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二百一十九章 和左总裁困在了一起?

第二百一十九章 和左总裁困在了一起?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097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4:25
    其实,舞梦知道YE的总裁是谁?但她现在只是YE旗下的一名,并不算特别优秀的演员而已。照理说,应该不可能让那位总裁亲自接见吧!  ‘咚’的一声过后,电梯门缓缓敞开了。  “白小姐,这边请。”  她淡笑着点了点头,颇有礼貌的跟在接待员身后。  当她看到总裁办公室那五个字时,便开始让自己在心里做好准备,她对自己说,就权当是演一场戏好了。  玻璃门缓缓敞开,她在接待员的示意下步了进去。  真的,一脸无波无澜,且玫瑰红唇微微扬起,显露着的是最自然的笑颜。  “你来了?”  原本背对着她,正站在落地窗旁的男人,突然转过身来望着她。  脸上的笑意依旧,轻启了启唇,她不紧不慢的说道。  “是,不知总裁找我有何事?”  舞梦并没有因为紧张而低下头,她和男人保持着礼貌xing的相视。  眼前的上官尔,要比五年前的上官尔,更加成熟且有魅力了,她有点好奇,会是怎样的女子?能走得进如此优秀男子的心。  娱乐周刊上很少见上官尔的绯闻,他不仅神秘,还挺洁身自爱的。  男人的唇,颇有韵味的勾勒出一抹,如月牙般的弧度。  上官尔从舞梦的身旁走过,还用眼神和手势示意她去坐在沙发上聊,舞梦礼貌xing的点了点头,跟随在上官尔的身后,却适当的保持着一定的距离。  坐在沙发上,上官尔竟然很有绅士风度的替舞梦倒了一杯咖啡,这倒是让舞梦有点受宠若惊,她忍不住的要去怀疑,上官尔该不会是在咖啡里下了什么特殊的东西吧?  然,上官尔并没有在她身旁的位置上坐下,而却是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去,也就是说,她与上官尔之间,隔了一张精致的玻璃桌。  “我可以叫学妹你小慕歌吧?没有什么大事,只是想和学妹你叙叙旧,至于新戏的事情,学妹你只要在合同上签个名就行,学妹的合同,我这个作为学长的,可是有亲自看过,绝对不会让学妹你吃亏的。”  舞梦很有耐心的等上官尔将话说完,脸上也始终保持着淡淡的笑颜,她不能激动,她需要的是平静与理智。  对,她让自己一点都不着急,不着急狡辩,而是优雅大方的端起咖啡,置于自己的唇边,轻抿了几口,然后,将自己手中精致的咖啡杯,不紧不慢,稳稳妥妥的重新放在桌子上。  她礼貌xing的望着上官尔,说话的口吻,如轻拂着微风,听不出一丝一毫的急躁。  “总裁,你可以叫我舞梦,但可不能叫什么小慕歌哦!因为,这算是总裁你帮我改名字了,舞梦倒是挺希望能有一个,像总裁你这样的学长,可惜,和总裁你没有这样的缘分。”  “我想,总裁你应该是认错了吧!那我就不打扰总裁你了,总裁可否告诉我,该去那里找谁签合同?”  上官尔轻皱了皱眉头,是他认错人了?  不可能的,他曾经还和慕歌一起,挤坐同一辆出租车呢?  虽然,他让人调查出来的资料里,面前的女子确实是叫什么白舞梦?但他的洞察力向来不会错,就算是xing格也不一样了,可他仍然觉得,面前的人儿就是他的学妹,楚慕歌。  上官尔不相信,这世界上会有两个不同的人,长得一模一样,甚至连声音也是一模一样。  轻声一笑,他也端起咖啡,只是喝着,上官尔觉得有点苦,他明明往咖啡里放了糖的,他向来不是喜欢喝苦咖啡的人。  那大概是因为,面前人儿的话语,让他觉得苦吧!  放下咖啡杯,上官尔的眼眸里,逐渐掩盖上了一层深邃的色彩,且绽放出一种锐利的光芒。  像正在空中飞翔的老鹰,突然发现自己感兴趣的食物,然后,眼眸里绽放出的那种光芒一样耀眼。  “学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变成了白舞梦,五年前的某个晚上吗?你学长我在演艺圈混的年数也不短了,看人一向都很准。”  “小慕歌,卸下你的伪装吧!不然,学长我看着都觉得辛苦。怎么说?你学长我也曾经帮你度过难关。如果小慕歌你连学长都骗的话,就当真有点不道德了哦?”  好一个笑里藏刀,不愧是在演艺圈里混了很多年的湖。  