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一百六十二章左溢,你下手真够狠的

第一百六十二章左溢,你下手真够狠的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124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4:05
    这时候,如果慕歌哭得稀里哗啦,不仅还不了自己清白,更会让她自己都瞧不起自己。  浅褐色的眼瞳不断放大,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,让她的脑袋瓜不再一片空白,逐渐的,理智战胜了她内心懦弱的感性。  她的衣领,再次被男人用力揪起,冷得彻骨的声音,在她耳旁响起。  “你最好祈祷,我妈没事,不然,我会让很多人一起陪葬,包括你自己。”  呼吸变得急促困难起来,慕歌轻咳了咳,她一直都知道的,眼前这个男人,他真的说到做到。  她的手拼命上下舞动着,衣领勒住了她的脖子,直觉告诉她,如果这个男人再稍微用点力,那她就可以,从地狱又回到天堂了。  慕歌真的很想说话,她让自己的唇,不停的张张合合,却始终只是能发出‘咯吱咯吱’的声响。  男人的蓝眼里,正燃烧着嗜血般的火焰。似乎在下一秒钟,便会将她直接掐死,可见,此时的左溢有多阴暗恐怖。  不给慕歌说话的机会,左溢天寒地冻的声音,再次在她耳旁近在咫尺的响起。  “我妈的眼睛,一碰到水就会腐烂,如果是大量进水,很有可能就再也无法安上眼球。楚慕歌,我一定会让你血债血还。”  什么?她家婆婆的眼睛一碰到水就会腐烂,怎么一回事?难道,她的眼睛是得了什么病吗?  慕歌不停的咳嗽,难怪?她总在她家婆婆的眼里,看不到过多的情绪。  咳嗽声越来越严重,慕歌的心也越来越凉。  虽然,唐雅尧一掉入水里没一会会的时间,和尚大叔便跳了下去救人,但,眼睛肯定会进水,可能,进的水还不少。  如果,因为这一次落水,她婆婆的眼睛再也看不到了,那左溢该会有多恨她,本来,左溢对她的那种恨就已经深入骨髓,恨不得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。  罢了,她还真不如被掐死,不然,往后的日子,该怎么过下去?  听着慕歌的咳嗽声,左溢意识到,如果自己再继续这样揪着慕歌的衣领,真的会让她窒息而死。  他不会让慕歌就这样死了,那样,岂不是太便宜她了。  猛然一放手,慕歌再次撞向身后的墙,由于借力很大,她整个人摔向墙的时候,根本无法站稳,整个人便直接跌到了地上去。  看着男人气冲冲的欲要离开,趴在地上的慕歌,竟然伸出自己的手,很用力的抱住了左溢的腿,让他不要离开。  艰难的咽了咽口水,似乎,她要喊破自己的喉咙,很是大声的说道。  “溢,别走,说清楚,为什么妈的眼睛一碰到水就会腐烂?”  “溢,我真的没有推妈下水,是她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,我真的没有。那位和尚大叔根本就没看清楚,他说的话都不是真的。”  被抱住的大腿,让左溢停下了脚步,这辈子,对他最重要的人就是自己的母亲,如果没有唐雅尧的相依为命,就不会有今天叱咤风云的左溢。  谁让他的母亲受到一丝丝伤害?下场便是比死都痛苦。  在这一刻,左溢收起了自己一直的犹豫不决,他用力的伸回自己的腿,顺势,将慕歌一脚踢开。  如果,他的母亲因为这一次落水,眼睛再也看不到的话,他一定会让脚下的这个女人,付出百倍千倍的代价。  哼,竟还说什么?不是她推自己的母亲下水,如果自己会相信她的话,就当真是愚蠢到家了,原本,他以为慕歌会和她的母亲沈荷晴不一样,真没想到,是同样的恶毒,往后,他一定会让她们欠自己母亲的,都加倍还回来。  大步迈出,左溢头也没回的对慕歌冷冷说道。  “楚慕歌,如果我相信你说的话,我就真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傻瓜,我妈的眼睛一碰到水,为什么就会腐烂?你该去问你妈,她比谁都清楚。”  看着左溢离开的身影,整个人趴倒在地上的慕歌,她捏紧自己的粉拳,不停的捶打着地上,不停的喃喃说道。  “左溢,你为什么不相信我?我说的都是实话……”  时间,不知道过了多久?  慕歌猛捶着地上的手早已经红肿,不知何时?她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,换成了坐的姿势,她的后背紧靠着冰冷的墙,却没感受到丝毫的温暖,仿佛就如同她的心,越来越寒,越来越冷,似乎要摧残到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时,才会罢休,才会停下来。  