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八十三章第一次如此温柔

第八十三章第一次如此温柔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100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3:33
    慕歌用脚趾头想都知道,一双用琉璃做的鞋,价格肯定不菲。。  不自觉的,她伸手抱住了左溢。  慕歌让自己依靠在左溢的怀里,宛若,抱着左溢,对她而言,就是在拥抱着整个世界。  突如其来的拥抱,让左溢不自觉的轻轻一颤。  身上柔软的温度,让他感到了暖。  原本两颗冰冷的心,宛若在刹那间被感化,风霍火热了起来。  “溢哥哥,谢谢你帮我上药,还有你送我的鞋,我很喜欢。”  不知不觉的,左溢伸出自己的双手,环上慕歌纤细的柳腰。  此时此刻,他让自己暂时忘却了万千的纠结与惆怅,他由着自己的心,想怎么做就怎么做?  轻轻的拉开了自己与慕歌的距离,微微低下头,他的薄荷唇,吻向了慕歌的玫瑰红唇。  柔柔的,软软的,那种感觉,宛若棉花糖在口里,慢慢的融化,甜甜的。  第一次,他倾于慕歌的吻,不再是那么的霸道专横。  吻,逐渐被加深,男人厚实的舌,与女子小巧的舌缠绕在一起。  全心全意的吻,多了几分忘我,多了几分含情脉脉,多了几分燃起的激情。  两朵红晕早已飞上慕歌的双颊,随即,全身上下都开始绽放出炽热感。  呼吸困难,有些要晕阙的慕歌,却陶醉至极,第一次,她觉得左溢的吻带着魔力,让自已不舍将他推开。只想,让这个吻更加的深入。  第一次,左溢真真切切的感受到,吻里面有玫瑰的芬芳,可以让他甚为着迷。  第一次,他有了一股冲动,他想将慕歌揉进自己的身躯里,分分秒秒不分离。  第一次,他甚至联想到了地久天长,还有那两个字,永远!  左溢轻轻的放开慕歌,第一次,这个吻结束于温柔。  看着慕歌满脸通红,像个熟透的红苹果。属于男人的**都市,再度膨胀,左溢真的很想,在下一秒钟便要了慕歌。  可惜,时间不允许,某个最重要的人物,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迟到。  他左溢如此在乎的人,当然是属于重要人物啰!  微微低下头,慕歌大口大口的呼吸着,看来,人在生病时,真的很脆弱,然后,便很容易出现胡思乱想,她用手轻捏了捏自己的胳膊,会疼。  她真的有点难以相信,刚刚那个吻,竟然是真的,而不是,她在做梦。  轻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瓜,左溢这个恶魔,怎么可能那么温柔的吻她?一定是她病得太厉害,出现幻觉了。  片刻后,待红晕稍微褪去,心绪逐渐平静下来时,慕歌才缓缓的抬起头,与左溢的蓝眼四目相视,吞吞吐吐的说道。  “那个……我不是在做梦吧?那个……我受的都是皮外伤,应该……没有发烧吧?”  不知何时?左溢的蓝眼又开始冷若冰霜,刚刚的柔情早已无影无踪,难怪?她会怀疑刚刚的那个吻,只是一个梦境,或者是她病入膏肓,思想胡乱,不正常了。  左溢的答话,让慕歌的心,轻颤了一下,随即,溢满的更多是失望。  “你就把它当成一个梦,而发烧的人是我。走吧!你梳妆打扮还需要时间。”  左溢没有牵着慕歌的手一起走,只是劲自的往病房外面走去,就连等她的意思都没有。  慕歌双手环胸,大拇指和食指越发用力的掐着自己的胳膊。  痛,很痛,一直痛到她忘记什么是痛?只是麻麻的,似乎失去了知觉。  原来,只是一个梦,仅仅只是一个梦而已。  突然,慕歌很想大声的骂自己,很是jian。如此的理不清自己的思绪,明明知晓,不该对左溢,有任何关于交易外的东西。  却,只是一个小小的吻,就能让她失去平静,忘了自我。  慕歌还真是个自虐狂,竟把自己的胳膊都掐得红肿了起来。轻叹了叹气,再怎么纠结?还不是照样得把生活过好,事已至此,她只能让自己,走一步算一步,俗话不是说了吗?船到桥头自然直。  抬头挺胸,慕歌坚定的迈出步伐,往病房外面走去,她心中一直谨记着,某男很没有耐心,千万不要让他久等的好。  身上擦过药的伤,已经减少了几分的疼痛,在左家医院里治疗,就是有这方面的好处,所用的药,都是数一数二的好。  