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一百二十九章怎么会走上自杀之路?

第一百二十九章怎么会走上自杀之路?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126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3:53
    慕歌轻皱了皱眉头莫,她走得很慢吗?她怎么一点都没感觉出来,明明能跟上左溢的脚步,莫名其妙。。  其实,左溢之所以把慕歌拥入怀里一起走,并不是真的嫌弃她走得慢,而是,他怕慕歌会害怕。  他只是想,给慕歌安全感。  但,说出来的话语却违背了他心里的意愿,男人嘛!都喜欢死要面子活受罪。  慕歌任由左溢拥在怀里,且顺着他的话,自然而然的说道。  “那我们就走快点呗!你确定真的是这边,而不是那边吗?”  为了帮自己找借口,左溢真的加快了脚下的步伐,还稍微提高了下音量,对她漠然的说道。  “要不然,你走那边,我走这边,笨蛋,不认识路就不要乱发表意见。”  一阵微风吹过,凉飕飕,幽森森的感觉再次徒然而至。  慕歌很识趣的闭上了自己的嘴,她才不要自己一个人走呢?很多时候,其实她的胆子很小,有心爱的他,搀扶着自己一起走,怎会不是一种幸福呢?  此时此刻,左溢就是她楚慕歌的方向。她知道,跟着左溢的步伐走,那怕是错的,对她来说,也是对的。  时间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?慕歌在左溢的怀里,跟着他的步伐,不停的走,感觉,时间过得很快,如果,能和左溢这样相依相偎的在一起,那怕是如此的走一辈子她也愿意。  不自觉的,左溢停住了脚步,缓缓的松开放在慕歌肩膀上的手。  慕歌跟着左溢的步伐,也停下了自己的步伐,根据左溢的视线,她也望向左溢现在所望着的那个地方。  闯入她眼帘里的这幅画面,正抒写着关于凄美与悲伤。  是一个男人,正坐在墓碑旁,似乎,要与自己逝去的爱人相依相偎。  是,这幅画面不仅刺伤了她的眼,也灼伤了她的心。虽间隔着这样一段,不长不短的距离,但慕歌却能从男人的脸上,身上,莫名的感受到某种强烈的悔恨,与那种无穷无尽的哀伤。  这,又会是一个怎样触动人心的故事?她和左溢止住了步伐,都不忍心去打扰别人想要清静的世界。  慕歌的手里,紧紧的拽着那束刚刚路过花店,特意下去买的白百合。  一个喜欢白百合的女子,应该就像白百合这般的洁白与坚强。不是说?野百合也有春天吗?那这个女子的春天呢?老天爷怎么可以如此狠心,让这女子就此长眠。难道?老天爷不知道,那个女子还会这般牵动着坐在墓碑旁,那个男人的心吗?  心碎了,绝望了,就会很难重新再复活过来。  倒吸了口气,慕歌轻轻踮起脚尖,在左溢的耳旁小声说道。  “总裁,我该什么时候上去打扰的好,我有种预感,这位旅游局的局长可能会在墓碑旁坐到明天早上去。”  轻眯起蓝眼,他左溢一向就不是属于那种,会轻而易举沉浸入别人悲伤的人。他基本上都是一副冰冰冷冷的模样,很自然而然的,大多数的人都会觉得他没心,不会悲伤也不会感到快乐。  但这次,却是一个意外,他能感受到那位旅游局局长悔青了肠子的哀怨和悲伤,不自觉的,他轻点了点头,压低自己的声音对慕歌说道。  “给自己十分钟的时间,好好做好心理准备,然后,我们就上去。接下来,就看你的表现!希望不会让我再次失望才好。”  慕歌回了左溢一脸如沐春风的笑颜,且亲昵的挽住他的胳膊,亲昵的撒娇着说道。  “总裁,等会我们见机行事哦!怎么可以光看我一个的表现呢?毕竟,你们男人才是最了解男人的嘛!”  “等会,先听完故事,和旅游局局长成为朋友后,再说签合同的事哦?总裁,你可要及时的配合我,不然,如果等会事情被搞砸了,你也要负一半的责任。”  左溢白了慕歌一眼,这女人,还真是越来越嚣张了,竟敢吩咐他做事情,敢情他真的是她的助理一样?他强压住心里的怒火,双手环胸,冷冰冰的说道。  “我可以配合,但如果等会,你说服不了旅游局的局长,那这个项目的所有违约金就由你赔。”  片刻后,慕歌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,算是答应了左溢所提的建议。  