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一百八十四章不要再碰我,很恶心

第一百八十四章不要再碰我,很恶心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068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4:13
    再次的泪流满面,慕歌本以为,她还有很多的时间,可以和自己的母亲去做很多很多的事情。。  没想到,她的母亲就这样突然的离开,没有一丁点的预兆,换成是任何人,都很难去接受吧!  更何况是她,很多个夜深人静,就在她觉得自己快要熬不下去的时候,她就会想到正躺在医院里的母亲,她总是告诉自己,再坚持一下,一下下就好了,母亲就能动手术,她就会又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。  房门突然被撞开,看着走进来的人儿,慕歌开始冷笑。  慕歌的脸,笑到开始有点抽筋,但她仍然没要停止的意思。  哭代表着伤心欲绝,那她就大声笑好了,她一定要杀了眼前的男人,还要杀了唐雅尧,然后再杀了自己,这样,黄泉路上都不孤单。  在左溢的示意下,杨子皓缓缓的走出了病房,他一步三回头的望着慕歌,一脸的担忧,当天枰已经失去平衡,那接下来,便是永无止境的伤害吧!只有恨的世界,便不再会有色彩。  左溢朝慕歌步步bi近,她只是继续冷冷的笑着,那笑声,让人听着,会打从心里发寒。  “楚慕歌,停止你那虚伪的笑。”  左溢在慕歌身旁,面无表情的说道,只有天知道,现在他的心究竟有多疼。  突然接到杨子皓的电话,说沈荷晴安然的离开了这个世界,他不是傻瓜,一猜便知这是自己母亲所动的手脚。他立马丢下工作,便赶了过来。  他一直都知道,对慕歌来说,沈荷晴有多么的重要。  脑子里只要轻轻一念,他便能想到,在得知沈荷晴死后,慕歌该会有多伤心?  慕歌面如死灰的望着左溢,嘴角勾勒出的仍然是冷冷的笑意,她说话的声音,宛若在冰室里冰冻了千年般彻骨。  “虚伪?如果你母亲突然死了,你还会笑得一脸的如沐春风吗?左溢,我告诉你,我不管是你,还是你母亲?故意害死了我母亲。因为你们两个,统统都得死。”  话一说完,慕歌缓缓的转身,看着病床上,自己母亲那熟悉的脸,突然,她嫣然一笑,不急不躁的说道。  “妈咪,你在另一个世界很冷吧!一定觉得很孤单吧!我知道,你一定很难找得到爸爸,我知道,在另一个世界里一定很拥挤吧!我知道,那里一定很冷吧!但,妈咪,你放心,很快就会有人一起到那个世界里去陪你了……”  慕歌眼角的余光,轻撇到了桌子上锋利的水果刀,下一秒钟,她已经拿起那把水果刀,像左溢刺了过去。  左溢的一个闪身,慕歌便直接往墙上刺了过去。  刀,刺进了白色的墙里,很快,慕歌便反应了过来,她很是用力的拨出水果刀,再次往左溢的方向刺去。  左溢又一个躲闪,这次,慕歌直接把水果刀刺进了门里面。  浅褐色的眼眸,染上了血一般的色彩,此时的慕歌,只想替自己的母亲报仇,她一定要杀了左溢,一定要杀了唐雅尧,一直以来,她的母亲便是她的一切,她的世界瞬间倒塌了,让她守着一个倒塌的世界,那该有多累了?  鸳鸯相报何时了,那就一次xing,让全部都结束好了。  “女人,你这样子是伤害不了我丝毫的。我建议你,还是让你母亲先入土为安吧!免得,她在另一个世界里,连个可以容身之处都没有。”  慕歌望着自己不远处的男人,是,她现在是伤害不了左溢丝毫,但不代表,她下一分钟仍然伤害不了他丝毫。  她缓缓放下手中的水果刀,然后,一步一步的向左溢走近,脸上的笑颜,冷冽得会让人心碎。  慕歌来到了左溢的跟前,她不紧不慢,一字一顿的说道。  “左溢,办我妈一个人的葬礼有点单调,把你和你妈的也一起办了吧!到时,肯定很热闹,你说,对不对啊?”  猛然,她又拿起手中的水果刀,眼看着,马上就要往左溢的胸膛处cha入了。  这次,左溢没有躲闪,他直接用自己的大掌去紧握住慕歌手中的水果刀。  随即,鲜血开始涌出,看得慕歌有了瞬间的愣然,她望着左溢,咬牙切齿的说道。  “放手,我要用它在你的脖子上,狠狠的,狠狠的划上一刀,左溢,放手,听到了没有?”  