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一百九十九章体贴入微的照顾

第一百九十九章体贴入微的照顾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125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4:18
    左溢觉得自己词穷了,这样一个问题,似乎比一个上百亿的项目还要让他头疼。。  慕歌仍旧看着左溢,很安静的看着,她在等左溢的答复,也算是将自己的问题抛给了左溢。  在这场游戏里,她和左溢都是主角,互相交换一下意见也是应该的吧?  如果左溢一直沉默着,那她就陪他一直沉默着,他多沉默一分钟,便也就让她明白,他的心,又多纠结了一分。  时间行走得缓慢了起来,她一脸呆愣的望着窗外,竟然觉得,什么都是那般的忧伤?带着伤感的色彩。  或许,是因为她的心里溢满了伤感,所以,看着的整个世界便都是伤感的。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?总算,左溢好听的嗓音重新将她拉回到现实中来。  “如果一切都已经是事实,那我会让自己试着去原谅。”  让自己?试着去原谅?  说出来很是轻巧的一句话,但做起来该有多难啊?  轻闭上了自己的眼眸,然后缓缓睁开,听似,慕歌是在问左溢,其实,她是在问自己吧!  “你的意思,就是要让我试着去原谅你吗?”  左溢轻摇了摇头,他的手,轻抚过慕歌有点凌乱的发丝,没有任何犹豫,男人略带着几丝清冷的说道。  “不是我要让你试着来原谅我,而是,我会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,让你心甘情愿的原谅我。”  慕歌抬高自己的手,想去拍开男人的手,却没想到,自己的手反而被男人禁锢在他的大掌里。  一丝丝的暖流,穿过了她的指尖,然后,温暖了她整双冰冷的手。  她高傲的抬起了自己的头,苍白的小脸写满了倔强,说话的口气,更是万般的决绝。  “不可能,就算你为我做再多的事情,我也不可能会原谅你。”  听完她的话,男人的脸上并未露出一丝丝的怒意,反而,笑得一脸的妖魅,一不小心,那笑颜,便会迷失人的眼,还有那颗,看似坚不可摧的心。  男人没有放开她的手,仍旧紧握在掌心里。  “可不可能?不是你我现在就能说了算的。我们,一起拭目以待。”  拭目以待?  拭目以待就拭目以待,慕歌在心里已经将左溢恨了个彻底,也在心里打定了注意,除非左溢死,或者是自己死,不然,她绝不会原谅左溢的。  她也笑了,她楚慕歌,一直都不是会孤寒自己笑颜的人。  “好啊!那我们就一起,好好的拭目以待。”  在苍茫间,似乎,她又着了左溢的道。  但,这又有什么关系呢?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,不是吗?  “饿了吧?我再去帮你盛碗粥。不用怕,我让你那两位好闺蜜先进来陪一下你。”  没等慕歌的回答,左溢便已经大步流星的离开。都这么晚了,本来她是不想麻烦到李飞飞和艾薇的。  但她却似乎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,左溢一直都是个霸道的人,他决定了的事情,便很难有人能改变。  既然左溢喜欢如此假惺惺的来对她好,反正,这对她说也没多大损失,那她就随他好了。  果然,不到五分钟的时间,李飞飞和艾薇便来到了她跟前。  “小慕歌,你没事吧?都快担心死我们了。那个云青杨没对你怎么样吧?”  看着一脸担忧的李飞飞和艾薇,慕歌赶忙说道。  “我没事,你们不用担心,我这不是好好的嘛!她是想对我怎么样来着,不过,被左溢一脚踹开了。”  李飞飞紧拽着慕歌的双肩,将她从头到尾细细的打量了一番,确定她真的是没事后,才松开自己的手。  “没事就好,早知道,我和艾薇就该在外面时刻守着好了。”  艾薇倒了一杯温开水递到慕歌的手里,且示意她赶紧喝,说话的口吻里,都是发自肺腑的关怀。  “小慕歌,看你这小脸苍白的哟!先喝杯水压压惊,是啊!我和飞飞真的该在病房外面守着。如果溢没有及时将云青杨一脚踹开,让你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,我一定第一个和他拼命。”  连喝了好几口水后,慕歌才将水杯往桌子上缓缓放下。  