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一百五十一章拜托,轻一点啦!

第一百五十一章拜托,轻一点啦!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132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4:01
    在佣人小菲身后的慕歌,不停的深呼吸着,似乎下一秒钟就会爆发小宇宙。。  慕歌在心里拼命的告诉自己,一定要忍住,只要挺过了今天,她往后的日子就会好过多了。至于收拾某些人,以后还有的是时间,不着急。  东拐拐西拐拐,很快,慕歌就被转晕了,这有钱人家把房子建这么大,也未必是件好事,就拿她来说吧!她怕自己会迷路。  终于,来到了所谓的厨房,如果让慕歌自己再重新走回客厅去,慕歌觉得,那几乎会是件不可能的事。她怎么感觉?这第一层楼,就要比市中心的沃尔玛超市还来得大些。  佣人小菲又发话了,脸上的表情,竟升级为赤luoluo的鄙夷。  “按着菜单做菜,如果少做了一样,估计太太赏你的就不止是一巴掌了。” 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她忍,漫漫岁月,她以后还有的是时间报仇,不急不急。  目送小菲离开后,慕歌便开始捶墙,在人生道路上,她第一次如此的懦弱,竟然没有给敌人致命一击。而且,这个敌人还是个菲佣,等她把菜做好,她就去撞豆腐自杀,用面条上吊。  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谁?可以一辈子都是顺心顺意的。总会有那么多的无可奈何,但切记,在面对他人的故意挑衅时,定要三思而后行,以免,铸就无法挽回的错误。  五分钟后,慕歌总算是找到了传说中的那张菜单。  天啊!这是要做满汉全席吗?竟然有二十四个菜。而且,那些名字都起得是非一般的好听,幸好,每种菜名后面都有备注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?  不然,估计她光对着菜名猜原料就得到中午十二点了。她还有一个小时多一点点的时间,要做二十四个菜,还不如一刀砍了她来得干脆。  她婆婆家的这个厨房可真大啊!似乎,什么材料都应有尽有?  深呼吸过后,她开始挑选做菜的材料,事已至此,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。  只求尽力而为,至于那比赏巴掌还恐怖的惩罚,她就能既来之则安之了  她早就料到,她婆婆给她下达的任务,必定是她完成不了,所以,她是故意说好听的话,故意刺激一下她婆婆那凶狠的心灵。  花掉了二十分钟的时间,她才算勉强的把做菜所需材料挑选好,马不停蹄的,她又开始洗菜,汗水从她的额头大幅度泌出,直往下流。  但慕歌根本就没时间去擦汗水,她只是想让自己手里的动作,尽可能的快一点再快一点。  不知何时大驾光临的左溢,轻轻倚靠着木门,看着这样的慕歌,他心里,就是觉得不舒服。  轻摇了摇头,他不能再心软了,他对慕歌的恨,本就该是无止境的,这是慕歌欠他的,必须得还,不是吗?  可是,他的心,为何会如此的不舍?如此的疼?甚至有种冲动,他想将这个倔强的小女人,捧在自己手心里宠着,保护着,不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和委屈。  不自觉的,左溢的大掌紧捏成拳头状,无人会明白他内心的纠结与惆怅,似乎,在折磨慕歌的时候,他甚至更加的备受折磨。而且,这种折磨,还是来自于心里的折磨,会让人更加的难受。  左溢的脚,不听使唤的往前挪动,或许,是他的脚都看不下去了。  “笨蛋,像你这样的速度,估计到晚上吃饭的时间,都不能把菜做好。”  好吧!是他管不住自己的嘴,原来,他也有感xing战胜理xing的时候。  听到声音,慕歌的头连抬也没抬起,手里仍旧不停的加快速度洗菜,就算明明知道,自己到十二点的时候无法把菜做好,但她还是不想放弃,她觉得,只要不放弃就还会有希望。  微启了启唇,她不卑不亢的回答左溢的话语说道。  “我知道按照我这样的速度不行,结果仍然是会被你妈咪万分刁难,但我只求尽力而为,尽力了,我就无怨无悔。不管结果如何?我心安理得,不怪自己,也不会后悔。”  左溢真的想继续骂慕歌是笨蛋,却怎么也骂不出口?  