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一百四十八章花容失色的沈荷晴

第一百四十八章花容失色的沈荷晴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130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4:00
    左溢的脸,刹那间阴沉了下去,轻皱了皱眉头,他怎么可能会称呼慕歌的妈咪为妈咪呢?冰冷得彻骨的说道。  “注意时间,等会你那杯媳妇茶递晚了,后果自负。”  左溢的话一说完,便转身,大步的离开,他是存心不给慕歌任何答话的机会,让一脸目瞪口呆的慕歌,觉得很是莫名其妙。  她当然知道,那杯媳妇茶递晚了,后果会很严重,她注意一下时间便是,这男人,有必要发这么大脾气,丢下她一个人嘛!怎么说?这也会是左溢和自己母亲的第一次见面,不是吗?  莫名其妙的男人,肯定是刚刚,脑袋瓜一不小心,被门给挤了。  是床上人儿的咳嗽声,把慕歌从愤愤不平的情绪中,拉回到现实来。  她奔向自己母亲的床边,紧紧握住自己母亲的手说道。  “妈咪,我是小慕歌啊!你只要一睁开眼眸,就能马上看到我了。”  果然,几秒钟后,沈荷晴缓缓的睁开自己的眼眸,有点傻愣愣的看着慕歌,毕竟做了两年的半植物人,需要时间,好好的整理一下,有些许支离破碎的回忆。  “妈咪,你终于醒过来了,小慕歌终于可以和妈咪你好好的聊聊天,小慕歌真的很想很想吃妈咪你做的酸辣土豆丝。这实在太好了,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?”  看着慕歌激动兴奋的俏模样,沈荷晴笑了,虽然,笑得有些许苍白,但看在慕歌眼里,她真的觉得已经很满足了。  她真的很感谢左溢,帮她治好了自己母亲的病,让她重新有了属于家的感觉,她很用力的握住自己母亲的手,生怕一不小心,自己母亲的手,便会溜走,然后,梦醒了,赤luoluo的告诉她,这只是个梦而已。  忍不住的,她泪流满面,慕歌是真的打从心眼里感受到了幸福,感受到了自己是何尝的幸运,还感受到了老天爷深深的眷顾。  “小慕歌,不哭,妈咪这不是好好的吗?以后,妈咪就能和小慕歌时不时的好好聊聊天。小馋猫,妈咪一定给你做酸辣土豆丝,不哭哦!不然就成小花猫了。”  慕歌估计自己,早就成小花猫了,不过没关系,不是有左化妆师在吗?她相信,左化妆师补妆的技术,一定也不会差到那里去?  其实,沈荷晴的眼角,也早就被泪水浸湿,她知道的,一直知道的,慕歌为她,肯定受了很多很多的苦。所以,她一直都不舍得丢下慕歌不管,那怕手术再怎么疼痛?她都告诉自己,一定要熬过去,因为,还有她的小慕歌一直在等着她。  慕歌伸出自己的手,轻柔的拭去自己母亲眼角的泪,声音沙哑的说道。  “妈咪,小慕歌不哭,那妈咪你也不要哭好不好?我不仅要吃妈咪所做的酸辣土豆丝,我还想妈咪你弹钢琴给我听,只要妈咪好好的,小慕歌便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,妈咪,你饿了吧!吃粥好不好?”  慕歌脸上的笑颜,落在杨子皓的眼里,是那般的晶莹剔透,就算不能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,但能见到自己所爱之人笑得如此开心,他便也该感到知足了。  “伯母刚刚醒过来,吃些粥是最好的选择。”  回头,慕歌便看到端着粥,笑得一脸温和的杨子皓,天使,估计就都是这个样子吧!随即,她对杨子皓绽放出大幅度的甜美笑颜,让人瞧着,真能甜到心窝里去,眼看杨子皓便要走到自己身旁,慕歌便也站了起来。  “杨医生,谢谢你,我真的不知,该怎么感谢你才好?”  罢了,他杨子皓所要的感谢,她楚慕歌给不了,刚刚看到,慕歌站在左溢身旁,那般俏皮幸福的模样,他就知道自己,无论怎么努力?都会被踢出局。纵然心里的痛,依旧未减半分,但他还能怎么样呢?  何不?默默守候,让时间来抚平自己心里的伤口。  爱情就像一个天平,想要平衡,最牢固的基础便是彼此相爱,如果少了这个基础,不仅要费尽心思,吃很多的苦头,而且结果,还极有可能会是伤痕累累的枉然。  因此,现在的杨子皓,只能继续温和的笑着,且把手里的粥,递到了慕歌的手上。  “这是我作为一个医生应该做的,不用这么客气。”  慕歌再次往床上坐了下去,她边轻轻的搅拌着碗里的粥,边替沈荷晴作介绍道。  “妈咪,这位是杨医生,你的手术之所以能如此成功,全都是杨医生的功劳。”  