慕歌朝左溢大声的吼道,她越用力的想要把刀抽出,左溢便越用力的把刀紧握住。  鲜血已经染红了整把刀,但左溢丝毫没有要放开的意思。  可能是因为疼痛,左溢的面色微微泛白,但他仍旧是一脸的面无表情,且淡漠的说道。  “女人,你不放,我便不放,值到我的血流干为止。到时,不就刚好如了你的愿吗?而且,你还不用背负杀人的罪名。”  在左溢的蓝眼里,慕歌看到了一种叫视死如归的执著。  看着血,哗啦啦的往下流,她的心,似乎已经麻木了,不再有感觉。  她努力的朝左溢苍白一笑,越发用力的紧握着手中的刀,苍白的说道。  “好啊!我倒要好好看看,你究竟有多少血可以流?放心,等你把血流干的时候,我会叫你母亲过来帮你收尸,但我想,白发人送黑发人一定很不好受吧!然后,我会顺便成全你母亲,这样,你们母子俩,就黄泉路上不孤单了。”  慕歌的笑声,听起来很是恐怖,如果此时此刻,有人要把她送去神经病院,那也是应该的。  左溢仍旧是一脸的面无表情,似乎,现在正狂出血的手,并非是他的手,而是别人的。  微启了启性感的薄荷唇,他很好心的提醒慕歌说道。  “楚慕歌,我记得,你还有个在国外留学的哥哥吧?还有一个很要的闺蜜,叫什么李飞飞的,还有什么堂姐堂妹之类的。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,如果我左溢今天死于此,那我母亲的第一反应该是和你一样,让更多的人一起陪葬,可能到时,连艾薇也会有危险。”  慕歌的脑袋瓜开始乱轰轰的响,但她不得不承认,左溢说的话很有道理,唐雅尧是什么人?似乎,比她自己要心狠手辣多了。  对,她还有哥哥,一个在国外留学的哥哥,她的母亲,突然说消失就消失了,她不能再让自己的哥哥受到任何伤害了。  她该怎么做?好乱,真的好乱好乱,她真的好想直接杀死眼前的这个男人,但她真的能这么做吗?理智告诉她,不能。  如果眼前的男人死了,不仅她自己得跟着一起陪葬,还有她在国外的哥哥,还有还有,刚步入甜蜜爱情中的李飞飞,她不想,也不能伤及无辜。  缓缓松开了自己的手,慕歌整个人跌坐在了地上,她用自己的双手,紧紧环抱着自己乱轰轰的脑袋瓜。  想报仇不能报仇,想死也不能死,在国外的哥哥,还在等着她寄去生活费呢?  谁能来告诉她,她该怎么办才好?  泪水,再次哗啦啦的落下,她发现自己,真的很没用很没用,什么事都办不了?只能蹲在地上,苦苦的自哀自怨。  她爬着来到自己母亲的病床前,撕心裂肺的说道。  “妈咪,你告诉我,我该怎么办好不好?”  “妈咪,你怎么如此狠心?就这样丢下你的小慕歌不管,没有了妈咪你,你让小慕歌该怎么继续活下去?更谈何坚强?”  “妈咪,求求你,别丢下凝凝一个人,求求你,小慕歌怕,小慕歌真的怕一个人……”  左溢的心,痛如刀割,但有谁知道,最无奈的人,其实便是他。  因为那个人,是他的母亲,他不准许任何人伤害到他的母亲,所以,往往受伤的人,便是他眼前这个看似很坚强的女人。 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安慰慕歌,只能任由她一次xing哭个够。  左溢拿起桌上的毛巾,随便往自己手上一绑,算是稍微先止住血。  走至慕歌的身旁,他缓缓的半蹲了下去,轻柔的将,哭得一塌糊涂的慕歌拥入怀里。  还微微低下头,吻去她眼角的泪,动作,是少有的小心翼翼。  是他的吻,让慕歌晃过神来,她一脸苍白的望着正在吻自己的男人,毅然决然的伸手,很用力的将他推开。  刹那间,左溢的吻,让她觉得特别特别的恶心,竟然恶心到她已经开始干呕起来。  她跌跌撞撞的起身,因哭得过度,人显得特虚弱,她伸手指着左溢,满脸苍白如纸的说道。  “不要再碰我,真的很恶心,听到了没有,左溢,你让我觉得恶心,很恶心很恶心。”  艰难的往前面挪了挪步伐,慕歌轻轻的坐了下去,她趴在自己母亲的怀里,又开始了大声的冷笑。  她不能杀了左溢和唐雅尧,因为她不能伤及无辜,但她能让他们活得生不如死。  第一次,她总算明白,左溢对她恨,为什么那么的强烈?为什么始终无法放下?那应该,就像她此时此刻的感受一样吧!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