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二百一十三章一室的娇媚

第二百一十三章一室的娇媚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132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4:23
    橙黄色的灯光映照了一室的温暖,蓝色的纱帘随着微风轻轻舞动,静静的聆听,宛若便能感受到一片属于春的娇媚。。  这是每个女孩子都曾经梦想着要住的城堡,每个女孩子的心中,又何尝不是都有一个属于公主的梦?  公主的梦实现了,住进了渴望的城堡里,但对于白舞梦来说,她却已经过了那个幻想的年纪。  在城堡里的她,不是公主,而是一个围着围裙,在厨房里有条不紊张罗着的母后。  颁奖晚会结束后,她便和周昕良回到所住的城堡里,在她和他周昕良的心里,心心念念着的人都是他们的宝儿。  舞梦真的没想到自己能拿到最佳女主角奖,而至于周昕良能拿到最佳编辑奖嘛!这倒是她预料之中的事情。  双重大奖,当然是要好好庆祝一下,她提议去外面吃,但最后,经过投票,很悲催的,还是以习惯xing的一比二败下阵来,决定由她下厨庆祝。  城堡厨房里的设备很齐全,然后她便又去超市里买了些菜和肉,看起来倒还算是新鲜。  她边择着菜,边炖着很补的枸杞红枣鸡汤,听着从客厅里传来的打闹嬉笑声,玫瑰红唇不自觉的轻轻扬起,她此时的笑颜,是发自内心的一种情不自禁,她感到了幸福,因此,便自然而然的笑了出来。  如果生活可以一直如此平平淡淡的过下去,也没什么不好的?  但是她,却怎么也无法忘记五年前的那个晚上,因为无法忘记,她还是回来了,别人欠她的,总该是要还的。  周昕良和宝儿的感情很好,待她也很好,他们一家三口,真的是一个很幸福的家庭,这对她来说,应该是最大的慰藉了。  “梦儿,我来帮你吧!宝儿也不希望他家的母后太辛苦,我看看,咦!那我来帮你切菜好了。”  男人是从她身后轻环上她的腰,还在她耳旁轻轻的哈着气。  不自觉的,舞梦从脖子一直红到耳朵上,脸颊更是有两朵娇媚的红晕。  她和周昕良相处的时间真的不算短,但一碰到某些亲昵的事情,她还是会满脸通红,轻撇了撇嘴,她祥装生气的说道。  “讨厌,那你还不快点开始切,等会把宝儿饿着了,看你今晚还怎么睡觉?”  周昕良松开环在舞梦腰上的手,然,他迅速的在她额头上留下蜻蜓点水一吻,随即开始切菜,一脸的奸笑不语。  舞梦向他抛了个白眼,继续择着手里的菜。  耳里听着刀与木板碰触的声音,周昕良的刀法不错,比她还好些,至少,他能将胡萝卜雕出朵玫瑰花来,她就不能。  曾经,她死皮赖脸的要周昕良教她,但周昕良怎么也不肯教她,口头上说是嫌她笨,但舞梦知道,周昕良是怕她在练刀法的时候,会伤害到自己。  有人经常会问,生活是什么?  其实生活很简单,便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,时常小打小闹小温馨,或许,这也才是生活最真实的本质吧!  菜择好洗好切好了,然后,舞梦又开始耍赖。  “亲爱的,我口渴,先去外面喝杯水,你把锅热着,等我来炒哦!”  看着舞梦逃之夭夭的背影,周昕良轻摇了摇头,她喝水的时间,估摸着应该就是他将菜炒好的时间。  舞梦刚从厨房里撤出来,便瞧见站在厨房外面,双手环胸,一脸坏笑的宝儿。  “母后大人,你又耍赖了,就知道欺负我这位老实的皇上皇爹地,我要替皇上皇爹地讨回公道。”  “母后大人,宝儿要你教我学骑马。”  舞梦轻皱了皱眉头,这耍赖的技术也是有分等级的,而且往往是一山比一山高。  她才不要教她家的这位小祖宗学骑马呢?因为在教这位小祖宗学骑马之前,她得先扮成马,这种高级的事情,也就只有周昕良能够的干着。  “小祖宗啊!好歹我也是你的母后大人嘛!你这胳膊怎么能老是往外面拐呢?”  “小祖宗啊!妈咪是真的口渴要喝水。”  听完舞梦的话语,某小祖宗的小嘴立即高高撅起,然后,还整个小身板顺着墙壁往地上一坐,开始嚎啕大哭的说道。  “妈咪是个骗人,妈咪一点都不乖,宝儿以后也学妈咪的,总是撒谎骗人,呜呜呜呜……”  这哭声倒是挺大的,可关键是没见着眼泪啊!  