沈荷晴望着杨子皓的眼里,不自觉的又多了几分好感,还有,满满的感谢,脸上的笑颜,也更深了。  “杨医生,真的是太谢谢你了,给你添了这么多的麻烦。”  被沈荷晴这么望着,杨子皓颇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,笑得如沐春风的说道。  “不麻烦,伯母,你不用这么客气,这些真的是我应该做的。伯母你的手术很成功,只要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,身体就没什么大碍了。那,我先去忙了,伯母你好好休息。”  沈荷晴笑着点了点头,她对杨子皓的印象越来越好了,人不仅长得帅气,还如此温和,彬彬有礼。她深知,现在这个社会这么好的小伙子不多啦!  和沈荷晴,还有慕歌礼貌xing的道别后,杨子皓让自己尽可能保持正常的走出病房,天知道,他现在心里有多么的不是滋味?  杨子皓走后,慕歌便开始喂沈荷晴吃粥,自然而然,俩人聊起了天。  率先打破沉默,开始话匣子的人是沈荷晴。  “这粥挺清淡的,妈咪喜欢。小慕歌,别以为妈咪昏睡了两年,就什么都不懂了哦?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。”  听完沈荷晴的话,慕歌一脸的迷糊,她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懂得了什么?要知道,这两年来发生太多事了,但她不打算现在就一一和自己的母亲说明,毕竟,自己的母亲才刚苏醒,还是不要受到任何的打击才好。  “妈咪,你懂得了什么啦?有什么问题?妈咪你直接问出来便可。况且,妈咪你知道的,小慕歌一直都是坦白从宽的好孩子,”  慕歌边继续喂着沈荷晴喝粥,边调皮的挤眉弄眼,当真像个长不大的小女孩。  看着慕歌如此的笑颜,沈荷晴故作一脸的严肃认真,一本正经的问道。  “小慕歌,你是不是谈恋爱啦?而且,对象就是刚刚那个杨医生对不对?”  一脸的愣然,慕歌倒吸了口气,她该承认,杨子皓的确是做女婿,做老公的很好人选,但她母亲,也不必这么快,这么直接的就把话说出来吧!  轻皱了皱眉头,慕歌觉得,有些事情,她现在还是该对自己的母亲实话实说的好。一个谎言的开始,必定要用更多的谎言来圆第一个谎言,她不想那么累,也不想刻意的欺瞒自己的母亲。  “妈咪,我不仅谈恋爱,还结婚了,但对象,不是刚刚那位杨医生。妈咪,听医生的话,先好好养好身体,然后,再好好的见一下你的女婿。”  听完慕歌的话,轮到沈荷晴是一片愣然,她真的没想到,在她昏迷的这段时间里,她的女儿,竟然结婚了。  片刻后,沈荷晴稍微理清了下思绪,她慌忙拽住慕歌的胳膊问道。  “小慕歌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你的学业不是还没完成吗?怎么就结婚了?对方是谁?告诉妈咪,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?”  她怎么可能告诉自己的母亲,是因为要治好她的病,所以,自己才不得不拍卖初夜,不得不将自己这么快便推入婚姻的坟墓中,幸好,她现在是真的喜欢上了左溢,是真的想和他相依相偎过一生。  慕歌也正在努力理清自己的思绪,她在想,该把话怎么讲?才不会让自己的母亲受到刺激。她要让自己的母亲好好的,不再受到任何的伤害。  一直躲闪着沈荷晴急切的目光,碗里的粥已见底,慕歌才不得不开口说道。  “妈咪,你先放轻松,别激动,听我慢慢跟你说明。虽然我已经结婚了,但我还是可以继续完成我的学业。妈咪,现在读大学结婚的姑娘们多得是,你女儿我只是那茫茫人海其中一个而已,甚至可以说,这已经是二十一世纪的一种流行来着。”  “我爱他,所以嫁给了他,他是A市赫赫有名的左氏集团的总裁,左溢。虽说,他不像刚刚那位杨医生那般好脾气,但,很有男子气概,总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,将我救于水火之中,妈咪,我相信,你也一定会喜欢上他的,只是,需要些时间好好去了解而已。”  满脸的花容失色,沈荷晴本就苍白的脸,瞬间显得比白纸还要苍白。着实把慕歌吓坏了,她轻摇着自己母亲的肩膀,急切的说道。  “妈咪,你没事吧?那里不舒服?我现在就帮你叫医生。”  就在慕歌准备要按下服务铃的时候,沈荷晴总算是缓过了气,很是虚弱的对慕歌说道。  “小慕歌,不用叫医生进来,我休息一会就好,不用担心。”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