚷着说道。  “左先生,我错了,我收回刚刚的话,我不要用我的肾来还今晚的住院费,我想先欠着。”  左溢很满意慕歌现在,如此惊慌失措的模样。  看见慕歌越害怕,他就越想逗她。或许,大多数男人都这样,有时候,心血来潮,都喜欢逗着自己的小女人玩。  这时候的左溢,其实很想笑,但在这种情况下,他却必须得强压住自己的笑意,装作认真严肃的模样,因此,他的声音,听起来越发的低沉沙哑。  “不,如果你拿不出钱来,那我就会要了你的肾。”  好恐怖哦!  慕歌全身上下开始哆嗦,理智告诉她,左溢是故意要吓唬她的,可是,纵使再理智,她还是会觉得害怕。  她在怕,左溢手上的刀,真的会往她身上划下去。  开始使劲挣扎,她想下床,离左溢远远的。  但左溢,只用了一只手的力量,便将她紧紧困在自己的怀里,让她挣脱不得。  “放开我,左溢你这个,我不要和同躺在一张床上,放点放开我……”  左溢故意拿着刀,在她面前比划着,让她越发的觉得惊悚不已。  还故意在慕歌耳旁,阴深深的冷笑着说道。  “没错,我就是个,还是个杀人狂魔,难道,你最近没看到一条新闻吗?说A市有杀人狂魔出现,专门掠夺小孩身上的器官?”  杀人狂魔?专门掠夺小孩身上的器官? 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?她在报纸上看过。  她惊慌得想大叫,可嘴巴却被左溢及时的捂住。  不然,后果不堪设想,现在可是凌晨的三四点钟,是人们,正熟睡着的时候。  片刻过后,就在慕歌张口,想咬左溢的时候,左溢却很机智的把自己的手缩了回去。  轻轻的放下,自己手中忽悠着慕歌的刀,他饶有兴趣的说道。  “女人,不想用你的肾来抵债也可以,你还有另外一个选择?”  他故意吊慕歌的胃口,故意要让慕歌开口来问他。  慕歌正在不停的深呼吸着,其实,她是个胆小鬼。  其实,她很怕看恐怖片,但,她却喜欢看,她喜欢边抱着枕头边看,当看到恐怖的地方,她就会边尖叫边用枕头挡住自己的视线。  俗话说得好,好奇害死猫嘛!  平复好了心绪,她翻过身,一脸皎洁的看着左溢,说道。  “那请问左总裁,我还有什么别的选择?”  慕歌当真是好奇,左溢会给她另外一个什么选择?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