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一百八十七章是自己喝?还是我喂你喝?

第一百八十七章是自己喝?还是我喂你喝?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092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4:14
    木籽易一脸无奈的倍感到无语,这还真是,鸡同鸭讲啊!  明明什么都清楚明了,却故意装糊涂,他能怎么办呢?看来,他还是继续默默守候好了。。  木籽易起身,又突然弯下腰,在慕歌的耳旁,轻声低喃道。  “小慕歌,只要你随时想离开,我木籽易便随时奉陪,天涯海角,心甘情愿无怨无悔。”  话落,木籽易又重新直起了身子,恢复一脸的正常,礼貌xing的说道。  “小慕歌,那你好好休息,我先走了,保重。”  稍微晃过神来的慕歌,她礼貌xing的对木籽易道了句。  “再见,路上小心。”  默默守候,尊重对方的爱情,似乎更真切,更值得让人去珍惜。  当木籽易将门打开的时候,果然不出他所料,李飞飞和艾薇有点傻笑着的站在门外,很有礼貌xing的道别,这倒让李飞飞和依蝶很是刮目相看,她们望着木籽易远去的背影,竟久久都未回过神来。  如果,李飞飞是说如果,慕歌和木籽易在一起的话,会不会比现在过得更好?  如果,艾薇是说如果,慕歌真的离开,和木籽易在一起的话,会不会就能得到幸福?  月儿高高挂,像美人弯弯的眉,淡淡的,倾注了一地的银光。  慕歌望着窗外,墨蓝的夜空呆愣了许久。  久到,连进来的人是左溢都不知道,久到,连艾薇和李飞飞是什么时候撤出病房的也不知道?  左溢的手里拿着一碗鸡汤,刚刚听艾薇说,慕歌什么都不吃?也什么都吃不下时?他还是按捺不住的过来了。  知道慕歌现在铁定不喜欢吃油腻的东西,他还特意让医院里的厨房,熬了一碗看起来并不算油腻的鸡汤。  慕歌一脸惊愣的看着左溢,她硬生生的从牙缝里挤出苍白的两个字。  “你走。”  此时的慕歌,真的不想看到左溢,轻抚了抚自己的小腹,她只想今天晚上能快点过去。  左溢一脸的低沉,谁都知道?他向来就不是温柔的人,启了启唇,他清冷的说道。  “把这碗鸡汤喝了,我就走。”  抓起身后的枕头,朝左溢便扔了过去,慕歌真的恨不得能马上将眼前这个男人,碎尸万段。  左溢左手端着鸡汤,右手很巧妙的接住了慕歌朝他扔过来的枕头。  轻握紧了自己的粉拳,和左溢使用暴力,摆明了,她就是在自讨苦吃吗?  干脆转过头,慕歌直接无视了某个男人。  本来就没胃口的她,看到某个男人后,便更加的没有胃口了。  左溢将手中的碗稳当放在了桌子上后,他便起身,将手里的枕头垫在了慕歌的身后,当然,动作是非常强硬的,容不得慕歌拒绝。  某女紧皱着眉头,提高音量轻吼道。  “别碰我,混蛋,走开啊!”  男人直接忽视掉了慕歌的话语,他往床上一坐,将那个正一脸厌恶,手舞足蹈的女人,直接塞入自己的怀里,男人很用力很用力的抱住,生怕分秒的离开,便会消失不见。  慕歌开始咳嗽个不停,这个男人,是要活活将她闷死吗?这男人都还没死,唐雅尧也还没死,她怎么能死呢?  听到了慕歌的咳嗽声,左溢收回了自己手里的几分力度,让慕歌得以自由的呼吸,男人的大掌,还轻拍着她的后背,只要女人稍微去感受一下,便会明白,男人的动作里,隐涵着那般的柔情似水。  咳嗽声渐渐停止,男人浑厚低沉的嗓音在她耳旁响起。  “别做无畏的挣扎,那样对你来说,一点用处都没有,快点,乖乖把鸡汤喝了。”  看着男人一脸狰狞的模样,慕歌撇了撇嘴,竟然稀里哗啦的哭了起来,且还边哭,边有点含糊不清的说道。  “人家明明不想喝吗?看着都没胃口,干嘛硬要bi着我喝吗?混蛋,都是你,干嘛要把我的母亲害死,干嘛要让我怀孕,把我害得这么惨,你也别想好过,我一定要杀了你,一定要杀了你……”  话还未说完,慕歌的双手,已经猛然掐向左溢的脖子,左溢一动不动的任由她掐着,可无奈,慕歌此时身上的力气,根本就无法将左溢掐死。越是用力的掐,慕歌便哭得越发的厉害。  好吧!最后的最后,慕歌不得不再次承认,她以上的行为,都是在自讨没趣。  