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一百一十章疯狂的甜蜜之吻

第一百一十章疯狂的甜蜜之吻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060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3:45
    木籽易正陷于疯狂的甜蜜之吻中,悬不知,有人正向自己怒气冲冲的狂奔而来。。  突然,木籽易直接被人从床上揪起,他的唇,被迫无奈的离开了慕歌的玫瑰红唇,在他还没来得及回过神之际,小腹上已经被人狠狠的踹了一脚,整个人直接摔到了地上。  他猛然抬起头,便对上男人那双嗜血邪恶的蓝眼,他在那双蓝眼里,看到了愤怒与仇恨。  这点小伤,对他木籽易来说,根本不算什么?他立马从地上重新站了起来,不甘示弱的回看着眼前的男人。  这时,左溢已经转过了身,他动作利索的脱下自己身上的西装,直接粗鲁的套到,满脸通红,脑袋瓜里晕沉沉的慕歌身上。  帮她套好衣物后,他又直接将慕歌拦腰抱起,看着她腿上的伤,男人好看的剑眉,不自觉的紧皱到了一起。这个女人,还真是非一般的笨,似乎,永远都学不会保护好自己,让自己别受伤。  就在他抱着慕歌,刚迈出步伐准备离开时,木籽易用自己的身躯挡在了左溢的面前。  木籽易满脸的毅然决然,他提高了自己的音量,略为冷漠的说道。  “左总裁,你不能带慕歌走,我是他的学长,在这种情况下,有义务把她安全送回家。”  听完木籽易的话,左溢冷冽一笑,满脸的鄙夷与愤恨的说道。  “学长?请问,学长还有义务要陪学妹上床吗?她楚慕歌,是我左溢的女人,除了我,谁都不许碰。刚刚的事情,我会和你很计较,保重,小白脸明星。”  话落,在木籽易还没反应过来之际,左溢又猛然一脚将他踢开,以免挡住了自己的道。  他左溢,现在很不开心,哦?不,是非常的愤怒。  该死的,他的脑海里,竟不断的晃过,刚刚木籽易和慕歌接着吻,互相挑逗着对方的画面,他有股冲动,真的很想立刻马上的掐死怀里的女人。  慕歌迷茫的睁着眼眸,她依稀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?但她晕沉沉的脑袋瓜,让她失去了思考能力。她只是很明显的感觉得到,她很热,真的很热,全身上下就像有火在烧着一样。  她的双手,不断的拉扯着身上的西装外套,很是不安分的在左溢怀里,左右乱动着。  “我好热,我要把衣服脱掉。”  抬头,慕歌那双浅褐色的眼眸,刚好对上了左溢凛冽的蓝眼,好冷,让她不自觉的,瞬间打了个寒颤。  在半清醒半迷糊的情况下,她又继续说道。  “左溢,怎么会是你?原来,刚刚打我学长的人是你。学长他不是故意的,是我真的好热,所以,故意勾引了他。”  左溢的脸,越发的冰冷阴沉,他心里熊熊燃烧着的怒火,又上了另一种境界。他一向就不是一个会忍耐之人,提高自己的音量,他在慕歌的耳旁,怒火冲天的说道。  “女人,你立刻马上给我闭嘴,否则,可别怪我,直接将你从这里扔下去。”  慕歌转过头看了一眼,他们现在正处于楼梯上,她可不想和云青杨一样,也从楼梯上滚下去。虽然,她云大小姐恢复得特别快,但换成是她,估计老天爷就不会给她那么好的运气了。  很识趣的紧闭上自己的嘴,因为全身燥热,她不自觉的,用自己胸前的性感,去和男人健硕的胸膛相磨蹭,不然,她真的要被热疯了。  左溢一脸的黑沉,只顾着走好自己的路,这个女人,他一定会好好的给她点颜色看看。  他抱着慕歌,刚踏出‘零点’KTV的门口,便碰见了刚把车停好的闵俊泰。  “Boss,车就停在第二排那里,剩下的事情,我会处理。”  左溢漠然的朝闵俊泰点了点头,闵俊泰的办事能力,他信得过,左溢知道,不需自己他多言,闵俊泰便知晓该怎么做?这种默契,可不是那么容易培养出来的。  看着左溢大步流星的离开,闵俊泰又岂能感受不到他的着急?  没办法,谁让他家Boss,其实是个感情白痴。  淡笑着摇了摇头,闵俊泰便往‘零点’KTV走了进去,有些人似乎,又要缺个隔壁少条腿了,请记住,千万别被他闵俊泰的表象所迷惑住,他的真正身份,一直,都是个冷漠的杀手。  