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八十四章左溢,你要不要脸啊?

第八十四章左溢,你要不要脸啊?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123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3:33
    女朋友?当左溢听到这个字眼的时候,竟轻声笑了出来。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。这个字眼对他来说,真的很逗。  见他这么副模样,慕歌是看在他正在开车的份上,才没有将他猛扁一番。  你们说说看,她问这个问题有什么好笑的?  为什么她身旁的这个男人?竟笑得不亦乐乎。  实在受不了了,慕歌提高了音量,大声呵斥道。  “笑什么笑?这个问题有什么好笑的?左溢,你是不是瞬间脑子里那根筋没有安好啊?郁闷。”  这次,左溢很听话的,收敛住了笑颜,竟反问了她一句。  “你现在算是我的女朋友吗?”  呃!慕歌真的有种要直接晕阙过去的冲动,这男人,是不是当真有哪根筋没有安好啊?  不会是,左溢真的没交过女朋友吧!  脑海里一忽闪过这样的念头,她立马作出了否定的架势。  怎么可能?左溢肯定是在耍她,故意逗着她玩。  慕歌双手环胸,故作一脸的平静,不紧不慢的说道。  “左先生,我想你当真是发烧了,两年前,你让我做你的情人,现在竟然又问我,算不算是你的女朋友?你如此的问话,真的让我,很想把你送去青山医院耶!”  哟西!这个男人,真的有问题,估计已到达神经错乱的地步。  他竟然,用一脸憨厚的表情看着她,有点傻乎乎的说道。  “那我没有交过女朋友。”  刚好又是一个红绿灯路口,慕歌毫不犹豫的,直接将自己的包包往左溢身上砸了过去。  很不幸的,包包被某人动作利落的接住,以证明,她的奸计全然没有得逞。  倒吸了口气,既然用武力解决不了,那她就只好斯文一点啰!  反正今晚,左溢不正常,那她肯定,也正常不到那里去?  竟然已经疯了,那何不尽兴点呢?  她伸出食指,很大胆的指向左溢,怒火冲天的说道。  “左溢,你要不要脸啊?竟然说自己没交过女朋友。那云青杨算什么?言玲儿又算什么?哦!对了,今晚还冒出一个王果果,她又算什么?”  左溢拍开了她的手,对于她的问话,一脸认真严肃的答道。  “云青杨是我的恩人,玲儿是我曾经的邻居,王果果是我的秘书,你是我的情人,难道?你不是最能与女朋友这个字眼,扯上关系吗?”  听完左溢的话语,慕歌的心里,开始五味杂全的翻滚着。  她该想,这个男人,原来也有可爱单纯的一面吗?  试问一下,有谁见过,可爱单纯的恶魔吗?  抬头,她满眼清逸的望向左溢的蓝眼,试图在他的蓝眼里找寻到一丝丝关于真相的轨迹,可惜,是某人隐藏得过于深,蓝眼里倾诉着的除了冷漠,什么都没有?  慕歌自我嘲讽的笑了笑,话语里,有着失望的韵味。  “左溢,我不是三岁小孩,我真的不明白,为何?你什么事都不愿意告诉我,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初恋,而且,一般都是发生在上学的时候,你又不是长得特丑,我就不相信你没有。”  “干嘛?连这么个小小的问题都不肯诚恳的回答我,我们的关系,就真的有这么糟糕吗?拜托?我真的很想知道,你为何会如此恨我吗?”  左溢轻皱了皱眉头,对于自己今晚的反常,又开始感到纠结。  很快,他便从牙缝里挤出五个字来。  “信不信由你?”  一切又恢复了正常,仍旧是面无表情,眼里仍旧隐含着千年寒窑里的冷若冰霜。  慕歌知道,刚刚所发生的都不是梦,但她,宁愿选择相信,那只是一个美好的梦境,仅此而已。  信不信由她?这算是个什么答复啊?  是不是自己相信了,便就是事实?  轻叹了叹气,问了也是白问?想了也是白想?那她就只能选择,沉默是金咯!  慕歌把视线转向车窗外,望着消纵即逝的风景,心情,倒还真能得到一定的平静。是不是有些奇怪?为什么她不问左溢,我们这是要去那里啊?  或许该说,这便是她相信左溢的一种方式吧?  车里的气氛,和车窗外五颜六色的霓虹灯一样,有点暧昧有点小闪烁。  轻轻的闭上眼眸,慕歌不想刻意的去破坏,这份平静中的浪漫。  十分钟后,车子平稳的停了下来。  睁开眼眸,她的心里,没来由的荡漾起一丝丝的欣喜若狂。  是她上次来的那家美容院,很有可能,等会她就可以见到王艾薇了。  