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六十三章女人,伺候本少爷洗澡

第六十三章女人,伺候本少爷洗澡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088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3:25
    左溢脸上皎洁的光芒,和慕歌比起来,是有过之而无所不及。。  思衬了片刻后,他淡漠的声音才响起。  “女人,伺候本少爷洗澡,没得商量,除了这个,就是以肾抵债,你自己选择?”  话落,此时这种感觉,对慕歌而言,便是从天堂直接跌入地狱之中。  慕歌一脸的欲哭无泪,超想抓狂,超想把身旁的男人踢下床,超想直接用口诉,将左溢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一遍。  可是,人在恶势力下,不得不低头,她一脸的和颜悦色,口中的语气,很是善良的问道。  “麻烦左少爷你,再多给出一个选择好吗?拜托拜托,你知道,我这个人一向不是很温柔,让我伺候你洗澡,这不是让您受罪吗?要不?你洗完澡后,我帮你按摩好了。”  慕歌朝着左溢猛放电,要她伺候左溢洗澡,天啊!那该是多尴尬的一件事,只是稍微的想了想,两朵美丽可爱的红晕便飞上了她的双颊。  不,她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。  只见,左溢淡漠的摇了摇头,淡漠简洁的说道。  “没得商量。”  沉默了片刻,就在慕歌准备暴跳如雷的时候,他淡漠的声音再度响起。  “如果你把本小爷伺候得不好的话,那后果,可就不只是一个肾的问题了。当然,我也很想尝试一下,楚小姐你的按摩手法如何?”  五雷轰顶,这男人,简直是jian到无与伦比,就知道威胁她这么个弱女子,算什么男人嘛?  不过,她还是乖乖听话的好,把恶魔惹火了,吃不了兜着走的人,还是她自己而已。  当然,她不会让左溢很舒服的洗完这个澡。  来到浴室里,左溢缓缓的脱落自己身上的浴巾。  慕歌紧闭着自己的眼眸,虽然,她已经伺候左溢两年了,但,她还是不太敢看左溢不着一物的身体。  话说,这左家医院的病房,怎么跟酒店的VIP房似的,什么都有?  难怪,住一个晚上,就相当于她的一个肾。  可想而知,自己的母亲住在这里两年了,还有专门的护士姐姐们伺候着,这一笔钱,估计她把自己身上所有的器官都卖了,也还不起呦。  “你在害羞?”  “啊!哦……”  左溢的话,一时半会,慕歌难以反应过来,她的手,轻轻覆上自己的脸颊,的确滚烫得很。  抵死她也不承认自己是在害羞,干笑了两声,慕歌面红耳赤的说道。  “才不是呢?看都看厌了,怎么可能还会害羞?左先生,请你不要想太多了。”  一个转身,左溢故意往回走,故意近在咫尺的站到慕歌面前。  慕歌紧握住自己的粉拳,拼命的强忍住要尖叫出来的冲动,硬生生的别过头,她才不要看左溢呢?她怕自己会长针眼。  看见慕歌这模样,真是可爱得紧,明明是怕得要死,却还死鸭子嘴硬,硬是撑着不低头。  左溢的大掌,紧握住她小巧的双肩,硬是bi着她转过头来正眼看着自己。  “竟然都看厌了,怎么脸还会这么红?转过头干嘛?不敢看吗?”  他的嘲讽,对慕歌来说,可是很有用的。  慕歌转过头,高傲的抬眼,故意与左溢的蓝眼四目相视,不服气的说道。  “我脸红,是因为我脸色红润,不行啊!我转过头不看,是因为左先生你的身材实在差得很,看着,简直是在侮辱我自己的眼眸。”  其实,她只是把话说得很硬而已。  可她的视线,只是一直盯着左溢的蓝眼看,根本就不敢看向别处?  “愿听其详,我这身材,到底怎么个差法?才会侮辱到楚小姐你的眼眸。”  左溢故意移开,他与慕歌正四目相视着的目光,还故意把慕歌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。  心跳的旋律,乱了节奏。慕歌的心脏,猛撞击着自己的胸膛。  她只能故作镇定的,猛盯着左溢身后的墙壁看。  怎么说?她和左溢纠缠在一起都有两年了,说没看过,那肯定是骗人的,但,的确没如此近距离的,要直视着面对如此不着一物的他。  她紧张得眼眸都不敢眨一下,上齿紧咬着下唇,硬生生的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。  “差到无与伦比,让人看着就想吐。”  话一说完,她就有种要咬掉自己舌头的冲动。  这话听着,纯粹就是她在自掘坟墓。  