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九十一章都是神经病

第九十一章都是神经病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110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3:36
    左溢蓝色眼眸里的惆怅与彷徨,逐渐被恨意所替代,是的,他全身心的忆起,自己的父亲是怎么死的?也万分痛苦的忆起自己的母亲,是为何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?除了满腹的仇恨,他别无选择?因为老天爷,从不给他能选择的机会。。  “妈咪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?你消消气,相信我不会再次让你失望。”  听完左溢的话,唐雅尧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,面无表情的说道。  “希望如此。”  话落,唐雅尧便和左甜头也不回的离开,不再给左溢说话的机会。  其实,只要地球是转的,每个人便都会有着自己的惆怅与烦恼,这便是活着最大的无奈,却又是如此的无法避免。  目送自己的母亲和妹妹离开后,左溢回过身,大步流星的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。  整个洗手间里,都很安静,安静到,慕歌能那么清楚的听见,属于自己的心,正在一条一条细缝的慢慢裂开。  这种痛,不是撕心裂肺,而是,特揪心,特揪心的疼。  她很用力的拧开了水龙头,想用哗啦啦的水声,来遮掩住自己心裂开的那种,咯吱咯吱的声响。  很快,便放满了一水槽的水,随即,她用手瓢起了水,让水大幅度的飘洒在了自己的脸上。  她想洗净自己脸上的红酒,更想洗净自己心里的万般思绪,她想让自己好好的清醒过来。  她的双手,紧紧握住了精致石台的两端,她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才抬起了头,当她望着镜中的自己时,眼眸里的泪水,怎么也倒流不回去?  泪,涌出了她的眼角,拼了命的往下滴落,她想阻止,却怎么也阻止不住?  慕歌的双手,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她只是不想,让自己哭出声来。  镜中这个,满脸红酒迹象,头发凌乱的女人,真的是她吗?  呵!  她在心里一声冷笑,真的,这样的楚慕歌,连她自己都瞧不起。  叫她滚是吧?他们左家不会认她这样的媳妇是吧?  滚就滚?不认就不认?以为她很稀罕吗?  她楚慕歌一点都不稀罕,左少奶奶是吧!TmD的,谁稀罕谁去做,反正她楚慕歌不稀罕,一点都不稀罕。  她握紧了自己的粉拳,很用力的捶打到镜中的玻璃上。  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嘛?一个非要她嫁,另外两个又拼命的往她身上唾弃。是存心要把她bi疯了才安心是不是?  好,那她就索xing当一回疯子好了。  疯疯癫癫,什么都不管?什么都不懂?什么都不顾?什么都不知道?  对,这样的生活,才是她现在所想要的。  猛然抓起身旁的毛巾,往水槽里一丢,很快,整条毛巾就被水浸湿。  慕歌很用力的拧干了毛巾,胡乱的,拼命往自己脸上擦。  片刻后,她再次看着镜中的自己,脸上的红酒是被擦干净了,可落在心里的红酒,估计,这辈子都擦不干净了。  不知何时?手中的白色毛巾被人夺走,不知何时?身后多站了一个他。  刹那间,她转过了身,纤纤小手被抬高,慕歌竟然紧紧的握住了左溢健硕的双肩,随即,开始使了劲的摇晃着,她喃喃的说道。  “左溢,是你是疯子?还是我是神经病啊?这种游戏很好玩吗?干嘛一定要威胁我嫁给你,你妹和你妈根本就不希望我嫁进你们左家。都是疯子,都是神经病。”  话落,慕歌松开了自己的手,迈开步伐,绕过了左溢,准备劲自离开。  一个侧身,左溢便拽住了慕歌的手,冷漠的声音,响彻了整个洗手间,反而,让整个洗手间变得更加的安静下来。  “楚慕歌,没有我的允许,不准你离开。对,这样的游戏很好玩,关于一群神经病的游戏特别好玩?难道,你不这样觉得吗?”  “楚慕歌,我们的约定仍然不变,你嫁给我的那一天,便是你母亲动手术的时候。反之,我们就都一起在这个游戏里转悠着吧!”  慕歌停住了脚步,浅褐色的眼眸里,无波无澜,清逸明透。  眼前的这个男人,不仅冷酷无情,还是个疯子,不,应该说,他们全家人都是疯子。  