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一百四十章不就是取悦男人吗?

第一百四十章不就是取悦男人吗?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085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3:57
    左溢努力的克制自己,不把身上的楚慕言一把推开。。是,他很反感这个叫楚慕言的女人碰触自己的身体。为了让慕歌伤心欲绝,心如刀割,他做点小小的牺牲也是应该的,不是吗?  楚慕颜停止了身上的动作,其实,她根本就不怎么会取悦男人?要知道,左溢可是她第一个爱上的男人。某些热情如火,性感撩人的动作,都是她刚刚才现学的,也难为她了,几乎就是现学现做。  原本,她以为慕歌会伤心欲绝的夺门而出,然后彻夜不归,那么,今晚的左溢不正是属于她的了吗?  谁知?慕歌不仅没有伤心欲绝,脸上就连泪水都没有,且还笑得一脸的坦然平静。深呼吸,楚慕颜真的有点难以接受这样一个事实。  她该怎么做?要放弃了吗?要自知羞愧的夺门而出?  不,她不会这么做,爱上左溢是她活这么久以来,在几乎没有中的一件能让她燃起激情与拥有希望的事情,所以,她绝不能轻易的放弃。  慕言在心里告诉自己,豁出去了。  不就是取悦男人吗?有什么难的,外面那些酒吧里的小姐都能做到,她就不信自己会那么笨。  轻柔的回过头,慕言对慕歌温和一笑,温和的说道。  “慕歌,那你可要好好学着点哦!希望以后,你能让溢满意才是。”  慕歌早就在心里发狂了,听完楚慕颜的这番话,内心便已经抵达神经的状态,这真的是她记忆中的堂姐吗?这么不要脸的话竟然都说得出来,她真的好想冲上去,恶狠狠的扇楚慕言掌。  是该说楚慕言太会伪装呢?还是该说她自己太过于愚蠢?才会一直被蒙在鼓里,纵使心里有万般的想爆发与崩溃,但,她也要努力让自己看起来稳若泰山,这是第一仗,她绝对不可以败。  慕歌在赌,左溢心里到底有没有那么一丁点的喜欢她,或者是,只留恋于她的身体。  慕歌知道左溢恨自己,所以,左溢对她的报复,她一一照单全收。  她只是想,用自己的爱,来化解这对她来说,还是属于有些莫名其妙的恨。  对楚慕言轻点了点头,慕歌脸上淡然如水的笑颜依旧,说道。  “会的,我会好好看着,好好学着,以后一定会让我的老公感到满意。”  跟着两个下jian的人,干些有点下jian的事,不正刚刚好便是合乎于情理之中吗?别人想玩,她那有不奉陪到底的道理。  重新转过头,慕言的手有些颤抖,欲要去解开左溢白色衬衫的其它钮扣。  却没想到,手被人紧紧握住,且被无情的抛开。随即,冷漠的话语便传入楚慕言的耳里。  “我累了,我叫司机送你回去。”  听完左溢如此冰冷的话语,慕言有了好几分钟的愣然,随即,是满脸的失望,她正试图欲要说点什么?或者是做点什么?可当她的眼,对上左溢那双千年寒冰的蓝眼时,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?  她听见自己的心,‘砰,砰,砰……’的直跳个不停,如此有魅力的一个男人,她楚慕言绝对不会轻易放手,左溢,你一定会是我楚慕颜一个人的。  但,来日方长,她很明智的选择了暂且先闪人,她不能给左溢留下一个坏坏的印象。轻点了点头,她像只温顺的小猫咪那般说道。  “好,那溢你好好休息,我先回去了,随时恭候你的电话。”  看完这一幕,慕歌知道自己赌赢了,左溢的心里,肯定有她存在的位置。  见慕言已经把自己整理好,且从床上起身,慕歌也缓缓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脸上不卑不亢的笑颜,还真人心生佩服之情。  她浅褐色的眼眸是看着左溢,但所说的话却是对慕言说的。  “慕言姐姐,那我送送你吧!虽说这次教导不成,但我还是应该好好的谢谢你,给了我这么大的一个惊喜。”  微挪着脚步,慕言满腹的依依不舍,但她相信,她和左溢独处的机会,往后一定还有许多许多。  慕歌跟随着慕言的步伐,一脸的平静。有谁知道?其实她此时此刻的心里,是万般的波涛汹涌,与五味杂全。  