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一百三十四章令人难堪的冷嘲热讽

第一百三十四章令人难堪的冷嘲热讽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146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3:54
    左甜所说的,和她一样都穿红色旗袍的人是谁?凭直觉,慕歌转过头看着自己左边的位置,她当真便看到了那位,同样穿红色旗袍的女子,天啊!竟然是言玲儿,和言玲儿比起来,她的的确确是黯然失色的。。  怎么会这样?都怪她刚刚没有好好的选选位置,竟全然没看清,坐在她左边的人竟然是言玲儿。  本来她想,反正这桌人都是左溢家的人,她就认识左甜和左溢的母亲唐雅尧,因此,她毅然决然的选择低调,便没把周遭的人都好好观看上一遍。  很快,慕歌又继续埋着头,消灭离她最近的食物,关于她现在的态度,她很明智的选择了,不闻不问。权当左甜的话是放屁就行,她一点都不想计较,她只想,平平安安的度过今天的婚礼,然后,能快点得知她母亲的手术结果。  想起,自己上次和左甜,还有唐雅尧的过招,慕歌就觉得有点后怕。不会真的要让她担负起整个家的家务活吧!结婚后,她和左溢,并不和唐雅尧她们住在一起。难不成?还让她每天专门过去当保姆,把家务活干完才能回家。  “柯儿的观察力真不错,妈咪也是这样认为的,可能是因为身份不同,所受父母的教导也不同,自然而然的,虽说同样是红色旗袍,但有气质的人穿起来就是好看些。”  看似不经意间的抬头,慕歌望向说话的唐雅尧,今天的唐雅尧,没有戴着一副墨镜,眼眸大大的,竟很细腻动人。虽说上了年纪,但身材依旧姣好,皮肤也见不着过多的细纹,再搭配上全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高贵气质,还真是保养得不错。  和那天晚上,她所见的唐雅尧相比,简直是天壤之别。  可能是场合不同,所以,她的婆婆唐雅尧故意呈现出不一样的自己。  或许是传闻有假,别人故意扭曲事实,她婆婆其实是个健健康康的正常人,根本就没患什么精神病?好吧!慕歌承认,她已经开始晕了。  别小看她楚慕歌的理智,其实,她很沉得住气的。继续吃东西,真可怜,本来就没什么胃口的她,还得不停的吃。  看慕歌很是沉得住气,完全没有要反驳的意思,倒让左甜和唐雅尧,开始有点气急败坏,果然是母女,她们很有默契,都不悦的想,这女人真够懦弱的,那天晚上的气势到那去了。  慕歌伸出去夹青菜的筷子,就这样,很碰巧的被另一双筷子给夹住了。  这另一双筷子的主人,便是坐在慕歌左边的言玲儿。  慕歌知道,此刻的言玲儿,肯定恨不得将她五马分尸,碎尸万段,最好能让她永永远远的从左溢身边消失。  竟然言玲儿这么能忍,她又岂有摊牌的份?这场好戏,当然得继续往下演,她能预料到结果,肯定分不出个胜负来,而是两败俱伤。  “学姐,你请。”  收回自己的筷子,慕歌朝言玲儿淡淡一笑,连眉眼间都只是淡淡的漠然,不亲不疏。  随即,言玲儿也收回自己的筷子,全然不买慕歌的账。她转过头,对身旁的唐雅尧听似委屈的说道。  “哎呦,干妈,怎么办?我本来很想吃这青菜的,但,被身份低jian的乌鸦夹过的蔬菜,味道一定变得很差,吃了会很倒胃口的。”  慕歌心想,听着如此发嗲的撒娇,才真会让人吃着倒胃口吧!  乌鸦能飞上枝头当凤凰,那是她有本事,她就权当是,某些人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好了。  如此大好时机,左甜又怎么会放过呢?  “妈咪,我们也不要吃,那盘被身份低jian的乌鸦,夹过的青菜。来,妈咪,我知道你最喜欢吃这超大龙虾了。”  随即,言玲儿也赶紧往唐雅尧的碗里夹上糖醋排骨,连忙附和着说道。  “干妈,你同样很喜欢吃的糖醋排骨。”  二话不说,唐雅尧便招来了服务员,一脸威严的说道。  “服务员,把那盘青菜撤下去,重新换一盘新的上来。”  服务员很识趣的点头哈腰,连忙把那盘青菜端走,她只是个打工的,她知道,这一桌人,她谁都得罪不起。  一唱一和的戏码,听着,真的很伤人心。  