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二百章我的肩膀借你靠着

第二百章我的肩膀借你靠着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131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4:19
    一夜未眠。。  慕歌只是闭着眼,却怎么也无法入睡?  或许,是因为睡梦中会有坏人的残害,也或许,是因为睡梦中有她母亲的柔情。  窗外,秋雨正在淅淅沥沥的下着。  是因为自己的母亲终要永永远远的离开了,这场秋雨,是老天爷对自己母亲最后的怜悯吗?  慕歌微微抬头,今天她不会再哭,她要很平静的送着自己母亲离开。  一身的黑裙,就连脚下的鞋子,都是黑色的。  很可笑对不对?  左溢明明是害死她母亲的侩子手之一,但此时,站在她身旁的身份却是她的老公,她母亲的女婿。  她望着左溢,安静的笑着。  那笑颜,看起来,似乎比窗外的秋雨还要清冷。  “该出发了。”  是啊!时间不早了,该送她母亲上路了。纵使她有再多的不舍,也不能耽搁自己的母亲去找自己的父亲吧!  走出病房,便换成是艾薇和李飞飞陪在她的左右。  这样,倒让她莫名的多了几分安心。  来到医院门口,慕歌的母亲已经安静的躺在水晶棺里。  仍旧,像她昨晚所见的一样,一脸的安详,慕歌淡淡的撇了一眼,然后狠下心,头也不回的上了车。  人死不能复生的道理,她还是懂的,纵然有再多的不舍,终究还是会再也不见?  车子缓缓开动,排场很大,有好几辆车子护送,看来,左溢很给足她面子嘛!也或许是,良心终于感受到了一丝一毫的不安。  但,再多的弥补,也换不回她母亲的一条命。  车窗外的细雨,看在慕歌的眼里,逐渐变得飘渺起来。  不,她没有哭,只是思想有了些许的混乱而已。  紧捏着自己的粉拳,她再次在心里提醒自己,今天绝对不哭。  那个叫火葬场的地方,一直都离她很远,不是吗?  为何又突然?要让她越离越近。  似乎,车子每行驶一米的距离,慕歌的心便又多痛了一分。  痛吧!尽情的痛吧!最好让她痛到没知觉,或许便不会再痛了。  上车的时候,艾薇和李飞飞没有坐在她身旁,然,坐在她身旁的人是左溢。  看在很多外人的眼里,这本就是理所当然。  但却无人知晓,看在她心里,会恨到骨髓里。  人,很多时候都是矛盾的,她既希望,这段路可以永远走下去,没有尽头。但又希望,她身旁的男人可以早点离开,似乎,左溢已经成了她恨的导火线。  看着左溢,慕歌便会在心里提醒着自己,那份恨,该要有多刺骨?  一路的沉默,左溢没有说话,慕歌更是万般的沉默。  终究还是到了,那个,叫做火葬场的地方。  一片庄严肃穆,还有,永无休止的哭声。  母亲的水晶棺被抬出,片刻后,便是缓缓的进入万丈巨火中,母亲的一生,便就如此走完了。  原来,一个人,走了很长很长的路,吃了很多很多的苦,最后剩下的,便是一堆白灰而已。  慕歌紧紧的捧着手里的精致瓷罐,就像,她小时候,母亲便是这般将她捧在手心里一样。  雨,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。  人死了,就该入土为安。  只是一个小小的瓷罐,所以埋起来很快,慕歌呆呆的看着,看着自己母亲的墓碑,看着别人替她将自己母亲的瓷罐埋好。  深深的,埋入土里。  艾薇和李飞飞一直站在她身后,李飞飞终究是忍不住了,她轻挽着慕歌的手臂说道。  “小慕歌,想哭就哭吧!我的肩膀借你靠着。”  艾薇倒是很能体谅慕歌此时这种,想哭却哭不出来的感觉。  她轻轻上前,挽着慕歌的另一只胳膊,艾薇只是想让慕歌知晓,在这个坎上,作为好友,她愿意陪她一起走过。  抬眼,慕歌一脸的平静,就连浅褐色的眼眸里,也只见一潭的无波无澜。  “我没事,不用担心,我的泪,昨晚已经流光,不会再流了。”  这样的慕歌,更让李飞飞和艾薇感到心疼。  她们不知该如何去安慰,便只能悄悄松开自己的手,往后轻退了一步。  突然,慕歌落入一个很温暖的怀抱里。  是那熟悉的,淡淡的梨花芳香,她没有挣扎,任由男人拥着。  那个,属于她母亲的瓷罐,被完美无瑕的埋好了。  地上是湿的,但她毫不犹豫的跪了下去,开始给自己的母亲烧纸钱。  今天,她的世界真的很安静,安静到,只剩下她自己,和眼前的母亲。  有谁来?有谁没来?