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一百九十五章为左总裁而疯狂

第一百九十五章为左总裁而疯狂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079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4:17
    慕歌开始往后退,云青杨往前一步,她便往后退一步。  云青杨又开始像个疯子了,她朝慕歌步步bi近,势必要让她退到无路可退为止。  慕歌想拨腿就跑,但她发现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,她真的很累很累,不仅双腿发软,就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。  她握紧了自己的拳头,对云青杨轻吼一声。  “走开,走开啊!我死都不会吃你的药。云小姐,你再不离开,我可是要叫人了。”  云青杨笑着点了点头,她不停的bi近慕歌,故意放慢语气的说道。  “好啊!那你就叫,大声的叫啊!看谁会来救你。”  突然,退无可退,慕歌的身后不知碰触到了什么东西?一个踉跄没站稳,她便往后摔了下去,深呼吸,幸好是床,刚好把摔下来的慕歌接了住。  看到慕歌摔倒在了床上,云青杨的笑声越来越猖狂,她俯下了身,一只手紧紧的握住了慕歌的两只手,另一只拿着白色药丸的手正朝着她的嘴,越靠越近。她的嘴里,还喃喃的说着。  “楚小姐,别害怕,只要把这颗药吃了,就什么事都没有啦?”  人在某种特殊的情况下,力气会变大,甚至大到会超乎自己的想象范围内。此时的云青杨,力气就变得特别的大,她一只手抓着慕歌的两只手的手腕处,竟让慕歌的手无法挣扎得出。  看着离自己的嘴,越来越接近的白色药丸,慕歌见手无法挣扎得出,便开始使用脚,她的脚胡乱踢着,有好几次都刚好踢中了云青杨的肚子,因为疼痛作怪,云青杨放开了她。  重新获得自由的慕歌,她立即从病床上爬了起来,往门口的方向奔去,她只知道自己一定要逃出去,只要能逃出去就安全了,那怕她逃出去只是遇到一个陌生人也好。  病房的门就在她面前了,慕歌立刻握住了门把,马上就要拧开门时,她的后脑勺,却不知被什么东西恶狠狠的砸了一下,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际,整个人已经直接晕了过去,倾倒在了地上。  云青杨看着躺在地上的楚慕歌,她的笑声,越发狂傲了起来,幸好,她手里拿着的是一本杂志,不然,就真的要出人命了。  慕歌确实脆弱得很,竟然被一本书给砸晕了。  不知从那里找来了一条绳子,云青杨把慕歌结结实实的捆住,她把白色药丸放在了桌子上,便忘了第一件事,应该先把药丸喂慕歌吃下去。  将慕歌绑好后,云青杨又拿起桌子上的那壶温开水,然后,整壶直接往慕歌的头上倒了下去。  受到莫名其妙淋浴的慕歌,重新清醒了过来。  很好,温开水让她瞬间保持了清醒,不再晃着神糊涂。  发现自己全身被绳子绑住,无法动弹,慕歌的额头开始直冒冷汗,谁都不喜欢做别人手中的鳖?她当然也是如此。  惊慌失措的将四周环视了一遍,不经意间,她便看到了在桌子上安静躺着的白色药丸,那么小的一颗,她之所以能看到,只能说,她此时倚靠着墙的这个位置不错。  慕歌此时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她不能吃下云青杨的那颗白色药丸,绝对不可以。  她开始分散云青杨的注意力,只要能多争取一分一秒的时间,她就会多了一丝一毫的希望。  慕歌一脸的苍白如纸,但她却努力让自己笑出来,轻咳了咳,启了启唇,她试着对云青杨问道。  “云小姐,你凭什么那么肯定,左先生爱的人就是你?我倒一直听说,左先生和他的秘书王果果,感情不错。”  似乎,云青杨很乐意与慕歌闲聊,或许女人都是虚伪的,都喜欢炫耀,都喜欢让别人来嫉妒自己,也或许,那颗白色的药丸真的有猫腻,而云青杨想让慕歌死得明白。  “你都会说,那是溢的秘书啦!感情不错,怎么可能?纯粹是那个王果果硬想给溢主动投怀送抱,故意散播的谣言罢了。”  “我可是溢的救命恩人,我和溢的感情一直都非常好,就算是在溢和你结婚后的这段时间里,他还是经常和我在一起的,有什么宴会也是让我陪同着一起参加。”  “可怜的楚小姐,溢应该不曾让你陪他参加过任何的宴会吧!溢爱的人一直是我这件事,一直都是无需置疑的。”  慕歌轻皱了皱眉头,确实,左溢不曾带她参加过任何的宴会,不过,她也不稀罕。  抿了抿嘴,她得继续找话题才是,但又不能把云青杨激怒。  片刻后,慕歌淡笑着,却有些许急切的对云青杨说道。  “是啊!左先生不曾带我参加过任何的宴会,真羡慕云小姐在左先生心中的位置啊!竟然能陪他参加那么多的宴会,我很好奇,云小姐为何会如此死心塌地的爱着左溢先生?”  缓缓的松了口气,从云青杨的眼神中,她能感觉得到,她又找到了一个适合的话题。  云青杨轻撩了撩自己的发丝,笑得一脸的妩媚,声音很是和缓的说道。  “楚小姐,不要羡慕我,因为你越羡慕我,只会觉得越难过而已。毕竟,参加宴会时,溢身旁的女人,一定不能丢了他的面子。”  “如果溢带楚小姐你去的话,估计,他就是在自己给自己打嘴巴,一眼便能看出,楚小姐身上的气质,和宴会很是格格不入。我为何会如此死心塌地的爱着溢?这个问题,问得好。”  云青杨的思绪开始飘远,慕歌也缓缓的松了口气,她暂时还是安全的。她听得出,云青杨的声音是愉悦的,当一个女子在讲自己所爱之人时,确实应该是愉悦且高傲的,不然,就不算是真正的爱了。还时不时的,会一脸陶醉的模样。  “我还记得,溢因为受伤,晕倒在我怀里的那一刻,仍旧是那么的有男人魄力与王者风范。从小到大,追我的男人不小,但统统都没入我的眼,我觉得他们配不上我,身上都没有那种能让我为他而疯狂的能量。”  “直到遇到了溢,他让我找到了这种能量,那怕他是受害的落魄模样,我都能从他身上的一个动作,一句话,找到能让自己疯狂的点。”  “一天见不到他,我会觉得心里空落落的,为了他,我心甘情愿做任何的事情,因为我知道为他值得。不知从何时起?我发现,我的生命里不能没有溢,没有了溢,我甚至觉得自己活下去都是那么的痛苦。我想,这便是死心塌地的爱吧!”  看着一脸陶醉模样的云青杨,慕歌竟开始从心里可怜起云青杨来,左溢是个恶魔,她觉得,恶魔除了自己,谁都不爱。  或许,左溢对云青杨的接近,也是一种利用,利用她,得到他自己今天所拥有的一切。  为了这样一个男人,真的有必要如此互相伤害吗?  慕歌只是不懂,女人为何如此的傻?被同一个男人伤害过一次又一次之后,却还会选择继续相信,相信那个男人,其实真正爱的人还是自己。  慕歌不想哭,也觉得没必要为这种自哀自怨的事情落泪。只是,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?  苍白的唇变得干涸了起来,她不能提醒云青杨,更不可能去可怜她,很明显的,现在最可怜的人是她自己。  她该结束这个话题,然后再重新找另一个云青杨感兴趣的话题,只因为,她现在还不想死,她必须活着,好好的活着。  点了点头,她附和着云青杨说道。  “是啊!这就是死心塌地的爱,云小姐,别忘了,现在还有一位言小姐,言小姐可是左伯母很中意的媳妇人选哦?难道云小姐你,很有把握能战胜得了言小姐?”  听完慕歌的话,云青杨一脸的不悦。她当然知道还有另一个敬敌,言玲儿的存在。  看着云青杨脸上的表情,慕歌在心里暗叫糟糕,看来这次,她找错了话题。  云青杨耸了耸肩,用很是得意的语气说道。  “楚小姐不知道吗?今天,左伯母和那位言小姐已经一起去美国了,所以,我会好好把握接下来的这段时间,让溢娶我妻,左少奶奶的位置一定会是我的。都跟小姐你聊了这么久了,该聊的也都聊了,现在,该吃药了。”  转过身,云青杨拿起桌子上的白色药丸,然后,重新回过身,往前走了几步,在慕歌跟前蹲了下去。  一脸坚定的摇了摇头,慕歌惊慌失措的说道。  “不,我不吃,这肯定不是流产的药。”  就在慕歌开口说话之际,云青杨紧捏住了她的嘴,将手中的白色药丸塞了进去。  瞬间,慕歌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一片黑暗,是那种,黑到伸手不见五指的黑。  嘴巴被人紧紧的捏住,但她仍做着最后的反抗,心里有个强烈的念头,她真的不能死,她还没替自己的母亲报仇呢?  不知过了多久,也许一分钟还不到,但慕歌却觉得,如同过了一个世纪那般的漫长。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