其实,这一桌,还有两个人,是慕歌所认识的,那便是上官尔和罗少阳,他们是男人,关于这场女人的战争,他们深知,还是选择沉默,明哲保身为妙。只要,不出人命。  同时,他们也深知,当慕歌成为左少奶奶后,这些口头上的冷嘲热讽,都是在所难免的,让慕歌先好好的适应一下,也不见得就是件坏事?  不经意间的目光,慕歌总算是发现了,上官尔和罗少阳这两大帅哥的存在,她内心深处,又找到了多一份安全感,她知道,有这两大帅哥在,她肯定能活着撑到这场宴席结束,突然,她发现,能继续活下去的感觉,真的很好很好。  言玲儿的话语,让慕歌意识到了一点,原来,受过好教导的女子,都很会拍马屁。听了这么多,好听的难听的话语,她始终保持沉默,置身事外。  宛若别人明嘲暗讽的那个人,不是她,与她无关。  慕歌不会献殷勤,不会对自己的婆婆唐雅尧说那些虚伪的好话,至少到目前为止便是这样。她始终觉得,对一个人好,更大程度的表现在于做出来。  况且,就算她委身自己,说些殷勤的话,讨好自己的婆婆,换来的结果,慕歌想,也只不过是另一种冷嘲热讽。  保持沉默,坦然自在的继续埋头消灭,那些被她夹过,吃了就会倒胃口的菜。  片刻后,打破沉默的人,是终于忍不下去的唐雅尧。至于言玲儿和左甜吗?她们正在很认真的思考,要说出什么更难听的话,才能让慕歌更加的难堪,无地自容。  “柯儿和玲儿真乖,不愧是妈的好女儿。真不知道,溢儿是怎么想的?放着玲儿你这么好的姑娘不娶,偏要娶个酒吧里的小姐。”  “家世背景更是糟糕得很,父亲死了就不说了,还有个躺在医院里,拖别人后腿的母亲,还真没见过,如此厚脸皮的人,竟然能这样一点羞耻心都没有的缠着我家溢儿不放。”  慕歌拿着筷子的手,不自觉的用力握紧。  她是酒吧里的小姐?她的家世背景更是糟糕得很?她的母亲拖别人的后腿?呸!她想,这个不分青红皂白的老太太,才是最没素质最美道德的人吧!  没错,她就是要缠着她家溢儿不放,想让她楚慕歌退出,把左少奶奶的位置让给言玲儿,门都没有。  捏紧了筷子,慕歌在心里不停的告诉自己,一定要忍住,一定不能爆发出来,不然,别人三张嘴她一张嘴,铁定会败得很惨的。  停顿了一会,见慕歌仍然不说话,唐雅尧真有点气急败坏了,她真没见过这么懦弱的女人,她心想,眼前这女人,怎么和那个沈荷晴相差那么多?  唐雅尧并没有转过头去看着慕歌,而只是稍微指了指她,随即说道。  “你,叫什么谁来着?听说,你现在还是个学生。而且,不仅是你母亲的医药费,还包括你的学费,再小到你身上所穿的衣物,都是溢出的钱。”  “如果换成我是你,我会很聪明的拿一笔钱乖乖滚蛋,而不是做着什么?乌鸦飞上枝头当凤凰的白日梦。姑娘,你在我眼里,就连个乞丐都不如,至少乞丐还懂得说上几句好话。”  “哦?不是,应该说,是连我养的那只狗青青都不如,怎么说?我给我家青青些好吃的,它还懂得摇头摆尾的?不像你,这位酒吧小姐,拿了我家溢儿那么多的好处,竟然像快木块,吭都不会吭一声。”  “反正今天,当着自家人的面,我唐雅尧把话搁这里了,我对你这个媳妇,是打从心眼里十二分不满意,也压根就不想认你这个媳妇。”  唐雅尧的话一说完,左甜又紧接着说道。  “真是够不要脸的女人,看来,我很有必要将我妈咪话语里的意思,再好好的解释一下。听清楚了,不要脸的女人,我妈咪说,你连个乞丐,连只狗都不如,压根就不配做我们左家的媳妇。”  “我想,我哥哥肯定是一时糊涂,才会娶你这么个不要脸的女人,如果我是你,就该马上挖个洞将自己埋起来。你好意思坐在这里,我都替你感到不好意思了。”  她到底怎么个不要脸法?就该受到这么些的唾弃。果然,不出慕歌所料,言玲儿马不停蹄的对唐雅尧撒着娇说道。  “干妈,你消消气,为这种不要脸的女人,气坏了自己的身体不值,我想,肯定是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不择手段,才会让溢哥哥一时迷惑,而娶了她这种没教养的女人。我相信,通过我们的劝说,溢哥哥很快就会明白过来的。”  听完这三个女人的一大番话,就算慕歌能再忍气吞声,上官尔和罗少阳也听不下去了。就在罗少阳正要开口替她打抱不平时,慕歌对罗少阳轻摇了摇头,且用眼神告诉罗少阳,她自己来,且她觉得自己能应付得了。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