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七十九章水性杨花的女人

第七十九章水性杨花的女人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115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3:31
    慕歌轻轻的闭上了眼眸,她和李飞飞的手,早就被人紧紧的拽于身后,根本就动弹不得。。  如果老天爷执意要她在此结束自己的人生之旅,挣扎也挣扎过了,那不就是只剩下顺从了吗?  她唯一放不下的,便是自己的母亲。  但想想,不是还有左溢吗?兴许,她这么一死,便也就解了他心中的恨,兴许,他会好好的善待自己的母亲也说不定。  活着,对她来说,其实真的很累。  或许死,说不定就是她最好的解脱与归宿。  木籽易,杨子皓,你们一定要幸福,如果我到了天堂,一定会为你们祈祷。  随即,关于左溢某张如沐春风的笑脸,开始在慕歌的脑海里重映。  什么时候?她能再见左溢,笑得如此蛊惑人心。  想着左溢的那双蓝眼,慕歌的心,猛地漏跳了半拍。  从她与左溢四目相对的第一眼,她便为那双蓝眼着了魂。  “不要啊!”  一声尖叫,划破了苍穹,李飞飞泪流满面,她真的舍不得看自己好友的脸上,鲜血淋淋。  刀,只是轻轻的与她的脸擦身而过。  小小的碰触,并未划出伤口来。  “啊……”  这一声尖叫,是发自阿音之口,原本拿着刀,准备重重的往慕歌脸上划下去的她,突然被人一脚踹开。  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的阿音,便已经被踹出了几米远。  猛然睁开自己的眼眸,看着近在咫尺,千年寒冰似的俊脸,慕歌第一次感到,这张脸,是如此的亲切可人。  落入温暖的怀抱,她离开了地面,被拦腰抱起。  很有默契的,闵俊泰也把伤痕累累的李飞飞拦腰抱起,他对此时怀中的人儿,总有一股莫名其妙的保护欲。  不知为何?当他看见李飞飞受伤时,心会感到了疼。人嘛,有时就是这么莫名其妙。  一直站在旁边,微微低着头,弯着腰的校长,一脸苍白。  左溢脸上的表情,便是无表情,这一般是他,要发火的前兆。  蓝色的眼眸里,所传达出来的是,冷若冰霜的天寒地冻。  让人连瞧都不敢瞧上一眼,但,全身上下便被冻得麻痹。  校长全身上下,开始惊颤得发抖,就连话语,都很难说得完整。  “董……事……长……”  他左大爷可没耐心听校长这样子把话说完,冷漠的打断了校长的话语。  “我不想听到,任何有关于今天这件事的传言,该开除的人马上给我开除。”  话落,在校长还没反应过来时,左溢已经大步流星的离开。  在他怀里的慕歌,竟笑得如木兰花般洁净纯美。  此时的她,很有一股冲动,想拍手叫好,这个正抱着她的男人,真的是帅呆了酷毙了。  她似乎有点记不清,这是第几次,左溢在千钧一发的时刻,救她于危难之中?  其实,或者?要嫁给这样一个男人的感觉,会还不赖。  回到车里,慕歌和李飞飞被安安稳稳的放在了后座上,她们肩并着肩坐在一起。  坐在主驾驶座上的是闵俊泰,副驾驶座上的人是左溢。  刚刚左溢将慕歌从学校抱回到车里的一路上,一句话都没讲。  可见,某男生气了。但,慕歌很直接的漠视掉他的生气,要知道,在场的还有其它二位。  李飞飞把头轻靠在了她的肩膀上,故意压低了声音,只让两人个听得到。  “小慕歌,刚刚看到阿音的刀要划下去的时候,真的快把我吓到晕过去了,幸好,真的是幸好,左溢的及时出现。这回,你真得好好感谢人家才是,不然,估计我们现在,真的是黄泉路上不孤单。”  有点吃力的抬高自己的手,慕歌帮李飞飞整理着额前的刘海。  她笑得很是欣慰,都说了嘛!患难见真情。  “确实,这次多亏了他,放心,我一定会好好的感谢人家滴!不过,话又说回来,你觉得,我该怎么感谢他的好?他那么有钱,什么都不缺。如果换成是别人,我还能说句以身相许,但对他左溢而言,我可早就以身相许啦!”  轻皱了皱眉头,这还真是个让人犯愁的问题。  李飞飞沉默着,想了好半天才帮慕歌想出了个好主意。  她很小声的在慕歌耳旁嘀咕了老半天,才见,慕歌笑得灿烂的轻点了点头,小声的回了一句。  “飞飞,你实在太聪明了,就这么办。”  她的话音刚落,车子便在左家医院门口缓缓停了下来。  车门被闵俊泰很有绅士风度的打开了,李飞飞朝他甜美一笑,听似有点撒娇韵味的说道。  “俊哥哥,我自己能走。”  闵俊泰朝她宠溺的点了点头,并且风度翩翩的朝她伸出手,很快,李飞飞便作出反应,将自己的小手放在了他的大掌之上,动作,是那么的自然而然。  在闵俊泰的搀扶下,两人亲昵的往医院里面步了进去。  