舞梦连忙捂住了宝儿的嘴,让周昕良听到就算了,这让左邻右舍听到,岂不是丢脸丢大了?  “小祖宗,拜托你闭嘴,妈咪投降还不行吗?”  听完舞梦的话语,宝儿立即破涕为笑,且从地上站了起来,脸上那笑颜,真的是萌得超级可爱,连舞梦都忍不住的伸出手,轻掐了掐他肉肉嫩嫩的小脸颊。  每次如此的戏码,她都会是败得那一方,而真正的赢家,倒是那位看起来的周昕良。  小家伙伸出了自己小食指,在舞梦的腰间轻戳了几下,然后抬头,一脸天真懵懂的对舞梦说道。  “母后,你还不重新回到厨房里,我要皇上皇出来陪我骑马。”  舞梦一脸的狰狞,她着实不愿意输得如此的肤浅,但当她看见宝儿,掏出他私藏的那支小喇叭时,头也不回,直接连口渴都忘记了,她策马奔腾的重新回到厨房里。  她很暴力的将周昕良推开,随即还夺过他手里炒菜的铲子,自己开始炒了起来。  “哎呦!老婆大人,你这次喝水的速度很快哦!下次记得继续保持。”  舞梦分明从某人说话的语气里,闻到了关于得瑟,浓浓的味道,知道吗?这种笑里藏刀的男人,才最是腹黑外加可恶的。  她的上齿轻咬着自己的下唇,手里炒菜的动作更是熟练得很,她从牙缝里,很用力的挤出几个字眼。  “周昕良,getout!立刻马上给我getout!”  周昕良一脸的无辜,他很是轻声细语的在舞梦耳旁,不紧不慢,一字一顿的说道。  “老婆大人,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去报个英文培训班?你这英文说出来,真的让人听着很不敢恭维耶!”  忍,她忍,忍忍忍……  一直忍到,她把菜炒好,从锅里转移到了盘子上后,白舞梦才猛然转过身,双手cha腰,正准备毫不顾忌形象,破口大骂时,某男人却在此之前,一脸害怕恐惧的说道。  “老婆大人饶命,我这就乖乖听话的getout!”  在舞梦还未反应过来之前,周昕良早已经连个背影都不留给她了。  “啪!”  这是胜利的击掌声,周昕良和宝儿俩人在客厅里,边捶着沙发的抱枕,笑得哦!别提有多灿烂。  就连窗外的星星,都不停眨闪着为他们分享此时此刻的喜悦。  片刻后,三菜一汤上桌了,不管是母后做的饭菜,还是皇上皇做的饭菜,宝儿都很喜欢吃。  “来,一人先喝一碗鸡汤。”  宝儿连忙摇了摇头,他的小手轻摩擦着自己的鼻子,一脸可怜兮兮的说道。  “不要,我不要先喝汤,我要先喝可乐和吃蛋糕。”  舞梦不理会宝儿的话语,还是帮他盛了一碗鸡汤,然后,又盛了一碗给周昕良,最后才是盛给自己。  看着宝儿一脸赌气的模样,小嘴撅得老高,根本就看都不看自己眼前的鸡汤。  可乐和蛋糕?  舞梦记得,她明明就没有买这些东西回来。  片刻后,她又马上明白了过来,怒气冲冲的将视线转移到周昕良的身上,某人正在很乖很乖的喝着鸡汤,而且,看起来似乎喝得津津有味的。  反怒为笑,舞梦又将视线重新转移到宝儿的身上,且从容温和的说道。  “宝儿,那你就先喝可乐和吃蛋糕,去吧!去把可乐和蛋糕拿过来。”  宝儿的脸上,瞬间开心得像朵花儿一样,边喝可乐边吃蛋糕是他最大的爱好之一。  他从有点高的椅子上跳了下去,然后往客厅奔去,他刚刚可是将可乐和蛋糕藏得很隐秘哦!  宝儿离开后,舞梦的眼里已经能冒出火来,她望着正在低头喝鸡汤的周昕良,这五年来都是这个样子,她演黑脸,而他演白脸。  而宝儿本来天生资质不错,经过他俩这样一教育,要比一般五岁的小朋友聪明很多。  周昕良这个白脸,一直演得要比舞梦的黑脸好,他宠宝儿,但宠归宠,他还会很有耐心的跟宝儿讲很多的道理,让宝儿真的明白自己错了,且错在那里。  而舞梦演的这个黑脸嘛!除了黑着教训,便还是教训。  “周昕良,你不觉得自己该解释一下嘛?你明知道小孩子喝可乐对身体不好,还偷偷给宝儿买可乐,还有蛋糕……”  她双手环胸,一脸的愤怒外加无奈,这五年来,她时常因为宝儿的事情和周昕良吵架,不过,大多数时候,都是她一个人在唱独角戏,周昕良会听她骂完之后,才一脸诚恳外加温柔的说明自己为何这样做的原因,当然,这次也不例外。  周昕良一直抬着头听舞梦噼里啪啦的讲完,嘴角处的笑意,尽是道不出的宠溺,他爱她,所以宠她,也宠宝儿,他觉得吧!一个大男人受点小委屈,真的没什么?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