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一百六十八章贱人,我一定要杀了你

第一百六十八章贱人,我一定要杀了你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172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4:07
    唐雅尧的手,开始去扯自己眼睛上绑着的白纱布,嘴里,大声咆哮着说道。  “原来是你,快点给我滚,如果不是你将我推下湖,我的眼睛就不会成现在这模样,不要骗我,我自己的眼睛,我比谁都清楚,肯定治不好了,我再也看不见这个世界,我竟然变成了个瞎子,不行,你不能走,我要挖下你的眼睛,让你也做瞎子……”  容不得自己多想,慕歌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,她扑了过去,紧紧的握住自己婆婆正在扯下白纱布的手,很用力很用力的握住了。  手失去自由的唐雅尧,竟是万般咆哮着用自己的脚,胡乱踹着慕歌。一下又一下,都隐涵着她对慕歌深深的恨。  有时,踹在了慕歌的小腹上,有时,踹在了慕歌的胸膛上,更有时,踹在了慕歌的脸上。  慕歌来不及躲闪,任由自己的婆婆踹着,就是死也不放开自己婆婆的手,她只是不想,也不能让唐雅尧伤害到她自己本身。所以,她选择了让自己受伤,虽然很疼,但一想起自己母亲的过错,她便觉得一定都不疼了。  她努力着,让话说得清楚,以至于自己的婆婆能听明白。  “妈,你打我骂我都可以,但请你千万别伤害自己,现在的医术这么高明,你的眼睛,一定能治好的。”  唐雅尧继续胡乱的往慕歌身上踹着,她的手,正用力的想从慕歌的手里挣脱出来,她说话的声音,依旧是以一种咆哮的方式。  “快点给我一把刀,我一定要将你和你母亲的眼睛挖出来……”  看着唐雅尧这模样,慕歌打从心里觉得疼,她想,等会左溢看到了,心里一定更疼吧!  越感到心疼,她的心里便越指责自己,当唐雅尧落入湖里的那一刻,为何不拼了命的拉住她?  慕歌不责怪自己的母亲,只想尽自己的全力去救赎。  一个恍惚,唐雅尧的手竟从慕歌手中挣脱了出去,胡乱慌忙中,唐雅尧的手掐住了慕歌的脖子。  唐雅尧手中的力道越来越大,慕歌的咳嗽声也越来越大,一脸的狰狞,唐雅尧大声的笑着说道。  “jian人,我一定要杀了你,替震报仇,替我自己报仇。”  突然无法呼吸,慕歌真的觉得特别难受,她不停的咳嗽,双手挥舞着想把自己的婆婆推开,却无济于事。  她还不想这么年轻就去见上帝,她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情没做呢?  无奈之下,慕歌只能出动自己的脚,本想将自己的婆婆轻轻踹开,以至于能捡回自己的一条命而已。  却没料到,左溢在这个时候冲了进来,他所看到的画面时,他母亲的手正放在慕歌的脖子上,而慕歌的腿正大幅度抬高,欲要踹向自己的母亲。  一个箭步向前,左溢将唐雅尧和慕歌分开。随后,他边安抚着自己母亲的情绪,边冷冷的看着慕歌。把慕歌看得全身上下,不停的打着寒颤,慕歌知道,左溢又误会自己了。  左溢一定会想成是她要故意踹他的母亲,然而,把杀人灭口这种词语用在她身上,他左溢也觉得一点都不为过吧!  左溢轻拍着自己母亲的后背,轻声细语的说道。  “妈,不会有事的,我在这里呢?不管要付出多大的代价,我都一定会将你的眼睛治好,妈,饿了吧!我们先吃点东西好不好?”  慕歌一脸献殷勤的将粥送上,左溢瞪了她一眼,最后还是接过了她手中的粥,看着左溢那么小心翼翼的喂着唐雅尧喝粥,每一口一舀起来,都会先放在嘴边吹一吹,然后再小心翼翼的放置唐雅尧嘴边,这些看在慕歌的眼里,暖在了她的心里。  如果有一天,左溢也这般待她,她就真的死而无憾了。  “溢儿,替妈将那两个jian女人的眼睛挖下来,要瞎大家一起瞎,听到没有?”  听完唐雅尧的话,慕歌的心,‘咯噔’了一下,是她没把握左溢不会那么做,还是,她开始真的怕了?  左溢拿起纸巾,轻柔的擦了擦自己母亲的嘴,随即,轻声说道。  “妈,相信溢儿,你一定可以重新看到这个世界,至于她们两个人的眼睛,到时就让妈你自己去挖,不是更能解你自己的心头之恨吗?”  轻打了个寒颤,慕歌竟然在心里祈祷,唐雅尧的眼睛不会有重新看得见的那一天。她只是纯粹的不想让自己的母亲有危险。  如果,将自己的眼睛换给自己的婆婆后,她的婆婆就能重新看得到这个世界的话,慕歌可能会选择这样做,只要能消除自己婆婆心中的恨。