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六十五章残忍的冤枉

第六十五章残忍的冤枉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107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3:26
    慕歌把目光转向左溢,她觉得左溢应该知道的,自己是真心诚意来道歉的。  但,她绝不受莫名其妙的冤枉气,她在等,左溢能开口替自己说点什么?  那怕只是一句?她不是这种人。  或许,她就能好好的委屈自己,真心诚意的道歉。但,左溢不仅没有替她说好话,反而是说出了更让她伤心的话语来。  左溢的蓝眼,连瞄都没往慕歌身上瞄一下,便就直接发话了。  “你先出去吧!青杨现在是病人,情绪不能太过于激动。”  她是病人?是,云青杨是病人。  难道,病人就可以随便冤枉别人吗?  其实,她本就不该对左溢抱有任何,他会帮自己的期望?  高傲的抬头,慕歌让泪水倒流了回去。现在,除了她自己可以帮到自己,谁都是枉然?  从她决定推开那扇门开始,就没想过要全身而退。  自尊,高傲,算什么?早就没有了,不是吗?  慕歌明白,她和云青杨的战争,其实才刚刚开始。  这算是第一回合的正面交锋,她不容许自己输。  但,她来这里所要做的事情,却不是恰恰在说明,她已经输了吗?  倒吸了口气,人的一生,又何尝不是在纠结和惆怅中度过?  她在惆怅,在纠结,在想自己,该说些什么话?  其实,左溢的视线,一直停留在慕歌的身上,他知道,无论云青杨怎么赶她,在没达到自己的目地之前,慕歌铁定不会走。  他如此的安排,就是为了看慕歌的苦苦挣扎,直到最后的不得不低头,这似乎,让他百看不厌。  宛若,唯有这样,他才能在心里提醒自己,他是有多么的恨慕歌,就算有了这两年来的相处,但,他对慕歌,始终只有恨,他想证明,自己对她的恨,从来没有变质过,这样,相对于以后真正的报复,他才能做到毫不犹豫。  有时,静下心来,他又会扪心自问,他这么做,是在自欺欺人吗?  不过,关于这两个女人的战争,他很明智的保持沉默,抱着一种,看免费好戏的心态。  对于接下来戏中的剧情,他还是蛮期待的,他想看,慕歌会怎么做,才能让云青杨心甘情愿的原谅她。  “听到没有,还不快点滚出去。你站在这里,真是碍眼。”  觉得自己有了左溢的撑腰,云青杨的话,说得越发的响亮,越发的伤人。  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,慕歌一脸平静的抬起头,浅褐色的眼眸里,清逸明透。  她的声音不大,却一字一顿的让人听得清楚明白。  “云小姐,我想你心里,比谁都清楚?我有没有从后面推你一把。不过,你会从楼梯上滚落下去,多多少少?我还是该负点责任,请容许我对你说声,对不起,我希望云小姐你可以原谅我,得到云小姐你,心甘情愿的原谅后,我会马上从你的视线里消失。”  慕歌的话,说得接近完美。全然没有指责云青杨的冤枉,只是用一种平静的心态,要她扪心自问。也顺道把道歉的话语说了出去,至于能不能顺利得到云青杨的原谅?  那就,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但,绝不是听天由命。  听完她的话,云青杨一声冷笑,她没想到,慕歌会跟她道歉,而且,还是用如此稳若泰山的语气和态度。  一改刚刚河东狮吼的态度,她也一脸的平静如水起来,其实,在平常,她给人的印象,一般是三个字,淡如菊。  但,当她面对的对象是自己最大的情敌时,她平静不起来,她最希望看到的是,楚慕歌可以从下一秒钟起,永永远远的滚出左溢的视线。  对于阻挡她云青杨幸福的人,必定是除之而防范于未然,她,绝不心慈手软。  如果不是左溢曾提醒过她,不准她动慕歌,估计,她楚大小姐,早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很久了。  “我心里当然清楚,是我们在房里谈得不愉快,你嫉妒我,所以,便起了报复之心,把我推下楼梯,可惜,老天爷眷顾我,并没有让你所期待的画面出现。怎么样?楚小姐,让你很失望吧!”  这摆明了不就是在血口喷人吗?慕歌拼命的握紧自己的小粉拳,她在心里告诉自己,一定要忍住,如果她和云青杨翻脸的话,那结果,势必会糟糕透顶。  