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七十五章挨巴掌了

第七十五章挨巴掌了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133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3:29
   顿了顿,这不是没打她,也没骂她吗?她自己在这里干害怕个什么劲?  不行,她得有志气点,说出去的话,就如泼出去的水,是收不回来的。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。  慕歌决定豁出去了,坚挺到底,抬头挺胸,她用鄙夷的目光撇了撇左溢,有些许不耐烦的说道。  “快点回答我,别像个小女人似的,扭扭捏捏。”  青筋爆出,左溢怒火冲天的看着慕歌,一副,下一秒钟,便活生生会把慕歌吃了的可怕模样。  他只是保持沉默,怎么就成了扭扭捏捏,像一个小女人啦?  大掌轻拍了下方向盘,左溢一脸的扭曲,极其不悦的说道。  “下午放学后,我来接你,带你去见一个人,或许,你就能知道你想知道的答案。你这不是礼仪小姐的衣服吗?你们学校的庆典大会还没结束,你跑出来干嘛?”  呃!  要带她去见一个人,然后,她或许就能知道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?  心跳的旋律开始狂乱的加快,慕歌真的很好奇,左溢会带她去见谁?  轻皱了皱眉头,出来的匆忙,连衣服都没换,她该怎么向左溢解释?她为何会在这个点上,出现在这里呢?  实话实说呢?还是编个谎言,再用N个谎言来填补?  吃了很多次的苦头,她学聪明了,在这个男人的面前,还是别说谎的好,他的心,就如同他的那双蓝眼,锐利得很。  “带我去见什么人?可否先透露一下,我好提前,做好心理准备。”  顿了顿,倒吸了口气,慕歌才又继续说道。  “因为刚刚,木籽易在台上向我告白,我不想面对那么尴尬的场面,所以跑出来了。左先生,我想,我有权利知道你和言学姐是什么关系吧?”  云青杨是救命恩人,来势汹汹,已经够让她费心费力了。再来这么个言玲儿,如果同左溢也是关系匪浅的话,那便预示着,她的生活将更加的受尽折磨。  别人常说,自己的未来是一片迷茫,那她呢?却是充满无边无际的坎坷和荆棘,这样的生活,对于一个二十岁的自己而言,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是个头?  她就像一条失去了鳞的鱼,随时会满身是伤,却连个可以躲起来tian伤口的地方都没有。  一不小心,又思绪万千,步入发呆的状态中。  是左溢的话语,让她寒得彻骨的回到现实中来。  “今晚见了,你自然就知道。玲儿是我妈好友的女儿,我和她曾做过十年的邻居。楚慕歌,不管是云青杨还是玲儿,只有她们伤害你的份,不允许你碰她们一根手指头,不然,后果自负。”  她这是遭谁惹谁了。怎么着?就只有任人宰割的份。  这些话听着,慕歌的心里着实的不舒服。  凭什么?云青杨和言玲儿就能欺负自己,而她就不能还手。  “左溢,我又不是傻瓜,**i急了都还会跳墙呢,更何况,我是个有血有肉有思想的正常人。竟然你这么关心她们,就去娶她们好啦!我一点都不稀罕嫁给你,我只是,只是为了我妈咪的身体而已。”  慕歌不知道自己,为何会如此激动?  曾受到比这个不公平的待遇很多,怎么就没见她这么激动过呢?莫名其妙的,她心跳的旋律,快得就像即将要出来luo奔那般。  男人的大掌,紧扣住了她的下巴,故意的,迫使她与自己四目相对。  “这是你自己的问题,如果你不想面对冷酷的残局,不如试着说服自己,当一个傻瓜好了。怎么?这么快就像只,在火板上跳动着的蚂蚱啦!女人,慢慢来,不急,慢慢的,你就会知道,我为何非要娶像只丑小鸭的你?”  抬高自己的手,慕歌想拍掉左溢放在自己下巴上的大掌。  可,她的手还没来得及与左溢的大掌相碰触,就被他的另一只大掌轻而易举的擒拿住,动弹不得。  她凝视着左溢,猛送白眼。什么时候?她也去学学武术,就算依旧打不过这个男人,但至少,不会没打就先输得狼狈。  “你是想坐看好戏吧!让我们三个女人互相残杀,哦不,是看着我不能反抗的,被她们用很多种方法所折磨。左溢,你卑鄙无耻,根本就不是男人。就知道威胁我。不然你就是心理,我和你无冤无仇的,干嘛要这么费尽心思的让我难堪痛苦。”  慕歌的话语,越到后面,越发的响亮。  