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八十九章真不要脸的女人

第八十九章真不要脸的女人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144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3:35
    左溢随慕歌也停住了脚步,看慕歌,望着手中的红色木槿失了神。  星光点点的夜空下,轻轻勾起玫瑰红唇的莫歌,在此时的左溢眼中,竟美得就如同荷花池里的荷花仙子,出淤泥而不染,清纯中有着几分娇媚。  让人,那怕是远远的望着,也会打从心里感到舒适。  在左溢的心里,竟溢起了几分不舍,不舍去扰乱眼前的这幅美景。  他站在慕歌身旁,保持着他常有的沉默。  是内心深处的五味杂全,让慕歌情不自禁的发出了某些感慨。  听似在自言自语,又似在讲给左溢听,在这少有的幽静中,慕歌的声音,听起来清脆悦耳,能让人不自觉的全神贯注去听她诉说。  “总觉得,红色木槿要比红色玫瑰更讨人喜欢,或许,红色木槿代表不了热情如火的爱情,但我觉得,它代表的是一种平凡却不失火红的天长地久恋情。”  缓慢的蹲下身,慕歌把手中的那朵红色木槿,轻轻的放在木槿树下,她只是单纯的想让这朵木槿花,拥有一番最美的凋零。  起身,她轻轻的挽住左溢的胳膊,浅褐色的眼眸与他的蓝眼相视,一脸淡然的笑颜,从容温和的说道。  “你呢?喜欢什么花?”  浅褐色的眼眸中,飘逸着,流光溢彩的好奇光芒,她在期待着,左溢的答案。  低下头,左溢看着慕歌的蓝眼里,竟有异样的光芒在闪烁,就在这一瞬间,他宛若感觉到了,慕歌所说的那种,平凡却不失火红的天长地久恋情。  “我喜欢梨花,走吧!”  梨花?慕歌没想到,左溢竟然喜欢的是梨花。她本以为,左溢喜欢的应该会是如暗夜魔鬼般的黑色妖姬。  这个答案,真是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。  想想,那么纯白的梨花,她真的很难,把它与眼前这个恶魔联想在一起。  慕歌一脸恬静的挽着左溢的手,往度假村的餐厅里走了进去。  你相信吗?此时的慕歌,竟觉得有左溢在自己身旁,就什么都不怕了。  度假村里的餐厅,着实别有一番模样。  有小溪里的潺潺流水,有日本小岛里的樱花,还有葡萄架下的秋千,那么像,童话故事里的城堡。 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?会约她来这种地方见面。  慕歌仍挽着左溢的胳膊不放,走着走着,当她还没从童话的世界里走出来时,左溢便拉着她,一起停住了脚步。  愣了数秒后,慕歌才恍过神来,看着眼前,一个戴着黑色墨镜的中年妇女,年纪该有她母亲那般大小了吧!她与中年妇女虽隔着一步之遥,但中年妇女身上,那种威严的气魄,却已经遮蔽了她的整个身心。  这个中年妇女,如果她没猜错的话,应该就是左溢的母亲唐雅尧吧!  传言,左溢的母亲唐雅尧患有精神病,喜欢在午夜梦回的时候,起来尖叫与痛哭。  轻打了个冷颤,索xing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得了。慕歌很不明白,这左溢的母亲晚上戴个墨镜干嘛?  难道?是黑涩会中的一份子。  好奇心的驱使下,她又把目光投放在中年妇女身旁的年轻女子身上。  这一看,便让慕歌的心漏跳了半拍,这女子,不就是左甜吗?  原来,左甜也回国了,只是,一直没在自己面前出现而已。  “这位是我妈,至于左甜,你们两年前就见过了,就不用我再做介绍了。”  左溢简短的帮她介绍着,慕歌开始纳闷另一个问题,左溢为何没把她介绍给眼前的两个女人认识,难道?左溢的母亲也早就知道她的存在。  收起自己的万千思绪,她一脸笑颜如花,对着唐雅尧和左甜说道  “伯母,你好,我是慕歌。”  左甜轻撇了慕歌一眼后,满脸嘲讽的说道。  “楚小姐,你看你,要身材没身材,要相貌没相貌,要家势没家势,所以,请你记住,能让你嫁进我们左家家,是你上上辈子修来的福分。还有,我年龄比你还稍微大些,因此,在往后我们相处的日子里,我势必不会称呼你一声嫂子,希望你不要有任何的意见,早点习惯才好。”  什么?说她,要身材没身材,要相貌没相貌,要家势没家势?  两年后的左甜,还是跟两年前一样的针对着自己。只是,慕歌不明白,左甜为何会同意左溢娶她,兴许是觉得她嫁给左溢后,木籽易就会是她左甜的吧?  