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一百九十一章十八岁,做了恶魔的小情人

第一百九十一章十八岁,做了恶魔的小情人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115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4:16
    会吗?比他还狠毒?如果她不狠毒起来,那她拿什么去替自己刚刚逝去的母亲报仇?  慕歌很是倔强的看着左溢,很疼很痛,但她忍着,不让自己落下一点一滴的泪。。  片刻后,见慕歌根本无法答话,左溢才放开了她的下巴。  慕歌开始笑了起来,然后,越笑越大声,左溢能听出她笑声里的冷漠。  “说话,再笑,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?”  左溢的声音不大,却直接冰冷到了慕歌的心窝处。  是啊!恶魔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?她逐渐停止了自己的笑声,很可悲,她一直都不是只为自己而活着。  左溢不是让自己说话吗?那她就好好的和他说说话。  一脸的笑靥如花,纵使身体很是虚弱,纵使脸色很是苍白,她还是努力,让自己笑得能有多好看就多好看。  “对,我不要这个孩子,因为宝宝的父亲是你左溢,对其他人,我的心一直比谁都软,但对你左溢,我的心会比谁都狠?你放心,我绝对不会把这个孩子生下来,绝对不会啊!”  慕歌努力的笑着,努力的不让泪水滑落下来。她就是要让左溢知道,她的心,究竟有多狠?  男人的双手,失控的抓住了她的双肩,且轻摇晃着她咆哮道。  “楚慕歌,相信嘛!我会不择手段,绝对要让你将这个孩子生下来,绝对要。如果你再敢做出任何伤害孩子的事情来,我会让外面的两位同谋,永远也不会有孩子,那怕是不惜一切代价啊!”  永远也不会有孩子?这个男人说的是李飞飞和艾薇吗?  输了,她又输了,因为她知道,左溢真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,她自己的母亲,不就是一个血淋淋的例子吗?  她不能再让无辜的人受到伤害了,况且,那还是她最要好的两个闺蜜,恶魔终究就是恶魔,她的心,真的能与他一样狠就好了。  “左溢,你这个恶魔,我一定要杀了你。”  慕歌朝左溢身上硬扑了过去,双手紧紧的掐住了他的脖子,她那么的用力,那么的用力,真的很想能将他掐死。  但无论她怎么用力,男人照旧脸不红气不喘的,可见,慕歌只是吼得比较大声,至于她的双手,当真没多大力气。话说,她现在不直接晕过去已经够好了,怎么可能活活的去掐死一个男人?  左溢不反抗也不动,他就这样任由慕歌掐着,如果这个女人真的能将他掐死,那他左溢今天也就认了。  掐到实在没力气了,慕歌的手是自由滑落,她一脸呆呆的望着左溢说道。  “别以为我掐不死你,左溢,别以为我掐不死你。”  泪,从她的眼角缓缓滑落,这一刻,她就真TmD的为自己感到委屈,她不曾得罪过他,为何要让她来承受如此之多的爱恨情仇?  她不玩了还不行吗?她不玩了。他左溢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?  边擦着自己眼角的泪,慕歌边揪着左溢的衣领,一脸发了疯似的说道。  “左溢,我不玩了,我不玩了还不行吗?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!什么时候高兴?随时也把我这条命拿去吧!这条命我不要,真的,我不要了。”  “还有我这肚子里的宝宝,别做出一副你很在乎的样子,你自己不觉得恶心,我觉得恶心啊!想替你左溢生孩子的女人多得是,少我一个不少,何必演出这样的戏来?给谁看呢?给你自己看,还是给我看,送你四个字,真不要脸。”  是因为她的心被伤透了吗?不是,只是因为她看清事实了。  他左溢就TmD一混蛋,所做的事情,统统只不过是为了想看她难堪而已,看着她痛不欲生,他的心应该很舒服吧!  男人静静的看着她,静静的听着她说完。男人心底的痛,又会有谁知道呢?  双手环胸,男人一脸的冷酷到底,静静的说道。  “说啊!继续说啊!我在这里很认真的听着,把你对我所有的不满都说出来啊!”  慕歌不再发疯,她也变得安静了下来,对,她对左溢有很多很多的不满,是他让她说出来的,那她就好好的把它们一次xing全部说出来。  她望着男人的眼里,越来越清逸明透,说话的声音,早已经沙哑。  “左溢,你可知道?