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九十章做过几次修复手术了?

第九十章做过几次修复手术了?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098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3:35
    慕歌觉得自己,快要被委屈所掩盖,然后,她会被气爆,最后,毫无理智的爆发出来。。  她叫楚慕歌,并不是叫任人宰割啊!  这婚都没结呢?这小姑子就如此待她,那等结婚以后,天啊!她只是想想,便觉得自己会死无葬身之地。  给她下马威是吧!千万别以为,她看起来老实就好欺负。  对她拍桌子是吧!她是斯文人,这点,不跟没素质的人计较。  玫瑰红唇往上勾勒起了25度,慕歌笑得恬静,却不失甜美。  她说话的语气,不紧不慢,故意要让对方,一字一顿的听得清楚明白。  “左甜,对,我嫁到你们家去,把家务活干好是我的分内之事,我会尽力,那你呢?,你也是家里的一份子,难道?把家里的家务活干好就不是你的分内之事吗?”  “不好意思,由于我现在还没和溢真的结婚了,所以,口误上的失误,用了帮忙这个字眼,请你见谅。”  “当然,我自己有几斤几两,我自己清楚得很,我全然没有将自己归纳到,和左甜你一样的千金大小姐圈子内。不过,我真的很想问左甜你,为什么说我不要脸,我究竟那里不要脸了?”  这番答话,不仅震撼到了左甜,也震撼到了左溢和唐雅尧。  其实,左溢早就知道,三个女人一见面,一场口水之战是必然的。  他是个男人,还是不要参与进去为妙。因此,他是抱着一种看免费好戏的心态。  他越来越发现,这场好戏,要比他想象中,来得更加的精彩些,至少,慕歌的表现,有点偏离了自己,意料之中的轨迹。  绿了,左甜听完慕歌的话后,整张脸都绿了。  这个女人,竟然敢比她还嚣张,两年前便是如此,两年后还是如此,如果她不好好的给她楚慕歌一个下马威的话,岂不是连她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。  深呼吸,左甜决定拿出自己百分之五十的实力,来对慕歌进行反击。  满脸狰狞,左甜是用上齿拼命挤着下齿来说话的。  “楚小姐,对,我是家里的一份子,但早晚我都会嫁人,所以,你要从现在,就开始学会一个人承担所有的家务,而不是妄想着,有人会去帮你。”  停顿了一会,轻抿了几口饮料之后,左甜又继续恶狠狠的说道。  “是吗?因为还没嫁过来,就出现了口头上的失误,谅解你一次可以,但绝对不会有下一次的谅解,记住了吗?”  “请楚小姐你,千万别拿自己和我作比较,我丢不起这个脸,也丢不起这个人。很好,问我为什么说你不要脸是不是?那接下来,你可要听清楚了,你为什么是个不要脸的女人?”  “首先,你觉得一个自己要脸的女人,会跑去什么夜总会拍卖自己的初夜吗?吱吱!还初夜呢?像你这种女人,估计还没出幼儿园就被破了身。”  “我真的很好奇,想问楚小姐你一声,做过几次修复手术了?只有我哥傻,竟然把你拍卖了下来,还帮你母亲治病,给你哥付学费和生活费。”  “长话短说,我觉得你最不要脸的地方,就是全身上下明明肮脏得要死,却还总是祥装一幅清纯可爱的模样,你说,你到底丢不丢人啊?”  一脸的呆愣,听完左甜的话后,慕歌觉得自己的心,仿佛被万能胶水粘贴住了,没有了心跳的旋律。  脑海里一片空白,忘记了该如何去思考?  整个喉咙都哽咽住了,明明是有着千言万语,却什么都说不出来。  这左甜,两年不见,倒是有脑子了不少,也变得伶牙俐齿了。  她该怎么办才好?她被未来的小姑子骂得如此难听?去夜总会拍卖自己的初夜是丢脸,但她那不是没有办法了吗?  她需要一大笔钱,但亲戚朋友都帮不上忙,想想当时,她只是个十八岁的花季女孩,除了拍卖自己的初夜,她还能怎么办?  一个根本就不了解她的人,凭什么说她,在幼儿园里就被破了身?  凭什么说她,肮脏得要死?  凭什么说她,是在祥装一幅清纯可爱的模样?  凭什么?要这样对她,她这到底是遭谁惹谁了?  慕歌恼火至极,这实在是太过分了。  握紧了自己的粉拳,慕歌真的很想揍人,很想骂人,可是,最后的一丝丝理智告诉她,绝不能这么做。  