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一百六十六章要她楚慕歌,比谁都痛苦

第一百六十六章要她楚慕歌,比谁都痛苦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084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4:06
    言玲儿在左溢左边的椅子上坐下,慕歌在左溢右边的椅子上坐了下去。。  杨子皓很识趣的欲要离开,他可一点都不想再继续摊这趟浑水,轻声的咳了咳,他是想把其它三位拉回到现实中来,随即,他开口对左溢说道。  “Boss,伯母可能得到明天早上才能醒过来?要不,你们都先回去休息,我来照顾着就好。”  听完杨子皓的话,左溢的头连抬都没抬起,只冷声道。  “不用,你去忙你的就好。”  杨子皓轻点了点头,便无再多言,就转身离开,他能理解左溢此时的心情,也很替慕歌现在的处境担忧,但来日方长,他相信,总会能改变点什么的?  慕歌和言玲儿各望着一方,勉勉强强的停止了战斗。她们不想离开,所以选择了闭嘴。  片刻后,左甜提着食物来到他们身旁,当左甜看到慕歌时,脸上的表情,愤怒到了极点。幸好,言玲儿将她及时拉住,不然,估计战争又要开始了。  就在左甜甩开了言玲儿的手,准备要拉着慕歌到别处算账时,急救室的门再次被打开了。  几个医生和几个护士姐姐推着唐雅尧,从急救室里缓缓步了出来。  见到这情况,左甜停止了对慕歌来势汹汹的愤怒,而是和众人一起围了上去,看着眼睛缠了厚厚的白纱布,睡得一脸安详的唐雅尧,慕歌的心,微微的疼了起来。  她真的好想改变一切,却又是显得那么的无能为力。  真的是千金难买后悔药啊!如果当她的婆婆醒过来后,知道自己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,那该会有多伤心?  看着自己身旁的左溢,慕歌能感受到,左溢的心,一定比她更疼更痛。  在众人的努力下,唐雅尧被推到了高级VIP病房里。左溢回头望着,自己身后的三位女子,想了想,他清冷的说道。  “小甜,你和玲儿先回去休息,听话,妈需要安静的休息。”  慕歌缓缓的松了口气,幸好,不是叫她先回去休息。  左甜和言玲儿虽然对左溢的安排非常有意见,但,在左溢威严的蓝眼bi迫下,她们经过一番的苦苦挣扎后,不得不垂头丧气的离开。  世界又安静了下来,慕歌和左溢的目光都对着病床上的唐雅尧。杨子皓说过,唐雅尧得明天早上才能醒过来,那么,唐雅尧应该就是得明天早上才能清醒过来,她和左溢如此盯着唐雅尧望,其实也是一种枉然而已。  拿起身旁装食物的袋子,慕歌轻声的对左溢问道。  “饿了吧?先吃点面包好不好?”  对于慕歌关切的问话,左溢连理都没理她一下,只顾着在替自己的母亲盖好被子。  新仇加上旧恨,左溢相信自己的心,将不再会有丝毫的惆怅与矛盾。  看见左溢根本不搭理自己,慕歌便又继续说道。  “不吃面包啊!那吃饼干好不好?要不?先喝点水也好。”  片刻后,左溢仍是不理慕歌,自顾自的开始了闭目养神。  慕歌来到了左溢的身旁,将面包和饼干都放在了他手上,还有一瓶矿泉水。  虽然,他连瞧都没瞧她一眼,但慕歌还是对左溢淡淡的笑着,她觉得自己真的有很多很多的话想对他说,但在这种情况下,却又不知道该先说些什么好?  轻启了启唇,她总算是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来。  “溢,多多少少吃点吧?别把自己的身体也弄垮了。”  左溢突然起身,将手中的食物统统丢进了垃圾桶里,他真的看不惯,眼前这个女人的假慈悲。  将他的母亲推下湖里时,怎么没想过?那样会不会将他母亲的身体弄垮?  左溢厌恶得,连看都不想看慕歌一眼,更不想与她说话。  看着被丢进垃圾桶里的食物,慕歌的心,百般五味杂全,她就真的这么遭他讨厌吗?  讨厌到,经过她手的食物,左溢都得往垃圾桶里丢了。更谈何来的吃?眼泪,又开始在她的眼眸里打转。  吸了吸鼻子,慕歌微微抬高自己的头,硬是将自己要滑过眼角的泪水,倒流了回去。她怕,如果她哭哭啼啼的,左溢会将她赶出去。那样子,她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。  那怕只是能默默的陪在左溢身旁,慕歌也愿意不惜一切代价,死着皮赖着脸不离开,她知道,无论她怎么解释,左溢都不会相信,不是她推唐雅尧掉下湖里的?