为什么?她楚慕歌偏偏是她沈荷晴的女儿,如果不是,那该有多好?  或许?这就是命中注定吧!注定要爱恨交加,注定要纠缠不清,不然,他也不会在茫茫人海中与慕歌相遇。  左溢迈出步伐,绕过了慕歌,拿出自己的手机,对着菜单照了几下……  办完自己的事后,他继续看着慕歌洗菜,很快,他便发现,慕歌洗菜的速度越来越快,而且,还会时不时的变换出新的花招。  薄荷唇的嘴角,轻轻往上扬,勾勒出属于月牙般优美的弧度,笑起来的左溢,少了几分冷酷,多了几分唯美,仿佛看着他笑,你的心,便会不自觉的感到特别温暖,你的嘴角,还会莫名其妙的也跟着往上扬。  这就是,冰块王子独特的魅力。  幸好,慕歌正聚精会神的洗着菜,不然,估计又得流口水了。  用最快的速度洗完了所有材料,她便开始拿起刀,开始切材料了。  虽然切出来的形状并不算特别好看,但速度还是蛮可以的。  现在的慕歌,已经直接将左溢视为透明的。不过,左溢一点都不在乎被别人视为透明,看着慕歌如此忙碌的身影,不知不觉,竟给了他一种属于家,真真切切的感觉。  甚至,他幻想到了,他左右两旁还各站着一个小萝卜头,他们都饿了,正在眼巴巴的等着慕歌做饭给他们吃。  想想,这是多么温馨的一副画面?看似随手可得的幸福,但对左溢来说,却是万般的遥远。  对很多没有恩怨的夫妻来说,其实这样的一副画面,也不见得就会被认为是蕴含着幸福,恰恰,他们的生活被柴米油盐冲击得只剩下争吵。  难怪?总有人说,只有懂得知足的人,才是真正拥有幸福之人。  额头上的汗水,越发波涛汹涌的往下滴落,可是它的主人,根本无暇顾忌到。现在已经十一点四十五分了,但,慕歌却还没把菜切好,更别提下锅了。  怎么办?等会十二点一到,她拿什么上桌?  让她的婆婆挨饿这条罪名,估计等会便让她焦头烂额了,再加上言玲儿和左甜,想来,她得当场被毙了。  如此紧张兮兮的情况下,她的汗水能不波涛汹涌的噼里啪啦往下流吗?  人一紧张,就容易做错事,而且,大部分情况下,伤害到的人都是自己。  “啊!”  这不?慕歌便把自己的手当菜给切了。  一直站在一旁的左溢,看到慕歌白皙的纤指不断有红色液体涌出,立马晃过了神来,他拽起她的手,二话不说,便奔出厨房。  然后,慕歌便被左溢拽进一间房里,她被左溢很不客气的安顿在沙发上,而左溢自己很快便寻来医药箱。  随即,左溢动作利索的开始帮慕歌消毒伤口,上药,包扎很到位的一条龙服务,不过,男人一点都不温柔,使得慕歌控制不住的传出杀猪般的叫声。  “啊……拜托,轻一点啦!大帅哥,我的肉和你的肉一样,也是有感觉的,痛死我了。”  左溢仍旧丝毫都不温柔,反而是冷冷的轻哼一声,很不客气的说道。  “是吗?我怎么不知道?如果真的是肉做的,有感觉的,是不是就该注意点?稍微的放聪明点?竟然连切个菜都会切到自己的手,笨蛋都比你聪明些。”  左溢边说,边越发用力的帮慕歌上着药,真是毫无怜香惜玉之心。  慕歌的上齿和下齿开始打架,这笔账她记下了,她就不信,没有能让她报仇的时候,美女报仇十年不晚。  蓝眼里的焦点,都聚集在慕歌手上的伤口,幸好,伤口不深,过几天就会好,不会影响到某个笨蛋女人的钢琴事业。  对于一个喜欢弹钢琴的人来说,手应该就是和命一样的重要。  宛若,伤在慕歌身上,痛在他心上,他的不温柔,只是想要让慕歌记住,以后拿刀切任何东西的时候,要专心一点。  慕歌努力的忍住不让泪水流下来,被如此粗鲁的男人上药,简直就是比踩到狗屎都倒霉。  不过,左溢的话语,倒是让慕歌觉得,左溢这么不温柔是因为在乎自己。  慕歌紧咬着牙关,轻眯着眼,调侃着说道。  “亲爱的老公,我知道你是因为在乎我,不想我下次再切到手,所以才这么暴力的对不对?”  左溢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,这女人,对某些很不必要的事情倒是挺聪明的,怎么一遇到正经事就缺根筋呢?就在他正想出口反驳时,慕歌却又急忙的继续说道。  “亲爱的老公,你不用表达出来,我已经完全能明白你的心意了,就知道老公你最好了。包扎成这样就行了咧!我得赶紧回去继续切菜,虽然时间已经来不及了,但我也要奋战到底。”  左溢继续努力的翻着白眼,不知为何?他却一点都不反感眼前女人的厚脸皮,他的手,紧拽住慕歌的手,依旧坚持上完药之后,很用力很粗鲁的顺便帮她贴上创可贴。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