当一个初出茅庐的小江湖,碰上一个湖,那她能做的,首先便是要在气势赢了这个湖,不然,她铁定就会露出马脚了。  一脸的茫然,她很卖力的让自己脸上茫然的表情演得到位。  “总裁,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如果总裁你真的曾帮我度过难关的话,我想我应该多少有些印象的,不可能完全不记得吧!”  “总裁你真的是认错人了,我真的不是什么小慕歌,我是白舞梦,我真的没骗总裁你,更不会拿自己的道德问题和总裁你开玩笑。”  缓缓的转过头,上官尔有种要猛捶自己小心肝的冲动,调查不出来,如果他真挚的言语再败下来的话,那他面前的女子,就真的是另一个身份,白舞梦。  别人都说,女人的直觉很灵,上官尔此时觉得,自己的直觉也是很灵验的。  凭感觉,他真的无法去相信,眼前这张脸不是他认识的楚慕歌,而是什么完全陌生的白舞梦。  他开始学会深呼吸,深呼吸过后,他当然是要继续坚持自己的立场。  “小慕歌,你是真的不记得,还是你不想去记得,也或许是你不想承认自己记得?”  “小慕歌,这里没有别人,你跟学长实话实说吧!学长也实话告诉你,就算在你和溢之间选择立场,我不一定就会站在溢的那边。”  “如果小慕歌你实话跟我说,我可能还会帮你的忙。”  舞梦感觉自己,有点像是在和上官尔对牛弹琴,一个说着东,一个说着西。  她倒吸了口气,她在心里告诉自己,一定要冷静,无论如何?  突然起身,她对上官尔笑得一脸无奈的说道。  “总裁,我觉得我们可能没有必要再继续谈下去了,因为我真的不是什么小慕歌,总裁应该把这些话留着去跟那位小慕歌小姐说去。”  “不管总裁你身旁有没有别人?我是白舞梦就是白舞梦,而不可能改变自己的身份去迎合总裁你。什么立场的我听不明白,更不需要总裁你帮什么忙?如果总裁不愿意告诉我合约的事情,那就不打扰总裁你了。”  上官尔挡在了舞梦的面前,看来,有些人是要死鸭子嘴硬到底了。他轻皱了皱眉头,略显得无奈的说道。  “出来吧!”  出来吧?  上官尔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难道?这办公室里,除了他和自己外,还有其它人在。  她下意识的转身,不知何时起?她的身后多了一个人。这个人不是别人,便是她恨了宛若有一辈子般漫长的左溢。  真没想到,她和左溢竟然这么快就碰面了,很好,属于她的报复游戏正式拉开序幕。  她没有拿自己的正眼去瞧左溢,只是,轻轻的那么一撇,随即便收回自己的目光,重新转过身望着上官尔。  一脸坦然自在的笑颜,完全就将左溢当做是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那般,舞梦轻启了启玫瑰红唇,用很是平静的语气说道。  “总裁,原来你的办公室里还有其它的客人在,真是不好意思,我竟然打扰了你这么久,我这就告辞,总裁你继续忙你的。”  舞梦的话语虽说得客气清楚,但上官尔却没有一丝一毫要让道的意思,而且,舞梦故意绕着他走,可他仍然故意挡着她的道,就是不让她离开。  “小慕歌,我不相信,你会不认识你身后那个男人?”  听完上官尔的话语,舞梦在心里冷冷的笑着,她当然不会,不认识自己身后的男人?就算她身后的男人化成灰,她也照样认得。  但,那又怎样?她就是不承认,她说她是白舞梦,就会是白舞梦。  轻皱了皱眉头,她的脸上轻掠过一丝丝无奈与不悦。  摊了摊手,她脸上的笑颜,多了些许不耐烦,说话的语气里,也故意让别人感受到了她的不耐烦。  “总裁,我真的觉得你很奇怪,这世界上长得相像的人并不是没有,再和总裁你说一遍,我是白舞梦,不是什么小慕歌,至于我身后的这位先生,我和他今天是第一次见面,真的谈不上认识。”  “总裁,请你让开,我真的不是有意要耽搁你这么长时间。”  上官尔也摊了摊手,他也感到很无奈,眼前的人儿死不承认,他难道还要去拿把枪,指着人家的脑门,硬bi着别人承认不成。  他如了舞梦的愿,让了开去,不过,上官尔还做了另一件事。  “表哥,你自己和这位白小姐好好聊聊,我先去透透气,放心,绝不会有其他人来打扰到二位。”  上官尔是边说,边让自己撤了出去,很卑鄙的,他还用自己的指纹,将门给反锁了。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