下巴被人更加用力的催残着,硬生生疼得很,慕歌的眼泪已经开始在眼眸里打着转,她用尽了全力强忍着,不让泪落下来。  眼前不断放大的脸,带着很是恐怖的狰狞。  左溢的声音不大,却能让人在瞬间,跌进了千年寒窑里。  “谁说你与我无冤无仇,楚慕歌,你和你父母欠我的,这一生都还不了。”  怎么会这样?她真的不曾记得,她和自己的爹地妈咪什么时候伤害过左溢这号人物?  慕歌艰难的启了启唇,艰难的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来。  “左先生,我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?请你直说。”  话落,车窗被人敲打着的声音截然而起。  随即,左溢的大掌松开了慕歌的下巴,还予她宛若盼望了一个世纪那般久的自由。  大口大口的呼吸着,这男人,为何每次都如此的咄咄bi人?  慕歌还来不及看清楚,原本站在车窗外的人是谁?  她左边的脸颊,就平白无故挨了一巴掌。  差点,她眼眸里隐忍了很久的泪水,就要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,给拍落下来。  随即,在慕歌还来不及抬头,就被别人直接拽出了车里。  幸好,有火辣辣的阳光照耀着自己,至少,她的身体还可以是暖的。  终于,慕歌轻眯着眼,抬起了头,冷不丁的,却看见另一巴掌,即将会硬生生的落在她的右脸颊上。  就还有那么零点零几秒的时间,那只即刻要落到她右脸颊上的手,被那只熟悉的大掌紧握住,停留在了半空中。  慕歌看着和她面对面站着的言玲儿,眼里有了鄙夷,看看这画面,难道不滑稽,不可笑吗?  呵!  她在心里一声冷笑,无缘无故的便挨了一巴掌,却还不能还手。  她一点都不感激左溢,在千钧一发的时刻握住了言玲儿的手,让她可以少挨一巴掌。  这些都是这个男人自找的,想来,以后的日子她不好过,那他左溢的日子,应该也不会好过到那里去?  “溢,放手,这种女人就是该打,竟敢爬上你的车勾引你。还真没见过,像她这么jian的女人,活脱脱就是一勾引男人的sao货。”  轻皱着眉头,可见,左溢内心的纠结,他明明是要借言玲儿的手来折磨慕歌,为何?到关键时刻,他还是心软了,竟出手拦下言玲儿。  “够了,玲儿。你不是小孩子了,该分清楚青红皂白后再打人。”  左溢的话语,嗜血冰冷,听得明明就在火辣辣太阳下的言玲儿,竟觉得好冷。  言玲儿缓缓的后退了一步,她收回自己的手,从来就没有那个男人会对她如此的冰冷。或许,就因为这份特别,所以,她才会莫名其妙的爱上,莫名其妙的一步步沦陷。  这个男人,是她言玲儿的,谁都不允许抢走。第一次,她有了要跟一个人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的想法。  言玲儿的语气缓和了下来,还蹦跳着到左溢的身旁,亲昵的挽过他的手,甜美的说道。  “好啦!溢,是我不懂事。谁让这个女人,故意装出一副在和你亲吻的模样呢?所以,我才会冲动的打了她。”  什么?她故意装出一副和左溢接吻的模样。  呃!事实是,她真的就和左溢接吻了。  只是接吻的模样,就被扇了一巴掌,如果,一个星期后,她真的和左溢结婚,那,言玲儿会不会直接将她五马分尸了。  打了个冷颤,一声轻笑,满脸的漠然,慕歌不紧不慢,一字一顿的说道。  “言学姐,你太小瞧我了,我不仅仅只是爬上左先生的车哦?”  再度轻笑,笑里带着轻狂。慕歌微启红唇,带着几许小女人的妩媚,继续说道。  “那我就不打扰两位了,怎么说?我现在还是北影的学生。逃课总归不是什么好事?再见!”  迈出步伐,她重新往学校的方向走去,在要和言玲儿擦肩而过时,她稍微停住了脚步,用只让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,说道。  “言学姐,这一巴掌,我先替你记下,学姐你可要记得还哦!再见。”  话落,慕歌大步流星的离开,不给言玲儿任何回话的余地。  当她回到学校里的时候,庆典大会已接近尾声,看来,她不用承担逃课的罪名,松了口气,她在心里为自己感到庆幸。  庆典大会的结束,也就预示着放学。  校园的林荫小道特美,落叶徐徐飘零,木兰的花香曦人心脾。  曾几何时?你我都幻想过,能和自己的死党手牵手着散步在小道上,手里,或者是可以捧上几本书。  那种幻想,是对青春一种悠闲的期待。时光匆匆,在我们还没学会珍惜与细细品味之前,却早已远去。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