她千千万万句的解释,都抵不上人家和尚大叔的一句话。  她欠左溢的那么多,欠唐雅尧的更多,除了好好的赎罪,她不该再有过多的奢求,相信,如果换成是她变成此时此刻的左溢,估计,她的态度会比左溢现在的态度,还要恶劣上很多倍。  将手中的食物缓缓放在桌子上,左溢不吃,其实,她更没有胃口吃。  仍旧一脸淡淡的笑颜,她温和的对他说道。  “溢,既然还不饿,那就等会再吃好了?”  她不说话,左溢定不会主动与她说话来着,静寂的空气在他们周围弥漫着,把她压迫得快要窒息,呼吸是万般的困难,更让她连大气都不敢踹一个。  不行,她真的快受不了了,再不说话,她一定会窒息而亡的。轻皱了皱眉头,她说出了很糟糕的一句话,但,毕竟是打破了沉默的氛围。  “溢,从我母亲那里,我得知了你和妈为什么如此恨我的原由。虽说是上一代的恩怨,但我真的会尽全力去帮我母亲赎罪,我不祈求你和妈的原谅,只是希望,你们能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。”  男人冷冷一笑,他真的觉得这个女人的话语可笑至极。赎罪?看着病床上的母亲,左溢恶狠狠的想,就算慕歌把自己的命都搭上,也没办法让病床上苍白的母亲,所受到的伤害减一丝一毫啊!  那他要让慕歌所付出的代价便是,让慕歌所受的罪,比自己的母亲要痛苦上一百倍,一千倍,甚至是一万倍啊!  他声音有些许沙哑,是源自于他心头所涌出的恨,他真的很恨很恨眼前这个女人,恨不得将她直接掐死,却又不想如此的便宜了她。  他会让慕歌好好的活着,然后,比谁都痛苦?冰冷的蓝眼,被嗜血的仇恨染上了一层火一般的光芒,他握紧了拳头,冰冷彻骨的说道。  “闭嘴,不然你就给我滚出去。”  左溢这句话,伤人吗?  答案是肯定的,真的很伤人。她缓缓的低下头,她不想闭嘴,更不会在这个时候滚出去,虽然明知道左溢恨她,但她就是要陪在左溢的身旁,不离不弃。  在这个节骨眼上,才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,她怎么能这么快就泄气,那样子,会连她自己都瞧不起自己的。  一脸的巧笑倩兮,她的话语里,有淡然的笑意盈盈。  “我不闭嘴,也不会滚出去的,我就是要陪在你的身旁,我就是要好好的照顾着妈,不管你说什么?我都不会离开。就算你对我再冷淡,我也扛得住。”  “溢,不要白费力气赶我离开,因为我的脸皮,已经和你一般厚了。”  哎,那句俗话说得真的很有道理,树不要皮必死无银,但人不要脸,还真的是天下无敌啊!  左溢真的很想将眼前的这个女人暴打一顿,不过,他好歹也是个男人,一个一直秉承着不打女人的男人,可,眼前这个女人,总是有办法让他使用暴力。  冰冷的撇了慕歌一眼后,左溢再次保持着沉默,他拿起桌子上的杂志,心不在焉的看了起来。  有预感,暴风雨会来得很是猛烈,但却不能躲不能逃,硬bi着自己迎韧而上的万般惆怅,有谁会懂?慕歌那颗祥装平静的心。  杂志上的字,都好像蚯蚓,乱卷缩前进着,左溢根本一个字都看不进去。  他是真的很担心,明天早上自己的母亲醒来后,发现自己的眼睛再也看不见的话,该会有多伤心痛苦啊?  慕歌也拿起一本杂志,随意的翻着,其实,也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。  想起昨天晚上,她和左溢的感情虽称不上甜蜜蜜,但也算相濡以沫。怎么今天?她只不过是和自己的婆婆去了一趟清莲山,怎么就发生了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?  早知道,她就该随便找个借口,不陪自己的婆婆去清莲山,或许,就什么样的意外都不会有了。  如果,她没去找自己的母亲将事情问个一清二白,如果,她一辈子都不知晓左溢为何如此恨她的原由,那该有多好?  可惜,这个世界上,终究是没有如果的。  突然,她很害怕自己的婆婆苏醒过来,但,却又矛盾着希望她家婆婆能快点清醒过来,如此忐忑不安的等候着,似乎才是最难受的。  慕歌想了很多很多,轻皱着的眉头,竟一直没松开过。  夜渐深了,初秋的深夜有些许微凉,由于想得太过惆怅,慕歌竟然倚靠着椅子便睡着了。  这两年来,她一直都是过得那么的累,真不晓得,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啊?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