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一百零九章学长,我真的好热好热

第一百零九章学长,我真的好热好热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100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3:44
   如果我的生命里没有你,是不是我早就不再坚强?  慕歌的心,突然冷却了下来。。  她不敢去细想,却不得不承认,那个叫左溢的男人,已经成为她生命中的一部分,似乎?不可分割,无可替代。  感受着,烟灰滑落在自己脸上的温度,燥热到她无法呼吸。  越发紧凑的闭着自己的眼眸,慕歌明白,烟头上的火苗与脸颊亲密接触的时刻就要来临了。  如果,她真的毁了容,左溢会不会就不再恨她?然后,放她自由的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,不再牵扯不清。  想到这,她的心里酸酸的,又有种特想哭的感觉。  这一刻,她骗不了自己,她舍不得和左溢划清界线,她不要自己的生命里,不再有左溢,她要做左溢美丽的新娘,那怕只是飞蛾扑火,她也无所畏惧,就算左溢的心里有一个王果果,或者是云青杨,还是言玲儿,她都不怕。  不知在何时?自己早已经中了属于左溢那爱情的蛊,且只会越陷越深,只因她心甘情愿,早已无法控制自己。  突然,她光洁的下颚被人紧紧捏住,很是硬生生的疼。  “jian女人,快点睁开你的眼眸,我要你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脸蛋被毁容啊!快点睁开。”  型男的声音近乎于咆哮,他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,眼里燃烧着的怒火,正在肆无忌惮的发泄着他的恨。  下巴被捏得真的很疼很痛,慕歌是边流着泪,边强迫自己睁开了眼眸,面对眼前这个疯子,她觉得自己还是暂时按照他的意思去办的好,免得,这个疯子又做出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来。  看着慕歌睁开了眼眸,型男慢慢的松开了自己的手,笑得一脸轻狂。  型男的右手夹着正燃烧的烟,他的左手,开始在慕歌的脸上游离。  “真是一张,很能勾引男人的脸,可惜,马上就会多出几个坑坑洼洼来,别紧张,只是有点小小的疼而已。”  经型男的手这么一碰触,慕歌身体里的那团火,又开始燃烧得越来越起劲了。  浅褐色的眼瞳不断放大,她眼睁睁的看着,自己的脸颊就要变成烟的熄灭地,怎么办?怎么办?她真的就要被毁容了。  因为害怕,她大声尖叫了出来,泪水更如决堤的洪水,哗啦啦的拼命涌了出来,什么声音她都听不到?只剩下惊慌与失措。  “慕歌,没事了,你快睁大眼睛看清楚,是我……”  许久之后,慕歌仍没感觉到自己的脸上有被烧着的温度,倒是有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,一直在她耳旁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。  她努力的睁开,自己早被泪水朦胧了的双眼,出现在她眼前的人,真的不是型男,而是,她的学长,木籽易。  木籽易已经在帮她解开手上的绳子,他的动作里,是非一般的小心翼翼,看着慕歌手腕处的深红色勒痕,他的心,瞬间被千万支细细的针扎到了,痛到发麻。  虽然,他刚刚已将型男教训了一番,但,似乎仍解不了他心里的气。  帮慕歌解开了绳子,他又转过身,看了眼地上,已经被打得吐血的型男,不自觉的,他起身,往型男的身旁步步bi近。  经过这两年来对自己苦苦的训练,他木籽易早已经不是那个斯文柔弱的书呆子。  木籽易用最快的速度,很残忍的折断了型男的手和脚,型男除了痛得尖叫,没有任何反抗之力,随即,木籽易又将型男拖到门边,打开了门,便直接将型男扔了出去,让KTV里的保安处理。  自己的手重新获得自由的慕歌,并没有立即拉过被子遮住自己的身躯,她觉得很热,热到她想脱掉自己身上的一层皮。  明明,包厢里的空调已调到最低温度,为何?她却感受不到一丁点空调的制冷效果。  忍不住的,她想扯下自己的紫色小内衣,她只是单纯的觉得,那样子她便会凉快些。  关好了门,重新回到床边,木籽易做的第一件事,便是赶忙的拉过被子,替慕歌遮盖上。他是个正常的男人,但他绝对不会趁人之危,不然,他就和型男没什么区别了?  