十八岁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?告诉你,那就像花一般的缤纷绚丽,别人都说,那是一个女孩子一生中最美的季节,在我一生中最美的季节,却遇上了一个恶魔,那个恶魔,粗鲁的把我从一个女孩变成了一个女人。”  “我更加没想到的是,原来那只是恶梦的开始,恶魔不择手段,千方设法的折磨我,还总说,看见我痛不欲生,生不如死,便是他最大的快乐。但偏偏,我就是咬紧了牙关,那怕泪水早已经朦胧了我的眼,我就努力的,高高的抬起头,我要让泪水倒流回去。”  “拼了命的,我就是不在恶魔的面前哭。为了自己的母亲,为了自己的哥哥,我忍了,我什么都可以忍,只要想到自己的母亲,终有一天能健健康康回到自己身边。恶魔对我再怎么样的折磨,我都可以坚强的去承受。”  “别人甚至都以为,我天生就是个乐观坚强的人。其实,不是的,真的不是,我的内心比谁都脆弱,被恶魔欺负后,我会躲在自己的房间里,看着自己母亲的照片,整夜整夜的落泪,原来,我比谁都脆弱,真的比谁都脆弱。”  说着说着,慕歌轻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,在这么刹那间,她这两年来所受的委屈,就像一部纪录片,在她的脑海里,重头播映着。  男人为她递上了纸巾,照旧没有说话,他有的是时间,安静的听慕歌,将所有的话统统说完。  她接过男人递过来的纸巾,擦拭了下眼角的泪,轻擦了擦鼻涕,启了启唇,她又继续说道。  “学校一直是我在生活中,唯一和别的女孩子同样拥有的美好,但恶魔却不知道,学校对我来说便就是城堡。有谁能理解?当一个学生被恶魔拉扯进洗手间里,面对着某种威胁时,该有多恐慌?”  “甚至恐慌到,我好几个晚上都做着洗手间里的恐怖恶梦。看着别人,三三俩俩的同学一起去逛街,一起深聊浅谈时,那位恶魔可曾知道?我的内心里有多自卑。”  “为了钱,我出卖了自己的身体,做了恶魔的小情人,我不敢跟别人聊天,我怕露陷,我怕自己表面上清纯乖巧的面具被别人揭穿,真的,我好怕好怕。”  “直到有那么一天,恶魔说他要娶我,但为何而娶我的原因,确是为了更好的折磨我。我发了疯的想逃,却终究,怎么逃也逃不出恶魔的掌心。但还好,恶魔说了,结婚当天,便是给我母亲做手术的日子,为了我自己的母亲,恶魔要我嫁,我便嫁。”  “但,华丽丽的恶梦再一次拉开序幕,然而,不仅只有一个恶魔了,有好几个好几个,我硬着头皮去应付,因为母亲的手术很成功,看到自己的母亲,逐渐恢复健康的模样,我心里的那种感觉,真的是直接从地狱去到了天堂。”  “多好啊!我又有家了。恶魔不知道,对我来说,只要有一个家,便就好像拥有了整个世界。”  她的双手,紧紧拽住了被子,宛若,她现在手中的被子,就是她母亲的命,只要她抓紧一点,再抓紧一点,她母亲的生命就不会从她手中溜走,一切就又会恢复成原来的摸样。  很快的,她母亲就能出院,不仅能给她做好吃的,甚至还能再弹钢琴给她听,她真的好想再听一听,母亲弹的那首‘雪之梦’。  以前,她一睡不着觉,母亲便会弹钢琴给她听。她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听母亲弹的曲子,每一首都如天籁之音,那般的悦耳动听。  想着想着,慕歌已经开始泣不成声,真的,她好难过好难过,她的心,真的好痛好痛,痛到她下一秒钟,就想直接往墙上一撞,然后一了百了。  她的话还没讲完,今晚,她一定要将自己心里的委屈都说出来。  拿起纸巾,她拼命的擦了擦自己眼角未干的泪水,然后,她很大声很大声的擦着鼻涕,她不要什么形象了,形象能值个什么鬼东西,骗人的,统统都是骗人的。  此时此刻,她只知道自己的心,痛得比万千支银针同时都扎着还难受,一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自己的母亲了,她的泪水,就会止不住的往下流了。  她哭着喊着,指着男人神志不清的说道。  “突然的,恶魔夺去了我母亲的生命,就那样悄无声息的夺去了。恶魔他,夺走了我一生中最美好的花季雨季,我告诉自己不要在意,就当被狗给吃了,但恶魔夺去了我母亲的生命,那便是,夺去了我整个世界。”  “整个世界都崩塌了,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活着报仇吗?报了仇又能怎么样?我的母亲就能重新活过来吗?不会,知道吗?不会,永远也不会了。”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