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一百七十章好大的诱惑

第一百七十章好大的诱惑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083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4:08
    轻抿了几口开水,慕歌觉得自己,是该先好好调整一下自己的思绪。。心平气和,总比心浮气躁要来得好。  她让自己暂时,先将和左溢的不愉快搁置脑后,罢了,桥到船头自然直嘛!  面对面坐在沙发上,慕言轻抿了抿唇,终究是开始了这一场谈判。  “慕歌,那我就直话直说啰!我知道了婶婶和溢妈妈的故事,太震撼了,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?我把你请到这里来,是想和你谈条件的。”  谈条件?慕歌抿唇一笑,她现在所拥有的东西都是左溢给予的,而左溢待她,连一个陌生人都不如,竟然,她还有资本和别人谈条件,可笑,真是可笑。  淡然一笑,慕歌有些许飘渺,有些许恍恍惚惚的说道。  “慕言姐姐,你这是在威胁我吗?竟然你还称呼我妈咪为婶婶,却好意思将谈条件这三个字说出口,这还真是,人至jian则无敌啊!好,我倒要听听看,你要和我谈什么条件?”  慕言自嘲一笑,在爱情里,有谁没犯过jian呢?相反,在爱情里,jian也是一种表现出爱得至深的方法。  端起杯子放置嘴边,轻抿了几口水后,慕言不咸不淡的缓缓说道。  “威胁谈不上,应该说是各取所需。慕歌,有些东西会变,但有些东西它始终变不了。就像,我们之间的关系。”  “婶婶还是我的婶婶,而你,终究也还是我名义上的堂妹。慕歌,只要你离开溢,我就当做从来都不知道这样一个挖眼睛的故事,不然,就休怪我让它成为众所皆知的所谓秘密。”  真是虚伪的话语,虚伪的人,她楚慕歌有这样的亲人,真是‘三生有幸’啊!  她轻狂一笑,不知?是在笑自己傻,还是笑自己对面的女子傻,也或许,两者都有。  患难见真情,这句话着实说得好。可是,再加上个落井下石呢?原来,她一直都不知道,自己竟然有这么悲催。  找回了自己的声音,这是一场谈判,但她不会让自己做任人宰割的那一方。  “慕言姐姐,这种名义上的事情就不必再提起了,提了也只会扰人烦,扰人忧而已。如果,我是说如果,慕言姐姐真的将那个,挖眼睛的故事变成所有人都知道的故事。你猜想,除了我,到时第一个不会放过你的人,应该就是溢,溢一直都是个很有孝心的人。”  “或许,什么样的事情在他眼里,都没有自己母亲来得重要。到时就算我离开了溢,我想他也不会跟一个伤害自己母亲的人在一起吧!”  “反而,溢还会讨厌慕言姐姐你也说不定,甚至是,做出伤害慕言姐姐你的事情来。慕言姐姐是聪明人,应该不会做出这种得不偿失的事情吧?”  慕歌淡淡的笑着,淡淡的说着,她只是不想让自己的堂姐,聪明一世糊涂一时。因为仇恨,左溢把她囚在自己身边,无情的折磨无尽的伤害,如果没有遗失了自己的心,此时此刻,她可能就不会这般的痛苦?  她望着慕言,心生感慨,都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女人,恍惚间,不顾一切,似魔鬼般冲动,都以为有了爱情就有了一切。她笑自己傻,却覆水难收,无法管得住自己的心。  轻皱了一下眉头,慕歌所说的问题,正是慕言所担忧的。因此,她的威胁,才会少了几分底气。  双手环胸,慕言祥装自信的笑颜里,有着几分轻狂,她俯视着慕歌说道。  “慕歌,这次我是真的爱了,那怕是鱼死网破我也在所不惜。我不怕溢恨我,慕歌你,之所以能嫁给溢,不就正是因为他对你的恨吗?”  “只要慕歌你离开溢,就会是皆大欢喜的圆满。慕歌,你该明白,溢爱上谁?都不可能会爱上你。”  “对,他那么有孝心的人,怎么会爱上自己母亲仇人的女儿呢?慕歌,早点放手,别傻了,溢爱上我的机会,定比爱上你的机会要多得多。”  “何必?如此折磨自己,也折磨了婶婶。只要慕歌你愿意离开溢,我就愿意帮慕歌和婶婶离开医院,且送你们去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?”  好大的诱惑?