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一百四十一章身中媚药的左总裁

第一百四十一章身中媚药的左总裁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062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3:57
    更何况,这一次是爱情,慕言已经认定,这辈子,只有左溢能配得上她,所以,她必将会全力以赴,慕歌,云青杨,言玲儿,还有什么王果果?她统统不放在眼里。。  而她之所以时常摆出一副温顺的模样,那只能说明,她对那件东西,一点兴趣都没有。  慕言说话的声音,传至慕歌的耳里,竟让慕歌心生寒意,她从没见过,自己的堂姐如此冰冷的一面,原来,平常看起来特温和的人,很有可能,才是最虚伪,隐藏得最深的一个。而慕言的话语,甚至让慕歌。  “这个嘛?其实很简单,我只是在你的饭菜你添加了点小小的药物,别忘了,我学的可是医学专业,而且现在,从事的还是这个专业的工作。”  “吃了饭菜后,很快,你便觉得困了,一不小心就睡着了,再将你从沙发转移到洗手间里,更是小菜一碟。”  “亲爱的慕歌妹妹,既然你敬酒不喝想喝罚酒,那我们就公平竞争,看谁斗得过谁?友情提醒,你慕言姐姐我,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。”  慕言冷冷的笑着,还冷冷的瞥了慕歌一眼,刚好,电梯来了,她和慕歌挥了挥手,说了一句。  “慕歌,好好享受今晚的新婚之夜,谁也料不到,明天会发生些什么事?”  便踏进电梯里,慕言的脸上,眼里所绽放着的锐利光芒,着实让慕歌呆呆的愣了很久,原来,一直都是,天外有山人外有人,一山还比一山高啊!  她现在能做的,便是打起十二分精神迎战,绝不能坐以待毙。至少,她还能近水楼台先得月,搞定里面的男人,她就等于搞定了全世界。  她始终相信,时间能冲淡一切,总有一天,暮然回首,她和楚慕言的关系,还是会如同以前的那般美好。  最后望了眼电梯紧闭着的铁门后,慕歌便大步迈出往前走,从今天开始,她的身旁,将会真真正正的多了一个他。  当慕歌再回到卧室时,没有见着左溢的人,倒是洗手间里,传来哗啦啦的水声,相似的场景,只是心情,相差了十万八千里,以前是害怕,所以度秒如年,而此时此刻,却是因为激动,还夹带着一丝丝的期盼,却也同样的度秒如年。  慕歌让自己的脑海里,暂时抛却了过去的部分回忆,想把今晚,当真看成是自己与左溢的洞房花烛夜。  不自觉的,两朵美丽的红晕飞上她的双颊,她隐约知道,她该为自己找些事情来做。打开衣柜,看着里面琳琅满目的性感情趣睡衣,无法控制的,她的脸更红了,  片刻后,她才终于选定了一件,看似最不暴露,其实还是挺暴露的睡裙。  刚好,洗手间里的哗啦啦水声也停止了,说明,里面的左溢已洗好了澡。  当左溢从洗手间里走出来,慕歌便用最快的速度飞奔着步入洗手间里。她是在害羞,她不想让左溢看到她手里的睡裙,那多不好意思呦!  左溢只是望了慕歌的背影一眼,然后,整个人便往床上一躺。现在的他,连死了的心都有,全身上下难受至极,明明感到无力,但,当他想到某种事情的时候,全身上下却又在瞬间充满力量。  正在洗手间里的慕歌,很快就把澡洗好了,可当她穿上那件睡裙之后,便迟迟不敢推开洗手间的门,而试着步出去。  她满脸通红的看着自己,不停的自言自语道。  “这么lu点,简直就是羞死人了嘛!怎么办?怎么办?我不敢穿出去见人啦!不对啊!外面就只有一个人,一个要和我相依相伴过一生的男人。”  “豁出去了,反正迟早,都会有这么一天,我可不能被左溢说成是一个很没有情趣的女人。楚慕歌,加油,我相信你一定可以让他左溢,有一种魂萦梦牵的感觉。”  最后的最后,经过万般思衬,慕歌还是决定先披上浴巾,然后再出去。  终于,她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,左溢正躺在床上背对着她。  她在心里奸笑,幸运女神姐姐终于眷顾她了,慕歌立马爬上床,脱掉了身上的浴巾,将自己掩盖在被子之下。  