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发娱乐官网>兽性总裁强锁欢>目录>

第二百二十七章 赤果果的落荒而逃

第二百二十七章 赤果果的落荒而逃

小说:兽性总裁强锁欢作者:暖暖字数:3107更新时间:2016-02-19 18:54:28
    (请百度搜索全本书屋) 舞梦动作敏捷的拦下了出租车,然后,头也不回的将宝儿塞进出租车里,看也不看左溢一眼的离去,这场面,很明显的,就是一种赤果果的落荒而逃嘛!  看着渐行渐远的出租车,左溢的嘴角轻轻扬起,他从来都没有觉得舞梦不是慕歌,现在,便更加的确定自己心中所想。。  五年一晃而过,很多事情都已经有了一些改变,他会努力,让这些改变单单只是改变,而不会成为永久的以后。  转身离去,当左溢见到宝儿的那一刻,他才明白,他究竟有多后悔五年前的那个选择?但如果时光可以倒流,他却不一定就会做出,不一样的选择,因为那个选择对他来说,真的太难。  坐在出租车里,舞梦心里悬着的大石头,总算是稍微的落下了些。  在她还没想好要跟宝儿说些什么时?宝儿竟然比她先开口,打破了出租车里,有点诡异的气氛。  “母后,你说你和干爹有过一面之缘,但我怎么觉得?干爹认识母后你很久了,而且,我还觉得,母后你好像很不喜欢干爹?”  舞梦又轻皱了皱眉头,她都不知道这是她今天第几次皱眉了。  她家的宝贝真是聪明啊!这都看得出来,而且把话说得一针见血,让她一时半会都不知道该怎么接好?  宝儿的眼睁得大大的,正在等着她的回话。  舞梦一脸心虚的望着车窗外面,她不能对宝儿撒谎,因为她知道,迟早有一天,宝儿会知道真相。  但现在,她又不想这么快的将真相告诉宝儿,真是一个令她既头疼又纠结的问题。  如果她知道今天会在家私城里遇到左溢,那她死都不会带着宝儿一起去,也或许,她一定会果断的选择去一家小一点的家私城里买。  片刻后,她轻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,缓缓的开口说道。  “宝儿,你的感觉都是对的,母后不想骗宝儿,母后确实很早以前就和这位左叔叔认识了,确实也很不喜欢他。”  “宝儿,答应母后,别再跟这位左叔叔有任何的联系好不好?”  宝儿一脸的不明白,他嘟着嘴对舞梦说道。  “母后,为什么你会讨厌干爹?又为什么还要让我以后别和干爹有任何的联系呢?”  “母后,我不明白,真的不明白,干爹人明明那么好,长的还和皇上皇爹地一样,又酷又帅,反正,宝儿就是喜欢干爹。而且,我还答应干爹了,有机会一定要请他来我们家吃饭,品尝一下皇上皇爹地的手艺。”  舞梦心想,如果真的那样的话,估计她的世界就该大乱了。  为什么?  宝儿问她为什么?但舞梦一时半会,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好?  她慌乱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,随即,有点唉声叹气的说道。  “宝儿,母后实话告诉你,那个左叔叔并没有你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好,他曾经在工作上欺负过母后,让母后工作起来很不顺心,他其实就是个大坏人。”  “宝儿乖,听母后的,以后别再和左叔叔有任何的联系,就算是走在路上不小心遇着他,也要躲着他知道吗?还有,千万不要请他来我们家吃饭,不然,你皇上皇爹地会很不开心的。明白吗?”  左溢本来就是个大坏人,所以,舞梦觉得自己的这段话,没有任何撒谎的韵味,更没有故意要去抹黑左溢的意思,她这完全是实话实说,对,就是实话实说。  宝儿一脸不相信的摇了摇头,他觉得是他母后对他干爹有偏见,他明明就觉得,他的干爹是个好人,他只知道,今天是因为多亏了他干爹,他才能买到自己那张心爱的床。  然后,他干爹还说要请他吃麦当劳呢?一想起麦当劳,宝儿就想流口水、  “母后,你骗我,干爹铁定不是大坏人,反正,我就觉得他不是,宝儿的预感一直都很灵的。”  “母后,我不相信,请干爹到我们家吃饭,皇上皇爹地会不高兴。”  “母后,你就是对干爹有偏见,你和干爹之间不会是有什么误会吧?下次我和干爹见面时,一定替母后你好好的问清楚。”  听完宝儿这番抗议xing的话语,舞梦一脸的欲哭无泪,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嘛?  她和自家宝贝五年的感情,竟然抵不过自家宝贝和左溢只见了一面的感情。  舞梦倒吸了口气,误会?她和左溢之间没有任何的误会,只有赤果果的恨。  