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二百二十一章 比狼还饥渴

第二百二十一章 比狼还饥渴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090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4:26
    这番话语,是左溢在舞梦耳旁低喃着说道,低沉性感的嗓音,会让人产生某种错觉。  左溢竟然说,他想了她整整五年,真是好笑,左溢应该是在担心她会来找他同归于尽吧!  当一个正常人遇上一个耍赖的流氓,那么,正常人输的机率是百分之八十以上。  她轻笑一声,努力保持着一脸的平静,竟然是她自己选择的,那她便会奋战到底,不就是比狠吗?这五年来,她最努力学的就是这个。  “原来,我该称呼你一声左先生,我刚刚就在想,怎么会有溢?这么奇怪的姓氏呢”  “左先生,你刚刚的话语,该去跟那位叫小慕歌的说,真看不出来,像左先生你这样的流氓,竟然会是个痴情人。”  “想一个女人五年,而且还是每天晚上都想,不容易啊!这么说,左先生应该还没有娶妻吧!不然的话,对你的妻子来说,该有多不公平啊!”  轻轻叹了口气,现在的舞梦就当真是个局外人,随即,她又继续说道。  “左先生的如意算盘似乎打错了,如果我的老公知道我被流氓强奸了,我有百分之百的信心,他绝对不会弃我而去,且还会帮我一起打官司,左先生难道不知道吗?爱情的力量其实很伟大,可以让彼此学会宽容,还能让彼此心甘情愿的去改变。”  左溢的脸,瞬间阴沉了下来,他不喜欢听她称呼别人为,我的老公。  “你很爱他?”  左溢的问话虽听起来有点白痴,但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,对他来说至关重要。  舞梦毫不犹豫的,脱口而出说道。  “当然,我很爱我的老公,他便是我这辈子认定的,要共度一生的那个,对的人。左先生,请放开我,别让我们的第一次见面,就让我觉得左先生你,和禽兽一样。”  “如果左先生已经娶妻的话,让左太太知道了,我想,左先生你铁定是在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吧!”  舞梦知道的,左溢娶了言玲儿,或许言玲儿好对付,但言玲儿身后的那个靠山可一点都不好对付。  蓝色的眼眸,冷如冰霜。  他身下的人儿,说她爱的是另一个男人,还认定了,是她自己要共度一生的那个,对的人。  在那双浅褐色的眼眸里,他看到了认真诚恳,她是看着他的蓝眼说的,那便表明,他身下的人儿没在说谎对吗?  刚刚,他真的很开心,他发现他的小慕歌没有死,且还活生生的出现在他身旁。  这五年来,曾经的无数个夜晚,他曾无数次对自己说,如果他的小慕歌没有死,那么,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再放开她的手。  都说,要等到失去了才懂得珍惜。  但对他左溢来说,小慕歌的离开,不仅让他学会了珍惜,还让他深刻的明白,自己究竟有多爱那个叫小慕歌的女人?  不知何时起?那个叫小慕歌的女人,竟然和他的整个世界,划上了一个等号。  对,小慕歌就是他的整个世界,没有了她,他觉得自己便是失去整个世界。  再次重逢,真没想到,他深爱着女子,已经找寻到自己要陪着共度一生的人,还有一个五岁大的宝宝。  这一切对他而言,不仅仅只是惊喜,还是莫大的惊吓。  “我不信你真的爱他,不信。他更不是能陪着你共度一生的那个,对的人。”  听完他的话语,舞梦的玫瑰红唇轻轻扬起,她笑了,笑声如银铃般悦耳。  她在笑眼前男人的傻,对,她现在就是有这样的本钱,因为,她的身份是白舞梦,不是那个曾经很傻的楚慕歌。  笑声依旧,她有点含糊不清的说道。  “左先生,你真的很是可笑,我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,你怎么可能有资格?来不相信我真的很爱我的老公,更怎么可能知道,我老公不会是能陪着我共度一生的那个,对的人?太可笑了……”  舞梦的不承认,开始激怒了左溢,蓝眼里所绽放出来的光芒,是那般冷冽嗜血。  他的大掌,紧紧扣住了她的下巴,让舞梦觉得硬生生的疼,恶魔总归是恶魔,这么快就显露出自己的真面目来。  