想起和王艾薇的萍水相逢,玫瑰红唇便不知不觉的勾勒而起。  劲自下了车,谁知?她刚迈出步伐,便与迎面走来的左溢撞了个满怀。  “好疼……”  揉着自己被撞疼的脑袋瓜,估计,在不久之后,定会长出小馒头来。  左溢一脸欲哭无泪的用自己的大掌,拉扯下慕歌的小手。  男人认真仔细的查看着她的小脑袋瓜,果真冒出了一个小馒头。  轻皱了皱眉头,他满脸黑线的说道。  “女人,三岁小孩走路都走得比你好,还敢说你的眼眸不是长在屁股上,等会让艾薇帮你擦一下药。”  不等慕歌的回话,左溢便拉起她的手,劲自往美容院里面走了进去。  那动作,那气魄,那架势,还真的不是用一个酷字,或者是一个帅字就可以来表达的。  慕歌听见了自己的心,正猛撞击着胸膛的声音,原来,左溢是关心她的。  很识趣的闭上自己的嘴,话说,这个男人锻炼得未免太健硕了些吧!不就是轻轻的撞了下他的胸膛而已嘛!就还当真长出了个小馒头来。  忍不住的,慕歌偷偷瞄了左溢一眼。忍不住的,她心花怒放,忍不住的,她狂冒星星眼。  这个男人,蛮有安全感的嘛!看着,就是个值得托付终生的人。  可惜,她没有那样的福分,偶然犯一下花痴,她还是能自我原谅下的。  不过,能被左溢这样手牵着手一起走,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?  慕歌想,自己现在能做的,便是好好珍惜,这种她自认为是幸福的幸福。  如果,她真的爱上左溢了?  如果,她拼了命的去爱?  如果,当一切真相解开,她让恨转为爱?  那么,她和左溢,是不是就有白头偕老的可能?  正想得入神,因为有左溢牵着自己的手走,所以,慕歌并未怎么认真专注的看路。  突然,左溢停住了脚步,手稍一用力,慕歌便被他拥入怀里。  突如其来的温暖,让慕歌多了几分愣然。  习惯xing的抬头,她彻底惊呆了,现在挡在自己面前的身影,竟是上午在庆典大会上和她告白的木籽易。  也便是,她刚刚差点就要撞上的人。  印象中,这应该还是左溢和木籽易第一次在有她的场合,面对面碰头。  其实,最诧异的人莫过于木籽易,在他心目中,慕歌一直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,纯洁清逸。  可现在,他所看到的,却是慕歌那么明目张胆的依偎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。  木籽易对左溢其实并不陌生,他现在还是左家集团旗下,一些产品的广告代言人。  他时常会看到关于左溢的一些杂志,挺佩服左溢的努力,以至有今天的这些成就。  只是他没想到,他一心一意喜欢的女子,竟然会和左溢这样的男人扯上关系。  艰难的启了启唇,木籽易满口苦涩的说道。  “小慕歌,你和他?是什么关系?”  轻皱了皱眉头,看来她每天都很倒霉,哎!老天爷怎么就这么喜欢和她开玩笑呢?  玫瑰红唇轻轻扬起,慕歌笑得一脸的恬静,其实,连她自己也糊涂了,现在,她也不知道,她和左溢是什么关系?  她肯定不能说,她是左溢的情人吧!当然,更不可能说她是左溢的未婚妻,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,谁都不知道在下一秒钟,他左大爷又会有什么突发奇想。  看见她的为难,木籽易以为自己还是很有的希望,以为,事实并不是他现在所见到的那样子。  就在慕歌准备用搪塞的方式,然后逃之夭夭时,他左大爷开口了。  “我是他的未婚夫,很碰巧,我们现在赶时间,以后有机会,再请木先生吃饭。当然,也很欢迎木先生,到时来参加我们的婚礼。”  未婚夫?婚礼?  这些都恶狠狠的给了木籽易当头一棒,让他现在着实的明白,什么是惊天霹雳的感觉?他无法接受,自己心心念念喜欢了这么久的女子,其实是早已有婚约在身。而且,新郎还是像左溢这样的男子。  左溢对女子的狠心,他早有耳闻,他知道的,慕歌一定有自己的苦衷。他要帮慕歌,阻止这场婚礼成为事实。  话落,不等木籽易的回话,左溢便迈出步伐,拥着怀中的人儿离开。  深呼吸着,慕歌始终保持沉默,她觉得,现在的离开是件好事,道出不久后可能发生的事实,让木籽易彻底死心,更是件好事。  她很顺从的被左溢拥着离开,眼眸里的视线,并未在木籽易身上停留片刻。  明明,他们已经走出了几步远,但,木籽易还是追了上来,而且,竟还紧紧的拽着慕歌的手不放。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