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一百一十七章背负着水性杨花的骂名?

第一百一十七章背负着水性杨花的骂名?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072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3:48
    闵俊泰一脸的目瞪口呆,他越听越觉得糊涂,好好的,他家嫂子要和王艾薇抢什么来着,她们俩人的感情不是挺好的嘛?  接下来,王艾薇的一番话,更让他瞬间有了窒息的感觉。。  “对,我就是喜欢他,我干嘛要把这个地方暂时借给你们。我稚嫩?你是在羡慕兼嫉妒我比你年轻吧!”  “大妈,就凭我的可爱直爽,你才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?当然,你可以选择不放弃,不过那样子,你只会输得更惨。”  “还有,你说,闵俊泰喜欢的人是你,那你让他现在就告诉我啊!但,如果你是在故意撒谎的话,请你现在,马上就给我滚出去,不好意思,我这里不欢迎你。”  王艾薇的这番话很长,但听在闵俊泰的耳里,就只有那句。  “对,我就是喜欢他。”  王艾薇喜欢他?这怎么可能?她不对自己拳打脚踢的,他就已经觉得生活,充满一片阳光明媚了。  沉默的气氛,瞬间笼罩在了三人之间,一个是因为气愤,一个是因为惊讶,另一个是因为在拼命的弊着笑。  好听的浑厚嗓音轻咳了咳,其实,左溢已经站在这里很久了,只是,没人发现他的到来而已。既然是一场免费的好戏,那他就只能委屈自己,保持沉默的好好看戏,他淡漠的话语在三人的耳旁响起。  “女人,你该闹够了吧!滚过来。”  看着左溢那双冷冰冰的蓝眼,是的,慕歌还没忘记自己现在的处境,正亲昵的依偎在闵俊泰的怀里。  戏已经演完了,而且,特别的成功,她接下来该做的,当然是及时闪人。  她从闵俊泰的怀里挣脱了出来,三步变成两步走的来到左溢的身旁,一脸傻笑的望着他问道。  “那个,我打扮成这样,你怎么还能认出我来?”  毫不犹豫的,左溢抬手敲了一下她的后脑勺,脱口而出说道。  “你就算是化成灰我都认识你,笨蛋。”  其实,左溢是从慕歌的眼眸中看出来的,那双浅褐色的眼,在他心里的印迹,可是烙刻着。  听出了慕歌的声音,王艾薇满脑子乱哄哄的,她瞪着慕歌,很是气愤的说道。  “楚慕歌,竟然是你,刚刚你都是故意的对不对?好啊你,连我都敢算计,站在那里别动,看我怎么收拾你?”  慕歌摸着被敲疼了的脑袋瓜,很敏捷的一闪,赶紧拿着高大威猛的左溢做挡箭牌。哎,好人难做呦!她这完全是一片炽热之心,她就是想让闵俊泰和王艾薇少走些弯路而已嘛!  “薇姐姐,你先别激动,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,你又怎么会?这么快的真正明白自己的心意呢?祝你们有情人早点终成眷属,我自己去卸妆好了,记得,你俩都欠我一顿饭。”  话落,在闵俊泰和王艾薇还没回过神之际,慕歌拉着左溢已经逃之夭夭了,往另一个美容室里面奔了进去,并且,很卖力的锁好了门。  左溢率先坐在了沙发上,他双手环胸,用一脸极其认真严肃的表情看着慕歌,她欠他很多个解释。  慕歌被他看得心里发毛,似乎,她真的做了很多亏心事一样,明明是她该兴师问罪来着。  她没有在左溢身旁的沙发上坐下,反而是用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看着他,玫瑰红唇轻轻上扬,嘴角处是淡淡的笑意,她不紧不慢的说道。  “左总裁,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,有什么话直接说便可?既然你还没想好,那就我先说好了。为什么要在电视上公布我们结婚的事情?”  左溢冷冷一笑,大掌稍微用力,便拉着慕歌在他身旁的沙发上坐了下去。他的声音充满着磁xing,让慕歌听在耳里,却在心里,有着些许小小的激动。  “那你要我怎么说?说你是我的情人?还是说你,是主动投怀送抱的小姐?”  左溢承认,他心里有一大团火正在熊熊燃烧着,他没办法让自己去接受,慕歌昨晚和木籽易在床上的那一幕,他更加生气,慕歌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往男人的怀里钻,就像刚刚,慕歌那么亲昵的依偎在闵俊泰的怀里?  