舞梦停止了自己脸上的笑颜,将恶魔激怒,对舞梦来说,其实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。  左溢保持着沉默,她便也就不说话,况且,现在对她来说,开口说话是一件有点奢侈的事情。  男人是大概用了五分的力气,在捏着她的下巴,如果她此时说话,疼得一定还是她自己。  该说的她都已经说了,她本来就没打算,让左溢打从心里相信她是白舞梦。  暧昧的姿势就这样僵持着,男人眼里的熊熊怒火,如果换做是五年前,舞梦定已经被其燃烧,然后,一脸的担惊受怕。  但,此时的舞梦,在左溢的眼里,没有了那份他所期待的恐慌,而是一脸的似笑非笑,宛若他真的做了件蠢事傻事,而他身下的女人,正在抱着一种看好戏的心态,取笑着他。  “楚慕歌,就算你化成灰我也认得你,更何况现在,你还是保持着一张,一模一样的容颜。要让我相信你不是楚慕歌,而是什么白舞梦,不可能。”  他俯身,用自己的唇封住了舞梦的唇。  这次舞梦没有挣扎,她就当是被猪啃了一口。  不过,她不挣扎,并不代表着她会不反击,很巧妙的把握住时机,她的齿,咬住了他的唇。  随即,这个吻便多了一种味道,关于鲜红的血腥味。  可是男人并没有放开她,而是让这个吻,变得更加的狂热起来。  随即,男人学乖了,他很巧妙的躲过舞梦的牙齿攻击,还让这个吻,多了几分特别的趣味。  都说了,和男人用强,最后吃亏的大部分都是女人。  舞梦用着自己最后一丝丝理智,来拒绝着男人霸道的吻。  她已经不是五年前那个懵懂的小女人了,不会因为一个温柔的吻,便让自己幸福得飞到了九霄云外。  呼吸变得困难起来,她全身的力气也几乎被抽干了。  男人才温柔的结束了这个所谓的吻,当嘴巴重新获得自由,舞梦没有大吵大闹,她只是,轻笑着说道。  “左先生你真够饥饿的,没办法,谁让我倒霉,竟然碰上了左先生你,我就只能当自己是被猪咬了一口。”  “左先生,你竟然有的是钱,我想,有很多的小姐,应该都很乐意配合你。请左先生别误会了,我是来找南上官总裁谈新戏的事情,可不是他为你引荐的小姐哦!”  “左先生可别因为一时的糊涂,而毁了自己的后半生哦!”  左溢现在很有股冲动,他真的很想掐死自己身下的女人。  听听,她这讲的都是些什么话?  他放开了舞梦,左溢很明确的知道,现在不是他能拉着舞梦做某种事情的时候。  只是,已经禁欲很久的他,竟然被某个可恶的女人,一下子就点起了xing趣。  双手和双腿重新获得自由的舞梦,她赶忙让自己从沙发上坐起。  看来,她的笑声,让男人觉得很是刺耳。  她拿起自己的包包,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来着,却没想到,在她要按下通话键时,手机被人夺走的。  舞梦猛然伸出手,想夺回自己的手机,可她的所作所为,便只是一种枉然,她根本就夺不回来。  竟然夺不回来,某人这么想看她的手机,那她就给他看好了。  双手环胸,她笑得一脸云淡风轻的看着男人,正在查看自己的手机。  然后,男人的脸越来越黑,黑到和包青天包大人都有得一拼了。  周昕良时不时的?都会给她发一些,较为甜蜜温馨的信息。  左溢真的看不下去了,他觉得自己如果再继续看下去的话,他一定会疯掉的。  某个男人的甜言蜜语就算了,而他身旁的这个女人,竟然也跟那个男人发了很多的甜言蜜语。  他受不了,手一挥,那个可怜的手机,就被碎尸万段了。  舞梦也终于受不了了,这个男人,竟然把她的手机都给摔了。  趁着男人在发疯的时候,她毫不犹豫的出腿,恶狠狠的踢了一下男人的老二。  看着男人因为痛苦一脸的狰狞,舞梦冷笑一声,不紧不慢,一字一顿的说道。  “左先生,像你这种神经病,就该断子绝孙,我这只是在为民除害而已,我相信,你应该不会怪我的吧!”  话落,她走近左溢的身旁,很是准确的掏出了男人的手机,随即,找到了上官尔的号码,拨了出去。  很快,手机那头便传来了上官尔的声音,舞梦淡然的笑着说道。  “上官总裁,如果你再不开门的话,左先生可能会恨你一辈子哦!”  挂了电话,舞梦恭恭敬敬的将手机还给了左溢。  好不容易的,左溢终于重新站直了身躯,他看着舞梦,抿着唇冷笑了一声,说道。  “女人,如果我断子绝孙的话,那你的那个名义上的爱人,一定也会好不到那里去。况且,我已经有了个五岁大的儿子。”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