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一百八十三章被打入十八层地狱

第一百八十三章被打入十八层地狱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111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4:13
    慕歌整个人趴在了自己的母亲身上,她边落着泪,边肆无忌惮的笑着说道。。  “你们都骗我,我妈咪明明就没有死,她明明就只是睡着了而已。你们都骗我,你们都骗我,我讨厌你们,只有我妈咪是最疼我的,我今晚要和我妈咪一起睡,不,我永远都不会离开我妈咪,我要一直一直都呆在她身边,你们都给我出去,都给我出去啊……”  看着慕歌这模样,李飞飞和艾薇的心,真的揪结得很疼很疼,她们试着想去靠近慕歌,但慕歌一点都不领情的朝她们大吼大叫。  “小慕歌,你别这样好不好?看到你这样子,我真的好害怕好害怕。”  “小慕歌,没有人会拉着你离开,但伯母她,真的已经离开了,我知道,你暂时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,但小慕歌,它已经就是事实了,容不得我们选择接不接受?”  李飞飞的上齿紧咬着自己的下唇,她真的不想伤害慕歌,但她不得不将实话和她说明,她怕,慕歌会突然转不过弯来,然后,导致成更加坏的结果。  艾薇再次试着慢慢的靠近慕歌,看到慕歌这样子,她就想起曾经的自己,那种感觉,她又怎会不懂呢?就像天,突然塌下来了,伤心欲绝,四崩五裂,痛得连哭都觉得是奢侈的,那种崩溃,就是认为死是最好的解脱办法。  慢慢靠近,艾薇慢慢的蹲了下去,看着紧抱着自己母亲的慕歌,艾薇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是平和的。  “小慕歌,你一直都是最坚强的人,总感觉,就算天倒塌下来了,你也不会倒,我相信这次,也一定一样。我可以深深体会到你此时的痛苦,挚爱亲人的生离死别,真的会痛如刀割,但,纵使再痛,事实它就是事实。”  “小慕歌,不怕,我和飞飞会一直都在,我们会一直陪在你身旁,你永远都不会觉得孤单。”  “小慕歌,你也知道,伯母在世的时候不容易,我们让她走得安心一点好不好?”  慕歌的手,紧紧环抱住了自己母亲的腰,她的上半身紧紧依靠着自己母亲的胸膛,她多么希望,还会有小时候那种熟悉的心跳声,有些东西倒塌了,她还能选择继续坚强的走下去,但有些东西倒塌了,那可是她一辈子的信念,她该如何让自己再重新坚强起来呢?  不知何时?慕歌早已经泪流满面,她的泪水,就是止不住的哗啦啦往下流。  她什么都可以不要?她只要自己的母亲还活着。老天爷为什么要对她如此残忍?偏偏要把她最最宝贝的东西收走。  看着艾薇,她很用力的摇了摇头,很大声很大声的说道。  “不,我没办法再坚强,这两年多来,我之所以可以那般坚强,只要一跌倒便重新爬起,那是因为,一直有我母亲在支撑着我,我要坚强,因为我要看着我母亲健健康康的好起来,现在,没有了,什么都没有了。”  “我两年多来的努力,全都白费了,甚至比一开始还更糟糕,那时还有希望,现在真的,什么都没有了?你们都出去好不好?我想和我妈咪好好的,静静的聊聊天。”  “自从她康复后,我都没有和她好好的聊过呢?现在终于有机会了,我一定要和她好好的聊个过瘾,我妈咪还说要做酸辣土豆丝给我吃呢。”  “你们先出去吧!等会我妈咪做好了,我再叫你们进来吃好了,偷偷告诉你们,我妈咪做的酸辣土豆丝可好吃了。“  听完慕歌的话,李飞飞和艾薇的泪掉得更凶了,看到慕歌这个样子,她们真的觉得好难过好难过,她们真的好恨自己,什么忙都帮不上?  “你们先出去吧!我来试着安慰她。”  很有默契的回头,看着一脸沉重的杨子皓,李飞飞和艾薇点了点头,悄然的走出了病房,因为杨子皓是医生,所以,她们都相信他,能更好的劝说慕歌,可有时,信任也会是一种错误。  杨子皓悄然的来到慕歌身旁,看着眼前,面如死灰的女子,他的心,便像有几千几万把刀在同时荆刺着,他对她的爱,便是愿意自己承担所有的痛苦,只要她开心幸福就好。  现在已经接近崩溃的慕歌,怎能不让他为她而感到撕心裂肺呢?  