那她就觉得,用自己的眼睛去换值得。  左溢用冷冷的眼神示意她离开,慕歌陷入了矛盾中,如果她继续呆下去的话,她家婆婆的情绪肯定不会好到那里去?但,如果她现在离开的话,就照顾不了自家的婆婆,也便无法救赎。  她不能离开,那怕再难?她也要硬着头皮去征服,她就不相信,她楚慕歌不能让自家婆婆待她的态度变得友善起来。  俗话说,只要有恒心,铁铉也能磨成针来着。  她对左溢轻摇了摇头,并用唇语对他说道。  “我不离开,我要留下来照顾妈,相信我,我一定会把妈照顾得很好的。”  放下手中的粥,左溢的脸,阴沉得不能再阴沉,他硬生生的迫使自己转过头,不去看慕歌,他想先压下自己的火气,等会再找慕歌,好好的,算一下帐。  唐雅尧渐渐的安静了下来,就算她的眼睛看不见了,但她那一颗充满仇恨的心,一直都在,而且,越来越膨胀。  她轻拽住自己儿子的手,只是想让自己安心,片刻后,她咬牙切齿的说道。  “溢儿,妈相信你,一定会替我报仇的,妈一直都知道,溢儿是最有孝心的。”  “逸儿,记住了,别人欠我们的一定要让她们还回来,绝不能心慈手软。”  仇恨的力量究竟有多大?它能蒙蔽一个好人那颗善良的心,也能遮蔽一个好人那双明亮通透的眼。  额头上不断渗出汗滴,慕歌捏紧了自己的拳头,她只是有点怕有点着急,她一定要尽自己的全力去照顾好自己的婆婆,那怕只是能让自家婆婆心里的恨减少丝毫。  但,在这种情况下,她又该怎么照顾好自己的婆婆呢?  刚刚拳打脚踢,掐脖子的画面她很是记忆犹新着呢?她有点晕头转向,开始感到不知所措,她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?  便唯有呆呆的看着左溢,对唐雅尧细心体贴的照顾,一直到,唐雅尧再次沉沉睡去,慕歌却还是没想出什么好办法?  在左溢的眼神bi迫下,慕歌不得不跟在左溢身后离开病房,揣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,她跟着男人的脚步,来到无人的安全通道楼梯口。  男人朝她步步bi近,直至,她整个人已经倚靠着身后结实的墙。男人才停住了脚步,此时,两人之间的距离,近在咫尺。  嗜血的蓝眼,抽动的嘴角,慕歌知道,眼前的男人处于很是生气的状态中,她最好乖乖的闭着自己的眼,什么都不说?不然,铁定说多错多。  空气像被凝固了那般,让人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,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?真的是在硬着头皮往前冲。  冰冷彻骨的话语,在她恍惚之际,突然在她耳旁响起。  “楚慕歌,你刚刚是要杀人灭口吗?果不其然,你和你母亲一样的毒蝎心肠,只是这次,有我左溢在,我一定不会让你得逞,更不会让你伤害我母亲分毫,记住,跟左溢斗的人,都不会有好下场。”  左溢又误会她了,她怎么可能会杀人灭口?再给她一个脑袋瓜,一颗心,她也不敢那么做。内心深处,一片寒意流淌而过。  秋风落叶,萧萧瑟瑟,为何你?就不肯给我再多一点点的信任呢?有一种痛,它是会呼吸的,所以,还会膨胀。  “没有……我没有要杀人灭口,逸,当时你也看到了,妈正掐住我的脖子,我只是……想推开她而已……”  慕歌急急忙忙的解释着,但左溢却听不进分毫,在左溢的潜意识里,他已经认定了慕歌就是十恶不赦的坏女人。不管她做的是好事还是坏事,看在他左溢的眼里,都会变成一种对自己的伤害。  左溢一声冷笑,他毫不犹豫的打断了慕歌的解释,一脸愤然的说道。  “你,只是想踹开我妈而已,难道你不知道?你那轻轻的一推,我妈就再也看不见这世界。你再轻轻一踹,我妈就会连命都没有啦!给我滚回去,我妈不想看到你,我也不想。”  眼泪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,好伤人的话语。  她爱得掏心掏肺的男人,竟然叫她滚回去,还说不想见到她。  吸了吸鼻子,慕歌边难受的哽咽着,边有点含糊不清的说道。  “溢,不要赶我走,我知道,我和我妈,都欠你和妈很多很多。但请你相信我,真的不是我推妈掉下湖里的,还有刚刚,我真的只是想把妈推开,怎么可能要杀妈灭口呢?”  “溢,我真的没有,你相信我好不好?不要赶我走,我只是想尽自己的全力,去尽可能的弥补曾经的伤害而已。”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