往后的日子,对面的这两个女人,很有可能,一个是她的小姑子,一个是她的婆婆。  不到万不得已,还是以和为贵的好,不然,她以后的日子,过起来就难上加难了。  其实,听完左甜刚刚的那番话,左溢是想开口替慕歌解围的,却没想到,在他要开口之际,桌子下的某只脚提醒了他,千万别多嘴。  他小心翼翼的收起了自己的同情心,和那毫不值钱的善良。  不自觉的,他握紧了拳头,因为他的心,又开始硬生生的疼了起来。  屏住了自己的呼吸,左溢的视线,故意不去和慕歌的视线相碰触。此时此刻,有着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,在监督着他,不允许他心软。  心中燃起的恨,也让左溢浇灭了想要帮慕歌的热情如火。  慕歌在心里告诉自己,这是她最后一次用期盼的眼神求助于左溢。  既然左溢如此狠心弃她于水深火热之中,不管不顾,那她除了靠自己,还能怎么办?  调整了下坐姿,都被人骂成这样了,难道?她还会介意,被别人骂得更差一点吗?  挺直了腰杆,她和左甜四目相视,脸上的笑颜,依旧从容自在。  “你刚刚所说的话,我都会铭记在心。但是,左甜,你了解我吗?知道我为什么要去夜总会拍卖自己的初夜吗?你说我肮脏,但你哥却和我在一起了两年,你这是在变相的说你哥,其实也很肮脏吗?如果他不肮脏的话,当时也不会跑去夜总会拍卖下我的初夜了,对吗?”  冷笑一声过后,不给其他人开口的余地,慕歌又继续说道。  “没错,我确实不能和你作比较。我能在读幼儿园的时候就破了身,想想,这是何等的有魅力?”  “还有,我很好奇,竟然我在你眼中如此的肮脏不堪,那你又怎么还能从我身上看出清纯可爱来呢?”  她就是伶牙俐齿,不管结果如何?她就是喜欢图一时之快。  未来的小姑子和婆婆又怎么样?人善被人骑,马善被人欺。  她刚刚以礼相待,客客气气的,是别人给脸不要脸,怪不得她。  故意不去看快要气炸了的左甜,不自觉的,她把目光投向了一直沉默不语的唐雅尧,她只是觉得奇怪,她这位未来的婆婆,怎么从她出场到现在,一句话都没说。  正思衬得入了神,始料未及的,竟有一杯红酒,朝自己泼了过来。  整杯冰冷的红酒,就这样,都泼到了慕歌的脸上,随即,很快的滴落,浸湿了她米白色的裙子,染上了一片葡萄红。  脸上冰凉的感觉,让她很快的,便晃过了神来,慕歌的整颗心,就如同满脸的红酒那般,冰冰的,凉凉的,酸酸的。  艰难的睁开自己的眼眸,呈现在她眼前的画面,那个拿着空酒杯的人,竟是她未来的婆婆唐雅尧。她本以为,在冲动之下,泼她红酒的人会是左甜,但她真的没想到,会是一直保持着沉默的唐雅尧。  威严的声音顿时响起,让慕歌猛打了一个寒颤,竟忘了,现在的自己,还顶着满脸的红酒。  没想到,她未来的婆婆,跟她讲的第一句话竟然是。  “滚,我们左家不会认你这种媳妇。”  慕歌看不清,墨镜下的那双眼,此时会有怎样的天寒地冻?  可又会有谁?能看到她此时眼里无穷无尽的失望,彷徨与哀怨。  突然,左溢拽住了她的手,硬把她从椅子上拉扯了起来,准备往厕所的方向步去。  这次,是慕歌不给左溢面子,也不知从那里来的那么大力气,她竟硬生生的将左溢的手甩开。  她捂住自己的脸,独自往洗手间跑去,留下一脸呆愣的左溢。  左溢还是克制不了自己的蠢蠢欲动,就是出手得有些慢了,让慕歌受到了伤害,被泼了整脸的红酒,其实,他一直都知道,属于慕歌的高傲。  “哥,你刚刚的举动,我和妈咪都很不满意,难道,你忘了爸是怎么死的吗?还是忘了妈咪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?哥,你好自为之吧!”  转身,左甜小心翼翼的扶起自己的母亲,唐雅尧制止了左甜要马上离开的步伐,她和左溢面对面的站着,脸上的表情,抒写着万分的不满。  轻哼一声,唐雅尧很是不悦的对左溢呵斥道。  “溢儿,我不允许你对她产生一丁点的感情,拥有一丝丝的手下留情。跟她说,我不认她这个媳妇,接下来该怎么做?你懂的,记住,所有的人都可以背叛和伤害我,但惟独,你和甜儿不行。”  唐雅尧话语里的坚决,就连候在一旁的服务员们,都不自觉的打从心里,多了好几分的恐慌。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