她一点都不在乎,更不会去介意。  人死了,就是永远不见了。生前如何便是如何?死后再来假惺惺,纯粹都只是自欺欺人罢了。  就像,她的那位大伯母,哭声真的很响亮,泪水也哗啦啦的往下流,但却让她听起来,格外的刺耳。  也许,有很多人在背后议论纷纷,说她冷酷无情,母亲死了,却连一滴眼泪都没掉,那又如何?她就是要平静的送自己母亲离开。  慕歌相信,她母亲在天上看着,是希望她过得好,而绝不是哭哭啼啼的。  一张一张的烧着纸钱,并不理身后的人,直到,某个既熟悉却又变得有点陌生的人儿到来。  那个人儿一来,便直奔左溢身旁而去,且满脸的气势汹汹。  如果不是左溢身手敏捷,躲闪得快,估计他的脸上早已经开花。  慕歌起身,转头望着所发生的一幕幕。  那个来势汹汹,要将左溢往死里打的男人,竟然是她的哥哥,楚慕城。  她的哥哥不是该在外国吗?怎么会突然出现?慕歌的心,瞬间漏跳了好几拍。  当她不经意间将视线遗留在慕言的脸上时,便总算是明白了,原来,这都是她堂姐搞的鬼。  她的堂姐慕言正在对她笑着,那种笑颜里,隐约间在绽放着胜利的光环。  真的胜利了吗?慕歌在心里冷笑一声,估计她堂姐离胜利的距离,比她还更远吧!  “哥哥,住手。”  明眼人一看,就知道她哥哥定不会是左溢的对手,如果不是左溢只躲闪,而没还手的话,楚慕城应该早就被打趴在地上了吧!  在众人的帮助下,楚慕城总算是被拉开,但仍是一脸的不服气,似乎硬要把左溢打一顿才肯罢休。  慕歌紧紧的拽住了慕城,且在他身旁轻声说道。  “哥哥,住手,你先冷静下来,要知道,你现在铁定不是左溢的对手,如果硬碰硬,吃亏的肯定是哥哥你。”  逐渐的,楚慕城用一脸的黯淡,代替了刚刚的一脸怒气冲冲。  他挥开了慕歌的手,然后,在沉荷晴的墓前缓缓跪了下去。  慕歌可以让自己坚决不哭,但他楚慕城没有办法。  这是他的母亲,两年多未见,没想到,再一次碰面,竟然便是天上人间两相隔。  一个铁铮铮男儿的泪,让站在他身后看着的李飞飞和艾薇,竟也跟着一起飙泪。  楚慕城此时心里的痛,定不会比慕歌心里的痛少丝毫。  他的拳头,一下又一下的深陷在湿润的泥土里。都怪他不好,心里只有自己的学业,竟然两年多都未曾回过一趟家,且还跟自己的父亲闹脾气,现在倒好,连自己父亲的尸体都难以见着。  真的是,千金难买后悔药,万金难买早知道啊!  看着自己哥哥这幅摸样,慕歌的心,彻底乱了。  这两年多来的一切,她该怎么来跟自己的哥哥交代,就算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哥哥好,但不一定,她哥哥就会谅解她的所作所为?  如果不是慕言告诉自己的哥哥,估计她哥哥还会被蒙在鼓励,然而,连她母亲的最后一面都见不着。  楚慕城接下来对沈荷晴所说的一番话语,又一次,深深刺痛了慕歌的心。  “妈,是儿子不孝,竟然连你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。”  “是儿子不孝,竟然连你发生车祸,住了两年多的院都还不知情。”  “是儿子无能,让你不明不白的死去,却连为你出一口恶气的本事都没有。”  “妈,儿子不怕你怪,但妈你请放心,儿子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,该让谁为你偿命就让谁偿命啊!”  楚慕城的话语,竟让老天爷开始打起了雷,下起了大雨。宛若,是在为沈荷晴不明不白的死而咆哮。  假惺惺的人儿都跑去躲雨了,只有艾薇,李飞飞,闵俊泰,杨子皓,左溢,还有慕城和慕歌依旧在。  似乎大雨的洗涮,能让他们越发的清醒。  当泪水与雨水交织在一起时,那味道,既苦又咸。  慕歌在自己哥哥的身旁,重重的跪了下去。  她也一样,不仅无能,还特别的不孝。  是她有眼无珠,竟然喜欢上了害死自己母亲之人。  如果她母亲一做完手术,她便带着自己母亲离开,那现在的生活,该过得有多和睦啊!  这一切的一切,归咎到底,都是她自己一手造成的,至少,也算是她给别人机会一手造成的。  有一把黑色的伞遮盖在了她的头上,就如同她的心,也是黑压压一片,兴许,还要很长,很长一段时间,才会照进阳光来。  也或许,是一辈子都不会照进阳光来?  突然站起,慕歌夺过男人手中的伞,直接丢弃掉,就让暴风雨,来得更猛烈些吧!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