看到左溢的青筋爆出,她连忙笑靥如花的继续说道。  “时候不早了,少爷你还是赶快进浴缸里,早点洗完澡,早点休息吧!况且,你现在还是病人,如果等会着凉了,左家集团怎么办?俗话说,国不可一日无君,公司也一样嘛!”  毫不理会她的解释,左溢步步bi近。  直到,把慕歌bi至墙角,退无可退,才故意与她保持着一步之遥。  慕歌艰难的咽了咽口水,躲无可躲,藏无可藏,男人的那六块健硕,特富有安全感的腹肌,就这样呈现在了她的面前。  好mAN哦!  某女开始进入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的状态中。  她刚刚的某句话,真是错得离谱。其实,某人的身材,是好到无与伦比,让人看着就想入非非。  她的指尖,不知不觉的抚上,男人胸口处的一道,大概有十米长的刀疤。  指尖在刀疤上轻柔的游离着,心,是揪结得紧的疼。  停止了手里的动作,她的指尖,覆在了男人的刀疤上。  抬起头,她浅褐色的眼眸与左溢的蓝眼相视着,她的声音不大,却不难听出顿时的伤感与惆怅。  “很疼吧?”  蓝眼里跃过一丝复杂的情绪,有深深的恨,却又有着莫名其妙的荡漾,人,就是喜欢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。  左溢在心里强烈的告诫自己,慕歌对自己此时此刻的心疼是理所应当的,这是慕歌欠他的,兴许一辈子都还不完。  满脸的面无表情,左溢冷漠的答道。  “现在不疼了。怎么样?我这身材,到底那里让你看着觉得恶心?”  慕歌的注意力,已经直接全部转移到了刀疤上,刀疤的印痕很深,可见,当时伤得有多严重,而且,刀疤的位置离心脏很近,只差那么几毫米。  她很难想象,当时的左溢是怎么挺过来的?  看来,左氏集团有今天的辉煌,他左溢的确很不容易。  慕歌嫩白的小手,自发自然的环上左溢的腰身,这个拥抱,代表着,她心疼他。  她把自己的小脑袋瓜,紧靠在左溢坚实的胸膛上。  莫名其妙的拥抱,让左溢瞬间全身僵硬,无法动弹,他没想到,慕歌会突然对他如此热情友好起来。  慕歌的声音,如蚊子般大小,脸颊的滚烫一直未曾消退。  “我知道的,那一定很疼。如果是我,肯定活不下去了。”  片刻后,左溢才反应过来,此情此景是怎么一回事?  不知在何时?他的手,也紧抱着慕歌。  宁静的夜色,暖暖的灯光,此情此景,该取名为情深意重!  心里有惊颤的情愫在蔓延,左溢的声音很低沉,带着一丝丝的懒散。  “就你脆弱些,还不快点伺候本少爷洗澡,如果你是我家的女佣,我一定早就把你辞掉。”  触电般,慕歌猛然将他一把推开。  女佣?  这男人的嘴,还真是恶毒,他的意思是,自己连一个女佣都不如吗?  慕歌双手环胸,全然没有了刚刚的温柔。  几秒后,宛若突然想到什么似的?她把双手恭恭敬敬的放在腰身处。  一脸笑靥如花,声音甜美如甘露的说道。  “少爷,你请,我这就好好的伺候你洗澡。”  想知道,什么是笑里藏刀嘛!此时此刻,一看慕歌脸上的表情便知晓。  左溢伸手,拂了拂慕歌柔顺的发丝,一脸悠然自在的说道。  “本少爷我,可是很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哦!如果,没把本少爷我伺候开心的话,至于后果,你懂的。”  她不懂,完全一点都不懂。最关键的是,慕歌一点都不想懂。  恭恭敬敬的45度低头哈腰,慕歌一脸浅笑如花的说道。  “左少爷你放心,等会我一定让您既满意又开心。”  漠然的点了点头,左溢自然而然的牵过她的手,往浴缸走去。  每走一步,慕歌都得隐忍着脚上发酸的疼痛。  哎!都说了嘛!走路得长眼睛,真不晓得,她今晚的眼眸是不是长到屁股上了?竟把自己摔得这么严重。  哎!好歹她现在也是一病人,可,为么如此可怜,竟沦落为搓澡女。  在左溢凶神恶煞的注视下,慕歌开始往浴缸里放水,紧张兮兮的调试着水的温度,她可不敢,将他左总裁给烫着了。  “好了,少爷,可以开始洗了。”  她恭恭敬敬的点头哈腰,恭恭敬敬的笑得灿烂。  左溢对自己现在的处境,想用一句俗话来形容。  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。  他让自己整个人浸泡在浴缸里,水温不错,适中,证明,某女还没有开始动手脚。  “少爷,这样的温度可以吗?需不需要再高一点。”  左溢连忙摇头,阴沉着脸说道。  “不用,这样的温度刚刚好。”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