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一百四十九章老公,让你久等了

第一百四十九章老公,让你久等了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070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4:00
    慕歌满脑子的迷糊,她真不知道为何?当自己母亲听完她刚刚讲的那番话时,会有现在如此的反应,她自我感觉,自己并没有说出任何会伤到沈荷晴的话语啊!  “好,我先不叫医生,但妈咪你总得告诉我,为什么你的脸色会突然变得这么苍白?我这到底是说错了什么?”  沈荷晴很努力的控制着自己,她让自己先什么都不要想,有些人,有些事情,注定了是要遇见,想怎么躲也躲不过?她现在能做的,便是先好好的冷静下来,然后再好好的从长计议为妙。。不过,她心里千万分的明白,她不能让慕歌受到丝毫的伤害,绝对不可以。  轻摇了摇头,沈荷晴对慕歌勉强的笑了笑,这笑颜,和刚刚比起来,真有着天壤之别。很是勉强,有点难看。  “小慕歌,没什么?妈咪只是觉得惊讶而已,真没想到,一觉醒来,我的小慕歌竟然结婚了。放心,妈咪会好好的养好身体,然后,好好的见一下我这位女婿。对了,小慕歌,你婆婆的芳名是不叫唐雅尧?”  慕歌惊愣的点了点头,她开始觉得不可思议,怎么自己的母亲?会知道她婆婆的名字,按理说,她们应该未曾见过面才是?  “是啊!妈咪,我婆婆的名字就叫唐雅尧,怎么?你们以前认识。”  沈荷晴拼命的控制住自己,她的双手紧握成了拳头模样,现在的她,什么都不想流露给慕歌知道?事情会发展成今天这模样,她需要冷静的想一想,接下来该怎么做才好?  她深知,现在的自已,已不再是年轻的小姑娘,她的丈夫景天也不在这个世界上了,没人再宠着她,以后有什么事,就只能靠她和慕歌相依为命的过了。  慕歌看得出来,自己的母亲是在祥装平静,但,如果自己的母亲,现在不愿意把事情的原委告诉她,那她也不会多问,她想,自己该知道的时候便会知道吧!如果过于强求还不见得就是好事。  沈荷晴不知道自己还能祥装多久,因此,无何奈何之下,她只能对慕歌下了驱客令。  “不算认识,只是曾有过一面之缘,小慕歌,妈有点累了,想好好休息休息,你先去忙你的吧!记得,再来看妈的时候,把妈的那位女婿也一起带过来。”  慕歌笑得淡然的点了点头,脸颊上多了一抹似有似无的红晕,听似有点害羞的说道。  “好啊!那妈咪你好好休息,等你再次醒过来的时候,就能见到你的女婿了。”  话落,慕歌还很细心体贴的帮沈荷晴盖好了被子,看着沈荷晴缓缓的闭上眼眸,渐渐进入睡眠的状态中,她才缓缓起身,一脸满足的离开。  没有人知道,也没有人能真正理解,她此时心里有多开心,有多满足,能见到如此健健康康的母亲,是她憧憬了两年的梦,现在,梦终于变成了现实,她会尽自己所能,让这个梦一直都是现实。  离开了病房,当慕歌看见左溢那张苦瓜脸的时候,心里开始大声的嚷嚷,完蛋了,完蛋了,她忘记把握好时间,现在都十点了,她的那杯媳妇茶,应该很难递上了。敲她这脑袋瓜,一碰到高兴的事情,便容易遗忘掉其他的事情。  “亲爱的老公,对不起嘛!让你久等了。不过,你既然在病房外面,为什么不进去?难道,你是在怕见自己的丈母娘大人?”  左溢已经大步迈出往医院门口走去,慕歌不知道自己迟到,将会受到唐雅尧怎样的故意找茬?但他知道,所以,情不自禁的,他就想把伤害降到最低点。  他不想去矛盾惆怅,因此,他刚刚才会故意不进去病房里见沈荷晴。  左溢发现,他已经越来越管不住自己的心了。可是,眼前的局面,却恰恰就如他棋局上所计划的局面那般。  他是用走的,但慕歌就得用跑的,不然,慕歌很难跟得上他的步伐。  慕歌在心里暗骂左溢的冷血无情,喜欢乱发脾气,乱闹别扭,还高傲自大,毫不理会她所说的话语。每个人的心思都是属于自己的,但如果你不说出来,别人又怎么会明白呢?  别傻,因为别人同你一样,也没有读心术。  重新坐回到车上,司机依然是闵俊泰,慕歌深知,做个司机也不容易啊!一整天里的大部分时间,或许都处于默默的等候中。  车子开始在路上疾速驰奔,慕歌恶狠狠的瞪了左溢一眼。故意拉近了自己与左溢之间的距离,且压低自己的声音说道。  “左溢,你走那么快赶着去投胎啊?还有,刚刚为什么不去见我的妈咪,难道,你是打算永远都不见吗?是你自己自卑不敢见我妈咪,还是觉得没必要见啊!如果你继续逃避问题的话,小心,我把你直接从车上踢下去。”  听完慕歌的话,左溢的蓝眼轻轻眯起,眼前这女人的伶牙俐齿他已经习之为常了,不过,这么嚣张外加威胁的话语还是第一次听到,能把他左溢直接从车上踢下去的人,估计现在还没出生吧!  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,他用自己的中指和无名指,轻而易举的将慕歌光洁的下颚抬起,且不冷不热的说道。  “女人,你的口气未免太大了?是不是被气疯了?开始说胡话。等会你就知道,我这么急着离开的原由。至于我为何不进去见你的妈咪,原因很简单,我是怕你妈咪见到我之后,再一次晕过去。”  听到左溢如此的解释,慕歌的心里,觉得特别不舒服。  难道,是她太天真了吗?她原以为,左溢会和自己的妈咪相处得很好。  或许,是她想太多了吧!她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,才缓缓的开口说道。  “我现在采用的是吓唬策略,怎么样?把你华丽丽的吓到了吧!我知道啦!去迟了,你妈咪肯定会刁难我,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,火来水挡。”  “不过,我不懂,为什么我妈咪见到你会再一次晕过去?刚刚,和我妈咪聊天,我总感觉怪怪的,但我又不知道怪在那?”  冷笑一声过后,左溢饶有兴趣的说道。  “吓唬策略?就你这身板,还吓唬策略,估计没吓唬到别人,先把你自己给吓唬到了。有些你一直想知道的事情,很快你就会知道了。还是那句话,别多问,因为那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。”  很快她就会知道了?瞬间,慕歌不知道自己是该喜?还是该悲?  是,她一直都很想知道左溢为何如此恨自己?但相反,她也一直都知道,那个真相一定不是美丽的。照目前的情况看来,难道?和自己的母亲有关。  心里开始泛寒,她怎么越来越觉得没有安全感?  不,她的猜想一定是错误的,怎么会和自己的母亲有关呢?自己的母亲一直昏睡着,而且,在她的印象中,母亲是那般温柔高雅的一个人,尤其是弹钢琴给自己听时的模样,光芒四射,就像精灵国里最高贵的公主。  人总是喜欢猜想,一直不停的猜想,当最不愿意见到的真相呈现在自己的猜想里时,便宁愿捏紧拳头去自我麻醉,也不愿意接受这个猜想可能会变成的事实。  慕歌的手心里开始冒冷汗,她继续在心里自我麻醉,她告诉自己,自己的母亲绝对和这件事情没有任何的关系。对,一定是她想太多了。  她努力的张了张嘴,她想用聊天的方式来阻止自己的胡思乱想。  “我这身板怎么啦!我说话的语气便足够将你吓唬倒了,不见就不见呗!我妈咪还不稀罕见你呢?人长得丑就算了,还整天摆着一张臭脸不知道给谁看?不过,倒还挺有自知之明的,知道我妈咪见到你之后,会被你的长相吓晕过去。”  轻挑了挑眉,左溢一脸拽拽的说道。  “幼稚,我懒得和你这种幼稚的人斗嘴,别说话,别影响我闭目养神。”  看着左溢真的处于闭目养神的状态中,某女只能在旁边一脸狰狞的咬牙切齿,不过,注意力倒是很成功的被转移了。  其实,慕歌更喜欢看左溢睡觉时的模样,很安静,恍惚间,让她感觉左溢像个长不大的孩子,那么需要别人捧在手心里疼。  左溢是她的老公,是她要相依相偎过一辈子的人,自己不疼他?谁来疼他呢?  不管等会,她的婆婆怎样刁难自己?她都会笑着挺过去,尽可能的不和自己婆婆顶嘴,她答应过左溢,会好好的善待他的妈咪,绝不把唐雅尧气晕过去。  一路上,慕歌在心里,不停的给自己加油打气,笑一笑,咬一咬牙,都会过去的,其实人生,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。  眼一闭,不睁,不就过去了吗?  车子驶入一栋独立且万般豪华奢侈的别墅里,这还是慕歌,第一次来她婆婆唐雅尧的家。  华丽丽的外表纵使再怎么迷人?也会被冷冷清清的内在所覆盖。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