可见,她这位未来的小姑子是在给她下马威?还说什么?她能嫁进她们左家,是她上上辈子修来的福分,最后,竟还信誓坦坦的说什么?不会称呼她一声嫂子。  什么跟什么嘛?说得她楚慕歌很想嫁进她们左家似的,如果不是因为,左溢要她嫁给他的当天,才肯帮自己的母亲动手术的话,不然这辈子,她都不会有要嫁给他左溢的念头。  强压住心里的火气,这样的打击对慕歌来说,还算是小菜一碟,不至于会让她失去了理智。  一脸的从容,她淡然的笑着说道。  “每个人看人的眼光都不同,走在大街上,有人会觉得迎面走来的一个女子,特美特漂亮,但有人却会觉得那女子,特虚伪特丑。”  “很不好意思,让左甜你看到我这样的身材和相貌感到不舒服了。俗话说,十年修得同船渡,百年修得共枕眠。能与溢步入婚姻的礼堂,能与伯母,还有左甜你成为一家人,当然是我上上辈子修来的福分。”  “往后相处的日子里,竟然左甜你不愿称呼我一声嫂子,那我们就互称呼对方的名字好了,那样可能更显亲切。”  她的这番答话,既为自己讨回了公道,却又不失礼仪。  不自觉的,左溢对她投去了赞赏的目光,并拉着她往椅子上坐了下去。  左甜脸上的温度,直接降到了零下。她没想到,两年不见,慕歌竟还是如此的伶牙俐齿。  轻哼一声,左甜双手环胸,满脸鄙夷的说道。  “别跟我打话语里的哑谜,楚小姐,我只是想提醒你,乌鸦飞上枝头当凤凰可不是件容易的事。我跟楚小姐你,一点都不熟,亲切这个词语,不会在我跟你之间扯上任何的关系。”  “听说,楚小姐的父亲出车祸死了,而母亲,还躺在我们左家医院里等着做手术,对吗?”  轻点了点头,慕歌稍微提高了下音量,答道。  “是,你说的这些都是事实。”  一声狂傲的冷笑,左甜满脸的厌恶,她嚣张的说道。  “楚小姐,你知道吗?帮你母亲动手术的这笔费用,叠起来比你的整个人都高了。要知道,这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,更不会平白无故的掉下馅饼来,也没有不劳而获这回事。”  “所以,我和妈咪商量后决定,自楚小姐你嫁到我家后,家里全部的家务活便都由你来承包了。楚小姐,这点没意见吧?”  浅褐色的眼瞳不断放大,纳尼,她嫁过去后,所有的家务活都得由她承包了?  这话语听起来,似乎很是糟糕哦!要知道,有钱人家的屋子大,家务活当然更是多之又多。让她一个人全包了,岂不是要干到天亮还干不完。她才不要做个受尽委屈和虐待的小媳妇呢?  不行,想想都觉得悲催的生活,得乘现在还没有真正发生,赶紧的阻止了。  自然而然的,她把目光投向身旁的左溢,她只是希望,左溢能开口替她说说话,不管说后的结果如何?那都不重要,只要左溢肯开口,替她说句好话就行了。  可左溢,只顾着将食物优雅的投放于自己的口中,看似,压根就没有要开口说话的任何迹象。  慕歌双手紧握着粉拳,指甲已经在她的手掌心里,刻印出一个个尤如月牙般形状的弧形来。  沉默的气氛笼罩着她们,很容易,便让人落入呼吸困难的状态中。  思衬了良久,她才勉勉强强的浅笑着说道。  “结婚后,我还是想把我的学业完成,可能时间会不够充足,但家务活我一定会帮忙干的。”  左甜听完她的话可不乐意了,原本的面无表情瞬间转化为满脸的阴沉,她轻拍了下桌子,颇为激动的说道。  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你嫁到我家来,把家务活做好本来就是你的分内之事,还说什么帮忙?别忘了你自己现在有几斤几两,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千金大小姐似的,真不要脸的女人。”  浅褐色的眼眸里开始蒙上一层水雾,她怎么就不要脸了?她楚慕歌是要嫁到她们左家去,但她并不是要去做保姆的啊!  凭什么?  凭什么就要让左甜骂自己是不要脸的女人。  片刻后,慕歌将自己的视线转移到,她正对面的唐雅尧身上。  这位,她未来的婆婆,正在优雅雍容的喝着汤,一脸面无表情,似乎,暂时没有要cha话的意思。  现在的慕歌,真有股冲动,特想把身旁的左溢,恶狠狠的踩到地上,再恶狠狠的爆踢一顿。  怎么说?也是左溢把她带到这里来的。  怎么说?她对面两个女人好歹也是他左溢的家人。  怎么说?在如此尴尬的困境下,帮她解一下围也是应该的吧!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