慕歌一点都不接受木籽易的好意,她忍着腿上的疼痛,直接把被子踢开,还瞥了瞥嘴,懊恼的说道。  “我好热,我不盖被子,学长,你怎么来了?”  慕歌的脑袋瓜,已经被身体里的那一团团火烧得七分糊涂了,不过,至少现在还有着三分清醒,知道她眼前的人是木籽易,她的学长。  看着慕歌满脸通红的诱人模样,木籽易开始察觉到她的不对劲,他的手覆盖在她的额头上,这温度,这模样,摆明了不是发烧,他立马明白过来,慕歌是被别人下了药,该死的,连他都觉得很热了。  “慕歌,不是你打电话给我的吗?我听到了你们诡异的对话,就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,对不起,还是来晚了,让你受到那么多的伤害。慕歌,我们先去医院好不好?”  慕歌模糊的忆起,原来,她刚刚的那通电话打通了,可是,她怎么会打到木籽易那里去?她依稀记得,她打出的是最近一个通话记录的号码,好像应该是左溢才对?  TmD,她真的觉得好热好热,仿佛就是置身于火山爆发的现场,热得她已经受不了了,估计是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楚了。  她伸手,突然握住木籽易的手,脸上写满着难受,一阵阵红晕飘上她的双颊,让她看起来,越发的诱人。  “不对啊!我最近一个通话记录怎么会是学长你?学长,我真的好热好热,身体里和身体外面都有好多团火在燃烧着,学长,我真的受不了了……”  慕歌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?她依稀知道,自己不该这样做,但是,她真的热得难受,药效很足,她真的很想理智的控制住自己,可是,她做不到,她现在满脑子里,都是关于**缠绵的画面,怎么挥也挥不掉?更加无法做到不去幻想。  木籽易的心,着实漏跳了半拍,一直以来,慕歌对他都是一副淡漠的态度,不冷不热,突然待他这么热情,着实让他错愣了好几秒钟。  虽说,慕歌是因为被下药的缘故,才对如此的热情,但,他还是忍不住的要心跳加速,脑海里,甚至还飘忽过,其实此时的慕歌是正常的念头。那慕歌的热情,他便能欣然的接受。  猛摇晃了几下自己的脑袋瓜,木籽易掏出自己的手机,打开通讯记录一看,在大概九点半的时候,他有跟慕歌打过一个电话?  怎么回事?他明明没打过啊!也不可能是自己不小心按到的,哦?他想起来了,今天晚上就王果果和他借过手机,难道?这个电话是王果果打的,兴许,这件事并没有表面上所看到的那么简单。  他的手,被慕歌燥热的手紧紧握住,不自觉的,他全身上下也燥热了起来,**都市已偷偷的在他身体里膨胀。  看着慕歌眼里炽热的渴望,慕籽易开始在犹豫的边缘徘徊。  脑海中,开始出现两个不一样的自己,一个是黑色的,一个是白色的。  黑色的那个自己对他说,木籽易,你到底是不是男人?你一直爱着的女人都这么要求你了,难道?你要错过这么好的一次机会不成,要知道,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了。  白色的那个自己开始反驳,木籽易,就因为你是男人,才不能趁人之危,想想,如果你图一时之快,真的要了她,那事后,她清醒过来,岂不是会恨你,到时,你们的关系会变得更糟。  黑色和白色开始争吵起来,木籽易的脑袋瓜开始嗡嗡作响,他捂住自己的脑袋瓜,最后他还是觉决定听白色的意见,他不想和慕歌的关系变得更糟。  他反握住慕歌的手,一脸认真严肃,一字一顿的说道。  “慕歌,我知道你热,但是,此时的你是不清醒的,我不能趁人之危。乖,先去洗个冷水澡,就会好一些了。”  慕歌已经热到那种,丝毫听不进木籽易的话的程度了,她的手,又再次扯向自己的紫色小内衣。  然后,她从木籽易的手里挣脱出自己的手,随即,她的手迅速勾勒住木籽易的脖子,瞬间拉近了两人的距离,且送上了自己的玫瑰红唇。  木籽易黑色的眼瞳不断放大,脸上的表情却在刹那间凝固住了。  上次,慕歌的吻,早已在木籽易心里生根发芽,他曾几度失望的以为,再也不可能拥有这样的脸红心跳。  他很确定,自己不是在做梦,吻里的炽热,让没喝酒的他,已经醉了。  吻,不断加深。  他不是个自制力很差的男人,但面对自己心爱之人如此的挑逗,**之火,又岂能不一点便燃?  化被动为主动,他的手,开始覆向慕歌胸前的性感。  慕歌身体里的**之火正熊熊燃烧,但似乎,正在一点点释放出热量。  正处于**都市的二人,全然不知,门被人粗鲁的一脚踢开了。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