李飞飞轻声的咳了咳,似乎是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,她一脸的自告奋勇。  “还有我,如果和左溢硬碰硬不成,我就用毒药毒死他,一定要替小慕歌你报仇。”  慕歌被一脸凶神恶煞的李飞飞给逗笑了,人在悲伤的时候,更应该多笑笑,或许,老天爷看你笑得愉快,还会垂怜你也说不定。  她左手搂住了李飞飞的肩膀,右手搂住了艾薇的肩膀,不紧不慢的说道。  “别,二位的好意我心领了就成。如果你们人没杀成,而反过来被杀,那我岂不是成千古罪人了,到时候我下地狱都不安心。”  不经意间,又像是商量好的,三个人很有默契的笑了出来。  既然一瞬间失去了很多,那她就好好的珍惜现在所拥有的吧!也或许,有好姐妹陪着一起聊天,一起说说笑笑,一起哭哭啼啼的日子已经不多了。  她要好好的养精蓄锐,反正现在,她最想让那个一命抵一命的人不在。  这样,她倒是有足够的时间,可以来好好的谋划谋划。  机会,一直都是给准备好的人。  “小慕歌,你决定了吗?要不要把宝宝生下来?”  艾薇一语惊醒梦中人,原本还有些恍惚的慕歌,立刻又重新集中了注意力。  她轻抚了抚自己的小腹,突然,乐乐的小脸从她脑海里飘闪而过,乐乐的那句话语。  “乐乐不怕受伤害,乐乐只要能和自己的妈咪在一起,便比什么都好?也什么伤害都不怕?”  开始在慕歌的耳畔里回荡,她腹中的宝贝会不会也是这样想的?  只要能与她在一起,便什么伤害都不怕?  轻拧了拧眉,慕歌一脸严肃认真的对李飞飞和艾薇说道。  “飞飞,薇姐姐,如果换成你们是我,会把宝宝生下来吗?”  “会。”  没有任何预兆,李飞飞和艾薇异口同声的说道。  一脸的惊讶,慕歌望了望李飞飞,又望了望艾薇,问道。  “原因?我想知道原因?”  思衬了片刻,是李飞飞先回答了慕歌的话语。  “小慕歌,我的原因很简单,怎么说宝宝也是一条生命?我觉得,作为一个母亲,无权剥夺掉宝宝的生命,就算宝宝长大后会纠结惆怅,但不管宝宝做出什么选择?那也是宝宝自己所作出的决定,而不是由我们强加到它身上的,对不对?”  慕歌轻点了点头,觉得李飞飞讲得蛮有道理的,而艾薇的回答是。  “小慕歌,我觉得这时候你可以换位思考一下,如果你是宝宝,知道自己的妈咪不要自己了,那该会有多伤心?”  艾薇说得也蛮有道理的,慕歌觉得自己确实该站在宝宝的角度想一想?  就在慕歌正想得入神时,左溢端着一碗粥走了进来,很识趣的,李飞飞和艾薇各自找了个借口离开。  她们都觉得,宝宝是否该生下来?应该是父亲和母亲的事,理应该由两个人一起做决定。  “张嘴。”  勺子的边缘已经和慕歌的唇相碰触,慕歌不得不停止自己混乱的思绪,人生,总有某些事情,会很难做出决定,然后,是止不住的徘徊。  她现在便是在分岔路口徘徊,不知该往那边走才好?  浅褐色的眼瞳不断睁大,她没有张嘴,只是很认真的看着左溢。  慕歌在想,她是不是该单纯的和左溢谈一下宝宝的问题?虽然,她很不想承认左溢是宝宝的父亲,但事实就摆在她的眼前,和刻在了她的心里,她终究无能为力去改变一个事实。  “我自己能吃,还没残废。”  左溢一脸淡然的笑颜,看得慕歌心里直发毛,记忆中,左溢似乎,很少对她如此的笑过,她怕,自己会招架不住。  “那我帮你端着碗。”  慕歌想去夺左溢手里的碗,但根本无济于事,最后,竟然是男人一勺一勺的将粥喂她吃完。  能让他左总裁如此伺候着的人,相信一定不多吧?还真是幸运,她楚慕歌竟然会是其中一个。  左溢将空碗搁置桌子上,竟然抽出纸巾作势要帮她擦嘴,吓得慕歌急忙接过他手里的纸巾,胡乱的擦着嘴。  太恐怖了,这实在是太恐怖了。  一个恶魔,竟然突然待她如此的温柔,如此的体贴入微,只是稍微一想,她便开始起鸡皮疙瘩了。  慕歌开始怀疑,她眼前的这个人真是左溢嘛?  还是,左溢因为发烧烧坏了脑子,才会顿时如此神经错乱。  慕歌满眼的错愣,却故意保持着平静的对左溢说道。  “我自己有手有脚,不需要被你当成一个残疾人看待啊!我要睡觉了,请你出去。”  话落,慕歌便直接往床上躺下,还替自己盖好了被子。  却没想到,左溢并没有出去,反而是在她身旁睡下。  然后,男人将她轻轻拥入怀里,还在她额头上留下蜻蜓点水一吻,随即,便放开了她,并无其它越池的动作。  “小慕歌,晚安,别怕,我会一直都在你身旁。”  男人轻轻的闭上眼,并无再说话,而慕歌的心,却开始不安了起来。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