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一百六十三章不堪的往事

第一百六十三章不堪的往事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080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4:05
    慕歌朝沈荷晴轻点了点头,淡淡的笑着,总算是,开口问出了第一个问题。。  “妈咪,你和溢的母亲唐雅尧是不是以前就认识?”  沈荷晴的思绪开始飘得很远,时间宛若,回到了她十八岁的那一年,青涩的大学生活,青涩的自己,一切都美好得,和碧海蓝天那般相似。  “是,我们很久很久以前就认识,我不仅和她是大学同学,和你爸还有溢的爸爸都是大学同学来着。时间飞逝,转眼间,几十年就这么过去了,感谢老天爷,还给了我一个你,小慕歌,你是妈咪这辈子最大的骄傲,最大的幸运。”  呃,原来都是大学同学来着,慕歌轻轻愣了一下,随即,又继续问道。  “妈咪,一开始,你就是和爹地在一起的吗?好浪漫的大学情缘,没想到妈咪你那时就如此开放,大学便开始谈恋爱了,而且,还能一拍即合,走到最后。妈咪你才是小慕歌,最大的骄傲,最大的幸运。就算几十年转眼消逝,但妈咪你,还是如当年那般年轻漂亮哦!”  沈荷晴竟露出一脸巧笑倩兮的小女人模样,她的手,轻拍了拍慕歌的手,似乎,在责怪她话语里的小调皮,可,说话的语气里,仍有着万般的宠溺。  “小慕歌,如果妈咪的容颜还和当年一样,那妈咪我岂不是成了妖怪?不会变老的妖怪。在我们当时的大学时代,开放称不上,但男女同学之间,互生莫名的情愫,倒是人之常情。”  “妈咪一直觉得,浪漫的定义很广,花前月下,和爱人手牵手散步于林荫小道上,又何尝不是一种浪漫呢?”  “小慕歌,没有那一对恋人能轻而易举的一拍即合,且轻轻松松的走到最后。不是,我一开始不是和你爹地在一起。”  沈荷晴是带着忧伤,将话语停顿了下来,那是一段不堪的往事,是她心里一条条深浅不一的伤疤,当一个人,要将自己的伤疤拿出来晒阳光的时候,如果不忧伤,不犹豫,不忐忑的话,那就不是伤疤了?  慕歌一直保持着沉默,但恰恰,这样的沉默,会让她的心,更加的不安。这样的不安,也让她矛盾,惆怅着,当明知道真相不是美丽的,却还是不得不去碰触的这种感觉,真的难受得很。  可惜,她除了等待,等待真相的袒露之外,她还能做些什么?是让心,足够的刀枪不入,不管真相是如何的残忍,她都只能让自己扛得住。  在人不安的时候,时间喜欢莫名其妙的凝聚住,让人觉得恍惚,似乎已经过了一个世纪那般的长。  也不知过了多久?沈荷晴夹带着沙哑的声音再度响起。一个沉浸已久的故事,缓缓道起。  “刚一开始,我并不是和你爹地在一起,而是和溢儿的爸爸左震在一起,我们很甜蜜恩爱,可以说是当时大学里很为般配的情侣。”  “交往了一年后,就在震生日的那一天,溢而的母亲唐雅尧出现了。她当着我的面,对震露骨的告白,虽然震当时表明了一定不会喜欢上她的,可唐雅尧却一直不肯放弃,一直的纠缠着。”  “都说,女追男隔层纱,说得真是不无道理啊!她用了很俗却很管用的桥段,爬上了震的床,还造谣说怀上了他的孩子。当时,唐雅尧一介入,我便和震经常的吵架。”  “一样的结局,我和震分手了。但我心里,真的很痛恨唐雅尧,如果没有她的介入,我和震兴许就能走到最后了,也兴许是,我实在太爱震了。就算是后来嫁给了一直把我当成女王宠着的景天,你爹地。”  故事讲到这里,沈荷晴稍停了一会,她端起桌上的杯子,轻抿了几口绿茶。心想,时间真的能冲淡一切,往事那般丑陋,但时间久了,诉说的语气也不自觉的平淡了几分。  或许是,人老了,脸皮也变厚了。  缓缓的放下茶杯,她继续诉说,慕歌继续静静的聆听。  “得不到的总认为是最好的吧!嫁给了你爹地后,时常,我还会想起震,一想起震,对唐雅尧的恨便又莫名的多了几分。”  “那一天晚上,是震的生日,我心情万般不好,一个人偷偷跑去酒吧买醉,却没想到,遇上一些混混故意闹事,当那一个啤酒瓶砸向我的时候,在那一瞬间,我似乎释然了,我以为自己能从此解脱,离开这个令我纷纷扰扰的世界。”  “可惜,没有,我被抢救了过来,身体无过多的障碍,就是,整个眼球,乃至整双眼睛坏死,用医生当时的话说,就是这辈子都别想再看到任何东西了。”  “小慕歌,你爹地对我真的很好,不管我怎么闹,他就是不放弃对我的治疗,还送我去了美国,经过一系列的治疗,最后判定,只要给我换上一双新的眼睛,我就有可能重新看到这个世界。”  轻轻一笑,沈荷晴是在笑自己当时的傻,竟然做出了那么多的傻事,现在还连累到了自己的宝贝女儿,如果,这个世界上有后悔药,那该有多好?  在这个世界上,虽然没有后悔药,但故事,却还得继续往下讲,就因为丑陋,才更该摊出来晒太阳,或许那样,自己良心的谴责就会少那么几分。  “我哭着闹着,执意就要唐雅尧那双蓝色的眼睛,不仅清澈如海,还能报自己心里一直的怨恨,让仇恨蒙蔽了心的女人,真的很恐怖。”  “或许,是你爹地对我的宠,已经超乎了正常,也或许,是你爹地对震本来也有着,同我对唐雅尧那般的恨吧!然后,你爹地不择手段的让左氏集团破产,还制造了一场车祸,让震当场死于非命,我也顺利的夺走了唐雅尧的眼睛。”  “而且,我还让主治医生故意在手术里动了手脚,不仅让她失去眼睛,还让她以后就算是安上了另一双眼睛,也看得很是模糊,还不能碰到水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。”  “其实当初,震之所以会移情别恋,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唐雅尧的那双蓝眼。如果,唐雅尧不报复的话,那就真的是奇怪了。小慕歌,对不起,因为你妈咪的愚蠢,因为你爹地的一时冲动,一定让你受了很多的苦吧!”  世界变得好安静好安静,安静到,慕歌都忘了,还有呼吸这一回事。  这样的一个真相,叫她怎么去接受?那怕她已经用了两年多的时间来做好心理准备,那怕她原本的心理承受力就不差,但她,真的,真的无法去接受这样一个事实。  她最爱的爹地,亲手害得左溢家破人亡。  她最爱的妈咪,竟然硬生生的夺走了左溢母亲的眼睛。  这样的真相,叫她如何去接受?都是她生命里,最爱的人,难怪?左溢总不愿意把真相告诉她,总对她说,迟一点知道真相不见得就是坏事。  她整个人直接往后倾倒,跌坐在了地上,她的世界,好安静,她不知道该想些什么?更是什么,都听不进去。她好想变成一个傻子,连自己在做什么都不知道的傻子啊!  当丑陋,当残酷,当不堪一层一层的剥开她的心,便会发现,其实里面,早已经遍体鳞伤。  慕歌完全听不进自己母亲的话语,她一个人卷缩在墙角,她真的很爱那个男人,只要站在他身旁,她便觉得自己,拥有了整个世界,什么都不怕?  当她依偎在那个男人的怀里,她便觉得,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。  然而,只是聆听了一个故事,呵,她竟然就变成了那个男人杀父仇人的女儿,夺母眼睛的最该报复对方。  慕歌流不出任何一滴眼泪,这些都不是她的错,但她却宁愿这些都是她所犯的错,那样子,所有伤害的矛头就都指向她一个人,而不会伤及到她最爱的人,看着自己最爱的人受到伤害,那种痛,要比是自己受到伤害都痛上好几倍。  她的上齿,紧紧咬着自己的下唇,都溢出血珠来了,但她一点痛的知觉都没有,她感受不到痛,是她麻木了吗?还是她已经痴傻?  是她母亲冰冷的泪水,滑过她的掌心,凉凉的,才让她明白,她还是会有知觉的。  是她母亲哭喊着跪在她面前,才让她从非正常人的恍惚惊愣中,缓缓回过神来。她展开了自己的双手,想扶自己的母亲起来,却又显得是那么的无能为力。  也兴许,是她的母亲死活不肯起来。  她松开了自己的手,双膝弯下,和自己母亲面对面跪着,她能听进自己母亲撕心裂肺的呐喊。  “小慕歌,你怎么啦?不要吓妈咪,这些都是妈咪的错,妈咪愿意付出自己一切的代价去承担后果,只要你能好好的,就可以了,妈咪真的什么都不奢求了……”  泪水,总算是哗啦啦的滑落,是她母亲眼角晶莹的泪滴,感染到了她。  会哭,会伤心,会疼会痛,就说明她还活着,还没痴傻。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