总算是走出了房间,来到电梯门口,慕歌松了口气,她终于不用再继续虚伪下去了,回忆起刚刚的一幕幕,她还是会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。  终究,是慕歌按耐不住,打破了沉默。  “慕言姐姐,你怎么可以这么做?怎么说?他也是你妹妹我现在的老公,就连兔子,都知道不能吃窝边草的道理,难道?你会不明白。”  “慕言姐姐,我觉得你变了,变到今天晚上的你,让我感觉这根本就不是你?”  这些道理慕言都懂,她也想得到很多很多人的祝福,她也不想被冠上一个抢自己妹妹老公的小三名号。可是,她真的没办法,谁让她爱得如此之深,已跌进万劫不复的深渊?  她想得要左溢的人,更想要得到左溢的心,她希望,左溢的一切全都会是她的。  更是那么迫切的希望,能穿上婚纱当左溢的新娘,然后,与左溢幸幸福福的白头偕老、  收敛起自己某些情绪,慕言让自己笑得,要多温柔就有多温柔,等在一旁的慕歌,急躁得都想要打120了,还好,慕言总算是缓缓的开口说道。  “慕歌,我知道,其实你和我一样,都深爱着溢。都希望他能是属于我们自己一个人的,但你要明白,像溢那么优秀的一个男人,怎么可能只专属一个女人。”  慕歌的泪水,缓缓的从眼角涌出,缓缓的滑落。  楚慕颜跪在了她的面前,还紧紧握住她的双手,一脸梨花带泪的委屈样,柔声柔气,蕴含着万般祈求的说道。  “慕歌,慕言姐姐真的很喜欢溢,你就帮帮我好不好?我愿意做溢的情人,只要能呆在溢身旁,不管给我一个什么样的身份?我都愿意。”  慕歌的心,此时此刻,不是痛如刀割,而是像被千万支小针时不时的扎着,那种痛,是隐隐约约的。恰恰,却才是万般折磨人,让人着实的受不了。  知道吗?跪在她面前的,是她被自己的伯母打后,满脸关怀,默默帮她擦着药的慕言姐姐。是她被罚饿,偷偷往她房间里的隐秘地方,藏吃的东西的慕言姐姐。是她家务干不完的时候,宁愿顶着视死如归的压力,也要帮她一起干家务的慕言姐姐。  还记得有一次,她因为回来得晚,门被她大伯母反锁了,当时她真的很害怕,是她,她的慕言姐姐帮她偷偷的打开门,却被她的大伯母发现,最后被罚着一起在外面过了一夜。  往事一幕幕,开始在她的脑海里重映。慕歌的泪水,怎么止也止不住?  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?如果,她现在没有嫁给左溢,或许,她会放弃?但是,没有这种如果。  不动声色的从慕言手中挣脱出自己的手,她把慕言从地上扶了起来,浅褐色的眼眸里,有着的是看不清的迷离。  为什么非要她在爱情和亲情之间选择一个?老天爷,你的眼睛是不是一不小心合上了?还是因为太小,看得不清楚。  倒吸了口气,缓解好了自己的情绪,慕歌才总算是找回了属于自己的声音。  “慕言姐姐,爱情并不是别人的帮助下就能得到的,如果溢的心里有你,且他爱的人是你,那我甘愿放手,但如果,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,那对不起,慕言姐姐,怎么说?我现在也是溢的妻子。或许,我们都该好自为之吧!”  “在溢的眼里,我是他恨的人,就算我想逃离,也不见得就可以真的离开。慕言姐姐,你该知道,溢的身旁美女如云,而且,都不是能小撇的。”  “如果可以,我希望慕言姐姐你可以让自己的心转个弯,在对的时间去遇到那个对的人。溢确实不是那种,会专属于一个女人的男人。既然明知道是深渊,又何必还要义无反顾的往下跳呢?”  女人,就总是这么的傻,那么轻而易举的,就在爱情里迷失了自我。  话落,慕歌便转身离开,因为,这是她的慕言姐姐,所以,她没有恶狠狠的扇对方掌。  她多么希望,今天晚上过后,慕言还会是她以前的那个慕言姐姐。  就在慕歌走到转弯处,突然又想起什么事情似的,她停下了脚步,对身后的慕言听似不经意的问道。  “慕言姐姐,我想知道,今天晚上我为什么会从沙发转移到洗手间里?”  慕言冷笑一声,既然她的委曲求全换不来别人的一丁点施舍,那她又何必自找苦吃呢?在爱情面前,果不其然的,所有丑陋的东西都会原形毕露,亏她以前还对慕歌那么好,统统都是忘恩负义的家伙。  她高傲的抬起自己的头,不再温柔似水,而是一脸的锋芒。其实,从小到大都是这样,凡是她楚慕言想要的东西,她便一定会得到,那怕是不择手段。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