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一百六十章冤家路窄

第一百六十章冤家路窄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085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4:04
    是啊!现在自己的母亲和左溢都在身旁,就算是多大的事儿她楚慕歌都不怕了。  有家的感觉,真好。  会心一笑,慕歌看了看左溢,然后转过头对自己的母亲说道。  “妈咪,那你好好休息,别想太多,你现在只要把自己的身体养好就好。”  破天荒的,一直保持着沉默的左溢竟然开口了,声音是一如既往的冰冷。  “那我们明天再过来。”  看着自己的母亲躺下,并轻轻闭上眼眸作睡觉状后,慕歌才和左溢离开。  走出病房有些距离远后,慕歌早已按捺不住了,她紧拽住左溢的胳膊,故意拉近两人的距离,轻声问道。  “左溢,快点告诉我,你和我妈咪聊了些什么?还有,你和我妈咪是不是以前就认识了。”  轻笑一声,左溢的蓝眼轻轻眯起,他站住了脚步,用听似调侃的语气说道。  “女人,你管得未免也太多了,连我和你妈咪聊一小会天的内容都要知道,你该不会是,连你妈咪的醋都吃。以前没和你妈咪面对面见过,不过,其它方面就不一定了。”  “我建议你,不妨,好好的去问一下你妈咪,我想,很多事情,她比我更清楚。”  话落,左溢便从慕歌的手里抽回自己的胳膊,然后,大步流星的离开,并没有要等慕歌一起走的**。  看着左溢的背影,慕歌气得直跺脚,臭男人,不好好的收拾收拾,她就不姓楚,总是用这种话来忽悠她。  左溢的口风,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,实在是闭得紧,而自己母亲那边嘛!如果自己母亲不肯说,估计不管她怎么问,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吧!  这左溢和自己的母亲之间,以前到底有没有瓜葛呢?  左溢之所以如此恨自己,是否和自己的母亲有关呢?  慕歌的脑袋瓜开始嗡嗡作响,好像要炸开那般,越想,她越觉得可疑,还莫名其妙的害怕起来。  她努力迈出自己的步伐,试图想跟上左溢的脚步,在转弯处,恍恍惚惚的,她便和别人撞上了。  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实在是因为有事走得急。”  一跌倒在地上后,她就马上重新爬了起来,还边马不停蹄的说着道歉的话语。  当她在地上站稳步伐,抬起头,看着满脸玩味的堂姐楚慕言时,瞬间觉得地转天旋,这还真是冤家路窄,怕遇见谁?就偏偏遇见了谁。  率先打破沉默的人是楚慕颜,她一脸嘲讽的看着慕歌说道。  “慕歌,你这是要去那啊?急急忙忙的,刚刚和溢聊了会天,难道?慕歌你是怕溢一不小心便会被人夺了去。”  “慕歌,这样慕言姐姐就不得不说说你,你可要对自己有信心才行,如果连你自己都对自己没信心的话,那慕言姐姐劝你还是尽早溢逸离婚吧!然后滚得远远的,别在他身旁出现,因为,你不配。你站在逸的身旁,只会让人觉得恶心。”  慕歌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,自己朝夕相处了两年的堂姐慕言,难道?过去的相处都只是一场梦而已,她原以为,自己的堂姐只是对左溢一时的迷恋,当冷静过后,还会是她一如既往的慕言姐姐。  没想到,再一次的碰面,所说的话语听起来,只是更让她觉得寒心。  她站在左溢的身旁,怎么就让人觉得恶心啦?  没有缺条胳膊,没有缺条腿,脸上也没被烧焦过,怎么就让人觉得恶心啦?  她的慕言姐姐说她不配,难道?她的慕言姐姐就配吗?  真叫人感到心寒,以前那个会处处疼着,处处护着她的楚慕言呢?她都还没来得及转身,怎么就不见了?  倒吸了口气,慕歌努力让自己的脸上看不出过多的悲伤,而是平静与温和。找回了自己的声音,她与慕言四目相对,听似淡淡的说道。  “慕言姐姐,我原以为,你出现在我和溢新婚之夜的床上,只是一场误解,一个梦而已,你的梦醒了,一切便会恢复正常。”  “一直以来,我真的把你当成是我的亲姐姐看待,你对我是那般的好。我以为,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站在我这边,也会有你站在我身旁,和我一起并肩作战。”  “慕言姐姐,告诉我,你刚刚和我所说的话都是假的,你只是看我幸福,故意拿我开玩笑而已。”  慕歌能听见,自己的心是那般痛着,她是多么多么的期盼,慕言能告诉她,这只是在开玩笑而已,统统都是假的,慕言只是想证明,她也是很有演戏天分的。  只有慕歌自己心里明白,慕言对她来说,有多么的重要。这两年来,是慕言每一次的安慰,让她更加的坚强。  楚慕言故意拉近了自己与慕歌的距离,她在慕歌耳旁一字一顿的说道。  “楚慕歌,你没在做梦,我也没有,你新婚之夜所发生的事情,比珍珠还真,是,以前我会站在你身旁疼你,护着你,可惜,我们爱上了同一个男人。”  “慕歌,只要你和溢离婚,永远不要出现在溢的身旁,我还会是你的慕言姐姐,一直疼你护你的慕言姐姐。”  “慕歌,我真的很爱溢,他是第一个,我想用生命去爱的男人。放手吧!你和溢在一起原本就是个错误,别傻,你们不可能会幸福的,你现在离开,对谁都好。”  慕歌边听着楚慕言清晰的话语,边努力让眼泪不哗啦啦的往下掉,泪水早已经朦胧了她的双眼。  她就是想哭,只因她的心,真的很痛。  左溢是她楚慕言第一个想用生命去爱的男人,而对她楚慕歌来说,又何尝不是呢?她明明知道左溢恨她,明明知道这场爱情,这场婚姻,会是一场飞蛾扑火,但她仍选择奋不顾身的去坚持。她对左溢的爱,怎会比她楚慕言的少?  猛然摇了摇头,她一脸坚定的正视着慕言说道。  “慕言姐姐,我不会放弃溢的,除非是他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的要我滚,不然,我是不会放手的。或许,我能理解你,因为我们对他的爱,都同是如无底深渊般的深。我们可以公平竞争,但如果可以,不要反目成仇那该有多好?”  话落,慕歌头也不回的离开,这条关于爱情的路,已经踏了出去,便都是越走越远,很难再收回,除非,心如止水。  走出左家医院,慕歌便看见,左溢站在车子旁边,双手环胸,摆着一张酷脸等她的身影,慕歌的心里,突然觉得暖暖的。  她擦干了眼角,那不经意间落下来的泪水,她小跑了过去,冲进左溢的怀里,娇嗔的说了句。  “老公,我们回家,我做饭给你吃。”  没有了最疼爱自己的姐姐,但她有一个家,以后会很幸福,很幸福的家。  如果心情真的如天气那般,晴天的时候就是晴天,阴天的时候就是阴天,那也不见得就是件坏事吧?  周末的清晨,阳光明媚,晴空万里,慕歌才刚从床上爬起来,伸了个懒腰。便见,米樱急急忙忙的从外面奔进来,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。  “少奶奶,老太太的车子已经在门口等你了。”  呃,她记得的,今天要和她婆婆一起去清莲山来着,但也不用这么早就叫司机来接她吧!望了眼墙上木钟的时间,原来,都已经快九点半了,一点都不早啦!  下了床,她直接奔进洗手间里,开始洗漱,本来,她是苦苦哀求要左溢也一起去的,谁知?大周末的,左溢竟然要到隔壁城市出差,真是扫兴。  洗漱完毕后,换上昨晚选好的衣物,慕歌拿着一个面包和一瓶牛奶便直接冲进车里去。  今天,她可不想再迟到,毕竟,她以一对三,可不是那么好应付得来的,因此,她决定,今天一定要努力克制自己,当一个乖乖牌媳妇,只要能顺顺利利度过今天就好,她一定要活着回来。  恶狠狠的咬了口面包,她在心里替自己加油。  刚好,清莲山就在她所住的位置附近,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,车子就稳稳当当的停在了清莲山脚下。  司机很有绅士风度的替慕歌打开了车门,幸好,她已把面包和牛奶消灭掉了。不然,可就丢死人了。  慕歌对司机大叔道了句‘谢谢’后,随即,便从车里钻了出来。  一下车,她才发现,原来,她家婆婆等人早已经到达,看着这三张不怀好意的脸,慕歌硬着头皮轻声道了句。  “妈,不好意思,让你们久等了。”  左甜和言玲儿已经开始吹鼻子瞪眼了,她们真的很不喜欢眼前的慕歌。  唐雅尧并无过多理会慕歌的话语,只是一脸端庄严肃的说道。  “走吧!先去上香。”  慕歌似乎,找不到属于自己的位置,左甜走在了唐雅尧的左边,温柔的搀扶着,言玲儿走在了唐雅尧的右边,也同是温柔的搀扶着。  因此,慕歌只能选择走在她们身后,她感觉,自己就像是个路人甲乙丙丁,和唐雅尧她们没任何的关系。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