白色百合花的花语很美,代表着纯洁,神圣与坚强。  慕歌迫不及待的想知道那位,旅游局局长的故事,可能故事并不美好,但恰恰,便是这种不美好,反而能让你我的心灵有所触动。  十分钟过后,慕歌揣着自己那颗忐忑不安的心,往那位旅游局局长的身旁走去。  她的步伐很轻,还是那么的不想,打扰到属于别人想要的安静。  左溢默默的跟在她身后,此时的画面,看起来,很是和谐唯美。  近距离的,慕歌看清了那位旅游局局长的庐山真面目。  男人有一张刚毅的脸,她能想象得到,原本,脸上应该是那般的阳光开朗。可此时,男人的整张脸,却被无尽的悲伤所填满。慕歌能真切的感受到,男人内心深处的凄楚与痛苦。  绕过了男人,她把手中所捧着的白百合放在了坟墓前。深深鞠了下躬,慕歌重新站直了身躯,抬起了头,看着墓碑上的字幕和照片。  照片上的女子,没有倾国倾城的相貌,反而看起来,有点丑陋。  脸上,宛若有被大火烧过的痕迹,有些许坑坑洼洼的,从墓碑上的字幕里,慕歌知道了,女子名为紫鸣,而她身旁这位旅游局局长,名为张赫。  “你是鸣儿的朋友?我怎么没见过你?”  清清冷冷的声音,突然在慕歌耳旁响起。她的眼,一直望着照片上的女子,恍惚之间,宛若已经过了一世纪那么长。  缓缓的收回自己的视线,慕歌转过身,望着身旁的张赫,有些许勉强的,她让自己的玫瑰红唇微微扬起,勾勒出一抹看似淡然的笑颜。  她的声音,已接近沙哑,语速,不紧不慢的开口说道。  “是,我是紫鸣一个,还没来得及深交的朋友。只知道,她是那么的喜欢白百合,紫鸣就像她所喜欢的白百合一样,是那般的坚强纯洁。真的没想到,她会这么快就离开这个世界。”  这原本就是一个悲伤的环境,再加上,身旁站着一个很是悲伤的人儿,不自觉的,慕歌的脸上也承载满了悲伤。  此时,最平静的,应该是左溢,他沉默着,一脸的无表情,静静聆听着,属于别人的悲伤。  张赫只是望了慕歌一眼,随即,又把自己的视线转移回墓碑上。毫无预兆的,他再次开口说道。  “既然花已送到,那请回吧!”  慕歌懂张赫的意思,这岂不就是要赶她走了吗?没关系,她的脸皮很厚,只要不是她自己想走,她便可以做到,不要脸面的赖在这里不走。  嘴角处,淡淡的笑意依旧,她没有直接忽略张赫所说的话语,而是,顺着他的话语继续说道。  “是啊!我的花已送到,对紫鸣真诚的祝福,我相信,她也应该感受得到了吧!我也知道自己,打扰了你和紫鸣相处的清静,但,我还是想说一句,请容许我和我的朋友多留在这里片刻,真的,很舍不得。”  话说到最后,慕歌的眼,竟轻缓的闭了起来,那是一种,对于悲伤最真实的释放,她的心,因为莫名的悲伤,微微的疼了起来。  她并不是一个善于说谎的人,但因为所学专业的关系,说谎对她来说,只是一种演绎,她真的不是有心要冒犯逝去的紫鸣。  如果,老天爷愿意给她和紫鸣机会的话,她相信,她和紫鸣一定会成为很好的朋友。  不知为何?慕歌的话语,让张赫脸上的悲伤,又尽染上了好几倍。  黑色的眼瞳,像颗黑色的珍珠,瞧着,就像个深不见底的无底洞。他专注的望着照片里的紫鸣,似乎,在不知不觉中,便跌入以往的回忆里。  “是,真的很舍不得。鸣儿,你怎么可以?就这样丢下我不管不顾。难道你不知?你是我生命里的全部,少了你,就算让我拥有再多,也都只是枉然。”  张赫的目光空洞,满脸的黯然,短短的话语,让人听着,是那般的揪心揪肺。  话匣子就此打开,慕歌让自己进入一种感同身受的状态中,继而来和张赫深聊浅谈。  “鸣儿是那么的爱你,你也是她生命里的全部。她可以为了你,牺牲自己生命里的一切,包括生命。赫哥哥,我真的很想知道,鸣儿那么坚强的一个女子,怎么会走上自杀之路?真的想不明白……”  自身的感触越来越深,慕歌满脸哀伤的叹着气,八卦是每个女人天生的范,她有一颗八卦的心,但更多的是好奇与关怀。  张赫的未婚妻是怎么死的?在来之前,左溢已经调查得颇为清楚。  慕歌看见了,张赫的眼角已湿润,俗话说,男人流血不流泪,可想而知,男人是那般的不轻易掉泪。  但她眼前的男人,哭了,落泪了,可见,他心里的那份爱有多么的庞大。对自己爱人的离开,又是那般万分的不舍。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