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一百六十一章被左总裁扇了一巴掌

第一百六十一章被左总裁扇了一巴掌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079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4:04
    微微抬头一望,慕歌便能望到清莲山的山顶,真不愧是A市最低的山啊!不过,风景倒是不错,那么像,她印象中的花海,满山遍野都是花儿,有红的,有绿的,也有黄的,白的……真美真好看。。  很快,她们便抵达清莲寺,跟随着自家的婆婆,慕歌也开始上香,她希望佛祖能保佑她所爱之人与爱她之人,都能平平安安。  眼前有大师在念经,虽然,慕歌听不太懂,但她却依然很认真的在听。  清莲寺,应该是慕歌在印象中,所见的最漂亮最精致的一个寺庙了,干净且很别具一格,如果不是和自己的婆婆一起来,她还真想好好的参观一番。  不知道,是老天爷听到她心里呐喊的声音,还是一种巧合?  左甜竟然挽着言玲儿的手,还算客气的对她说道。  “我和玲儿姐姐去那边算卦,你带妈咪好好游玩一番。”  听完左甜的话,慕歌的第一个感觉便是,机会来了。  好好将寺庙参观一番的机会来了,和自己的婆婆好好相处的机会来了。  满脸如同花儿般的笑颜,她对左甜和言玲儿说道。  “你们尽管去吧!我会带妈好好的将寺庙游玩一番。”  言玲儿一脸不屑的表情,且双手环胸,冷嘲热讽的说道。  “最好如此,如果等会我干妈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,你就死定了。”  “干妈,你好好玩。走吧!小甜,听说那位名为风的算命大师很灵验哦!”  送走了左甜和言玲儿后,慕歌轻挽着唐雅尧的手,开始在寺庙里闲逛起来,她的脑子里瞬间短路了,一片空白,竟不知要和自己的婆婆讲些啥?才好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。  她沉默着,唐雅尧似乎便是更加的沉默着,可能是,唐雅尧觉得自己作为长辈,于情于理都不需要先开口寒暄。  拜过了佛祖,紧接着,又拜过了千手观音娘娘,慕歌和唐雅尧来到了寺庙的素食食堂,环境真的很优雅,可以说是在百花丛中,门前,还有一个特别清逸的小湖,金鱼红色的身影,若隐若现。  在如此的景象中吃饭,何不是生活里的一种惬意?  “妈,你累了吧?要不,我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会。”  慕歌看着湖边的石椅,颇为细心的提议道。  话落,唐雅尧劲自在石椅上坐了下去,很明显的,她对慕歌一点好感都没有。  轻叹了叹气,慕歌在唐雅尧的身旁坐了下去,革命尚未成功,她会好好努力。  慕歌第一次发现,没话找话说是如此的辛苦,想了半天,她总算是知晓自己该说些啥好了?轻声咳了咳,让唐雅尧知晓她的存在,随即,她淡然一笑,温和的说道。  “妈,你应该不是第一次来清莲山了吧?”  话一说出口,慕歌便在心里,不自觉的佩服起自己来,多好的寒暄啊!她有预感,话匣子就从这里开始,她一定可以与她婆婆好好的闲聊下去。  只要能和自家的婆婆将感情培养好,那么,左溢爱上她的机率便多了百分之五十。加油,楚慕歌,希望就在前方。  片刻后,唐雅尧才面无表情的开口说道。  “不是第一次,来很多次了,以前,都是和溢儿的爸爸一起来。”  听完唐雅尧的话,慕歌的心里开始毛骨悚然,尤其是,‘溢儿的爸爸’那五个字,更让她听得心里发寒。  左溢从未提过自己的爸爸,慕歌也便从未问过。  倒吸了口气,看来,她今天有机会将自己公公的消息打探清楚。  情不自禁的,慕歌竟然轻轻握住唐雅尧的手,以示安慰与关心。淡淡的开口,话语里也是满满的关怀。  “妈,那现在爸在那里呢?”  唐雅尧猛然从慕歌手中,抽回自己的手,脸上的表情,看得出来,是那般的厌恶,就连说话的语气里,都开始激动起来。  “别喊爸,你不配,想知道,溢儿的爸爸在那里吗?那我就告诉你好了,他在天上,此时此刻便在看着我们。”  话落,唐雅尧开始冷笑,笑得慕歌的心里,开始惊慌失措,她怎么会有种很不祥的预感,随即,她急忙道着歉说道。  “妈,对不起,我不知道爸已经过世。我想,爸虽然离开了,但,就如妈你刚刚所说,其实爸一直在天上看着,她希望我们过得好,过得幸福。”  停止了自己嘴角的笑,唐雅尧满脸的冰冷,慕歌看不清,自家婆婆眼里隐含着的情绪,她只能选择,静静的洗耳恭听。  她看到了,自家婆婆是捏紧了拳头在跟自己说话,似乎,对她有什么深仇大恨?