就在她伸出手,准备关灯的时候,被子突然被掀开,随即,一块很大的烫山芋便往她身上一压,让她的手怎么也够不着灯的开关处。自然而然的,她与那块烫山芋四目相视。  当她望着男人那双燃着熊熊大火的蓝眼时,心里一颤,左溢这状况,她有点再熟悉不过,因为,她已经中过两次招了。  不是吧!他左家总裁竟然也会中了别人的药,情不自禁的,慕歌竟然轻声笑了出来,完全忘记了,自己身上那件lu点的睡裙。  男人就不一样了,他死死的盯着慕歌身上的睡裙,不仅眼里,心里,脑海里,乃至全身上下,那莫名的热火拼命的冒着,温度越来越高。  好吧!终使他平常再怎么的冷酷,说话再怎么的冰冷,蓝眼里再怎么的天寒地冻,可此时此刻,他真的很想瞬间释放出自己的热情,而且是,能有多热情就多热情,他真的,快忍受不了。尤其是身上的可人儿,还穿了一件如此的睡裙。  像一朵,绽放在黑夜里的紫色蔷薇,优雅性感中透着一丝丝的冰冷,怎能?不叫人为之疯狂。  紫纱轻如薄翼,穿上的感觉,其实与不穿没什么两样?  的确lu点,胸前的性感,隐隐约约可见,凝如白雪的肌肤,更是被衬托得越发的楚楚诱人。  这些,都只会更让左溢为之疯狂,完全将所谓的理智抛却脑后,只剩下,慕歌这张羞答答,看似樱桃般嫣红的小脸。  还有那笑声,听起来,是那般的悦耳,触动人心。  此时的左溢,是个男人,且就单单只是个男人而已。  慕歌的笑声越来越小,其实,她还满能体会左溢现在这种迫不及待的痛苦,不过,至少左溢是幸运的,因为,自己就在他身旁。  左溢的身体很是滚烫,像有火在燃烧着,不自觉的,男人身上的火,也覆盖到了慕歌的身上,让她也觉得热情如火了起来。  互相看着对方的眼眸,都开始变得模糊迷离起来,身上有种**,或许在下一秒钟便会爆发,是的,男人和女人都需要对方。  艰难的咽了咽口水,慕歌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,终究,她还是抵不过自己的好奇心,蠢蠢欲动的对男人问道。  “左溢,真没想到,你也会有被人下药的那一天,而且,看你这模样,似乎这药效不浅哦?说吧!是被那个狐狸精所下的药?”  有一段回忆,在左溢的脑海里飘过。  就在刚刚,已经要散席的时候,上官尔和罗少阳硬是要他多喝一杯,而且,那杯酒还是他俩人提供,然后硬塞到他手里的。  当他喝完了酒,上官尔和罗少阳都笑得有些奸诈,有些猥琐,还有些得瑟。  今晚,上官尔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,“我相信你今晚的新婚之夜,一定会无比的波涛汹涌。”  而罗少阳所说的最后一句话是,“对,十足的春梦了无痕。”  很明显的,他身上这药,就是这两个家伙下的,除了他们,估计也没谁有这样的胆子了?敢给他左溢下药,岂不是自找苦吃吗?都没那么傻。  他整个人倚靠在了慕歌的身上,薄荷唇轻扬,男人有些许沙哑,且富有磁xing的嗓音,在慕歌耳旁低喃,弄得她的耳朵,痒痒的。  “女人,你先帮我把药解了,我就告诉你。”  好暧昧的姿势,好暧昧的语言,就连灯光,都是那般的暧昧。如此的新婚之夜,可以说,是有了新婚之夜该有的特征了吧!  满脸的桃花嫣红,慕歌还来不及回答男人的话语,玫瑰红唇就被夺去了自由。  男人的吻,狂野且霸道,此情此景下,会让女人越发的陶醉。  她的手,不自觉的圈在男人的脖子上,她试着放开自己,与男人的吻缠绵在一起。  有人说,男女之间的**,绽放在彼此相爱的人身上,其实,是精灵所下的一个圈套,不妨一起沦陷。当爱一起抵达巅峰时,那便会是真正的**。  “女人,你好美。”  从意乱情迷的男人口中说出来的赞美,似真似假?但此时的慕歌,她信了,所以,这便是真的。左溢说她好美,怎能不让她本就激动的心情,越发的激动起来。  男人的吻,开始往下转移,落在了她白皙的脖子上,男人的力度是颇具温柔的,因此,落在脖子上的吻,有点湿,还有点燥热。  像一把无声无息的火,将慕歌身体里的**都市不断升温燃烧,此时慕歌有种感觉,便是想陪着男人一起爆发。  情不自禁的稍微扭动了下身躯,女人满脸的娇红,男人湿热的吻,竟落在她性感傲人的蓓蕾上,这种感觉,不仅身体上痒痒的,就连心里也是痒痒的。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