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一百九十八章掏心掏肺的万般柔情

第一百九十八章掏心掏肺的万般柔情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112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4:18
    慕歌轻摇了摇头,她回过头来看着左溢,满脸坚决的说道。。  “我想去看看我妈咪,我想以后,就真的见不着了。”  看出慕歌的坚决,左溢没有阻挠,只是说了一句。  “我陪你一起去。”  一个女人,这么晚了独自去太平间,想想都觉得危险得很,因此,他会在慕歌身旁不离不弃。  慕歌迈出了步伐,并没有要阻止左溢跟她一起去的意思。  左家医院的太平间是在地下室,所以,要按的电梯数字应该是负一层。  掏出手机,左溢拨出了杨子皓的电话,左家医院的太平间不小,要找个人不是那么容易的事,问一下床牌号,应该会容易找很多。  电梯缓缓的停了下来,当慕歌走出电梯的那一刻,便察觉到了,温度直接下降了十摄氏度。  她觉得很冷,竟不知不觉的打了个喷嚏。  毫不犹豫的,左溢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。  有点怪怪的味道让慕歌着实的觉得不舒服,幸好,有左溢轻拥着她,他身上淡淡的清香让她闻着舒服,才让她不至于会吐出来。  “这边,马上就到了。”  有好多好多的白布,如果她一个人来,不知床牌号,还恰巧连手机也没带,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她得一个一个掀起来看?就光只是想想,慕歌已经从脚底寒至全身了。  感觉到了慕歌的颤抖,左溢将她拥得越发的紧凑些,他想给她温暖,给她安全感。  他在慕歌耳旁,小声的低喃道。  “别怕,有我在。”  是啊!还有个男人在自己身旁,她真的不用怕。慕歌在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。  突然,楼上东西掉落的声音,着实把慕歌吓了一大跳,她没有尖叫,只是一脸的苍白。  看着身旁遮盖着白布,一动不动的人儿,她被吓得一脸的惊愣,她只是以为,是不是有人突然起来?把某些东西碰倒,不自觉的,她便全身,似乎很难再挪出自己的步伐。  感受到身旁人儿的无力,左溢直接将慕歌拥入自己的怀里,让她的脑袋瓜紧靠在自己的肩膀上。  他略为提高自己的音量,想用自己的声音来吸引慕歌的注意力。  整个太平间又恢复宁静,左溢低沉浑厚的嗓音,听起来很是性感撩人,会让人的心,自然而然就受到他声音的牵引。  “傻瓜,不怕,这是楼上传下来的声音,再转个弯就到了。”  慕歌有点懵懂的看着左溢,她思绪一片胡乱,但竟然就听进去了左溢的那句。  “傻瓜,不怕。”  左溢是因为宠溺她,所以叫她傻瓜吗?  她轻靠在左溢温暖的怀里,努力挪出自己的步伐,她只是想再好好的看看自己的母亲,无意冒犯其它任何人。  终于,来到自己母亲的床边,慕歌要去掀起白布的手,微微颤抖着。  是左溢给了她力量,因为他紧紧的牵住了她另一只手,让她真的不怕。  白布缓缓掀起,却不是记忆中母亲那张熟悉的脸,而是,一张陌生男士的脸。  慕歌吓得急忙松开自己的手,而刚好在此时,左溢的手机响了起来。  然后,慕歌便觉得自己彻底的崩溃了,如果不是左溢将她扶住,她一定会晕过去的。  是杨子皓打过来的电话,按下了通话键,左溢才知道,原来是弄错了床牌号,沈荷晴应该是在69号,但刚刚,杨子皓却说成了96号。  慕歌紧紧的闭着眼睛,她怕自己随时都会晕过去,刚刚那张陌生的脸,更是在她脑海里怎么也挥之不去?  左溢轻轻的替96号盖好了白布,然后,他扶着慕歌往69号走去。  “只是不小心搞错而已,小慕歌,别想太多。”  慕歌逐渐发现,左溢的话语对此时此刻的她来说,有很大的魔力,她很听话的不再想太多,很听话的,再次缓缓睁开自己的眼眸。  片刻后,她们便来到69号的位置,怕再次搞错,这次是左溢掀开的白布。  看着自己母亲那张熟悉的脸,慕歌从左溢的怀里挣脱了出来。  她在床边缓缓的跪了下去,伸手,她轻抚着自己母亲冰冷的脸。万般的不舍,瞬间化成泉水般的眼泪。  慕歌只是怕自己以后,想哭,却再也没机会,这么近距离的对着,自己母亲的脸庞哭了。  