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一百八十二章怎么突然就死掉了?

第一百八十二章怎么突然就死掉了?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088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4:12
    棕色滚烫的咖啡闯入到了慕歌的怀里,水蓝色的纱裙变成了深褐色。  咖啡如此滚烫,慕歌却没能及时反应过来,所以,她忘记了,她是该尖叫的。  坐在她身旁的艾薇倒开始慌了,她二话不说的拿起纸巾开始帮慕歌擦去身上的咖啡。  李飞飞看着慕歌这幅模样,就知道肯定是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了?况且,刚刚那个电话还是杨子皓打电话的,拧眉一想,她大概就能猜到是那方面的事情,她安慰自己,定是一点小差错,不会过于严重。  她直接把慕歌从沙发上拽了起来,她给了艾薇一个示意的眼神。  艾薇立即领会了过来,她也拽着慕歌,在两人的合作下,她们将慕歌拽着到了洗手间里。  慕歌总算是晃过神来了,她也在心里安慰自己,兴许只是件小事而已。  “飞飞,你帮我去拿件新买的衣服过来换,我得赶快去趟医院才行。”  轻点了点头,李飞飞二话不说的就跑了出去。  艾薇拿起了毛巾,开始帮慕歌擦掉身上的咖啡,她略为担忧的说道。  “这咖啡还真够烫的,小慕歌,都把你烫得发红了,要不?我先去帮你找点药膏来擦擦。”  摇了摇头,慕歌拒绝了艾薇的好意,她满脸急切的说道。  “不用了,薇姐姐,用清水冲几下就好。我现在想快点去医院,有可能是我母亲的身体出了状态,我得马上赶过去。”  慕歌胡乱的用清水洗着,满脸的着急与担忧,她真的很希望自己,下一秒钟就能飞到自己母亲的身旁。  “来,小慕歌,你的裙子。”  转身,慕歌急切的接过李飞飞手里的裙子,是她刚刚买的一件米黄色雪纺裙。  一接过裙子,她便奔进厕所里换了起来,留下一脸忧心忡忡的艾薇和李飞飞。  但无论等会发生什么事?她们都会一直陪在慕歌的身旁,和慕歌一起面对。  匆匆忙忙的换好,打开厕所的门,慕歌便往外面奔去。  “小慕歌,等等我们,我们和你一起去,不要太着急,也许伯母的身体只是些小问题,小状况而已。”  艾薇边说,边和李飞飞往慕歌的方向追了上去。  结了帐,拿好沙发上的东西,慕歌刚好已经拦到了出租车,三人一往出租车里面做好,慕歌便对司机说道。  “师傅,去左家医院,麻烦你尽量快点,我们有急事,谢谢。”  司机师傅和善的点了点头,他能谅解一个去医院的人那种着急,他会在不触及安全线上,尽量的加快速度。  李飞飞的手,握住了慕歌的左手,艾薇的手,握住了慕歌的右手。  她们的脸上,都抒写满了最真诚的担忧与关怀,最先打破沉默的是李飞飞,她看着慕歌这幅模样,真的感到心疼。  “小慕歌,你先不要这么担心,你要冷静,这样伯母看到你也才会安心。”  艾薇点了点头,她连忙附和着说道。  “是啊!小慕歌,看到你担心,等会伯母见到你之后会更加的担心,不管发生什么事?我和飞飞都会一直陪着你,你不会是一个人,人多力量大嘛!”  浅褐色的眼眸让人望着有些许的空洞,她也不想如此的着急和担忧,但,她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,她真的好怕,自己刚清醒过来的母亲,会再度沉睡个三年,或者是十年,也兴许是一辈子。  她真的无法再去面对如此结果,老天爷啊!求你,别给了她希望后,又将她打入十八层地狱,她真的会承受不了的。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?慕歌终于才找回了属于自己的声音,她如此过度的着急,确实无法改变些什么?  可能这时候,她更需要的是坚强,坚强才能战胜眼前的阻碍,过度的担忧与无助,只会让眼前的阻碍越变越大而已。  有点艰难的启了启唇,她淡然一笑,有点缓慢的说道。  “薇姐姐,飞飞,谢谢你们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?我会很坚强的,我会让我妈咪看到我坚强的一面,让她不必替自己的身子担心,我会好好的照顾她,她一定能健健康康的活下去。”  “我相信我妈咪,她说过的,会一直陪着我。你们也不用太担心,都会好起来的。”  古玩一条街和左家医院相距得并不是很远,都是在市中心,在司机师傅加快了速度的情况下,十五分钟后,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了左家医院门口。  率先下车的是李飞飞,然后是慕歌,一下了车,慕歌便往医里面奔了进去。  而李飞飞和艾薇很自觉的留下来拿东西,还有付车费。  她们准备把东西先放在杨子皓的办公室里,当她们来到杨子皓的办公室时,杨子皓刚好在。  而此时的慕歌,也刚好来到自己母亲的病房,当她推开病房的门,走了进去,看着病床上的人儿时?  当李飞飞和依蝶把东西放好后,询问杨子皓,慕歌的母亲病情如何时?  就在那么一刹那间,整个世界都变了。  看着已经被遮盖上白布的母亲,慕歌整个人直接跌倒在了地上,不可能的,她母亲明明好好的,怎么可能突然就死掉?  一步一步,她跪着来到自己母亲的床边,她的手微微抬高,然后,就那么停放着,她不敢去揭开自己母亲身上的白布,她真的不敢,她好怕好怕,当她揭开白布时,是她母亲那张熟悉且苍白的脸。  她是多么希望,在这里躺着的人不是她母亲,她是多么希望,她是在匆忙的情况下走错了病房。  可惜,这些都是她的希望而已,病房的房门号她早已经熟记得烂透在了心里,也许她闭上眼睛都能找得到,又怎么可能会走错呢?  泪水,不停的涌出。  她的心,竟然已经痛到,忘记该怎么去痛?  手缓缓的放下,当她冰冷的指尖碰触到白布时,整个人突然弹跳着往后退。  “妈咪,不可能,你不可能会死的,你说过的,你会一直陪在小慕歌的身边,妈咪,我知道的,你是个信守承诺的人,一直都是……”  病房的门,突然被打开,李飞飞和艾薇是哭着奔了进来,当她们看着跌倒在地上的慕歌时,泪水,流得越发的汹涌。  她们来到慕歌的身旁,紧紧的将她抱住,她们都知道,此时的慕歌,需要温暖,需要很多很多的温暖。  “小慕歌,我和薇姐姐会一直都在。”  李飞飞的声音很是沙哑,她无法止住自己的泪水不往下流,她知道,她一直都知道,慕歌的母亲对慕歌来说有多么的重要。  慕歌突然揪住了李飞飞的衣角,轻声吼着说道。  “飞飞,这都不是真的,对不对?我妈咪好好的,怎么可能说死就死了呢?”  艾薇掏出纸巾,开始帮慕歌擦拭去眼角的泪水,她的每个动作,都是那么的小心翼翼,就如她的心,正在那么小心翼翼的痛着,她很能理解自己最亲的亲人突然离开的那种绝望心情。  艾薇是那么希望,自己能帮着慕歌去承担,那怕是心里一丝一毫的痛。  李飞飞深深的吸了口气,看着慕歌眼里那最后一丝丝的渴望,她也多么希望自己可以告诉她一个否定的答案,她多么希望自己能说。  “小慕歌,你傻啊!伯母怎么可能会死?伯母正在楼下惬意的散着步呢?你走错病房了,床上躺着的人当然不是伯母啦!”  泪水,缓缓从李飞飞的脸庞滑落,可事实,毕竟它就是事实。  刚刚在杨子皓的办公室时,当杨子皓对她和艾薇说。  “我冲进病房时,伯母已经安然的离开了,没有任何的伤口,也没有口吐白沫,是属于自然的死亡。”  自然的死亡?这样一个结果,该让人怎么去相信呢?  她轻拍了拍慕歌的后背,很慢很慢的说道。  “小慕歌,伯母是安然的离开,走得并不痛苦,我们陪着你一起坚强,我相信,伯母是希望你能坚强起来的,不为她的离开而过度伤心。”  听完李飞飞的话语后,慕歌突然摊开了李飞飞和艾薇的手,且从地上起身,猛一下子来到了病床前,她再度伸出自己的手,她的上齿紧咬着自己的下唇,她很用力很用力的咬着,已经有血珠从唇瓣里泌出,她的指尖,再次碰触到白布。  她不相信,她不相信,自己的母亲是自然的死亡,明明,她母亲的手术很成功,明明,她母亲说过,要做酸辣土豆丝给她吃的,不可能,不可能她母亲会安然的离开。  慕歌冰冷的手,拽住了白布,浅褐色的眼眸,开始染上了血一般的颜色。  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终于将遮盖在她母亲头上的白布,缓缓掀开。  慢慢呈现在她眼前,那张笑得亲切和蔼的脸,竟是那么的熟悉。熟悉到慕歌早已经把它刻印到了血液里,因为这是属于她母亲的脸,这世界上唯一可以被她视为亲人的亲人。  没有苍白如纸,而是一脸的安详,宛如就只是睡着了一样。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