一定不是她的错觉,她又开始凌乱了,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吗?怎么感觉?就只有她一个人被傻傻的蒙在鼓里。  “只要没有你们的存在,溢儿的爸爸,在天下一定会看得很开心的。”  唐雅尧突然冒出来的阴冷话语,让慕歌有了瞬间呆愣,她不知道,她家婆婆口中的‘你们’,指的究竟是她和谁?  可是她越来越肯定,她家婆婆不是不喜欢她,而是恨她。也许,左溢对她的恨,便是来源于她家婆婆对她的恨也说不定。  慕歌突然紧握住唐雅尧的手,很是激动的说道。  “妈,没了我和谁的存在?爸在天下就定会看得很开心啊!”  唐雅尧没有甩开慕歌的手,而是反握住她的手,特别特别的用力。她的嗓音,因为愤怒,竟变得有些许沙哑。  “没了你和你母亲沈荷晴存在,震在天下看着,一定会笑得很开心的。”  好狠毒的话语,听得慕歌心惊肉跳的,她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,这时候,她不能凌乱,苦苦追寻了两年的真相,似乎就在眼前。  她强忍着手上的疼痛,努力抬高了自己的头,她正视着唐雅尧,一字一顿的问道。  “为什么?为什么没了我和我妈的存在,爸就会在天上笑得很开心?妈,告诉我,为什么你和溢都如此恨我?”  说到最后,慕歌的声音也沙哑了起来,她的心脏,是那么用力的撞击着自己的胸膛,她怕,她怕那个真相,自己会很难接受得了。  唐雅尧的声声冷笑,似乎可以,划破苍穹。  怎能让人听着不心惊胆颤?就连她们身后,正在准备着食物的和尚大叔都跑出来看了。  和尚大叔用力的揉了揉眼眸,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后,他便往慕歌她们的方向奔去,边大喊着说道。  “有人掉进湖里了,快来救人啊!” 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慕歌的手,正往前面伸着,她的婆婆,掉进湖里了。  唐雅尧跟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,“想知道我和溢儿为何这么恨你,该去问你妈沈荷晴,她比谁都清楚?”  然后,便是‘扑通’一声的落水声。  她呆愣的站着,真不知该如何是好?就连自己的手,都忘记要缩回来。  原来,从天堂直接跌入地狱便是这样的感觉,心里空荡荡的,拳头不自觉的捏紧,嘴角不自觉的抽蓄,懵懵的,那是从未有过的恐慌与失措。  医院急救室的门口,慕歌呆呆的坐着,任由左甜和言玲儿辱骂着,甚至是拳打脚踢也没有还手。  和尚叔叔说是她推唐雅尧下水的,她有口难辨,真的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  她只是一直在心里期待,自己的婆婆可以平安无事。  急救室的灯闪个不停,纵使左甜和言玲儿再吵再闹,慕歌都觉得整个世界是安静的。安静到,只剩下她的恐慌与不安。  很快,她便看见了,左溢从另一个城市急匆匆的赶回来,出现在了她的面前,男人脸上的冷,就如同凝结了千年却未融化的寒冰。  她傻傻的,在心里想,如果换成落水的人是她,左溢也会丢下工作,急匆匆的赶回来吗?  男人没有对她说任何的言语,而是直接揪起她的衣领,往医院尽头的角落里拖去。力道很重很重,有好几次,她的头部都险些磕到地上。  她好想开口,好想大声跟他说。  “不是我,真的不是我推妈下水,是她自己不小心掉下去,我伸出手,只是想救妈。”  可是,左溢会相信吗?这个男人真的生气了,他生气的样子,真的好恐怖好恐怖,她好怕好怕,她无法预料,左溢会对自己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?  终于,被他拖着来到安全楼梯口,男人没有一丝一毫怜香惜玉之心的猛然放手,慕歌的头,乃至整个身躯,都撞上了原本处于她身后的墙。  头,被撞得很痛很痛,慕歌还来不及让自己的思想本能,去接受这从天而降的痛楚,脸上,却硬生生的挨了恶狠狠的一巴掌。  “啪”清脆而有力的响声,让慕歌不再懵然,她的手,缓缓的抚着自己生痛的脸颊,眼前这个,她爱得掏心掏肺的男人,竟然出手打她,且一点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。  泪水,开始在眼眸里打转,慕歌轻轻的,倒吸了口气,很用力的抬头,硬生生的,让自己的泪水倒流了回去。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