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八十五章都春光乍泄了哟

第八十五章都春光乍泄了哟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125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3:33
    这是慕歌最不愿意看到的场景,本来是可以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但现在,却是小事化大,希望接下来的场面,她能控制得了。  慕歌并没有急着要挣脱出自己的手,而是抬头,满脸淡漠的看着木籽易,不急不躁的问道。  “学长,还有事吗?有点遗憾,现在身上没带结婚请柬,不然,肯定给学长你发一张。”  木籽易听到了自己的心,碎了的声音。他仍旧继续紧紧的拽着慕歌的手,就是不想放开。有谁能告诉他,这到底是怎么了?  她楚慕歌,是他木籽易第一个付出真心,爱得彻底的女子,他一直在努力,难道老天爷没看到吗?  怎么突然的?就冒出了个未婚夫,还说要给他发结婚请柬。  他接受不了,也不想接受,那怕这很快就会演变为事实?  声音开始变得沙哑,木籽易满眼的深情款款,满脸的坚信执著。  “小慕歌,给我个机会,让我来好好爱你,照顾你一辈子,好不好?”  呃,听完这话,慕歌一脸的尴尬,要知道,左溢现在就站在她身后,而她绝不能,把这个男人惹生气了,不然,她接下来的日子,就算只是想想,都会觉得惨不忍睹。  她想从木籽易的手中挣脱出自己的手,但没想到,她越挣扎,木籽易便把捏得更紧。她知道,木籽易是真心爱自己的,因此,才会是她最不想伤害到的人。  停止了挣扎,她轻轻的靠在左溢的怀里,满脸笑靥如花的说道。  “学长好幽默哦!这么喜欢开玩笑。我当然给不了学长你这样的机会啦!溢才是我爱的人,希望学长能祝福学妹我,幸福美满。”  慕歌边说,心里边在滴着血,她知道,自己的这些话对于木籽易来说,真的很残忍。但,长痛不如短痛,她是不可能和木籽易走在一起的。  那么,她现在能做的,便是让自己狠下心,再更加的狠下心,说最伤人的话,让木籽易死心,去追求真正属于他的幸福。慕歌不介意,让木籽易恨自己。  心情最悠闲的莫过于左溢,他觉得,可不是时常都会有如此精彩的戏剧,可以免费现场直播给他看。当然,必要时,他还是会参与到里面去,混个配角当当。  就是,木籽易握着慕歌的手,让左溢很想砍下来,不过,他会忍着,让一个男人的心痛得歇斯底里,比砍下他的手,要来的更残忍些。  一脸的黯淡,满眼的空洞,木籽易真的很爱很爱慕歌,从他见到慕歌的第一眼起,便魂萦梦牵,无法忘怀。  他真的不相信,慕歌爱的是她身旁那个叫左溢的男人。  不,他不会放弃的,关乎一生的幸福,从来都不是唾手可得。  他望着慕歌,炽热的目光把慕歌的视线,bi得无处可逃,四目相对,他眼里的哀伤,让慕歌本就软弱的心灵,更加脆弱得一步步向崩溃凑近。  木籽易放下了自己的尊严,属于一个男人的尊严,在他的话语里,听出了祈求的味道。  “小慕歌,先别结婚好不好?我们都还年轻,婚姻不是儿戏,再多给自己一些时间,好好的挑选关乎自己一生的伴侣,好不好?小慕歌。”  小慕歌?好深情的字眼,可惜,这世间真的有太多的无奈,很多事情,并不是她想就能做的。  是,她还年轻,是,婚姻不是儿戏,是,她该对给自己一些时间,去好好的挑选关乎一生的伴侣。  慕歌也很想这么做,可关键是,老天爷不给她这样的机会。早早的就在她身旁安cha了一个大恶魔,往后,又时不时的?派些天使来扰乱她的心绪,让她纠结万分,惆怅至极。  但她除了接受,除了让自己的心,痛了再痛,还能怎么办?  使劲全身力气,她甩开了木籽易的手,一脸鄙夷,嘲讽着说道。  “学长,请你自重,我当然知道,婚姻不是儿戏。是,我们都还年轻,所以,我们的爱才更加的纯真无杂质,不是吗?”  “要知道,一个人能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,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?既然我很荣幸遇上了,我又不傻,当然得好好把握住。然而,婚姻便是爱情最好的保障。学长,我们还赶时间,先走一步。”  木籽易还是舍不得就这样放开慕歌的手,他真的开始怕了,怕这次的放手,便真的是一辈子。  猛然伸出手,慕籽易还想再一次去握住慕歌的手。