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一百三十八章洞房花烛夜的背叛

第一百三十八章洞房花烛夜的背叛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101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3:56
    停顿了片刻,慕歌又继续说道。。  “还有,拜托,这是我们俩人之间的事情,请不要牵扯到别人的幸福,好吗?俗话说得好,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。毕竟,那还是对你忠心耿耿的手下,我觉得,左少爷你应该为他们祝福才是。”  话一说完,慕歌便拉着左溢往前面走去,并在他们所碰到的第一个路口,拐了弯,之所以这么做,是因为慕歌听到了李飞飞出来的脚步声,她不想让李飞飞知道,她的这份爱情,比想象中的要糟糕很多倍。  幸好,左溢很听话的被她拉着走,才不至于,真的陷入某种尴尬的画面中。  转了弯之后,左溢把慕歌直接拐进电梯里,并往他们今晚洞房花烛夜的房间奔去。只是想寻一个,能好好说话的地方。  来到房间里,慕歌坐在床上,左溢站着,直勾勾的对着她看,从左溢的脸上,慕歌瞧不出过多的情绪来。片刻后,微启薄荷唇,左溢开始回答慕歌刚刚的话语。  “有些人的爱值千金,有些人的爱一文不值,当然,你属于后者。我记得,我跟你说过,我娶你是因为我想把你捆在身边,好更加的肆意折磨,好让你感受到从未有过的痛苦。”  “记住,别真的爱上我,不然,你只会越发的痛苦而已。在我左溢的字典里,没有祝福这个词。他们的爱情,掌握在你的手上,我不是慈善家,更不是天使,不需要广撒下幸福。”  “在我眼里,只有,是不是?能不能?运用得上的棋子而已。女人,话我已经和说得很清楚了,你自己看着办?”  话落,不给慕歌反驳的机会,左溢便大步迈出,转身离开。  看着左溢离开的背影,慕歌没有勇气叫住他,可能是她有自知之明,知道就算自己喊出了口,别人也不会因此而停下脚步。  她整个人往后倾倒,直接躺在了大床上,望着白色的天花板,她的心,开始混乱起来。她不想做主导者,她不想把别人的幸福掌握在自己的手里,尤其是自己最好的闺蜜。她真心希望自己身边所有的人,都能够幸福。可惜,她也不是天使,没有广撒幸福的权利。  这个男人,霸道专横,习惯xing的把别人都当成自己棋盘里的棋子,随意利用,还要求别人,必须按他的意愿去做,不得有任何的反抗。  偏偏天意弄人,也或许,是命中注定?  她竟然无法自拨的爱上了这样一个男人。她知道左溢恨自己,却不知晓,那种恨,已抵达那种程度?但她却知道,自己对这个男人的爱,已经像个无底洞,没有深渊,那怕是万劫不复,明知会撞个头破血流,却仍然不想回头?也或许,是爱得太深,已无法回头?  她不再想说自己傻,每个人都有年轻的时候,都想轰轰烈烈,没有任何遗憾的好好爱一回。不然,也就不算年轻过。  拼了,谁让她真的爱上了呢?不就是个霸道专横的男人嘛!她楚慕歌一定可以把他驯得服服帖帖,不再霸道专横,不再冷酷。  某女,似乎已经开始陷入无限幻想中。嘴角处,是傻傻的笑意。  在她的幻想中,左溢正对她百依百顺,不仅陪她逛了好几条街,还帮她体贴的拎东西提包包,且笑得一脸和杨子皓那般的温和……  “叮咚,叮咚,叮咚……”  没有任何预兆,门铃声悄然响起。也把慕歌从无限美好的幻想中,重新拉回到现实里来,她轻撇了撇嘴,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从床上起身,来到昂贵的红木门边,通过猫眼,她看见了是一个服务员装扮的人,好像,是来给她送吃的。  朝着天花板抛了个媚眼,肯定是左溢,知道她饿了,还特意让服务员给她送吃的上来。她就知道,那个霸道专横的男人,其实是刀子嘴豆腐心。  她笑得天花乱坠的打开了门,抬头,瞧见的便是服务员笑得一脸亲切的脸,估计,她现在见到什么都觉得亲切?  欠了欠身,服务员便把吃的东西替她推了进去,且一一摆放在了沙发的茶几上,送走了服务员,看着那些吃的东西?慕歌咽了咽口水,心想,左溢什么时候这么了解她?竟然,都是她喜欢吃的?那她可就不客气了,怎么说?她也是今天的新娘,一辈子只有一次,怎么可以做个被饿着的新娘呢。  