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一百六十九章溢,不要赶我走

第一百六十九章溢,不要赶我走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093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4:07
    看着慕歌眼角,晶莹剔透的泪,很该死的,他左溢的心,还是隐隐约约的会感到疼。  但,他不可能会再心软了,一想到,自己的母亲就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,眼睛才会瞎,再也看不到如此五彩缤纷的世界时,他那双蓝色的眼瞳,瞬间被仇恨的火热光芒所掩盖。且全身上下,散发着越来越咄咄bi人的冰冷。  猛一用力,他恶狠狠的甩开了,慕歌拽住他胳膊的手,没及时反应过来的慕歌,稍一没站稳,整个人便往后倾倒,重重的撞在了墙上。  左溢那冰冷彻骨的声音,传至她耳里的话语,更让她听着难受至极,她不怪左溢,真的不怪,只是觉得难受。  “让我相信你?楚慕歌,你的脸皮到底有多厚?竟然知道你和你妈,都欠我和我妈很多很多,那就如我妈刚刚所讲,把你们自己的眼睛都挖出来,也都好好尝试一下,整个世界只会是一片黑暗的那种恐慌,迷茫与无助。”  “你怎么可能要杀我妈灭口?这个问题好,那就让我来告诉你答案好了,你和你妈,把我妈伤害成这个样子,正常人都会有恨,都会想到要报复,你怕被我妈报复,所以,选择了杀人灭口。”  “人死了,就一了百了,你和你妈,就可以高枕无忧了。多么好的如意算盘,楚慕歌,我是不会再相信你说的任何话了,滚,不然,我会让你妈陪你一起滚。”  听完左溢的话,慕歌真的好想让泪,能一下子流光。  别人不是都说,当心痛到不能再痛的时候就会麻木吗?为何?她的心怎么就无法麻木,真的好痛好痛,痛到,她都想用自己的头,狠狠的去撞墙,她只是很单纯的希望,撞墙的那种痛,能掩盖掉她心里一丝一毫的疼痛,那么,她应该就不会如此难受了吧!  她妈咪正处于观察调养阶段,她怎么可以让自己的妈咪陪她一起滚呢?抬高了自己的手,捂住嘴,慕歌泣不成声。  这个男人的冷血无情,她已经领教了两年多,不是应该早已经习惯,失去免疫了吗?怎么现在,变得如此的好哭?还一哭起来就没完没了。  是她脆弱了吗?确切的来说,应该是爱情会让一个女人变得无比的脆弱。爱情最大的悲哀,莫过于爱上了一个,自己真的不该爱的男人。  一直以来,不管多大的痛苦?左溢对她,如何费尽心思的折磨,慕歌都坚强的承受着,她只是希望自己的母亲能好好的。  现在,她莫名其妙的爱上了,还爱得渗入身上的每一个细胞,因此,便多了一份牵挂,一份期盼,她不仅希望自己的母亲,能好好的,还希望左溢也能好好的。  她真的不想离开,她想好好照顾自己的婆婆,但眼前的男人让她滚,她能选择不滚吗?至始至终,她似乎都没有说‘不’的权力,不是吗?  她再次拽住左溢的胳膊,两人四目相视,她泪眼朦胧里,那份坚定依旧存在?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她只是不想让男人离开,宛若,她内心深处还有着很多,未能说出口的话语。  哽咽得难受,慕歌吸了吸鼻子,一副低声下气的模样,对男人说道。  “溢,相信我好吗?我真的没说谎。只要妈能开心,我愿意,让自己的眼睛任你们处理。没有,我真的没有怕妈的报复,更没有要杀人灭口。”  “我妈咪也很内疚,很为当年对妈的所作所为感到懊悔了。溢,不要赶我走,我想留下来照顾妈?我只是希望都能好好的。”  左溢的嘴角抽蓄了几下,他很受不了,慕歌用这种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自己,冰冷的蓝眼里,竟多了一抹诡异。  男人双手环胸,且轻笑一声,清冷的说道。  “女人,别用这种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我,你不配,我也不会施舍任何一丁点的同情心给你。”  “好啊!那明天我让皓帮你进行手术,感谢楚小姐你为我们医院捐赠了整双眼睛。不用再否定了,你有没有要杀人灭口,我自己有眼睛,能看得清楚?”  “至于你妈咪的内疚和懊悔,没有任何作用,因为,不会让任何的伤害,恢复成原本的模样。我不是在赶你走,我是在叫你滚,我妈有了你的照顾,可能连今天都活不过了。”  