杨子皓轻声的唤着慕歌,他希望,能让慕歌稍微从绝望中走出来。  “小慕歌,小慕歌……”  听到他的呼唤,慕歌微微转过头来看着他,眼里已被无穷无尽的悲伤,化成虚无缥缈的空洞。  看着慕歌脸上的泪,他真的觉得疼,他想暂时,做那个能为她擦掉泪水的人。  伸手,他的指尖,温柔的为她拭去眼角冰冷的泪,动作,不仅温柔,还带着万般的小心翼翼。  他的声音,不知为何?也沙哑了起来。  “小慕歌,你现在什么都别想,好好的睡一觉,我知道,你是真的累了,累了就好好休息吧!我们都在你身旁,相信我,都会好起来的,真的,都会好起来的。”  突然,慕歌的眼里,染上了血一般的色彩,她妈咪,明明就好好的,怎么会?突然说死掉就死掉。她是真的很想现在,就去陪着自己的母亲,但她不能让自己的母亲死得不明不白,在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心。  一个起身,她揪住了杨子皓的衣领,声音里,是如嗜血般的咄咄bi人。  “说,我妈咪到底是怎么死的?明明,她的手术很成功,怎么可能会突然说离开就离开?一定是有人做了什么手脚对不对?说啊!你快说啊!”  慕歌揪着杨子皓的衣领,使了劲的摇晃着他,说着说着,她自己瞬间领悟过来,她的母亲一定是被别人害死的,至于谁会是凶手?她只是稍微一想,便全然知晓了,除了她唐雅尧和左溢还会有谁?唐雅尧和左溢是那般的恨她与自己的母亲。  原来,她一直是这么的天真,竟傻傻的以为,只要她诚心诚意的去救赎,最终,便能得到原谅,没想到,她的救赎,她自以为是的执著,还有她那不可救药的无知,竟害得她母亲最后,连命都没有了。  杨子皓任由慕歌揪着自己的衣领,他不知该怎么开口好?虽然慕歌母亲看起来是属于自然死亡的现象,但他早上查房的时候,沈荷晴的身体健康状况都良好,当然不可能说死就死。  “你说话啊!为什么不说话?心虚了是不是?”  杨子皓的大掌稍一用力,便将慕歌困在自己的怀里,他想带给慕歌安心,他知道慕歌不爱自己,但他就是想看到慕歌过得好。  杨子皓任由慕歌捶打着自己,只要慕歌的心里能舒坦些,叫他做任何事,他都愿意。  渐渐的,慕歌的哭声越来越小,但她内心的思绪却越来越清晰,慕歌从杨子皓的怀里挣脱出来,她看着床上睡得一脸安详的母亲,她绝不会让自己的母亲不明不白的离开,绝不会。  她捏紧了自己的粉拳,就连说话的声音,都是咬牙切齿的。  “杨医生,你实话告诉我,我母亲看似是自然死亡,但其实,不是自然死亡对不对?如果你有当我是朋友,就告诉我实话。”  浅褐色的眼眸里,有一种痛,被化为嗜血的恨。  杨子皓无奈的点了点头,他轻拽住了慕歌的双肩,一脸严肃认真,语重深长的说道。  “小慕歌,是,你母亲不是自然的死亡,但你,现在一定斗不过太太和Boss,答应我,办完伯母的丧事,就远远的离开这里,最好永远都不要回来了。我不想,看到连你也受伤,好不好?小慕歌。”  母亲死了,那她活着又还有什么意义呢?笑话,她连死都不怕了,还怕自己会再受到什么伤害吗?  她冷冷的笑着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说道。  “杨医生,我没事了,你先出去吧!我想陪我母亲再好好的呆一会。”  慕歌的语气里,充满着决绝,根本就是一种逐客令。  杨子皓有一万个心不想出去,他试着说道。  “小慕歌,让我在你身边陪着你吧!我会保持沉默,一句话都不说,只要你肯让我陪在你身边就好。”  慕歌直接忽视了杨子皓的话语,且不再搭理他,随他想干嘛就干嘛!  她来到自己母亲的床前,轻轻的跪了下去,她凝视着自己母亲的脸,小手微微抬高,轻柔的放在自己母亲冰冷的脸上。  冰冷的指尖,滑过了自己母亲脸上的每一寸冰冷肌肤,很单纯的,她只是想好好的记住,自己母亲的模样。  也许,她们再也没有机会如此的面对面,她聚精会神的瞧着,多么希望自己,能用心去刻印住。  她的脑海,突然变成了一部DV,好多好多的画面开始重映。  有坐在白色钢琴边,为自己弹奏,优雅得像童话里那个白雪公主的母亲。  有围着围裙在厨房里,忙忙碌碌,为自己和父亲张罗一桌好菜的贤惠母亲。  有在公园游乐场里,和自己坐着旋转木马,同样笑得一脸童真童趣的可爱母亲。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