思衬了一会,微启红唇,她正准备说些什么时?却听到云青杨的声音再度响起。  “你负责任是应该的,但是,我不接受你的道歉,把我从楼梯上推下去的这笔账,可不是用对不起这三个字,就能换来我原谅你这四个字。”  云青杨脸上的表情,高高挂起,你绝对可以想象得到,那便是要多欠扁就有多欠扁,看得慕歌的心里,真的很有种要立马冲上去,把云青杨恶狠狠的往死里打上一顿。  似乎只有那样,才能稍微止住她心里,正不断呈现着暗灰色的郁闷之气。  在她的脑海中,已经开始幻想出,她正在暴打云青杨的画面,她仿佛已经看到了,云青杨被暴打着时,脸上所呈现出的那种卑微感。  甚至到了最后,她还用脚恶狠狠的往云青杨胸口上踩了下去。  而云青杨正用满眼,抒写着求饶的楚楚可怜望着她,且双手正紧握着自己踩在,她胸口上的手。  爽,这样的一幅画面,只是想想,都会让人觉得心情舒爽。  但,摆在眼前的事实,却不得不让她用理智,一遍又一遍的,将自己美好的幻想击破。  嘴角疯狂的笑意截然而止,她可不想被云青杨和左溢当成是疯子看待,竟然站在这里,无缘无故的傻笑得那么开心?  倒吸了口气,她努力的平复了自己的心绪,毫不犹豫的歼灭掉了那些如梦如幻的美好画面。  浅褐色的眼眸微微抬起,无波无澜。就如同她此时脸上的表情,看不出任何痕迹。  慕歌的话语里很是平静,听不出一丝一毫的不悦。  “云小姐,那我要怎么做?才能让你心甘情愿的原谅我。”  云青杨听完她的话后,又是一声冷笑,看来,她的百般刁难可以派上用场了。  “其实,我也不是什么铁石心肠的人,那你先拿出要和我道歉的诚意来?我要看你究竟多有诚意先。”  诚意?她是被迫的,能有多少诚意?  而且,她始终觉得,自己根本就没有错,她把目光转向一旁,正一脸悠游悠哉看好戏的左溢。  浅褐色的眼眸里,闪烁过锐利的银色光芒,看她陷入如此的困境中,左溢在旁边看着,就真的觉得那么爽吗?她不明白,这个男人究竟有多恨她?而这种恨,又从何而来,一切的一切,她到现在都毫无头绪。  她朝左溢翻了个白眼后,才转过身来,对云青杨淡笑着答道。  “云小姐,请你直接告诉我,我要怎么做?才能让你觉得我是很有诚意来道歉的。明人不说暗话,猜来猜去会又累又烦得很,不是吗?”  其实,云青杨也压根觉得再这样继续耗下去没意思?她嫌慕歌站在这里碍眼,更会打扰到了她和左溢难得的独处时间。  轻哼一声,云青杨像个童话世界里的公主般,高贵典雅的发话了。  “我想吃这附近一家名为爱尔的红豆莲子羹,我只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,如果二十分钟后,你没把红豆莲子羹放置我面前的话,可见,你这道歉,一点诚意都没有。”  话落,对于云青杨所提出的要求,慕歌暂时,似乎看不出任何过多的刁难。  她轻点了点头,不就是一碗红豆莲子羹嘛?她有钱,还怕买不到  “好,我这就去买,我会用行动,来告诉云小姐你,我是多么的有诚意。”  看着慕歌离开的背影,左溢心知肚明,云青杨要让她去买的那碗红豆莲子羹,绝对不易买到。  夏天的一大早,便是烈日炎炎。  由于出来的匆忙,慕歌并没有带任何可以遮挡住阳光的东西。  她边用纸巾擦着额头上的汗,边问过路的大婶们,如何走去那家叫什么爱尔的甜品屋?  她的步伐很快,她丝毫没忘记自己,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。  但,当她问了好几个甲乙丙丁的大婶们后,终于找到那家名为爱尔的甜品屋时,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分钟。  看来,她得赶紧的,不然,肯定就无法在二十分钟之内,把红豆莲子羹端到云青杨跟前,指不定,云青杨就会直接说她没诚意,叫她滚蛋。  但,当她看见眼前这两条长龙队伍时,一下子,她便又成了泄气的气球。  别说二十分钟,就算是两个小时,她排着对,都不一定能买到一碗红豆莲子羹?  话说,这么热的天气,这么一群人,是不是脑子有病啊?  竟然愿意为了一碗甜品,排这么长龙的队伍。  现在,怎么办可好?她一定要在接下来的十分钟之内,买到红豆莲子羹,并把它完好无缺的端放到云青杨手里。  她能cha队吗?豁出去了,不行也得行,老天爷啊!请原谅她,迫不得已必须没道德没文明一次。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