停顿了片刻后,左溢轻咒骂着继续说道。  “该死的女人,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?把别人伤害得家破人亡,竟还说只是希望都能好好的,真是可笑至极。滚,不然,我说到做到,让你妈陪着你一起滚。”  有一种痛,叫做撕心裂肺。有一种情,叫做遍体鳞伤。更有一种爱,叫做鲜血淋淋。  慕歌的泪,止不住的滑落,她是如此这般的爱眼前这个男人,爱得连自我都失去了,没有了高傲,没有了尊严,没有了坚强。  什么时候?她变得如此卑微。她只不过是随着自己的心意,去爱一个男人罢了。  慕歌自知,她们楚家欠他们左家的很多很多,她这不是想要弥补和救赎吗?为何?连一个小小的机会都不肯给她。  不就是一双眼睛吗?只要他左溢敢要,她楚慕歌便敢给。  她抬高了自己的手,轻擦掉已经模糊自己双眼的泪水,又吸了吸气,片刻后,声音很是沙哑的说道。  “我不需要你的同情心,竟然你想要我的眼睛,那就拿去吧!明天手术的时间是几点?记得先提前通知我一声,我一定不会迟到。好,我现在就滚,你莫要生气。”  话一说完,慕歌真的头也不回的离开,带着一颗,痛得不能再痛,却仍旧还未麻木的心。  她知道,自己现在的形象一定很糟糕,她不想,让自己狼狈的模样吓到了别人,因此,她一直微微低着头,加快步伐的走着。  她很努力很努力,才暂时让自己的泪水,不再拼了命的往下滑落。  “砰!”  意料之中,她和别人撞上了,头也没抬,她喃喃的说了句。  “对不起。”  随即,便准备要转身离开,可惜,手腕却被别人握住,无法离开,熟悉且陌生的声音,在她耳旁响起。  “慕歌,你急急忙忙的,这是要去那里啊?呦!抬起头来让慕言姐姐看看,这是怎么啦?你怎么哭成这样?”  人一倒霉起来,真是喝口凉水都会塞牙啊!慕歌很是用力的想从楚慕言的手中,挣脱出自己的手。但,楚慕言也一样在用力,她很是用力的握着慕歌的手腕不放开,且继续说道。  “慕歌,你慕言姐姐我,想跟你好好聊聊,跟我走。”  猛摇了摇头,慕歌毫不犹豫的拒绝着说道。  “我不想跟你聊,我和你没什么好聊的?放手。”  楚慕言也摇了摇头,她笑得一脸的娇媚,不紧不慢,不急不躁的说道。  “如果你不跟我走,我就不放手,我可是知道了一个故事来着,一个关于挖眼睛的故事,我想这个故事,应该有很多人都愿意了解一下吧!”  听完楚慕言的话语,慕歌的心,轻颤了一下,‘挖眼睛’的故事,她堂姐怎么会知道?双手不自觉的用力握紧成拳头模样。  老天爷,没关系,她楚慕歌倒想看看,你还能让她继续怎么倒霉下去?  “放手,我跟你走。”  随即,慕言放开了慕歌的手,这才是她想要的结果吗?在这个社会,想生存,想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,就该不择手段,不然,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别人得到,而你,却一无所有。  慕言将慕歌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,轻缓的关上了门,一场谈判届时开始,不知?谁又会失去些什么?而谁又会得到些什么?  仇恨,究竟能让人的心变得有多狠?  仇恨,终究会演变成一种报复,但,在报复时,真的会有一种快感吗?真的觉得愉快舒爽吗?可能,就得因人而异了。  接过慕言递过来的纸巾,慕歌擦干了自己眼角的泪水,虽说,面对着的是曾经很是相亲相爱的堂姐,但,那毕竟是曾经了,踹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,她在等,等最不愉快的谈判。  当然,她很明白自己在这场谈判里,似乎,只有任人宰割的份。但,如果她甘心任人宰割,那她就不是楚慕歌。  轻咳了咳,她说话的声音,听起来越发的沙哑。  “慕言姐姐,打开天窗说亮话,你我都不是喜欢罗里吧嗦的人,有什么话直说便是?”  慕言笑得,有点暧昧,她还是挺喜欢自家堂妹的这种xing格,有着几分洒脱,有着几分豪爽。  如果她们没有爱上同一个男人的话,那么,她和慕歌应该会一直都是好姐妹,如从前那般的好,只可惜,这世界上没有如果。  慕言并不急着答话,她给自己和慕歌都倒上了一杯水,她把水杯递到慕歌的手里,脸上的笑颜,竟让慕歌看起来有些恍惚,让慕歌有了种错觉,似乎,她们还如从前那般的好,事事为对方所着想。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