她倒吸了口气,边落着泪,边沙哑了声音说道。  “妈咪,小慕歌又来看你了。小慕歌怕自己不来,以后便没机会可以和妈咪你,离得这么近,这么安安静静的说话了。”  “妈咪,小慕歌真的不能没有你,只要能和妈咪在一起,不管要吃多大的苦,小慕歌都不怕。”  “妈咪,你不要丢下小慕歌一个人好不好?就算你要离开,也带上小慕歌一起走好不好?”  “妈咪,其实,小慕歌很脆弱的,一点都不坚强。没有了妈咪你,你让小慕歌怎么坚强得起来?”  “妈咪,你怎么可以如此狠心?不留下只言片语,就这样永永远远的离开小慕歌。怎么可以?如此的狠心……”  楚慕歌撕心裂肺的哭着,将自己的整张脸,埋在自己母亲的身旁。  此时的慕歌,真的想什么都不管不顾的,随自己母亲一起永永远远的离开这个世界。  左溢实在已经看不下去了,也或许,是他的心,已经疼到一种极限。  他开始怪自己母亲的狠心,怎么可以不与他作任何的商量?便让沈荷晴离开这个世界。  是左溢强制xing的把慕歌从地上拉起,看着她满脸的泪水,他的心,就像有一颗千斤重的石头压着,压得他,真的好难受好难受,仿佛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。  他没有掏出纸巾,而是,用自己的唇直接吻向慕歌的泪。  慕歌的泪,在他嘴里融化,万般的苦涩,正如他此时此刻的心,也是同样被苦涩搅拌得无处可逃。  “宝贝,别哭了,我们回去,好不好?”  这一句话,汇聚了一个男人,对一个女人掏心掏肺的万般柔情。  毫不犹豫的,慕歌伸出自己的双手,紧紧拥左溢的腰,然后,她在左溢怀里哭得稀里糊涂。  她的心,碎了。  此刻的她,真的需要,一个可以依靠的怀抱,一个温暖的港湾,那怕能依靠的时间只有片刻,她也不介意。  她真的好怕,自己会脑子一发热,便直接往太平间的墙上撞去。  那样,她该会有多对不起自己腹中的宝宝啊?  不知哭了多久?  她不是因为累了而睡去,而是因为伤心,哭得太撕心裂肺而晕了过去。  看着怀里的人儿,左溢心里的疼,一直就没停止过。  他将白布盖好,然后,直接将怀里的人儿打横抱起,大步流星的离开。  步入电梯里,慕歌便在左溢的怀里重新清醒过来,心里装满事的人,那怕是晕倒,却还是会很快在恶梦中惊醒。  泪水朦胧着她的眼,她隔着泪水,模糊的看着左溢。  声音很是沙哑,似乎是在提示着她,真的不能再哭了,不然,连嗓子都会废掉,弃她而去。  “放我下来吧!我自己能走。”  左溢不知慕歌自己能不能走?但他还是顺着她的意,将她轻缓的放下。  头很晕,整个脑袋瓜一片混乱,慕歌连东南西北也分不清楚。  但她不会走得跌跌撞撞,因为有左溢在她身旁,用他强而有力的臂弯,扶着她走。  抬头,慕歌满脸水雾的看着左溢,问了一句。  “左溢,你是为了给我更大的报复,所以才假惺惺的对我好吗?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你大可不必白费精力,刚刚你不拉着我,我早已经撞墙自杀了。你和你母亲真厉害,轻而易举,就夺去了我这辈子最重要的那一部分。”  左溢一脸无奈的摇着头,总算是回到了病房里。  小心翼翼的,他扶着慕歌在床上躺了下去。  然后,左溢打来了一盆温水,将干毛巾在温水里泡湿拧干。  第一次,他如此温柔的帮一个女子擦拭着脸,蓝色眼眸里,也是满满的温柔。  帮慕歌把脸擦干净后,他坐在床边,轻轻的握着她的手,满脸认真严肃,很是诚恳的说道。  “小慕歌,对不起,我真的不知道,我母亲会这么突然便对你母亲下毒手。但我向你发誓,如果我知道,我一定会阻止她。”  “此时此刻,我想陪在你身旁,不是为了报复,只是我的心,真的疼。看到你伤害自己,我的心,真的很疼,很疼。甚至会疼到,我觉得自己都快忍受不住了。”  “宝贝,别想太多,闭上你的眼睛,先好好睡一觉,好不好?”  浅褐色的眼瞳越睁越大,慕歌看着自己眼前高大的男人,只是看着,很安静的看着。  她不知道自己,该不该去相信他?  但她却,很明确的知道了一个事实,她母亲的死,就是唐雅尧所造成的。  一命抵上一命就够了。  随即,她问了左溢一个听起来有点可笑的问题。  男人的蓝眼里有了瞬间的凝固,慕歌的话语不停在他耳畔处回响。  “如果,我把你母亲害死了,然后,拼命的赎罪,拼命的对你好,你会原谅我吗?”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