她的双手,紧紧环抱着自己的双腿,光洁的下颚,倚靠着自己冰冷的膝盖。  刚刚撞到墙的头部,没有了痛的知觉。刚刚被狠狠扇了一巴掌的脸颊,也没有了火辣辣的疼痛感。  不是她已经麻木了,而是,她的心乱糟糟成一团,根本无法思考。  下意识的,她轻轻转过头,望着窗外,属于蓝色的天空。  蓝蓝的,如早上出门那般,是个像棉花糖般柔软的晴天。可为什么?她头上顶着的,却是一片灰蒙蒙的下雨天。  她在心里呐喊,在心里万般真诚的祈求,正在急救室里的婆婆,等会红灯停止闪烁,门一打开,什么事都没有?还如没落水前一样,健健康康。  此时的她,不能守在急救室外面,她比谁都清楚,左溢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她自己,更何况是左甜和言玲儿。  但,她总不能一直蹲坐在这里吧?不仅什么事都改变不了,甚至还会被人当成是疯子,送进神经科治疗。  不是都让她去问自己的母亲吗?不是都说她母亲,比谁都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吗?好,她这就去问自己的母亲,墙也撞了,巴掌也挨了,而且,都是拜自己心里爱得死去活来的男人所赐。她真的想知道,还有什么?比这更糟糕。  她的手扶着墙壁,缓缓的站了起来。  有谁比她坚强,眼角竟然还是干干的,没让任何一滴泪水所湿润到。  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她现在还不能直接去见自己的母亲,而是该先去趟洗手间,将自己整理好,她不想让自己的母亲,见到狼狈的自己,不管真相如何?她都不能让自己的母亲受累和担忧。  步伐阑珊的来到洗手间,望着镜子中,自己脸上红红的巴掌印。  情不自禁的,她的手还是轻抚着脸上的巴掌印,对着镜子,她自言自语的说道。  “左溢,你下手真有够狠的,这该要肿上个好几天才能消下去吧?”  晃过神来,她拧开了水龙头,将水轻轻的敷在自己的脸颊上,可笑的自以为这么做,就能让红肿很快的消失。  自嘲一笑,慕歌停止了胡思乱想,她还不想变成,走在大路上全身脏兮兮,人人敬而远之的疯子。  除了坚强,还是坚强。走过去就好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  慕歌相信,事情的真相一定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糟糕。  她对着镜中的自己,比了个加油的手势。  苍白的唇轻轻扬起,只要笑一笑,没什么坎是过不去的。  没有人会喜欢听你的怨言,更不会有人瞧得起你的懦弱,花开花落终有时,怎有不逢春的道理?再苦再累,抬头,定会遇见属于自己的春天,只是不知,要待何时?才能百花盛开。  将自己身上收拾干净整齐后,慕歌离开了洗手间,且还跟护士姐姐要了个口罩,再苦再累,她自己背,只要自己的母亲安好便好。  戴好了口罩,确定没有露出脸上的红色巴掌印后,慕歌才轻轻推开自己母亲的病房,走了进去。  闲暇无聊,沈荷晴正在看书,早上一觉醒来,她便觉得心绪不宁,只好用看书,来缓解一下自己的心绪。  “妈咪,又在看什么书啊?”  抬头,看到慕歌时,沈荷晴不自觉的露出和蔼可亲的笑颜,那是一个母亲对自己女儿一种至高无上的溺爱。  “小慕歌,来啦!快,在这里坐下,妈咪都有好久好久,没好好的看一下我的乖宝宝了,趁今天妈咪精神还不错,要好好看看。”  慕歌往床边缓缓坐下,她轻握住自己母亲的手,不想让自己母亲揭下自己脸上的口罩,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分外平静正常。  “妈咪,小慕歌今天感冒了,下次吧!等小慕歌化个妆,将自己打扮得美美的,再让妈咪你好好看看,你口中的宝宝已经长成大人了。”  “妈咪,小慕歌想问你一些事情,你一定要回答小慕歌好不好?”  沈荷晴看着自己乖巧的女儿,其实,她有预感,自己的女儿会问些什么样的问题?该来的总会来,不管怎样的去逃避,终究,逃不过宿命的追溯?  轻轻的叹了叹气,沈荷晴慢动作的点了点头,声音开始有些许沙哑的说道。  “小慕歌,你问吧!只要妈咪知道的,妈咪都告诉你,反正,迟早有一天你都会知道,早一点知道,也不见得会是什么坏事?”  真相就在眼前了,慕歌按捺不住自己狂跳不已的心,她曾经设想过很多个知道真相的画面,却从未想过,会是由自己的母亲,来告诉自己一直苦苦追寻的所谓真相。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