慕歌整个人一点力气也没有的瘫软在左溢的怀里,还边用男人白色的衬衫擦着鼻涕,边很是气馁的哽咽着。  左溢一脸的无奈,虽然平时,他是个极爱干净的人,但此时,他真的不忍心,将怀里的女人推开,所以,他便只能放任自己的衬衫,任由怀里的女人糟蹋。  如果可以,他会阻止自己的母亲不把沈荷晴害死,但是,他似乎不后悔,让怀里的女人怀上自己的宝宝。  他伸手抽出桌子上放着的纸巾,那么小心翼翼的,帮慕歌擦拭去那些脏兮兮的鼻涕,还有,她眼角未干的泪水。  缓缓低头,他找到了,慕歌有些苍白的唇,属于他性感的唇,有些霸道的覆了上去,虽然这个吻,有点霸道,却不失温柔。  浅褐色的眼瞳瞬间睁到最大,这个混蛋男人,怎么可以吻她?  她使出吃奶的力气拍打着他,很显然,没有多大的作用,只是让吻,不停的加深。  左溢不会放开慕歌的,这个吻,其实能看出,他的心究竟有多痛?  他真的给慕歌机会,让她用爱去化解恨,却没想到,会是这样的结果。  一会儿,左溢便放开了慕歌,他知道慕歌身体虚弱,如果再缺氧的话,估计马上就会晕过去。  在慕歌还没反应过来之际,他的吻,又如蜻蜓点水般的落在她的眼角,男人不仅想吻去她眼角的泪,更想吻去她心中的痛。  泪水,再次哗啦啦的滑落,慕歌真的觉得自己很没用,她没有力气,没办法将他推开,只能任由他摆布。  现在,她最恨的是自己,什么事都干不了?除了哭还是哭。她真的,好没用啊!  看着慕歌的眼角,翻滚而下的泪水,左溢轻皱了皱好看的剑眉,随即,他拿着纸巾边帮慕歌擦着泪水,边漠然的说道。  “女人,你怎么又哭啦?真受不了你,想杀我就来啊!光哭有什么用?呐!那里有把水果刀。”  左溢越说,慕歌便哭得越凶,越觉得自己没用。  哭到,左溢觉得自己要疯了,他很想问问老天爷,这女人的眼泪怎么那么多?  后来,是慕歌自己哭累了,才渐渐停下来,可见,左溢真的很不会安慰人。  轻撇了撇左溢手上的白纱布,慕歌在心里自我安慰道,看到没有,你还是有点作用的,至少还把混蛋的手给刺伤了。  “哭爽啦!是不是该把鸡汤喝了?”  看着混蛋又把鸡汤端起,慕歌闷闷的转过了头,很不留情面的说道。  “不喝,看见它,就跟看见你一样,想吐。”  左溢满脸青筋暴起,女人嘛,统统都是得寸进尺的动物。  他左家爷好不容易低声下气一次,容易嘛他,不给面子是吧!软的不行,那他就只能来硬的了。  在某种特殊的情况下,他的耐心仍然是有限度的,最后,他很淡漠的提醒了一句。  “女人,你最好考虑清楚,是要自己喝呢?还是要我喂你喝?”  看见男人一脸严肃认真的模样,慕歌轻笑一声,黯然的说道。  “左溢,不就是一碗鸡汤而已,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婆婆妈妈啦!你不是很恨我吗?那就让我活活饿死好了,放心,不会让你负责任的。”  左溢握紧了自己的拳头,恶狠狠的往床上砸了下去,他脾气不好,一直都不好。  刚好,他砸下去的手,便是他受伤的那只手,顿时,伤口裂开,染红了白色的纱布。  不知为何?慕歌看在眼里,心却在隐隐作痛。她在心里把自己臭骂了一顿,看到自己的仇人受伤,该做的,应该是大声的笑,至于心疼那玩意,赶紧抛到九霄云外去。  很快,她便让自己恢复正常,满脸的嘲讽,她一字一顿的说道。  “左溢,就算你把床砸了,那碗鸡汤,我也不会喝。”  既然她暂时不能将左溢杀死,那她就把他活活气成内伤好了。  左溢的蓝眼里,有了咄咄bi人的韵味,他任由手中的血往外流,片刻后,他语气生硬的说道。  “你不喝也得喝。”  好恐怖的男人啊!慕歌轻皱了皱眉头,她看着左溢的手,已经快血流成河了,为了一碗鸡汤,至于嘛!如果这个男人,今天晚上因失血过多而死在她的病房里的话,那岂不是,她照样得负责任?  慕歌决定投降,如果她再不喝的话,眼前这个混蛋男人肯定会撬开她的嘴,bi着她喝下去。  她恶狠狠的白了他一眼,咬牙切齿的说道。  “真受不了你,一个大男人竟然比一个女人都婆婆妈妈,拿来,我喝就是啦!”  听到慕歌这么说,左溢立即就帮慕歌递上了鸡汤,似乎,生怕她下一秒钟就会反悔那般。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