拿起筷子,她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,嘴里还含糊不清,不停的念叨着好吃。  虽然是同个师傅,所做出来同样的东西,可换了个环境,吃起来的味道却有很大的不同。刚刚在宴席的餐桌上,她也在不停的吃,却发觉,那些食物与她的味蕾所碰触出来的味道,都是苦涩的,让她真的很难下咽。  换了个环境,坐在柔软的沙发上,看着自己喜欢的偶像剧,没有别人在旁边的冷嘲热讽,还真是吃么么香。  生活,本就是该这个样子。  炎热的夏天,填饱了肚子,稍坐个片刻,再来个饭后甜点,冰冰凉凉的木桶雪糕,边继续看着感人肺腑的偶像剧边吃,妙哉妙哉。  只是,她怎么觉得越来越困?困到,手中的木桶雪糕不自觉的往下滑落,她竟然没有丝毫的意识该去抓住它,别让它滑落。  眼皮越来越重,直至,完全闭上。  今晚的月色,有些朦朦胧胧,就连繁星,都看起来格外的不清晰。  宴席中的男男女女,早已散去,毕竟与左溢都不是过于熟悉,但多少却还是了解他的脾气,因此,并无要闹洞房的念头。  就连左溢最好的哥们上官尔和罗少阳也离开了,他们心里都明白,今晚所谓的洞房花烛夜,注定了不会平静。他们自知,还是不要参与为妙,因此,便很明智的作出决定,闪人。  头,是乱糟糟的痛,满脸迷糊的睁开了眼,慕歌微微挪动了下身躯,可,她这一微妙的动作,引来的却是全身的酸痛。  不自觉的,她伸出自己的手,轻揉着自己的脑袋瓜,开始陷入回忆的念想中。  她记得,自己坐在沙发上边吃着木桶雪糕边看着偶像剧,不知怎么的?突然就觉得很困,然后,便直接睡了过去。睡过去后所发生的事情,她当真是睡了过去,脑子一片空白,没余下任何的回忆。  轻轻的抬眼,她环视着自己现在身处的环境。  不是在客厅的沙发上,而是在洗手间的浴缸里,难怪?她会觉得全身酸痛。  扭曲着身体,都不知道在浴缸里昏睡了多久,全身怎能不酸痛呢?  对,她到底昏睡了多久?还有,她又怎么会从客厅的沙发上,转移到洗手间的浴缸里?她可不曾记得,自己有梦游的习惯。  满腹的疑问,让慕歌强忍着酸痛,想到外面的世界一探究竟?  经过一番挣扎,她终于离开了浴缸,随即,她倚扶着墙壁,来到洗手间的门边,就在她准备拧开门的扶手,回到卧室里的时候。  却听见,外面传来女子娇媚的嬉笑声,还说着某些煽情的话语。且这声音,慕歌越听越熟悉。  她正准备要拧开门扶手的手,冷不丁的惊颤了一下。  慕歌整个人又开始恍惚起来,她脑子里是一片空白,甚至不敢去想,此时卧室里将是怎样的一幅画面?  她命令自己转了个身,让自己的后背倚靠在门上,此时无助的她,需要一个支撑点。  慢慢的,她从恍惚中重新清醒过来,外面女子的嬉笑声依旧。要知道,她楚慕歌一直都不是懦弱之人,她不允许左溢在洞房花烛夜的时候背叛自己,且还是在她的眼皮底下,更不允许其他的女人爬到自己头上去,除非她死。  重重的吸了口气,重重的深呼吸着,她是正牌左少奶奶,没什么好怕的?该害怕的应该是里面的妖媚女人。  对,就是这个样子的,现在才刚刚开始,她怎么可以退缩?  慕歌在心里给自己的答案是,绝对不可以退缩,不然,连她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,好一个破坏别人家庭的妖媚小三,看她怎么好好的收拾她,她可不是吃素的,没那么好欺负。  重新转过了身,重新把手置于门把之上,再次重重的深呼吸过后,她总算是拧开了门把,她从来都不是喜欢坐以待毙之人。  当她走过那扇门,看着卧室里那张红红火火的大床上,就在这么一瞬间,彻底诧异住了。 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,她绝对会让自己在洗手间里一直昏睡着,最好到隔天早上,一切都结束了,恢复成原本该有的模样,她才真正清醒过来,那该有多好?  可惜,时间不会倒流,没办法回到过去,那怕只是前一秒钟。  大床上,正性感娇媚的躺在她老公怀里的女人,正是这两年来,被她当成是唯一一个亲人的堂姐,楚慕言。  她用手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眸,她多么希望,其实是自己看错了,那个女人根本就不是她的堂姐,而是,她不认识的任何一个狐狸精都行。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