她想甩开他的手,可这次,不仅没甩开,反而被左溢抓得更紧。  玫瑰红唇大幅度的扬起,慕歌笑了,是那种狂傲冷冽的笑,让人听了,倒真真切切像个神经病。  嘴角轻狂的笑意依旧,她抬高了自己的头,与左溢四目相视,凛冽的说道。  “左溢,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?还是你真的太过于清闲啦!但,对不起,我对这样的游戏一点兴趣都没有,更不想陪你无聊的继续玩下去,我拜托你,去找别人陪你玩好不好?哦不,是陪你一家子的人一起玩,一群疯子,都是神经病。”  原本,天寒地冻的蓝眼里,开始染上了一层血一般的鲜红。  慕歌可以说他左溢是疯子,但他绝不允许,慕歌说他的家人是疯子。哦不,是任何人?他不允许任何人说他的家人是疯子。  “很好,你可以退出这个游戏,那明天,就请你带着你妈,从左家医院里滚蛋。还有,接下来每个月的一号,记得帮你那个很有艺术细胞的哥哥打生活费。”  话落,左溢松开了慕歌的手,以表示,他允许慕歌的离开。  这个时候,慕歌已经无力去怨老天爷的不公平,她现在是要强制xing的压抑住自己,要杀人的冲动。  对,她想杀了眼前的这个男人。她想把左溢的心挖出来,看一下是不是黑色的?  她任由自己,整个人瘫痪着坐在了地上。这到底是为什么?她就像是一只被人关在笼子里的白老鼠,正在紧张兮兮的等待着那碗毒药。  只要把那碗毒药一喝,就一了百了。  但也有可能,是只喝了一点点,想死死不了,唯有万般痛苦的挣扎着。  很多时候,她都想做一只很乖的白老鼠,任人随意欺辱。苦就苦在,她不是一只真的白老鼠,她是个人,有思想,有自尊,有高傲,知道反抗。 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,一个人站着,另一个人坐在了地上。  许久过后,慕歌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,因为哭过,所以沙哑。  “只要你让杨医生帮我妈动完手术,我们便马上离开,就看在我跟了你整整两年的份上,没有功劳,多多少少也有点苦劳吧!”  慕歌知道,自己真的很逊,但又有谁能来谅解一下她现在的处境?父亲出车祸死了,现在却连个尸体都还没找到。躺在医院里的母亲,危在旦夕,说得好听点,算半个植物人,说得不好听,就是已经一只脚踏进了棺材里的人。  越长大,她越明白,家人的重要xing,只要自己的母亲能好起来,她真的,什么都愿意去做,放下自己的怒气,放低自己,把话说得软一些,真的,这都不算什么?  嗜血的蓝眼,宛若会在下一秒钟,直接将慕歌吞噬。  这种居高临下的压迫感,bi得慕歌,不得不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。  她用自己的后背抵着石台,算是勉勉强强能站稳了步伐。  微低下头,她在等左溢的答话,她怕,正眼去瞧左溢那张魔鬼表情的脸。  左溢朝慕歌步步bi近,直到,他的身躯与慕歌的身躯重叠在一起,他的手,搂住了慕歌的肩膀,以免慕歌站不稳,会往后倾倒。  此时,左溢和慕歌之间的距离,真的是近在咫尺。  不断放大的蓝色眼瞳,让慕歌觉得晕眩,她的脑子里又开始出现短路的现象,一片空白。  呼吸变得急促,她的心脏,早已在猛烈的撞击着自己的胸膛。  这个男人,如此邪魅,蛊惑人心,总能那么轻易的拨乱她的心绪,或许,这便是一种宿命。  他摄人心魂的声音,在慕歌耳旁,没有任何预兆的响起。  “女人,别跟我讨价还价,你现在能做的,就是说服我妈和我妹来接纳你。如果一个星期后的婚礼没能如期举行,那你母亲的手术也将取消。到时,我会让你带着你母亲滚得远远的。”  听完他的话,慕歌瞬间化身为一只愤怒的小鸟,刚刚不知名的好感统统消失得无影无踪。  她猛然出手,试图将左溢推开,却没想到,还是落得了同样的一个结果,双手被左溢的大掌紧扣在了身后,动弹不得。  “左溢,你就是个疯子,你母亲和你妹根本就不可能接纳我,她们根本就不希望你娶我,为什么你偏偏又要让我嫁给你,才肯让杨子皓帮我妈动手术?”  “我明白了,你就是想看到我备受折磨对不对?你们一家子就纯粹是把我当成了一个球,这边踢过去,那边踢回来,很好玩对不对?混蛋,都是一群混蛋。放开我,我不想再见到你们,滚,统统都给我滚。”  都说了,现在的她,就是一只愤怒的小鸟,不仅说得激动,就连全身上下都扭曲得厉害,慕歌甚至还用脚去踢左溢,幸亏,某人动作敏捷,躲闪得快,不然,被踢中的可是命根子啊!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