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一百九十六章今晚,就让我来伺候你洗澡

第一百九十六章今晚,就让我来伺候你洗澡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073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4:18
    紧捏住慕歌嘴巴的手突然放开了,不由思索的,她立即将口中还未融化的药丸吐出。。  看着被踢至桌子旁边的云青杨,慕歌瞬间明白了过来,她得救了。  扑到她面前的人是左溢,他赶忙帮自己解开了身上的绳子,嗜血的蓝眼里,溢满了担忧。  “小慕歌,你没事吧?都怪我,本不该离开你半步的。”  那颗白色的药丸已经吐出,慕歌觉得自己,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了?但如果,左溢真的不离开她身旁半步,那才叫真的有事了。  绳子已被解开,左溢搀扶着她坐到了床上去,云青杨被左溢这么一踹,估计受伤程度不浅,竟坐在地上,久久无法站起来。  两个主角,一个配角,现在都到齐了,接下来的戏能不精彩吗?  慕歌的嘴角轻轻往上扬,看着地上的粥,原来刚刚,左溢是帮她弄吃的去了。  突然,地上的整碗粥被云青杨踢倒,好戏要开场了,慕歌觉得自己只是个配角,主角当然是左溢和云青杨咯!  一脸的梨花带泪,让慕歌瞧着,都觉得云青杨甚是可怜。  和刚刚一脸狰狞,凶猛的往她嘴里塞药的人儿比起来,倒还真是判若两人啊!  “溢,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?我之所以这么做,还不是为了你好,我这是在帮你报复这个女人。”  这云青杨的话语,听起来倒是挺合情合理的,帮自己爱的人报仇,那有谁也来帮她报一下仇呢?罢了,左溢这对手太过强悍,她怕帮自己的人反被左溢伤害啊!  左溢并没有望着云青杨,反倒是看着慕歌,淡漠的说道。  “云青杨,我不需要你帮我,难道?我和你之间,我还说得不够清楚吗?”  云青杨眼角处的泪落得更凶了,她一直都不相信,那天晚上,左溢和她说的话都是真的。  左溢跟她说,他一直都只把她当成妹妹和救命恩人看待而已,从未有过半点爱情成分的存在。  她只是以为,左溢之所以这么说,是为了让她别参与到,他和慕歌中的事情去,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。  淡然一笑,她现在还是依旧这么认为,她始终觉得,左溢的心里,爱的人只会是她。  “溢,我知道,你之所以对我那么说,是因为不想让我帮你报仇,你怕我有危险。”  “溢,我不在乎,真的,我不在乎,只要你心里爱的人是我就好。我真的什么事情都愿意为你去做,溢,别把我推开,我真的好爱好爱你。”  听完云青杨的话语,慕歌忍不住的轻咳了咳,她可以保证,她真的不是故意要在这个时候咳嗽的,她只是打从心里明白了一件事,云青杨对左溢的爱,还真是够刻骨铭心的,和她自己比起来,绝对是有过之而无所不及啊!  她这么一咳嗽,左溢倒是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她身上。  男人轻拍着她的后背,一脸看似很担忧的模样说道。  “我叫好进来帮你检查?”  慕歌连忙挥了挥手,如果眼神足以杀死一个人,那么,她现在应该会被云青杨的眼神五马分尸了。  这个左溢突然对她这么好,是故意的吧!故意让云青杨更加的忌恨她。  如果这个时候,左溢真的出去叫来杨子皓,她敢保证,云青杨会立刻冲上来将她活活掐死。  艰难的咽了咽口水,慕歌总算是找回自己的声音说道。  “不用,我没事,你还是和云小姐好好聊聊吧!我想,我有必要回避一下。”  “不准走。”  “不准走。”  好有默契的异口同声啊!她的离开,竟然受到左溢和云青杨同时的反对,轻皱了皱眉头,慕歌真不知道自己留在这里干嘛?受别人的冷眼吗?算了,反正她也懒得动,虽然全身还湿漉漉,但有免费的好戏,不看白不看。  她乖乖的坐好,不准备再发出任何的声响。  原来,云青杨刚刚所说的话语,左溢是有用心去聆听的,不过,他对云青杨的回答,倒真是绝情得很。  “云青杨,我是怕你会有危险没错,但,我从来都没爱过你,从来都没有。