打开车门,左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将慕歌丢在副驾驶座上稍微坐好,她就像块牛皮糖那般黏在他身上,实在黏得紧。  悍马车的黑色挡风玻璃,很好的将车里的二人,与外面纷扰的世界隔离开来。  左溢已经尽可能的将空调开到最低温度,但慕歌还是感到特别特别的热。她的左手开始解自己身上西装外套的钮扣,右手紧握着左溢的胳膊不放,还边不停的喃喃自语说道。  “溢,我好热,真的好热好热,求你,救我。我真的被热得好难受,好难受。”  此次,慕歌所中的药的药效,是一般药的五倍,谁让她遇到了个男人呢?  慕歌的这副模样,看在左溢的眼里,只会加速他脑海里,不断的飘闪过,刚刚慕歌和木籽易在床上的亲热画面的速度而已。  左溢从慕歌的手中挣脱出自己的胳膊,反用自己的手,很是用力的握住慕歌的手腕。  男人的眼眸里,迸发出冷冷的光芒,轻扬起的嘴角,有着的是,莫大的鄙夷与嘲讽,他低声一吼,冰冷彻骨的说道。  “楚慕歌,你现在是不是真的很需要男人的抚慰?那怕是个乞丐,你现在都会连滚带爬的扑上去?好,那我现在就成全你。”  左溢粗鲁的解开了慕歌身上的安全带,随即,让她整个人直接跨坐在自己身上。  蓝眼里,溢满的是鄙夷与怒气,慕歌不是需要吗?那他就来好好的满足一下她。看这个女人,到底放荡到那种程度。  男人用力一扯,西装外套上的那排钮扣,竟然一下子哗啦啦的掉了下来,要知道,这可是意大利非常有名的师傅纯手工制作。质量比一般的西装外套要好上几倍,可见这一扯,男人有多用力?  西装缓缓的滑落,无可遮掩的,她便露出了自己的紫色小内衣和卡通小裤裤。  男人的吻,如暴风雨般的迎面扑向慕歌,让她无法呼吸,有了窒息的错觉。  这个吻里,除了霸道,便是粗鲁,无一丝一毫的甜蜜所言。  男人是在借着吻,宣泄出自己的怒气与不满。  在药物的驱促下,慕歌要的,不仅仅只是个吻,她还想要,更多更多。  她的纤纤小手,开始在男人健硕的胸膛上游离,面红耳赤的慕歌,竟很大胆的替男人褪去身上的衬衫。  粗矿的悍马车在此种情况下,竟显得有些拥挤,空间不足。  慕歌越是主动热情,看在男人的眼里,便越是放荡不堪,左溢知道慕歌是被人下了药,但,他无法说服自己,去接受她和木籽易刚刚在床上所发生的一幕幕。  左溢强而有力的双手,将慕歌轻轻抬起。  此时的慕歌,越发真切的感觉到车子里空间的狭小,因为,她的腰已经紧紧的抵靠着车子的方向盘。  没有任何前戏,没有任何预兆,男人便直接的挺入。  随即,男人速度很快的用力释放着自己的**都市,没错,左溢就是在惩罚慕歌。  冰冷的心,没有任何温度,因此,左溢给不了慕歌,一丝一毫的温柔。  整个身体,好像瞬间被撕裂了一般,慕歌的上齿,紧紧的咬着自己的下唇,脸上的潮红正在逐渐褪去。  是这种撕心裂肺的疼与痛,让她的脑袋瓜不再晕晕沉沉,刹那间清醒了过来。  她没有失忆,也没有喝醉,她很清楚的记得,今晚所发生的所有事情。  是,是她自己jian,主动要求男人来和自己上床,再疼再痛,是她自己活该。  她没有叫出声来,那怕嘴唇已被咬破,开始渗出鲜红的血来。  血流入她自己的口中,关于血的味道,很奇怪,但,让她觉得一阵阵的恶心。  男人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,只是越发的凶猛,越发肆无忌惮的放纵自己。  这场鱼水之欢里,没有欲生欲死,只有痛到发麻,痛到她,不知什么是痛?还夹带着血腥的味道。  她的腿上,受了很多的伤,有那么几秒钟,她竟然在心里祈祷,干脆痛到失去知觉,她祈求自己变成残疾人,后半生在轮椅上度过?  那是因为,她绝望了吗?  答案是否定的,她只是觉得,好累好累。  左溢在等慕歌开口求他,求他在自己的那颗冷冰冰的心里,掏出一点点的同情,来施舍给她些许温柔。  但慕歌并没有这么做,只是一脸苍白的沉默着,她的沉默,更加的惹火了左溢,让左溢的心更加冰冷,也让他的动作更加凶猛。  浅褐色的眼眸里,不再清逸如水,此时的慕歌,她不恨左溢,她恨的是自己。  最后,慕歌还是很没用的晕了过去。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