深呼吸,她让自己不停的深呼吸着,直到,她的心绪逐步稳定了下来时,才轻启了启玫瑰红唇,对宝儿说道。  “宝儿,如果你不信,那等会回去,你就问问你皇上皇爹地好了,看他高不高兴请那位左叔叔来家里吃饭?母后很郑重的告诉你,我和那位左叔叔之间没有任何的误会,你们也不要再见面了,还有,预感只是一种感觉,出差错是很正常的,明白吗?宝儿。”  宝儿一脸不明白的连忙摇了摇头,他不知道为何?平常善解人意的母后,这次怎么如此的强词夺理?  “母后,我不明白,我就是相信自己的感觉,好,等会一到家我就问皇上皇爹地去,我相信皇上皇爹地一定是站在我这边的。”  “刚刚母后说,干爹曾经在工作上欺负过母后你,让母后你工作起来很不顺心,既然干爹是母后你的上司,那母后你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,他指出来让母后你改正不是为母后好吗?宝儿觉得是母后你爱记仇,才会觉得干爹是坏人。”  什么?是她爱记仇,天啊!她怎么有个如此吃里扒外的儿子。  看来,她家的儿子已经中左溢的毒颇深,她越说左溢的坏话,宝儿就越要替左溢开脱啊!  舞梦双手环胸,她不能连自家的儿子都说服不了,不然,她又该如何的为自己母亲讨回公道?  “宝儿,不是母后做得不好,那位左叔叔指出来,而是那位左叔叔故意为难母后我,让我去干很多乱七八糟的活,懂吗?”  “宝儿,你的胳膊可不能往外拐,母后说他是坏人,他就是坏人,反正宝儿你以后,别再和他有任何的接触就好。相信母后的,一定没错。”  她一脸自信满满的打着包票,对,在她心里,左溢就是个十恶不赦,需千刀万剐的坏人。  宝儿满脸惊愣的望着自己身旁的母后,他真的不明白,自家的母后为何对他的干爹有这么多意见?  算了,慢慢来,他一定会证明自己是对的,他干爹不是个坏人。  他轻撇了撇嘴,不想再说话,便靠在舞梦的怀里,开始闭目养神。  舞梦将宝儿拥在自己的怀里,复仇已经开始,她便无法再退缩,或许,以后还会有更多让她意想不到的事情吧?但她能做的,就是保持着一颗平静,无波无澜的心,去解决。  这是个游戏,谁更狠点,可能谁就会成为最后的赢家?  一晃而过的霓虹灯,是在映照着这个城市的迷离,她突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渺小,会那么轻而易举的便淹没在人潮中。  但她能做的,从来都是不停的迈着脚步往前走,就好像,身后一直有只大野狼追赶着自己。  她能狂笑,也能悲感的哭泣,但却很难再停下脚步了。  在她怀里的宝儿,其实并未睡着,而是,正偷偷睁着眼眸望着她,宝儿一直都觉得,他的母后,是这个世界上,最美丽的女子。  宝儿觉得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使命,便是让自己的母后和皇上皇爹地一直都开开心心。  既然自家母后叫他别再和自己的干爹有任何的接触,那他就试着去做到好了,不过,回去他还是会问一下自己的皇上皇爹地。  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,不知不觉的,出租车已经在家门口停了下来。  房子还没有弄好,因此,舞梦一家三口就还是暂时住在陶魅。  付了钱,下了车,宝儿不等舞梦,便直接往家里奔去。  “皇上皇爹地,我们回来了。”  宝儿边敲着门,边不停的说着。  “来啦!别再敲了。”  正在厨房里忙活的周昕良,赶紧放下了手里的活,去给宝儿开门。  门一打开,宝儿便直接扑到周昕良的怀里,站在宝儿身后的舞梦看到如此一幕,真的是倍感到温馨啊!  “皇上皇爹地,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问你,你一定要诚实的回答哦。”  周昕良听得有点一头雾水,他家宝贝,怎么一进门?就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他,让他真觉得有点纳闷。  “好啊!宝儿你问。”  宝儿学着一副大人模样,他轻声咳了咳,然后,一脸认真严肃的对周昕良问道。  “皇上皇爹地,我能不能邀请干爹来家里品尝你的手艺?”  周昕良轻皱了皱眉头,不太懂宝儿话语里的意思,然后,他把目光转移到舞梦的身上。  舞梦借此机会,连忙和周昕良说道。  “左溢是宝儿今天刚认的干爹,我和宝儿说他干爹是坏人,但他怎么也不相信?我还跟宝儿说,你一定不欢迎他干爹来我们家吃饭的。”请百度搜索全本书屋 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  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