握紧自己的拳头,他就是要宣布,这个女人只会是他左溢一个人的,其它人,只能看着,想都别想。  听完他的话,慕歌有了几秒钟的错愣,声音固然迷人,但这话听起来,也未免太伤她的心了吧?  慕歌知道,左溢是故意要那么说的,轻瞥了瞥嘴,她很不客气的说道。  “左溢,你明明就是故意的?故意要让全A市的人都知道我要嫁给你了,故意让我现在连学校都回不了?故意要让我背负着水xing杨花的骂名?”  冷笑一声,她又继续说道。  “这么短的时间里,我就上了两次报纸的头条,而且,还是跟两个不同的风云人物,估计我这上头条的速度,连很多明星都赶不上吧!”  “左溢,你明明就可以选择沉默,什么都不说?你又不是第一次上报纸头条了,怎么就没看你有那一次?像这一次这么积极的。”  “但,话又说回来,你上电视爆料出我们的婚事,究竟是为了让别人赞扬你,不在乎我的过去,对我很痴情呢?还是为了提高自己的知名度,让别人知道,你战胜了木籽易?”  话匣子一打开,慕歌就控制不住自己了,其实,她还有很多很多的话要说呢?第一次,她是如此迫切的希望,能和左溢掏心掏肺的好好聊聊。  痴情这个字眼,这辈子都绝对不可能和他左溢勾搭上关系。他之所以这么做,只是棋盘里,其中一步小小的棋。  “女人,难道你不水xing杨花吗?在KTV里,随随便便就跟一个男人走,随随便便的就要跟一个男人上床,随随便便的就往男人的怀里钻。对,我就是故意的,让你连学校都不敢进?”  停顿了片刻后,左溢又继续说道。  “两者都有,我的确不在乎你的过去,我的确是要让别人知道,我战胜了木籽易,而你,只会是我左溢的女人。谁都不许打你的注意。否则,后果自负。”  左溢的那三个‘随随便便’让慕歌的心,揪结在了一起,左溢怎么可以这样说她?她知道,左溢还是相信她的,所以,才愿意把误解说出来,她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误会解释清楚。  左溢会在意,就说明他心里是在乎她的。  人与人之间的沟通,真的很重要,很多时候,我们应该尽量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给对方听,因为你不说,对方又怎么会知道呢?  就算对方可能会往不好的那一方面想,但也只是一种猜测,隐含着那么多的不确定因素,很容易的,或许便会造就了一次又一次的擦肩而过。  她在心里对自己说,楚慕歌,你绝对不可以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。  慕歌望着左溢的眼眸里,多了一道光芒,是属于对幸福的渴望与追求。  她总算是找回了自己的声音,由于脸上的妆容浑厚,使得她笑起来有些僵硬。  “左溢,你明明就知道,我是被人下了药,才会稀里糊涂的被人弄到房间里,之所以会和木籽易在床上发生那样的事情,也是因为药效的作用。”  “我没有,随随便便就跟一个男人走,也没有,随随便便的就要跟一个男人上床,更没有,随随便便的就往男人的怀里钻。左溢,你之所以会这么生气,是因为你在乎我,对吗?”  就算是在药效的作用下,左溢也接受不了慕歌的身体被别人碰过,是,他的占有欲真的很强,有时强到连他自己都觉得可怕。  他看着慕歌,冰冷的蓝眼里,找不着一丝丝的光芒,而慕歌眼眸里的光芒,逐渐被他蓝眼里的冰冷所熄灭。  慕歌觉得好冷,好冷,她感受不到关于左溢一丁点的爱,而是很多很多的恨与莫大的不谅解。  冰凉彻骨的声音在她耳旁缓缓响起,听得她的心开始颤抖。  “是啊!被人下了药。但,如果你不是一个随随便便的女人,又怎么会随随便便的就被别人下了药呢?”  “女人,我真有点佩服你,竟敢这么盛气凌人的说没有?竟然没有,那你刚刚在闵俊泰的怀里又是怎么一回事?难道是我眼睛有问题,没看清楚。”  “还是说,你又被下了什么药?我在乎你?女人,你想太多了,我之所以生气,只是想让你难堪而已。”  慕歌就知道,左溢又误会了。可是,就算左溢不相信她,也该相信闵俊泰不会做出任何对不起他的事情来吧!  慕歌有足够的耐心,她相信自己,一定可以把误会慢慢的解开,她不希望与左溢之间有一道道跨不过去的沟。  更不希望,自己小心翼翼呵护着的这份爱,还没开始,就宣告结束。  倒吸了口气,慕歌平复着自己心里那些,难受且不愉快的心绪,她始终相信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