只是,慕歌自己心里明白,左溢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放过她和自己的母亲?就算,慕言真的把她和自己的母亲送到一个,无人认识她们的地方,但,只要左溢费点心思寻找,想来,她们也难逃他的魔掌。  因此,她不想白折腾,或许,更多的是,她不想离开左溢,那怕明知道,左溢爱上她的机率几乎是零,但只要,能让自己静静的陪在他身边就好。  她的思绪又飘远了,缓了缓神,慕歌静静的说道。  “谢谢慕言姐姐的好意,虽然,我也很想与自己的母亲,去一个无人认识的地方,平平淡淡的过完余生,但是,慕言姐姐宁愿鱼死网破也要追求的东西,也正是我最舍不得的。而这种东西,它就叫**情,一个情字,终究是剪不断理还乱啊?”  “慕言姐姐,你说,如果我们喜欢的不是同一个男人,那该有多好啊?或许,我们之间还和以前那般的好,可能,还会为彼此的感情事出谋献策,老天爷真是喜欢作弄人,不该爱的,偏偏就爱上了。”  话落,慕歌轻皱着眉头,还轻抿了几口杯中的水,这老天爷实在是不招人喜欢,给她冥冥之中安排了如此多的无可奈何。还是因为,想让她得到更好的锻炼,以至于让她更快的成长,也更加的坚强。  慕言把手中的水杯,很用力的往桌子上一放,她的耐心可是很有限的,况且,她觉得自己看在所谓亲人的面子上,已经做出了最大的让步。倒是慕歌再继续执迷不悟下去,撕破脸皮又何妨?一直深藏不露的她,可还真没怕过谁?  轻眯着眼,她说话的语气,已变得咄咄bi人起来。  “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,也不会有后悔药,如果慕歌你执意不离开溢的话,那以后可就休怪你堂姐我无情了,经过这两年来的相处,你应该知道,我楚慕言,一直都是说得出,便做得出的人。”  “到时报纸登出来,可别怪我没念亲戚之情。真没想到,婶婶和慕歌你一样,竟做些,损人不利已的事情,恶人总归会有恶报的。”  听听,这到底是谁在损人不利已?  慕歌不敢想象,那个‘挖眼睛’的故事,登上报纸,成为众所皆知的故事后,会有怎样的混乱?但她能做的,除了等待,还能为会有什么?  离开与留下?并不是她说了算,自嘲一笑,她耸了耸肩,说道。  “慕言姐姐,如果你还有顾及到丝毫的亲戚之情,就不该如此的威胁我。去与留?在这场游戏里,从来都不是我能说了算的,这些你一直都知道,不是吗?”  “不,我一直都不清楚,慕言姐姐是如此寡情薄意之人。我母亲所犯的错误,不正是慕言姐姐你现在正在犯的相同错误吗?”  “为了爱情,为了报复,不择手段。竟然明知道恶人有恶报,就该行好路种好果,怎么说?我现在也是溢的妻子。”  “如果溢不愿意让我离开,那一切就都只是枉然,慕言姐姐,醒醒吧!别和我妈咪一样,犯相同的错误,甚至,一错便是终生的悔。”  “放手吧!我相信,下一个路口,会有更适合慕言姐姐的那一个他出现,可能不是最好的,但,适合自己的才最重要!”  慕歌瞬间呆愣住了,刚刚那一番话,她其实更像是在自己说。左溢真的就是最适合自己的,那一个他吗?  轻摇了摇头,慕歌从椅子上站起,转身离开。  如果慕言真的把那个‘挖眼睛’的故事登上报纸,那她的心,又会支离破碎一次,直至,彻底麻木不仁?  慕言在慕歌身后,气得直跺脚。  夜深人静,慕歌坐在床上,抱着枕头,对着灰白色的墙壁发呆。  左溢已经和她分房睡,慕歌被驱逐到了面积不大的客房里,小小的改变,小小的委屈,这些她都能隐忍下来。  但,同住一个屋檐下,有着夫妻的名分,却形同陌人,她无法谅解,心,更总是隐隐的痛着。  听着古老木钟的滴答声,望着窗外的皎洁明月,感受着属于秋天的微风,她开始整夜整夜的失眠。  从那天和慕言谈判后,慕歌就没再去左家医院,左溢不准她去,不准她见唐雅尧,更别妄想能让她去照顾着。  慕歌每天都会关注着报纸上的讯息,她害怕,慕言真的会将那个‘挖眼睛’的故事,公诸于众。那样的话,伤害最深的就会是她的母亲,她不能让自己的母亲受到伤害,绝对不能。  扣扣扣……  “少奶奶,是我,米樱。” 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,打乱了她的思绪,慕歌发现自己最近,真的是越来越喜欢发呆了。  放下手中的枕头,她下了床来至门边,拧开了她习惯反锁的门。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