爱到深处的人,都有一颗卑微的心,都很努力,想再为自己的爱情做多,那怕只是很小很小的事情。  但此次,是左溢拥着慕歌往后退了一步,让木籽易,没有再次紧握住慕歌的手。  左溢的蓝眼,泛着冷冽的光芒,薄荷唇的嘴角虽带着笑意,但冷漠的话语,却让人瞬间被寒气紧紧包围。  “木先生,我未婚妻已将话说得很清楚了,请你自重,如果你刻意要拉拉扯扯,那可别怪我,得麻烦保安过来一趟了。”  话落,是慕歌拉着左溢劲自离开,她真的不想,把事情闹大。  在爱情里,不所难免的,总会有人受伤害,那么,她能做的,便是把伤害降到最低点。  看着渐行渐远的背影,木籽易才发现,他的心,已痛到让自己无法呼吸。  他的脚,乃至他全身,都被定格住了,全然失去知觉,动弹不得。  原来,还有一种心痛,叫做麻痹全身。  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,这才让木籽易,从与世隔绝中,稍微找到点,还存活在人世间的气息。  “木木,我就说我们该去喝一杯嘛!你还不相信。”  木籽易的视线,仍旧停留在慕歌消失的那个转角。  谁都不会明白,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,依偎在别的男人怀里,那种至深至痛的撕裂感。  看着如此伤心欲绝的好友,刚刚说话的人儿,故意走到木籽易的面前,踮起脚尖,挡住了他的视线。  片刻过后,木籽易叹了叹气,总算是收回了自己的视线,对自己眼前的人儿说道。  “好吧!果果,我们去喝一杯。我想,此时此刻,只有不醉不归,才能让我的心,稍微不痛些。”  其实,王果果的心,又何尝不痛?早知道,她就不该让木籽易,陪着她绕回来美容院拿遗留下的手机。  或许,就不会碰上慕歌和左溢,那样子,心就不会这么快,便如此这般的痛。  王果果亲昵的挽住木籽易的胳膊,并从包包里掏出墨镜,帮他戴上,公众人物嘛!就是麻烦。  脸上的笑颜,又发挥了她常有的特xing,那般甜如蜜,她在木籽易耳边低喃道。  “木木,你那么爱楚慕歌,我又这么爱溢,我觉得,我们该好好合作,去得到我们自己爱的人,包括他们的心,你说对吗?”  思衬了片刻,木籽易竟轻轻的点了点头,随即,便和王果果离开。  在电梯里,慕歌和左溢都没有说话,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。  慕歌没想到,左溢竟能如此沉得住气,看来,在这两年里,他逐渐学会了不少的绅士风度与风度翩翩。  再者,左溢的身上还保留着了几分混在黑涩会里才有的刚毅之气,难怪?会让自己越来越对他魂萦梦绕。  左溢没有看着慕歌,而是把目光投向电梯紧闭着的那扇门。  天知道,他刚刚有多么想冲上去将木籽易恶狠狠的揍一顿,尤其是在木籽易紧拽着慕歌的手不放时。  不过,最后他还是强忍了下来,在大庭广众下,稍微顾忌一下形象,还是要的,怎么说?他现在是个总裁,而不是个黑涩会的流氓痞子。  电梯的大门缓缓敞开,慕歌和左溢,真的一句话都没说。  各走各的,左溢没有霸道的牵着慕歌的手,而慕歌更没有亲昵的去挽住左溢的胳膊。  步入高档的美容室里,慕歌只一眼,便看见了王艾薇性感撩人的坐在沙发上,悠然自在的喝着咖啡。  这丫的,实在太懂得享受生活了,怎能不让她羡慕嫉妒恨呢?  “王小姐,难道你没发现自己,都春光乍泄了哟?连我这个同为女子的人,看了,都觉得春心荡漾啊!”  缓缓的放下手中的咖啡杯,王艾薇并没有改变坐姿,只是,抬起头来看着慕歌和左溢。  “还真是稀客啊两位,其实,我的目地就是为了让你身后的那个男人,春心荡漾。哎,就是可惜,那怕我身上不着一物的站在他面前,他也无动于衷,因此,我忍不住的开始怀疑,你身后的那个男人到底是不是男人?”  王艾薇边说,边用性感的媚眼往左溢身上转悠着,还祥装出一副大灰狼见到小绵羊的色迷迷模样。  左溢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,他的眼神撇向慕歌,轻启薄荷唇,淡漠的说道。  “这个问题嘛?她可以给你更好更全面的答复。”  话落,王艾薇很是艰难的强忍住笑,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。  来到慕歌跟前,亲昵的挽住慕歌的胳膊,笑得暧昧的说道。  “小慕歌,快点老实招来,你身后的这个男人,是不是真男人?”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