一走出门口,慕歌便看见左溢的车,稳稳当当的停在那里,就在她要走到车子旁边时,左溢从车上走了下来,特意为她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。  皎洁的月光,把男人的身影,拉得修长。  慕歌并没有立即往车里坐了进去,有些许艰难的抬高头,她努力找寻到左溢的那双蓝眼,硬生生的与其四目相视。  微启玫瑰红唇,她声音沙哑的说道,  “没想到,左先生这么放不开,不就是个激情的热吻吗?多少有些陶醉也是属于正常的。没必要硬是把它说成是个梦境,也别咒自己发烧。”  轻声一笑,一脸的嘲讽,慕歌继续说道。  “很多时候,很多事情,你越强bi自己不去想,就越偏要往那个方面想。左先生,请你放松自己,别自欺欺人,好吗?”  话落,慕歌便果断的往车里面钻了进去,她现在可是清楚记得很,等会,左溢要带她去见很重要的人。  两人都坐在了车里,左溢的大掌紧握住了方向盘,冷声一笑,笑里隐含着无比的嘲讽。  “对,就是一个激情的热吻而已,根本就什么都不是,所以,我才让你把它当成是一个梦境,而我自己,当然是因为发烧了,才会那样吻你。”  左溢话语里的意思,慕歌听明白了。不就是在说,自己不配得到他那般的激情热吻吗?但何必如此自欺欺人,说这什么?发烧了才会如此吻她。  他左溢,明明就是清醒得很,不是吗?  满脸的鄙夷,她恶狠狠的瞪着左溢说道。  “左溢,你不是男人,自己做过的事情都不敢承认,吻了就是吻了,激情了就是激情了。何必如此自欺欺人?歌里都有唱,都是月亮惹得祸,那样的夜色太美你太温柔,才会在刹那之间,只想和你一起到白头……”  慕歌还真的小声哼唱了出来,且逐渐唱得陶醉。  车子开始在路上疾速驰奔,左溢很有绅士风度的没打断她的歌声,其实,慕歌唱歌的确蛮好听的。  是灯光太柔太过温暖,是窗外的夜色太美,是空气里带着茉莉的芬芳,所以,他才会情不自禁的,吻得激情吗?  看来,很多时候,浪漫的氛围真的很重要,能直接诱发我们做出本不该做的事情来。  在红绿灯路口,歌声也缓缓的停止了下来。  轻吐了吐舌头,慕歌一脸的尴尬,她这是怎么啦?竟然唱起了歌来,而且,还唱得挺嗨的。  淡漠的声音,在她耳旁悄然响起。  “唱得不错,不是月色温柔,是你温柔。女人的温柔太恐怖了,我该承认,自己是个经不起诱惑的男人。所以,你下次再如此诱惑我,我想,我还是会再赏你一个激情的热吻。”  听完他的话,胸口处汹汹的怒火,直接火冒三丈,慕歌握紧自己的粉拳,便往左溢的肩膀上砸了过去。  呜呜呜……砸过去的下场便是,她的粉拳又被反弹了回来,疼痛得紧。  胸口烦闷得很,不替自己好好出口恶气,对不起的是她自己。  双手cha腰,慕歌很是激情亢奋,噼里啪啦的说道。  “对,我就是故意要勾引你的,我就是很想知道,对你而言,我到底有没有魅力?哼,没想到,左总裁你也不过如此,我手指头轻轻一勾,你就着了道,男人,还真都是下半身的动物,都是禽兽,且还比女人更喜欢撒谎,没一个好东西。”  说得真溜,左溢都想给慕歌鼓掌了。  红灯停,绿灯行,他重新发动了车子,只是淡淡的,漠漠然的,回了慕歌一句。  “那总比,禽兽不如的好。”  好吧!她已经崩溃了,谁让她倒霉,摊上这么个极品男人,她不能生气,生气就会变老,要知道,年轻是她现在最大的本钱。  摇下了车窗,慕歌大口大口的呼吸着,她得让自己好好的顺顺气,不然气死了,真的是自己活该。  她要冷静理智,她一定得保持平静,这样,她才能把左溢击败。  气顺了,自然而然,心情也平和了下来,随即,脑袋瓜也清醒了。  难怪?别人都说,情商比智商更重要。  欠身微微转过头,浅褐色的眼眸里,无波无澜,她脸上的笑颜,娇美如花。  轻启玫瑰红唇,不自觉间,多了一抹沫性感。  “左先生,我能问你个小小的问题吗?”  从车镜中,其实,左溢把慕歌这些微妙的动作都尽收眼底。  继续认真专注的开着车,左溢简短的答话,轻而易举的,让慕歌心口处的汹汹大火再次燃起。  “别太温柔,有什么问题直接问便可。”  轻抚着自己幼小的心灵,娇美如花的笑颜早已凝固,换上一脸的横眉瞪眼,慕歌没好气的问道。  “你以前交过女朋友吗?”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