我不希望看到你再做任何伤害慕歌的事情,不然,就不止是踹上刚刚那么一脚了,你好自为之吧!我让俊送你回去。”  刹那间,慕歌似乎有听到,云青杨的心碎了,碎得一整地都是。  但,如果左溢真的从未喜欢上过云青杨,那今日的绝情,就未必是坏事了。  如果,没有她母亲的死,也没有她腹中的宝宝,而左溢对她说了刚刚和云青杨所说的绝情话语,那么她一定会擦干眼角的泪,高傲的离开。  人生那么长,时间一定会让自己去淡忘一个绝情的人,而命运,更会在冥冥之中给你安排一个对的人!  其实,慕歌是羡慕云青杨的,身上没有背负那么多的东西,有机会可以选择高傲的离开。  云青杨已经泣不成声,但她看慕歌的眼里,却有着满满的忌恨。  她在恨,慕歌可以让左溢亲昵的称呼为小慕歌,而左溢从来没喊过她一声,青儿。  就算左溢已经把话说得如此绝情清楚,但云青杨却还宁愿去相信,只是因为有慕歌的存在,左溢才会这么说,全然是在演戏给慕歌看而已。  左溢是为了要继续报复慕歌,所以还不能承认,在他心里,只爱她云青杨一个人而已。  云青杨知道自己很傻,但她就是宁愿一直傻下去,在她的生命里,真的不能没有左溢的爱。  什么都没说,她跌跌撞撞的起身离开。但云青杨回过头来看慕歌的眼神,却很明确的便是在告诉慕歌。  “她还会回来,她不会让慕歌好过的。”  看见云青杨离开,左溢便掏出自己的手机,和闵俊泰通了下电话,叫闵俊泰务必把云青杨安全送到家。  “左先生,干嘛不自己把云小姐送回家去,那样才能万无一失。”  慕歌的话语里,并没有一丝一毫酸酸的味道,她说的都是自己的心里话,既然如此担心,就该在当事人面前表达出来,大可不必遮遮掩掩的,刚刚还把话说得那么绝情,纯粹都只是在讲给她听而已吧!  男人保持沉默,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语,而是,直接将她从床上打横抱起,往病房的洗手间里走了进去。  杨子皓告诉过他,孕妇不能坐在浴缸里面盆浴,所以,他只是把慕歌轻缓放下,让她坐在浴缸的边缘。  “今晚,就让我来伺候你洗澡吧!”  看着左溢欲要开始扒掉自己身上的衣物,慕歌一脸花容失色的赶紧双手环胸,护住了自己的胸前,她有点哆嗦着说道。  “不用,我自己会洗,你出去。”  现在已经是秋天了,入了夜温度难免会下降,况且,慕歌刚刚还被云青杨用水淋湿了,她开始冷得哆嗦,是该洗个热水澡,不然,就真的会着凉了。  不想再耽搁时间,左溢真的往外面走了出去,还帮慕歌带上洗手间的房门,他只是,清冷的说道。  “用淋浴,不要盆浴,快点洗,等会我再帮你把衣服拿进来。”  听完左溢的话语,慕歌一脸的懵懂,她这也是第一次怀孕嘛!没经验。  其实,左溢更加的没经验,不过,他已经让杨子皓把孕妇该注意些什么事情?做成了一份文件,他会认真的细细阅读。  慕歌又打了个喷嚏,看来她得赶紧洗热水澡才行,不知为何?她很接受左溢的意见,竟然真的是淋浴,而没有坐在浴缸里面洗。或许,打从心里,她真的很爱很爱腹中的宝宝。  刚把澡洗好,披上浴巾,左溢便帮她把衣服送了进来,不是医院里的病服,是一套很是可爱的蓝色睡衣。  慕歌希望,有了这套睡衣,自己晚上真的能入睡,不管如何?她也无法暂时忘记,今晚是她母亲离开的第一个晚上。  穿好了睡衣,慕歌走出洗手间回到病房里,刚刚被丢在地上的那碗粥已经清理干净,桌子上,又重新放了一碗新的粥,但她看着,仍觉得一点胃口都没有。  洗手间里传来水声,应该是左溢在洗澡吧!  曾经无数次,她听着水声便会觉得害怕。  其实,慕歌是在害怕水声一停止,她又得面对左溢没有一丝一毫感情的欺辱。  现在回想起来,那每一次的欺辱,应该都是左溢对她发自内心万般的恨吧!  逐渐的,她竟然越来越能谅解左溢那时心中的恨,应该就如同她现在一样吧!  她真的,好恨好恨洗手间里的男人,她握紧着自己的粉拳,恨不得在下一秒钟,便能将男人活活的杀死。  那怕是同归于尽,她也不在乎。不过,她一定会拉上唐雅尧一起,那才是罪魁祸首。  左溢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,并未看见慕歌在病房里,拧了拧好看的眉头,他心跳加速,他在担心慕歌,也不知从何时起?慕歌一不呆在他身旁,他便会莫名其妙的感到心慌。  拿起自己的西装外套,左溢便往病房外面奔去。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