看得在他们身后的慕歌有点傻眼,甚至她都开始怀疑,李飞飞这丫的,确定爱上的人是杨子皓,而不是闵俊泰吗?  “女人,你在傻笑什么?还不快点出来,你是不是完全忘记了,我不久前跟你说的事情。”  呃!左溢不久前跟她说的事情? 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,她楚大小姐终于想起来了。  左先生好像跟她说过,放学后会来接她,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,还说,或许,她见了那个人之后,就会明白一些,她一直想知道的答案。  不自觉的,她轻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瓜,笨死了她,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?完全抛之脑后了呢。  “左先生,对不起嘛!这是我的错,我向你道歉,现在天还没黑,去见你说的那个很重要的人,应该还来得及吧!”  浅褐色的眼眸轻眨,慕歌详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,看似一脸的真诚。  她是打从心眼里,想去见见那位重要的人。  蓝眼轻轻眯起,左溢将慕歌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,似笑非笑的说道。  “你确定?要这个样子去。”  脑壳一热,慕歌总算是后知后觉的关心起自己的形象问题来。  头发乱糟糟,衣服脏兮兮就算了,竟然连鞋都失踪了。  两朵红晕嗖的一下飞上她的双颊,她一脸羞涩的看着左溢,抱怨连连的说道。  “都怪你,耍什么潇洒嘛!好啦!现在连鞋都不见了,这地上又那么热,肯定很烫脚。”  她的话音刚落,小脑袋瓜就被人猛敲了一下。  左溢双手环胸,一脸阴沉的说道。  “你在怪我?女人,你好好看看你自己,一天之内都不知道受了几次伤?我觉得,乞丐都比你现在的形象好。”  因为激动,慕歌紧紧的拽住左溢的胳膊,伶牙俐齿的说道。  “左溢,你这话什么意思?说我连乞丐都不如是吧!的确如你所说,我现在这模样,确实连个乞丐都不如,但你怎么不想想?我现在之所以会这样,还不都是拜你所赐。所以,你要对我负责任。”  左溢是耐着xing子,听慕歌将话讲完。  一脸黑沉,嘴角的笑意,带着莫大鄙夷的嘲讽。  “楚小姐,你自己好好想想,如果不是你自己水xing杨花,和别人当街吻吻抱抱的话,会有后来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吗?我为什么要对一个水xing杨花的女人负责?”  脑海里一转悠,她的目地,似乎有达到的可能xing。  她一脸的笑靥如花,不紧不慢的说道。  “对啊!我就是水xing杨花的女人,随随便便的就可以跟一个男人当街吻吻抱抱,你确实没有任何理由需要对我这样的一个女人负责。我不要你负责,只要你让杨医生帮我妈动手术就好。”  心里有一把火在燃烧,使左溢整颗心都被堵得慌。  忆起慕歌和木籽易照片上的唯美画面,他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,莫名的怒火再次猛烈的燃向他。  他得承认自己,是个占有欲很强烈的男人。  她楚慕歌是他左溢的女人,他便不允许其它男人再碰,那怕只是个小指头,都不行。  “如果我们婚约取消,自然而然,我绝不会让杨子皓帮你妈动手术。”  他的声音,跟他脸上的表情同步,都是那般的漠然,宛若是在问候着一句,你吃饭了吗?  看着左溢即将要离开,慕歌什么都不顾的猛然下了车,脚底与大地亲密接触的温度,滚烫火辣,让她不自觉的上演了一幕金鸡独立。  她紧紧的拽着左溢的胳膊,心里充满着万般的恐慌与难过,她就是左溢手中的一颗颗很小很小的棋子,左溢叫她往东,她绝不能往西,不然,她的反抗,往往换来的是更加卑微,更加没自尊的祈求。  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了,她真的不该,再有别的奢求。  乖乖的等着做他左溢的新娘,然后很快,她便能看见自己的母亲,健健康康的陪在自己身旁,那,才是她渴望的幸福。  有母亲,她便会有家。  她笑了,笑里有悲楚,还多了一抹释然,她将自己的声音压得很低很低。  “不要生气吗?我会做最乖的新娘,请你一定要让杨医生帮我妈咪动手术,真的,我会乖乖的。”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